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結束,遙不可及!

**********

房門較人推開的時刻,俞秋織投放在書本上的注意力立即被引去。因爲進來的人不僅僅是值班護士,還有一個完全在她意料之外的高大身影出現在眼前,這令她渾身的敏-感因子都在發酵,汗毛也豎了起來!

————

今天還是八千字哦,親們,多留言支持啊。 那老爺子平靜的臉色在看到南雲身後的紹子墨時,唰就黑了,堪比鍋底!他對着助理揮揮手,屋子裏只餘下三個人,他皺眉看向南雲,“你是來看笑話的?”

南雲眉眼微挑,“老爺子,我是來正式通知您,我要和那明遠離婚。”頓了一下,她聲音平靜的道,“那家的股份從來都不是我的,我不會要,您老放心就是。”

那老爺子的確悄悄的鬆了口氣。

如果是南雲說不給這些股份,以前孤身一人的南雲,那家自然是有辦法去讓她放棄,可現在,她身後站着一個紹子墨呢,那老爺子自己都得承認,對上紹子墨?

他沒幾分的把握!

“南雲,你知道的,爸向來喜歡你,是真的希望你們兩個好,你現在這個樣子,讓爸也很爲難……”那老爺子搖了搖頭,一臉無奈的看着南雲。

即然對方鬆口,他也沒必要咄咄逼人。

更何況,現在強勢的一方真不是他們那家。

“如果您能成功的勸說那明遠簽字離婚,我會很高興,股份自然就還是那家的。但是……”南雲對着看似無奈,實則眼底一片輕鬆的那老爺子,勾了勾脣。

離婚是一定要離的。

但是!她側了一下頭,面上帶笑,只是那笑意卻不達眼底,“老爺子,您知道小寶不是那家的孩子,所以,我不會把她留在那家。”

“這個可以。”

那個孩子是個無關緊要的存在。

他們那家也不想養一個來歷不明的孩子。

“還有……”

“還有?”那老爺子咪了咪眼,身上就多了一抹凌歷的氣勢,他坐在椅子上淡淡的笑,“南雲,適可而止。”

適可而止?

南雲咪了一下眼,才想說什麼呢,身後一直當背景板的紹子墨不耐煩了,手裏的報紙直接砸過去,聲音霸道,“老頭子,你先看看這個咱們再說話。”

孤兒院被強拆,院長慘死?

“這關那氏什麼事?”那老爺子一目十行的掃過報道,脫口而出的話之後他就有些後悔,不管是南雲還是紹子墨,都不會無緣無故的給他這份報道。

難道說?他眸光微閃,“這是哪裏?”

“一家孤兒院,而這塊地,前段時間被那明遠指使人買了下來,然後強行拆遷……那董事長,您想想,如果我把這個事情的真相曝出去,那明遠會怎樣?”

“你覺得,如果是我出手,他還有翻身的機會嗎?”紹子墨居高臨下的看着他,雖然那老爺子幾十歲,紹子墨甚至還不滿三十,可年齡的差距在他們身上完全體現不到,有的只是紹子墨的強勢,霸道。

是紹子墨那種睇渺天下,無與倫比的氣勢!

“你敢!”

紹子墨玩味的一笑,搖搖頭,“您說說,我有什麼不敢的?”他能把自家老爺子從公司裏逼退,雖然對方是心甘情願,但如果他沒本事,他家那老混蛋肯鬆手?

“或者這個世上我有不敢做的事,但是您,還有您的兒子,卻絕對不在我少數不敢的幾個特例之中。”頓了一下,紹子墨輕輕環住南雲的肩,挑眉

,“相信我這話。”

南雲被他環住肩,輕輕扭了一下身子。

沒掙出來。

感受到他大手輕輕的用力,知道是惱自己沒有乖乖的被他環着,南雲不禁暗自翻了個白眼,不過想了一下,還是沒有再去掙脫他的手。

說來也奇怪,這段時間兩個人雖然還是時不時的逗嘴,但紹子墨時不時的佔便宜啊,一開始南雲的憤怒,到了現在,一路相處下來,南雲覺得自己已經習慣了。

這哪是外界傳說中的高大上,冷酷拽?

分明就是一典型的無賴!

而且,南雲摸索出了點習慣,那就是對紹子墨,你得順毛捋,也就是說吧,你越是反抗,越戧着他的話碴,那你就看吧,他的興趣肯定就越來越大。

到最後的結果,你想哭都找不到地兒去。

想來想去,南雲只能把這種惡趣味歸爲紹子墨骨子裏的受虐感……換一句話說,順着他的人忒多,他現在就想玩點另類的。所以,你知道應該怎麼做的。

南雲立馬乖乖不動,還順便附贈一個大大的笑臉。

果然,某人撇了一下嘴,沒趣兒!

不過也沒放開南雲的腰就是,一臉狂傲的看着臉上顏色不停變幻的那老爺子,紹子墨伸手在桌子上輕敲兩下,眉眼裏盡是不奈,“想好沒有,我可只給你一次機會。”

“紹二公子,你別太過份。”那老爺子氣的差點暈過去,南雲是他家的兒媳婦,有誰見搶別人家兒媳婦搶的這般理直氣壯的?他一咬牙,“你就不怕別人說閒話?”

“還有,”他一指南雲,笑容帶着幾分的詭異,“女人多的是,紹二少確定就爲了她這麼一個女人,就不要自己和紹家的名聲?你可知道,這女人可是婚前出軌……”

砰,紹子墨直接就一腳踹翻了身前的椅子,俊郎清逸的面容瞬間沉下來,狹長的眸輕挑,帶了抹邪魅的霸道,狂傲,“那老頭,別給臉不要臉,想玩的話我紹子墨奉陪到底!”要不是這傻女人非要走一趟,他才懶得過來。

想要做什麼他習慣了直接就去搶,去爭。

不就是離個婚麼。

大不了他把那明遠弄個半殘,按着他的手就籤了字。

何必這麼麻煩?

這麼想着,那明遠眼底的戾氣是再也掩不住,伸手拽着南雲往外就走,“和個快死的老頭子羅嗦什麼,你不是就想離婚,幫那個死去的老太婆報仇嗎?”

“容易的很,交給我。”

紹子墨說的輕巧至極,南雲聽的哭笑不得。

什麼叫容易的很?

如果真這麼容易,她哪裏還有現在這步步爲營。

紹子墨扯着南雲向外走,“我幫你直接弄死那明遠得了,給我兩天時間,讓他來個意外車禍?要不,酗酒行兇,意外身亡?”

南雲聽的嘴角直抽,伸手去拉他的袖子,“你可別亂來啊。”身後,那老爺子氣的臉色鐵青,指着紹子墨的背影哆嗦了半天,脣都抖了起來,“你給我回來。”

“我要我回來我就回來?你以爲你是誰?”紹子墨腳步頓下,扭頭,朝着那老爺子做

了個‘老東西’的脣形,氣的那老爺子差點就暈過去。

這個紹家的小兔崽子!

南雲輕輕扯一下紹子墨的手,自己扭頭看向那老爺子,語氣真摯而客氣,“這幾年多愧了您對我的照顧,我心裏很是感激。”有些事情她怪不得誰,是她運氣不好。

但那家的幾年,不管真正的原因是什麼,那老爺子明面是的確是對她最好的人,所以,南雲看着那老爺子眼底的倦意,不過是月餘工夫,頭髮好像白了不少。

“我剛纔說的話,希望您能好好考慮,我只要離婚,要小寶。當然,孤兒院的事情,您也要給我一個說法,不然,咱們就法庭見。”

南雲的話說的很輕,可那老爺子聽的卻很清楚。

法庭見……

這簡直就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啊。

南雲怕什麼?

不不,南雲有怕的,那個小女孩,是她的命根子。

可是真要拿個孩子說事?

眼底一抹厲色掠過,那老爺子睿智的眸子裏盡是冷厲,現在還不是時侯,眼看着那兩人就要走出他的辦公室,他正想說點什麼,辦公室的門突然被人打開。

被人攙着,單腳跳進來一個鼻青臉腫的人。

不是那明遠又是哪個?

他站在紹子墨和南雲兩人跟前,如果眼神能當成刀子殺人,估計紹子墨兩人不知道死多少回了,要不是旁邊那媽媽攔着,那明遠肯定朝着兩人撲過來。

“你個小賤人,你還敢過來?你在外頭勾引別的男人,給我戴綠帽子還不夠,竟然唆使人打我,這下你滿意了吧,你個不要臉的小……”最後兩個字他沒說完出。

被紹子墨冷嗖嗖的眼神給嚇的。

心頭一顫,想起那些遭遇,潛意識裏,他是直接就把話給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可下一刻他就想抽自己兩大耳刮子,這可是他們那家的地盤,在這裏還怕他?

“姓紹的,你還敢來?老公,就是他,遠兒的那些照片也是他在背後搞的鬼,咱們一定不能輕易的放過他……”

“這裏沒你的事,你給我閉嘴!”

那老爺子怒瞪了那媽媽一眼,一臉的怒氣。

慈母多敗兒啊。

這個兒子可不就是壞在這個女人手裏?

懶得去看那媽媽,擡手指着那明遠,憤怒的語氣裏是掩不去的失望,恨鐵不成鋼吶,“你看看你自己,一個巴掌拍不響,如果不是有機可乘,別人怎麼會動得了你?”

“爸,你這是說的什麼話?”那明遠想跳腳,卻忘了自己的腿有傷,疼的他嗷嗷直叫喚,看着紹子墨的眼神,那恨簡直大了去,殺父之仇都有所不及。

下一刻,對上南雲的雙眸,他猛的眼神一閃,射出一種毒蛇般的幽冷,陰毒光芒,“你想離婚嗎?讓我成全你和這個野男人?我告訴你,這輩子都沒門!”

他就是拖都要拖死這個不要臉的女人!

南雲氣的眼前一陣陣發黑。

有這麼不要臉,顛倒黑白的人嗎?她看着那明遠,眼底一片嘲諷,是自嘲,以及後悔,“那明遠,你真不是個男人!”

(本章完) 蘭辰詭辯:“我怎麼知道這個李子謝就是你認識的那個李子謝?同名同姓的人太多。”

“呵呵!我信你個邪!”零點故作生氣的樣子:“還不老實交代?”

蘭辰指了指自己的嘴:“賄賂一下,你想知道什麼它都會告訴你。”

零點卻突然退後一步:“不行!我已經化好了妝,親一下就毀了!”

蘭辰:“……他是假小子李子悅的弟弟,因爲出櫃被家人趕出家門。”

零點:“……我怎麼聽說他跟影帝符峯曾今是一對?”

蘭辰點頭:“小謝不是喜歡化妝嗎?但是他的家裏人極力反對,他就私自去了A市的影視城當了一名化妝師,因此結識了當初還只是跑龍套的符峯。

兩人相愛之後,小謝利用自己的資源暗地裏捧紅了符峯,這件事自然就被捅到了他父母那裏勒令兩人分手,否則就封殺了符峯。

哦,忘了說了,小謝家裏是做手機的,全國各地都有分廠。

小謝自然不肯妥協,他的父母一氣之下就把他趕出了家門。

可誰知符峯紅了之後生怕毀了前途,故意讓他撞見自己跟其他女明星廝混,無聲無息的踹了小謝。”

零點:“……渣男!”一想到符峯依舊是全國粉絲愛戴的影帝,沒有任何負面的緋聞就知道李子謝在分手之後並沒有報復對方!

蘭辰勾脣一笑的忽然提議:“你不是想認他當師父嗎?作爲徒弟,你完全可以幫他報仇。”

零點聞言眼前一亮:“以後有機會我一定幫師父收拾符峯那個渣男!”

蘭辰突然扭頭看向身後喊了一聲:“聽見了嗎?還不出來?”

零點:!!!!

目光驚悚的看着蘭辰的背後突然走出來一個人,赫然是——李子謝!

之前蘭辰明明告訴她,梅姨正着招待李子謝!

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蘭辰:你個蛇精病!你又玩我?!

不管蘭辰的反應,又趕緊看向越走越近的李子謝,一臉的緊張跟愧疚:“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騙你的。”第一次以女兒身進入影視城找兼職,卻差點被介紹人把她騙到其他人的牀上,後來她也不會女扮男裝隱瞞身份。

李子謝深知娛樂圈的骯髒,非常理解的反過來安慰她:“不用說對不起,在娛樂圈,男兒身確實比女兒身更安全一些。”但並不是絕對,因爲也有很多B態玩膩了女人,也會把目標轉向長相俊美的男明星。

零點:“……謝謝理解,那你……還要我這個徒弟嗎?”

李子謝卻意味深長的看向蘭辰:“我敢收,可就怕某個人因爲妒忌我跟你走得太近,暗地裏給我使絆子陷害我。”因爲蘭辰已經這麼做了!!

之前他並不知道原因,覺得自己非常委屈,接到對方的電話說要訂婚請他來化妝,他想着要來找人算賬才答應……。

零點:“……”

蘭辰伸手攔住她的肩膀帶進懷中,宣誓主權的看向李子謝:“她的化妝技術可不比你差,相互學習可以,當她師父你可就沒資格了。”最主要的是老婆認了李子謝當師父,自己豈不是就比他低一輩?想得美!

零點覺得蘭辰說話太不給人面子,趕緊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收斂點。

李子謝卻不以爲意的笑了笑,反倒誇讚起來:“點點在化妝這方面確實比我有天分,我也的確不夠資格當她師父。”認識之前,零點的化妝技術的確不夠專業也有很多缺陷,可是經過他後來的幾次指點,她的化妝技術進步神速,已經有超過他的跡象。

他並不是心胸狹窄之人無容人之量,技不如人自然要承認。

扭頭看向零點:“師父就算了,以後哥妹相稱,你喊我一聲謝哥就行了。”

零點:“……”

蘭辰忍不住催她:“還不快叫?”

零點:“……謝哥。”這稱呼怎麼感覺怪怪的?!

李子謝收到一個新出爐的妹妹很開心,識相的立馬轉身離開讓今天這對新人獨處。

蘭辰見到李子謝離開,立馬伸手勾起零點的下巴問:“我又幫你解決了一個大問題,你準備怎麼感謝我?”

一聽‘感謝’兩個字零點就腿發抖!

因爲她想到蘭辰每次要獎勵就是在晚上的時候把她往死裏懟!

蘭辰見她全身發抖,狐疑的低頭看了看她的雙腿,擡頭又看向調侃道:“你想到了什麼害怕成這樣?”

“沒有!”零點立即矢口否認!

蘭辰見她是真的控制不住身體害怕的發抖,不再逗她,直截了當道:“你是不是該改口了?”

“嗯????”零點懵了一下,恍然大悟:“哦哦,從今天開始以後當面叫你老公。”

蘭辰見她上道,挑眉繼續問:“還有呢?”

還有?!零點想了想:“訂婚的時候改口喊爸媽?”

蘭辰滿意的點頭:“繼續。”

繼續?!零點瞪眼:“沒有了!”

蘭辰只好把手機拿出來,點開零點曾今發給薛寶釧的信息,指着上邊的稱呼:“人前人後你都直接連名帶姓的叫我,以後就按這個稱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