「追!」

黑衣少年舉起盾牌,不斷的朝著前方呼嘯而去,他一面呼嘯,而一面對著身後幾人,命令到。

他身後的人,幾時見過,他們的老大,竟然有這等本事!

我靠!有誰見過,盾牌非但可以防禦,並且還可以當大刀來揮?

不過,他們心中雖然有諸多疑問,可是,他們也不得不急忙過去,畢竟,他們大哥的命令,他們還是要聽得。

他們可以不停任何人的命令,但是,卻絕對不可以不聽他們大哥的命令!

這樣的人物,自然有著非同尋常的手段。

他的一句話,甚至,就可以決定他們的死亡!

若非到了萬不得已之時,他們也絕對不會獨自逃竄。

月神殺此刻依舊憤怒,他從來也沒有收到這麼憋屈的時候,黑暗天幕所形成的空間,在此刻正在不斷的扭曲著,最後一步砰的一聲,便是化為漫天的齏粉。

直到黑暗天幕空間消失之時,一道人影,便是如同寶劍出鞘一般,直衝飛天!

這人,正是月神殺!

他看起來,彷彿比之前還要充滿殺意!

他的殺意,來源於之前那黑衣少年!

「媽的!之前那一擊,果然是我見過的最強大的一次,不過,這種味道,還是相當的不錯!」月神殺突然摸了摸掌中的劍,然後凝視著前方,又道,「但只不過,我還沒有來的及感謝你,你竟然都已經走了!』』

說到最後,他的語音,卻是變得格外的冷漠,如同一把塵封的寶劍,悄然出鞘!

寒氣逼人!

這是殺氣!

他不但要感謝之前那少年,甚至,還要親手殺死那少年!

這一筆帳,他永遠都不會忘卻!

除非他死了!

可惜,他永遠也死不了!

月神殺是不會死的,除非,有人想要他死!

並且還是那種強大之人!

否則,月神殺就絕對不會死!

「我的黑海深淵,畢竟還是強大,吞噬萬物,都豈在話下?」月神殺突然嘲諷的望著前方,似是在嘲笑之前那人為何會給自己送來了如此精純的能量。

原來,月神殺之前之所以被困擾那麼久,乃是因為他對那一道金黃色的光芒,垂涎已久,畢竟,那可是黑衣少年所催動自己體內精純斗之氣,所發出的一招,那等精純能量,足以比自己吞噬萬物之靈要來的快捷!

不過,繞是如此,他還是沒有感覺自己有要突破的徵兆,畢竟,自己之前來到禁地的時候,那個時候,自己已經是快要突破,可誰想,隔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自己依舊還沒有突破。

他的功法,卻是充滿了詭異。

別人每當突破一步,都是變得極為輕鬆,可是,他卻不然,畢竟還是他所修鍊的功法,以及,他自身所擁有的鬥氣屬性,並不是那麼平凡。

不平凡的人,成功就更加不會平凡。

不過,。此刻沒有突破,倒還是一件好事?


為什麼是一件好事呢?

因為突破之時,必然會浪費了許多的時間,可是,他此刻最缺少的便是時間!

時間比金錢還要珍貴!

只要不浪費時間,他就絕對不會放過一分一秒的機會!

出手斬殺那少年的機會!

那少年的刀法,不得不讓他想到一個人!

一個同樣是用劍的人!

一個曾經敗在他的劍下的人!

獨孤破!

孤芳雪正在前方,她感覺的出來,後面那種強大的能量波動,可是,再強大的能量波動,也不足以讓她停下來,蕭焱的命令,她必須尊受!

死也要遵守!

孤芳雪與蕭焱之間,彷彿有種奇異的感覺,這種感覺,並不想是日月神燈與蕭焱之間的那樣感覺,而是心靈相通一般,那樣的感覺,甚至還要比日月神燈更加的想通。

孤芳雪擁有強大的傳承記憶,懂得,也比蕭焱的要多。

日月神燈的秘密,孤芳雪至少,比蕭焱還要了解。

當蕭焱催動日月神燈的那一剎那之間,她已經感覺到了,她現在已經感覺到了蕭焱就在自己身後,只要日月神燈在蕭焱體內,不論多遠,她都可以感覺的出來。

除非,蕭焱的日月神燈被封印。

而如今的日月神燈,早已被於長笑解除了封印。

他們之間,已經再也沒有隔閡。

那些年被我們浪費的時光

前方,有一條溪水。

這裡,徜徉著來自逆天沼澤的污水!

只不過,此刻的這條溪水,還是顯的比較的清徹,並沒握著一絲污濁。

他們,站在還距離逆天沼澤非常的遠?

逆天沼澤在那?


他在遠遠的北方!

那裡,沒有生機,只有死亡!

只有魔獸的骨骼!

只有血跡斑斑的泥土!

只有枯枝敗葉的飄零在一片沼澤上面,那裡,近乎是滅絕,但是,卻生長這一種長的非常奇特的魚。

吸靈聖魚!

它只用一隻眼,但是,卻比一般的魚擁有兩隻眼睛還要明亮,它雖然全身烏黑,但是,卻比泥鰍還要有光澤。

它是最吸引人的一類寶物!

它可以無時無刻不在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又可以無時無刻吐納靈氣。

它體內存在的靈氣,甚至都要比普通的森林更加的濃郁。

孤芳雪,也並不知道,這裡竟然會有這種寶物。

她第一次來的時候,自己感覺,這裡雖然充滿了死亡的氣息,但是卻還有一股非常強大的生機之力,在沼澤下面蔓延。

她也知道,逆天沼澤,並非完全是死亡的,至少,還有一種生機正在蔓延。

「蕭焱,我看你往那裡跑!」突聽那黑衣少年,一面追殺,一面冷呵道,他追殺的動作,永遠都沒有他說話的次數多,奈何,他無論如何,也追不到蕭焱。

蕭焱0恩速度,在此刻前所未有的快。

他甚至已經快的,到了自己都掌控不住自己的地步?

這究竟有多快?

連自己都掌控不住的速度,豈非已經超速?

他是否已經超速行事?

這是否是他最快的一次速度。

他不停的朝著前方掠去,而身後,同時,有九人窮追不捨!

他們每一個人都彷彿已經力竭,速度顯然下滑了許多,但是,他們卻沒有一個人敢停下來,因為,在他們前方,永遠都有一個人,那個人,一直舉著一柄金黃色的盾牌,可是,他的速度依舊不減。

他不停下來,所有人都不敢停下來!

機電帝國 ,卻是充耳不聞!


他不想回答,回答,只會讓的自己的速度減慢,他又何必要去回答?

他只需要,自己在最關鍵的時刻,然後突然返回,給予身後那人一個措手不及。

他現在與其說是在逃,倒不如說是在藉助逃,而平衡自己恩速度。


他的速度太快,快的此刻他已經無法操控自如!

可是,他必須要操控自如,不然,他就得被人擊中!

沒有長久的速度!

只有瞬間的潛力!

顯然,這也是蕭焱催發自身潛力的時刻。 這必然是他的全部潛力。

但就在此刻,蕭焱突然生生朝著前方猛地一轉,那個彎度,足足有一百八十度,不過,這種突然的轉完,顯然並未引起任何人的主意,畢竟,蕭焱若是想要轉完,對於他們來說,那是很平常呢一件事而已。

「哼!看來他也已經力竭!我們速速跟上,勢必要給予他最後一擊。」那黑衣少年,此刻冷森森的笑道,語氣當中,也是充斥著一抹戲謔之意,顯然是認為,蕭焱剛剛那突然一次轉彎,正是因為他的體力,也快要不行了。

「不錯,老大,我們這一次也終於可以再次困住蕭焱!」突聽他身後一名少年,此刻望著蕭焱那突然扭轉的身體,然後大笑道。

「笑什麼笑?!給我追!」那黑衣少年突然冷著一張臉,然後怒喝道。

他們非常想要圍困住蕭焱,可是,此刻能夠追上蕭焱,那還是另外一回事!

自己,都沒有笑!

卧槽,你笑什麼笑?

被這黑衣少年突然一聲冷呵,那少年此刻也是埋著頭,不敢正眼去看他們的老大,彷彿他們的老大,竟然還要比蕭焱更加的厲害。

不過,他雖然埋著頭,可是,此人的速度卻是沒有拉下,他的速度非但沒有拉下,反而出奇了的快,就如同一把離弦了的箭矢,突然飛出,直接朝著蕭焱的位置飆射而去!

他的速度,竟然隱隱約約已經超越了他們的老大!

而後,他一個閃身,直接跨越到了他們的老大身前,然後,他腳掌對著地面重重一踏,旋即,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朝著蕭焱的屁股後面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