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沒錯,我也是這樣覺得的。”葉文昊臉皮巨厚的說道。

【技能點+1】

林雪喬愣了一下,隨即笑道:“你啊,真的不知道謙虛。”

謙虛有什麼用,謙虛又賺不到技能點。

“行了,就這樣吧,我還要去其他組看看。”林雪喬說道。

“對了老師,去省裏面比賽,只能一個人參加嗎?”葉文昊突然問道。

“可以多人,不過一個學校只能一個節目。”


“好,我知道了,謝謝老師。”

林雪喬突然八卦了起來斜睨着葉文昊:“是不是想把你的小女友一起帶去啊?小屁孩,心思還挺多。”

“老師真是厲害,一下子就猜出我的想法。那老師幫我分析分析,你們女孩子是不是都喜歡男生這樣做?”葉文昊笑道。

林雪喬臉色一下就紅了起來,讓她都快三十歲了還被稱作女孩子,有些羞澀也有些歡喜。

“別亂說,我可不是女孩子。”林雪喬嗔怒道:“油腔滑調的,看來我要讓南音離你遠點。”

“別啊老師,我這就快成了。”


“哼!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在我面前沒大沒小。”

“不敢不敢,下次我一定注意。” 葉文昊驚奇的發現,以前自己是舔狗的時候,想要接觸任何女性都很困難,更別說和她們打好關係了。

但成爲直男之後,葉文昊發現一切都那麼簡單。

聲樂組的師姐們是這樣,輔導員李菲菲也是如此,林雪喬那就更不用說了,第二次見面葉文昊就敢沒大沒小。

這就是心態的轉變,舔狗是自卑的,現在的葉文昊是自信的。

心態的不一樣也會導致氣質的不一樣,別人對你的態度自然也就不同。沒人還會看低你,把你當只舔狗。

當然了,葉文昊如今能夠這麼成功,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爲葉文昊各方面實力的增長,以及顏值的提升。

沒看到民舞組還有街舞組的那些小姐姐們都在偷看自己嗎?

下次應該直接把自己微信二維碼印在衣服上,這樣那些不好意思過來要微信的小姐姐們不就方便多了?

不過想歸想,葉文昊覺的自己現在還是慢慢來,貪多嚼不爛。

……

才藝大賽臨近,就在舞臺開始搭建的時候,學校裏面不知怎麼突然出現了兩方人馬。

一方是支持葉文昊的,他們都認爲葉文昊能夠在才藝大賽之中奪冠,是一匹實力強勁的黑馬。

另一方面則是支持一個名叫周哲翰的大三男子,這些人說周哲翰去年就是冠軍,還代表學校參加了省級大學生歌唱比賽並且奪得名次,怎麼着也比一個新冒出的小子強。

兩方人馬是誰都不服誰,甚至開始在樹洞裏面對噴了起來。

作爲葉文昊的舍友,曾俊楠三人的火力最猛,一人註冊三個號,上廁所都拿着手機在那裏發帖和回帖,一個勁的懟着。

“文昊你就別參戰了,有損你形象。我們幫你就行,罵不死對面那幫龜兒子。”曾俊楠一邊操作手機一邊說道。

“不只有我們,咱們班大多數人都在開火,完全不給對面留活口。”陳建一臉激動的說道。

宋遠航就沉穩許多,他專挑那些表面說的很精闢的帖子,然後在下面一針見血回懟對方,讓那一個帖子瞬間喪失傷害。

“文昊你就好好練歌,這些事哥們幫你做了。”宋遠航推了推眼鏡說道。

“哪來的狗賊也敢罵老子,老子搞兩個小號去伺候伺候他們。”葉文昊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

註冊小號,名字——南江最靚的仔。

上去樹洞就看到有人說:“一個大一的小毛孩而已,也敢和我們周師兄爭第一?他有我們周師兄帥嗎?有我們周師兄身材好嗎?”

葉文昊一看這貼子就知道是女生髮的,當即就回復。

“葉文昊肯定是帥的,但也跟你沒關係,他看不上你。”

【技能點+1】

聽到系統的聲音,葉文昊就決定和這些人死磕了。

【樹下的你我】:看了葉文昊演唱的視頻,他穿的是什麼啊?沒錢買衣服?

【南江最靚的仔】:他腳上穿着AJ4,身上穿着supreme。確實挺窮的,也就五千多而已。

【技能點+1】

【周師兄的小迷妹】:我們周師兄纔是最帥的最厲害的,姓葉的是什麼東西?

【南江最靚的仔】:他是你爹。

【技能點+2】

【和他手牽手】:真不知道一個大一的小子,憑什麼敢出來和周師兄爭第一。

【南江最靚的仔】:憑他帥氣又有才。

【技能點+1】

……

把所有攻擊自己的帖子都懟了一遍之後,技能點增加了20,進賬一筆大款。

可惜的是,並非所有懟自己的帖子都是女生髮的,所以即便自己回的再直男,也不會增加技能點。

也不知道這個系統怎麼滴,就是這麼設定了還是需要升級才能針對所有人。

不過現在自己擁有71個技能點,全部兌換成金錢的話,直接進賬七萬一千,加上自己之前兌換的,那就將近十萬的小款。

十萬當做生活費的話,四年都不用愁。

但是葉文昊現在一心想着的是搞個娛樂公司,雖然是要從小做起,但是啓動資金少了可不行。

對於創辦公司,葉文昊心裏已經有了一些想法。

現在藝術團裏面,會有學生經常接一些外面的商業演出,但這都是靠着其他人介紹的,也就是說有中間商賺着差價。

本來一個節目,出資方開價是一千,結果中間商直接拿走了五百,剩下五百來找人去演出。

關鍵即便這樣,還有許多人接了商演,去演一場回來,一個人分個幾十塊錢。情況好一點的時候,能拿一百多,他們就已經高興的不成樣子了。

這是因爲想要接商演的人太多,你不接多的是人接。再加上很少人知道真正的價格是多少,所以就不覺得自己賺的少了。

葉文昊知道這些還是上一世將近畢業的時候,認識了一個藝術團的人,從他口中得知的。

上一世的葉文昊當然沒想法,但這一世……

葉文昊現在打算着,自己出去跑市場,將南江師大周邊的商演資源都抓在自己的手裏,然後由自己派人去演出。

不過葉文昊和中間商不同的是,葉文昊只抽取兩成甚至更少的佣金。爲的是籠絡資源,把名聲打出去。

當然了,爲了能夠讓名聲更好,葉文昊也會要求接商演的學生必須將節目搞好,敷衍了事的就沒下次。

等到名聲大了,葉文昊就可以和學生們進行簽約。

如此一來,公司的雛形就有了。

想法已經有了,葉文昊就開始打算去跑市場。

但是該從哪下手,葉文昊卻沒有一點路子,這還是需要找人問問。

……

當晚就是才藝大賽的彩排時間,說白了就是走個過場,讓表演的人在臺上踩踩點,別到時候偏臺了。

表演唱歌的人則是要讓音響老師調好麥克風的聲音和伴奏的音量,也是很簡單的事情。

再就是燈光的佈置,哪裏卻要聚光燈,哪裏需要閃起來。這些都需要提前設置好,不可能臨場發揮。

最麻煩的,當屬樂隊了。

因爲樂隊裏面有好幾種樂器,需要同時發聲。任何一個樂器的音量大了或者小了,都會影響整個節目的效果。

而全場之中,只有一個節目是樂隊,那就是聲樂組的節目。 樂隊被放在最後,作爲壓軸出場。聽說是林雪喬特地安排的,由此可見林雪喬何等看好他們這個節目了。

壓軸是好的,只是在彩排的時候就有些蛋疼的。

需要一直等,一直等,等到其他人都搞完了才輪到葉文昊他們。

期間到了葉文昊自己節目的時候,葉文昊爲了不耽誤大家的時間,只是上去隨便走了一個過場。

就坐在鋼琴前面試了一下音,再讓燈光老師把聚光燈打過來,完事。

前前後後不到兩分鐘,這讓其他節目的表演人員對葉文昊印象大好。

“他就是葉文昊吧?真的好帥啊,怪不得這麼多人支持他。”民舞組的小姐姐們圍在一起,偷看着葉文昊,竊竊私語,不斷髮出悅耳的笑聲。

“還有禮貌呢,不像其他人,在臺上磨蹭這麼久,這樣下去我們今晚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就是就是,這個葉師弟人長得帥,教養也好,不知道有女朋友了沒有。”

“怎麼?你心動啦?”

“你不心動啊?聽說葉師弟唱歌還很好聽!”

“誰不心動啊?這樣的師弟可不多。”

“不管了,待會我就去要微信!”


“我也去!”

“還有我。”

這樣討論的不只有民舞組,還有其他的師姐們。

女生嘛,總是會被細節打動。葉文昊的這個細節,博得了不知多少好感。

不過葉文昊不知道這些,他正和趙雨澤討教一些事情。

“你想籠絡商演資源?”趙雨澤和葉文昊一起吞雲吐霧着。

葉文昊點頭道:“就是不知道從何下手,趙哥你有沒有這方面的路子?”

趙雨澤笑道:“年紀輕輕,野心挺大啊。”

“這算什麼野心,不怕告訴你,我是準備以後搞個公司。趙哥要是有興趣,一起玩玩啊?”葉文昊說道。

趙雨澤看了葉文昊一眼,眼神在煙霧之中有些迷離,“你認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