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七深知其中的難處,他跟著雷星峰,心裡震驚異常,他說道:「這是你推測出來的?」

雷星峰道:「當然!對了,這裡還有一個!」

艾七苦笑道:「這也太厲害了,我知道禁制總堂的人,就沒有誰有這個本事。」

強行破除禁制大陣的結果,就是禁制構件的崩潰,當禁制構件崩潰到一定數量的時候,整個禁制大陣就徹底崩潰,這時候想要來尋找禁制構件,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雷星峰這手段簡直恐怖到了極點,也就是他能夠破除的禁制,就能獲取完整的禁制大陣,只要重新布置就行了,這太嚇人了。

完整獲取遠古禁制大陣,這才是雷星峰的目的,從一開始他就打定了這個主意,主要是因為這個禁制大陣,他第一時間控制了禁制樞紐,這樣就沒有破壞禁制大陣的完整性,他獲取后,可以恢復禁制大陣,也可以學習這個禁制大陣,只要有時間慢慢琢磨,他以後就算自己煉製,也能得到同樣的禁制大陣。

這片禁制區域相當大,靠著一幫子手下,雷星峰也花費了幾個小時,才算收集完整這個禁制大陣的禁制構件,這些禁制構件經歷無數歲月,但是依舊光亮如新,一件件標記后,收入輪藏空間,雷星峰當真是心滿意足,剛來到這裡,就收穫一個完整的禁制大陣,而且這個禁制大陣的威力非常驚人。

一共有上千的禁制構件,加上一件禁制樞紐,雷星峰還不知道禁制樞紐中有什麼寶物,只是現在他沒有時間檢查,一般而言,禁制威力越大,除了禁制的設計外,就是禁制樞紐中的寶物和能量源,禁制越是高級,禁制樞紐中的寶物也必須高級,這點雷星峰很清楚,這也是他為什麼費心費力要獲取完整的禁制樞紐的原因。

任何禁制的禁制樞紐都是寶貝,這點雷星峰是非常關注的,獲取禁制樞紐,就等於獲取大半禁制了。

收穫了一個大型禁制的所有構件和禁制樞紐,雷星峰真的很爽,帶著一幫人向營地走去,很快就來到了風恆的住所。

雷星峰迴頭說道:「老七,你帶著他們去建木屋,我們還沒有住的地方。」

艾七道:「已經分給我們一些木屋了,還缺一點,好吧,我們去建房子。」他留下十來個道君老祖,這些人要護住雷星峰,其他人都跟著去建造房子,不然沒有地方居住。

雷星峰來到風恆住房前,幾個道君老祖恭恭敬敬的施禮,請他進房間去,他們都是先前看到雷星峰的手段,知道雷星峰是極其厲害的禁制大師,對他就有一份尊敬和畏懼。

雷星峰點點頭,他向來都是人對我好,我就對人好這種脾氣。

房間里坐著一圈人,風恆,大眼老大都在,見到雷星峰進來,立即起身讓座,讓雷星峰坐在兩人中間。

雷星峰也不推辭,這裡沒有好謙虛的,他坐了下來,說道:「禁制解決了,下一步怎麼辦?」

風恆道:「剛才回來,命令已經下達,幸虧雷哥幫助解決了禁制,不然麻煩就大了。」

雷星峰道:「什麼命令?」

風恆道:「給了我們十天時間,必須破除邊緣的禁制,如果不能完成,全體衝鋒!」

雷星峰心裡一寒,他對破掉的禁制有極其深刻的認知,這玩意的威力,讓他都想不到,靠人海戰術,想要破掉這個禁制,幾乎就是不可能的,若是真正全體衝鋒,結果只有一個,全都死在禁制中,別想有人逃出來,不過,如果真的是全體衝鋒,雷星峰心裡也清楚,這個禁制有相當一部分禁制構件會崩潰。

三千人的衝擊,就算遠古禁制也受不了,這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雷星峰估計,要麼禁制構件出問題,要麼禁制樞紐出問題,但是在出問題之前,沖入禁制大陣的人,也死的七七八八了,這就是用命來填,用命來破陣的手段。

懲戒營的囚犯,死了就死了,沒有人會捨不得,不管是懲戒營還是死鋒營,死是一件最平常的事情,對於某些修鍊者而言,真正死掉,也就解脫了。

雷星峰搖搖頭道:「我們的命不值錢啊,風恆老大,我們可以在期限前一天報告上去,這樣我們有八到九天的休息,暫時不用那麼拚命了。」

風恆點頭道:「我知道,不過,明澤盟總部會派人過來,嗯,過來監督,應該會來一個總部長老,呵呵,你看多重視,來一個君王級的高手監視,這有必要嗎?」他很是無奈的笑了一聲。

雷星峰點頭道:「不管誰來,只要我們完成任務了,他們也不能為難我們。」

眾人贊同,如果沒有完成任務,他們都不好過,可是完成了任務,他們也就不怕了。

討論了片刻,雷星峰這才離開,他的房子不用自己建,風恆老大直接調配現成的木屋給他居住。

回到自己的木屋,艾七,巴斯霸,麻爺,建一衛都跟著進去,幾人坐了下來,麻爺道:「怎麼樣?」

雷星峰道:「可以休息幾天了,因為禁制被破掉,我們的任務算是暫時完成了,很快總部會派出一個長老來監督和檢查,如果不是這次破掉禁制,就會被驅趕做全體衝鋒。」

麻爺頓時張大嘴巴,說道:「全體衝鋒?啊!這是找死嗎?」

雷星峰點頭道:「沒錯,就是找死,全體找死。」

巴斯霸感慨道:「真是殘酷,以前怎麼不知道總部那麼變態啊。」

建一衛道:「總部從來都是很殘酷的,尤其是對下面的門派,更是如此,你們沒有接觸過罷了。」

艾七道:「希望能夠儘快回歸,唉,懲戒營不能留啊,時間長了,真的會被玩死的。」

雷星峰道:「先熬著吧,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了,堅持下去,我們就可以回到明澤盟總部了。」

巴斯霸問道:「既然完成了任務,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雷星峰不由得笑了,他說道:「做夢吧!」 巴斯霸頓時死心了,既然雷星峰說自己做夢,也就是說根本不可能回去,那就在這裡熬著吧,他估計懲戒營這次不死掉大半,就不會離開,這就是大清洗的節奏,大概懲戒營最近人數太多了,要淘汰一番才行。

雷星峰道:「在這裡,我希望大家謹慎點,盡量少惹事,盡量低調點,最好不要引人注意,在這裡,搞不好我們就成了炮灰。」

幾人慎重點頭,的確在這裡稍不小心,就會死人,先前在禁制中,那個跳出來的道君老祖,可不就是無聲無息的被禁制殺掉,如果他不聲不響,或者聽從雷星峰的命令,保住性命是不成問題的,結果死無全屍。

雷星峰又道:「大家回去休息吧,沒事別來找我,我要睡一覺。」將他們四人趕出房間,雷星峰關上房門,轉身就回到鏡之界。

午陽等人沒事就在雷星峰住所的院子中等候,見到雷星峰迴來,立即迎上去問道:「怎麼樣?危險嗎?」

雷星峰道:「非常危險,這是一個完整的遠古遺迹,我估計好東西無數,就看有沒有本事進去了。」

午陽反應很快,說道:「和大禁地不同?」

雷星峰點頭道:「是啊,和大禁地不同,大禁地是有計劃的撤退,留下的好東西有限,而這個遺迹,剛好不一樣,是被滅族的遺迹,裡面保存的東西應該很多,只要能夠進入,那就是一個大寶藏。」

午陽道:「我們有沒有機會混進去?」

雷星峰搖頭道:「我不想折損秘門的人,裡面太過兇險,不是我們秘門的人可以抵擋的。」

高野道:「那麼厲害?」

雷星峰道:「僅僅是前面一支隊伍,就折損了一半人手,大概上千人死在其中了,而這上千人,最低等級就是天君,你說我們能派人去嗎?」

高野頓時傻眼,他說道:「上千人?最低天君級修鍊者,這,這比我們秘門還強大的多啊!」

雷星峰說道:「現在,僅僅是我們的營地,就有三千多人,最低也同樣是天君級,首領是中級道君,很快就有總部的長老過來,明澤盟總部的長老,最低也是君王級的高手,這實力強不強?就算這樣,還是不足以攻入遺迹。」

眾人發出驚嘆聲,這也太恐怖了,這樣的實力,竟然進不了遺迹,這比大禁地強太多了,若是在大禁地,有這種實力的,基本上可以橫掃大禁地了,砸也把大禁地的禁制砸破了。

完全沒法相比,要知道懲戒營只是一個關押囚犯的組織,僅僅這麼一個下屬組織,擁有的囚犯數量,就比以前所有秘門加起來的修鍊者還要多,至於等級更加無法相提並論,差距太遙遠了。

雷星峰說道:「這次回來,我將兌換的材料留下,至於食物和水,就不用繼續準備了。」他需要騰空自己的輪藏空間,誰知道遺迹中有什麼寶貝,如果輪藏空間沒有空位,萬一發現大批有價值的東西,也就沒有地方裝了。


這次回來就是為了騰空輪藏空間。

快速騰空了兌換交易來的材料,雷星峰根本就不敢久留,告辭午陽等人,立即又回到了駐地房間里。


雷星峰這才拿出厚實的毛皮墊子,倒頭就睡,剛才破解禁制,雖然看上去很容易,其實勞心勞力,他也非常困累了。

這一覺就睡了一天,雷星峰就被人搖醒,艾七說道:「有人來找,快起來。」

雷星峰很不爽的坐起來,他說道:「誰找我?」

艾七道:「風老大和大眼老大找你。」

雷星峰很無奈的起身,伸了一個懶腰,他說道:「困,還想睡啊。」

艾七道:「別睡了,都已經催促了兩次了,快走,快走!」

雷星峰苦笑一聲,說道:「好啦,別催了,我就過去。」簡單梳洗了一下,雷星峰走出房間,帶著十幾個道君老祖護衛,走向風恆住所。

風恆的小客廳中坐了不少人,其中有一個居中坐著,他看到雷星峰進來,說道:「這就是你說的禁制大師?」

雷星峰上前說道:「見過長老。」

風恆笑道:「還是雷哥厲害啊,一眼就認出長老來了,介紹一下,這是總部來的青木長老。」

青木笑嘻嘻道:「不錯,難怪我家青岩會誇獎你。」

雷星峰心裡一喜,說道:「長老認識青岩大人?」

青木大笑道:「豈止是認識,他是我的親弟弟,哈哈。」

雷星峰更是高興,終於咱也有高層的熟人了,他說道:「見過青木大人。」再次施禮。

青木笑嘻嘻的擺擺手,說道:「都是一家人,不用那麼客氣,來,坐下。」

風恆心裡也是驚訝不已,沒想到新來的長老竟然和雷星峰有淵源,想想也正常,雷星峰就是從總部出來的人,有熟人也不奇怪。

大眼老大也同樣,他心裡稍稍放鬆了點,熟人和陌生人的概念完全兩樣,有些任務,若是長老故意為難,下面有的苦頭吃,若是放鬆點,甚至悄悄幫忙,很多事情就很好解決了。

洪荒青蓮道 :「這次任務……雷哥還不知道吧。」

這句雷哥一出,雷星峰頓時無語,青木可是君王級高手,竟然也喊他雷哥,他說道:「叫我阿峰就好,這次是什麼任務?」

青木道:「據總部了解,這個遺迹的禁制有三層,你們只需要破掉前面兩層就可以,後面一層由禁制總堂的高手來破解。」


雷星峰一下就明白了,這是不放心懲戒營的人,一旦最後一層禁制破解開來,裡面的寶貝就出來了,那時候懲戒營的人,絕對不會視而不見,絕對會將寶貝一掃而空,一旦進入輪藏空間,就算殺了他也得不到了。

另外最後一層禁制也不是靠著人海戰術可以解決的,靠人命去填,是破解不了的,所以必須由禁制師來接手破解。

青木繼續說道:「這次你們運氣好,有雷哥在,幫著你們破開了第一層禁制,按照他的水平,破開第二層禁制的問題不大,所以,你們都保住了性命,你們的運氣當真不錯,居然有一個禁制大師在。」

「不過,還有一件事情,要提醒大家,第二層禁制一旦破開,往往會面對很多的傀儡,你們自己要小心。」

這就是熟人的好處,提前告知一些危險。


風恆不以為意道:「傀儡?那玩意有戰鬥力嗎?」

青木道:「不是嚇唬你們,這裡的傀儡相當厲害,最關鍵的是,這裡的傀儡數量有點嚇人,實力也不差,就算你們人多,也要小心,其他隊伍,據我所知,就是因為大意,一下子死了很多人。」

風恆和大眼的神情頓時嚴肅起來,風恆道:「謝謝長老的提醒。」有防備和沒有防備,是兩個概念,有了防備,就可以將損失降低,他說道:「我會組織好的,一旦第二層禁制破開,我們會形成一個好的防禦。」

青木點點頭,說道:「你們會留在這裡很長時間,作為外圍的戒備部隊,很快總部會派出不少人來,接手你們後續的工作,前提是破掉第二層禁制。」

「另外,你們要重新建立營地,這個營地要留給總部來的人。」

這話一出,眾人的臉色都不好,青木道:「別愁眉苦臉的,材料會有人送來,就是自己要費點時間而已。」

風恆和大眼無力對抗,兩人也只能答應,大眼老大問道:「青老,新的營地在哪裡?」

青木拿出一頁星蟒錄,這是一份地形圖,他指了一個地方,說道:「在這裡就可以了。」

風恆和大眼仔細查看了一下,風恆道:「拉出那麼遠的距離?」

青木道:「是的。」

雷星峰要來星蟒錄,仔細查看,他看的可不是什麼駐地,這對他沒有什麼意義,他看的是整體地形圖,整整看了一刻鐘,這才閉目沉思,準確說是閉目記憶,然後再次比對了一下,這才將星蟒錄還給青木,就這短短的一刻鐘,他將整個遺迹都記在腦海中,回去第一時間他就會記錄在自己的星蟒錄中。

借青木的光,雷星峰得到了整個遺迹的地形圖,當然,只是外圍圖,遺迹內部的圖還沒有,但是有了這個範圍圖,雷星峰就知道整個遺迹的面積,還有遺迹周圍的地形。

對於別的人而言,這圖沒有什麼用處,但是對雷星峰,就有極大的用處,他還想從遺迹中偷點好東西,這東西就很關鍵。


青木道:「明天去探測一下第二層禁制,嗯,風恆,你要帶一些人去,幾百人吧,不用太厲害的高手,一般修鍊者就可以了。」所謂一般的修鍊者,也有天君的修為,他們在這裡是真正炮灰,道君老祖的待遇和戰鬥要稍好點,當然,道君老祖也一樣是炮灰,唯一區別,就是道君老祖的自保能力要強很多。

風恆點頭道:「沒問題,我帶三百人去。」

強勢婚寵,首席不講理 :「嗯,我也帶三百人吧。」 青木點點頭,說道:「有六百人足夠了,雷哥,你明天可是主角,任何人都要聽從你的命令。」

雷星峰已經建立了自己的威望,那就是他是禁制大師,在破除禁制方面,沒人可以和他相比。

「沒問題,明天我來。」

這裡的禁制,雷星峰是非常有興趣的,就算無法獲取整體禁制的構件和禁制樞紐,他也希望自己能去,因為這是一個極好的學習機會,隨著時間推移,雷星峰對於禁制越來越有興趣了,憑藉這玩意,他深信自己在明澤盟可以混的風生水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