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遙立刻衝幽武拱手抱拳道:“那就有勞幽武大哥了。”

“閣下既是鬼王殿下的朋友,便不必與吾客氣。”

幽武說着,轉頭對玄陰鬼王說道:“鬼王殿下,我們現在進城吧?”

玄陰鬼王點了點頭,“且待本王換副模樣。”

他說着,身形一轉,不過片刻工夫,他便完全變化了模樣,如今看起來,就是一普通鬼靈。

“我們走吧。”

在幽武的帶領下,一行人沿着廊道往前走去。

這條廊道與一個錯綜複雜的地下洞道系統相連,這個地下洞道系統也是人工修建而成的,有點類似於城市的下水道系統。

不過這鬼地方壓根用不上下水道,幽武告訴肖遙等人,這個地下洞道系統的作用,是爲了排出城中濁氣。

肖遙聽了,脫口而出:“臥槽!那不就相當於排泄系統嘛!”

幽武聽得雲裏霧裏,怔怔地問道:“敢問閣下,何爲排泄系統?”

“呃……沒啥,我就順嘴這麼一說而已。對了,還有多遠?”

肖遙忙岔開了話題。

“快了,就在前面。”

幽武正說着,前方忽然鑽出一龐然大物,擋住了一行人的去路。

肖遙定眼一瞧,不由得心頭暗驚,

尼瑪,這是什麼怪物?

體型像條蛇,十分巨大,直徑得有兩米,究竟有多長沒法確定,因爲它大半截身體都藏着旁邊一條洞道之中。

而且它的腦袋相當碩大,整顆碩大的腦袋上,只有一張嘴,那張嘴呈吸盤狀,微微張開的嘴看上去就像一個黑洞。

“這尼瑪是什麼怪物?”

“這是噬魂怪,會吸取鬼靈的魂氣,大家小心!”幽武說着,一揚手,手裏憑空出現了一柄散發着淡藍色光芒的鬼刀。

幽武將手裏的鬼刀朝噬魂怪一指,厲聲喝道:“孽畜,還不速速讓開!”

然而噬魂怪並未被幽武唬住,反而張開了那張大嘴。

肖遙一看,頓時驚出了一身冷汗,

我勒個去!

噬魂怪那張大嘴張成O形,整張嘴的直徑得有兩米,看上去就像一個巨大的深邃黑洞。

肖遙正感到震驚,忽然感覺到一股極強的吸力。

這股吸力來自於噬魂怪那張黑洞般的大嘴,看這架勢,噬魂怪是打算把他們仨都吞噬掉,這胃口尼瑪可真夠大的。

幽武立刻揮舞手中的鬼刀,數道淡藍色的刀芒飛射向噬魂怪。

噬魂怪並未躲閃,被那幾道刀芒射中了腦袋,立刻發出一陣極其刺耳的怪叫。

不過,它並沒有退縮,更沒有將那仿若黑洞一般的大嘴合上。

相反肖遙感覺到了更爲強勁的吸力。

瑪了個蛋!要是再不把這龐然大怪幹掉,可真就要被它吸到肚子裏了。

肖遙正欲催動辟邪寶劍的劍氣對噬魂怪發起攻擊,不過辰月已經搶先了一步,她朝着噬魂怪噴出了一道耀眼的龍炎。

龍炎直接被噴入了噬魂怪那張巨大的嘴中。

噬魂怪立刻閉上了嘴巴,隨即開始劇烈的扭動身體。

它龐大的身軀彷彿擁有極爲強勁的力量,身體拍打着洞道,整個洞道彷彿都在微微顫動。

肖遙生怕它把洞道弄塌了。

片刻過後,一道火光撕開了噬魂怪的背脊,耀眼的火光由它身體之中透射出來,很快,它通體燃燒起了熊熊烈焰。

不過也就數分鐘的工夫,體型龐大的噬魂怪便化作了一堆火灰。

一陣陰風吹來,火灰四下飄散。

看到這一幕,幽武驚呆了,噬魂怪在這幽冥之境可是十分強大的存在,辰月竟然只是一招,就殺死了噬魂怪。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辰月,完全被震住了。

肖遙耳畔則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殺死噬魂怪,

獲得經驗值200000點,

法力值+200,

陽氣值+5000。”

臥槽!

辰月殺死一隻噬魂怪,居然獲得了20萬經驗值,而且陽氣值增加了5000點!

肖遙心裏既激動,又有些後悔,

瑪了個蛋!

早知道這樣,剛纔就該由老子動手,那樣的話,經驗值、陽氣值、法力值都能增加一倍。

他乾咳兩聲,對辰月說道:“咳咳!那個……,辰月,待會要是再碰上這鬼玩意兒,你別動手,讓我來對付。”

辰月有些納悶,不過她並未問爲什麼,點頭應允道:“是!主人。”

一行人繼續前行,轉悠了沒一會兒,在前面引路的幽武再度停下了腳步。

肖遙頓時來了精神,壓低聲音問道:“幽武大哥,是不是又發現噬魂怪了?”

“不是,已經到了。”

“到了?臥槽,這麼快?”

肖遙心裏不免有些失望,他還惦記着再碰上噬魂怪,能夠讓經驗值、陽氣值再上一個臺階。誰知已經走到盡頭了。

蕭飄然笑道:“怎麼,你還嫌沒轉悠夠麼?你可別忘了,我們必須在七個時辰內離開此地,現在我們少說也已經耗掉兩個多時辰了吧。”

聽蕭飄然這麼一說,肖遙頓覺心頭一緊,

瑪了個蛋!

總惦記着增加經驗值和陽氣值,差點忘了正事!

他立刻衝幽武問道:“幽武大哥,咱們從哪兒出去?”

幽武將手往前方一指,說道:“前面拐一道彎,走上一道臺階,就是幽冥城。”

“那快走!”

肖遙立刻便欲往前走,幽武卻制止道:“幾位且先等等。” 肖遙停下腳步,轉頭衝幽武問道:“幽武大哥,怎麼了?”

幽武回答:“幽冥城中遍佈幽冥鬼王的骷髏軍團,三位都是器宇不凡,恐怕一進入城中,立刻便會引起骷髏軍團的注意,從而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哎!“器宇不凡”這詞用得真是相當貼切!

肖遙聽了,心裏有種美滋滋的感覺,他定了定神,說道:“那咋辦?我就這氣質也沒法改變啊。”

幽武二話沒說,一揚手,手裏多了幾件黑色的袍子。

他將黑袍子遞到肖遙三人跟前,說道:“三位若是不介意,請將這鬼袍穿在身上,這樣才能掩人耳目。”

肖遙接過鬼袍,

瑪了個蛋!

可真夠輕的,簡直比薄紗還要輕。

而且鬼袍表面彷彿蒙着一層黑色霧氣,別說是穿在身上了,哪怕只是拿在手中,肖遙都覺得瘮得慌。

不過爲了混入城中,也只有將就了,他定了定神,將鬼袍分別遞給了蕭飄然與辰月,說道:“都把這玩意兒披上吧,先混進幽冥城再說。”

辰月顯得很不情願,不過她終究還是從肖遙手裏接過了鬼袍。

三人將鬼袍套在了身上,這鬼袍和幽武穿的黑袍一樣,也是連帽袍,三人將帽子戴上,再將腦袋稍稍往下一低,還真不易看出什麼端倪來。

幽武將三人打量了一番,轉頭衝玄陰鬼王問道:“玄陰殿下,您覺得如何?”

玄陰鬼王點了點頭,

“我看像那麼回事。進城吧。”

幽武立刻將手一揮:“諸位,跟我來。”

幽武領着一行人往前走去,在拐過一道彎後,展現在大家眼前的是一道向上延伸的階梯。

一行人走上階梯,卻被一道拱形大門擋住了去路。

肖遙正欲上前推開大門,卻被幽武一把拉住,

“上仙且慢,這可不是一道普通的門,藏有玄機。”

肖遙微微一怔,盯着拱形大門仔細看了看。

這道拱形大門是由兩扇門組成,似乎是用某種黑色金屬打造而成的,看起來相當有質感,在兩扇門上,分別雕刻着兩尊看上去面目猙獰的異獸。不過奇怪的是,兩尊異獸都是閉着雙目。

而在拱形門正中,還有一張面目猙獰的鬼臉,而那張鬼臉,居然也是閉着雙目。

肖遙運用第三隻眼技能,察覺到拱門之中似乎蘊藏着一股神祕的氣場。看來就像幽武說的,這道門確實暗藏玄機。

他沒敢貿然上前,蕭飄然有些納悶地問道:“這門上的雕像怎麼都閉着眼睛呢?”

她話音剛落,玄陰鬼王說道:“因爲它們都處於沉睡狀態。”

“沉睡?”

肖遙立刻轉頭,衝玄陰鬼王問道:“鬼王閣下,您這話是啥意思?”

玄陰鬼王答道:“這鎮門鬼獸,與這道門已經完全融爲一體,一旦有人想打開這道門,它們就會甦醒。”

聽了玄陰鬼王所說,肖遙吃了一驚。

沒想到還有這麼邪乎的玩意兒。

“那現在該怎麼辦?”

“主人,讓我來。”

辰月說完,上前一步,張嘴便欲朝那道拱門噴射龍炎,幽武急忙制止:“萬萬不可!”

“爲何不可?”

辰月反問道。

幽武解釋道:“它們雖是鬼獸,但已經與這道大門融爲一體,你若用龍炎將它們殺死,必定同時毀掉這道大門,這樣一來,勢必驚動幽冥鬼王與城中的鬼靈軍團,屆時,只怕吾等難以脫身。”

辰月聽了,並不以爲然,

“那就跟他們大戰一場,區區陰兵鬼將,能乃爲何!”

她畢竟是神龍之體,噴出來的龍炎正是鬼靈剋星,她自然不會將城中的鬼靈軍團放在眼裏。

玄陰鬼王說:“鬼靈軍團倒是不難對付,但惡煞鬼王可不那麼容易對付,它能夠抵擋住你的龍炎。”

“那又如何……”

辰月還想再說什麼,肖遙打斷了她:“玄陰鬼王說得有理,我們不能硬闖,得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幽冥城去,我們的時間可不多,而且還得找米兔,可沒時間跟那些個陰兵鬼將纏鬥。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肖遙說到這,轉頭問玄陰鬼王:“鬼王閣下,你說吧,我們如何才能在不驚動鎮門魔獸的情況下,打開這道門?”

玄陰鬼王沉吟片刻,說道:“鎮門魔獸身上都有命門,只有找準它們的命門,就能將它們殺死。”

“那他們身上的命門在哪?”肖遙立刻追問。

誰知玄陰鬼王卻搖了搖頭,說:“這個……,本王也不知道。”

肖遙有些不敢相信,“不會吧,連鬼王閣下您也不知道它們的命門所在?”

玄陰鬼王解釋:“你有所不知,鎮門魔獸身上的命門並不在固定的位置,每一隻鎮門魔獸的命門都不相同。而它們現在處於沉睡狀態,很難探查到它們的命門。”

聽了玄陰鬼王所說,肖遙不禁暗道:

“瑪了個蛋!這搞個毛啊!既不能用火團滅,又搞不清怎麼才能點殺,那怎麼打開這道門呢?”

他心裏正犯嘀咕,耳畔傳來系統提示:“宿主你可以運用第三隻眼技能仔細查探,你已經開啓了增強型感應裝置,只要凝聚念力,一定能夠探查到鎮門魔獸的命門。”

聽系統這麼一說,肖遙心頭一怔,

“是啊!老子怎麼把這茬給忘了,老子的探查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想到這,他立刻緩步走近那道拱形大門,幽武忙壓低聲音說道:“上仙,不可太過靠近那道門,萬一驚醒了鎮門魔獸,可就麻煩了。”

肖遙停下腳步,頭也不回地擺了擺手,說:

“放心吧,我不會走太近的,我就好好看看這幾頭鎮門魔獸。”

他說着,立刻運用第三隻眼技能,盯着門上的鎮門魔獸仔細查看起來。

因爲開啓了增強型感應裝置,他很快便看出了玄機。

門上兩尊鎮門魔獸,竟然有經絡存在!

經絡與人體經絡相比要簡單得多,有一股金光靈氣,正沿着經絡緩緩遊走。

肖遙心頭一怔,

難道這魔獸體內的經絡,就是它的命門? 肖遙又轉念一想,

“不對!再怎麼也不可能整個經絡系統都是命門,這魔獸既然有經絡,那就應該和人一樣,也有穴位,而它的穴位,極有可能就是它的命門!”

想到這,肖遙繼續運用第三隻眼技能仔細探查。

由於他目前是魂體狀態,第三隻眼技能的探查能力比常態下要弱得多,還好開啓了增強型感應裝置。

探查了好一陣,他總算有所發現,其中一頭鎮門魔獸經絡上存在着一點亮斑,在經絡之中緩緩遊走的靈氣在流經這一點亮斑時,都會稍作停頓。

這點亮斑,應該就是鎮門魔獸的命門!

肖遙心裏不免有些激動,他又立刻查看另一頭鎮門魔獸,情況卻有所不同。

那頭鎮門魔獸的命門位於頭部的位置,而他在另一頭鎮門魔獸頭部所分佈的經絡之中,並沒有發現類似的亮斑。

看來玄陰鬼王說得沒錯,這不同的鎮門魔獸,命門所處的位置不同。

沒辦法,肖遙只得繼續運用第三隻眼技能探查另一頭鎮門魔獸體內的經絡,經過好一番探查。

他終於發現了。

瑪了個蛋!

這頭鎮門魔獸的命門,居然位於尾巴尖上!

這尼瑪也太奇葩了,一般人誰會想得到,這怪物的要害居然會是它的尾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