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語氣有些冰冷:“孫策是吧,你想要打職業,先把你的脾氣收斂一下再說吧,”

孫策目光猩紅的看着林天:“你算哪根蔥,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我也沒閒工夫管你的事情,但是我答應了孫浩,就會幫忙,”林天淡淡的道,“不管你願不願意,”

“但是我要告訴你的事,不要以爲你受的罪最深,不要以這樣的理由自暴自棄,雖然我和你沒關係,但是在你身後,還有許多關心你的人,他們想要你過的更好,孫浩求着我幫你在職業戰隊說話,我看還是算了吧,像你這樣的人,還想打職業,做夢吧,”

林天冷冷的話語讓孫策直接暴怒起來,

“你TM說什麼,,”

“小策,小策,你要幹什麼,”孫浩也有些着急的看着林天,

不過後者依然是面色冷笑:“還要我再說一邊嗎,你不是想打比賽嗎,我看你是做夢吧,爲職業比賽做準備的人會是這個樣子的,”

“呵呵,你距離職業選手,差遠了,”

“你說我比不上你們那些狗屁的職業選手,”孫策已經被據怒的面色通紅,雙手在狠狠的顫抖着,

“難道我說的不是嗎,”林天冷冷一笑,

“媽的,我要跟你挑戰,你贏了我,我就承認,”孫策怒吼着,

林天卻是在這一刻,面色平靜,淡淡的道:“想挑戰我,你還不夠資格,”

“你……,”孫策氣的想要站起來,但是失敗了,還差點摔倒,

“小策,小心,”孫浩緊張的道,

“我曾經打上過國服第一,所以,如果你要挑戰我的話,至少也要國服前十才行,”林天幽幽的說,

“如果你不信的話,問孫浩,他知道,”

孫浩狐疑的看了看林天,急忙點點頭:“是的,林天他很厲害,之前的那個報道你知道吧,用薇恩拿到了六十個人頭,你當時不是說很厲害嗎,就是他打的,”

孫策狠狠的盯着林天:“你以爲我打不上國服前十,我只是不想打而已,”

“哦,是嗎,吹牛誰都會吹,”

“你……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必定上前十,”

“一個月嘛,呵呵,這麼長時間,”

“半個月,”孫策怒道,

林天眼睛一亮,嘴角微微上揚,“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如果你上不了,呵呵,出醜的可是你,”

“你放心,我說到做到,半個月,前十,林天是吧,你等着我親手打敗你,”

林天淡淡一笑:“好啊,我等着你,”

出了房間,孫浩擦擦額頭上的汗水,苦笑一聲:“林天,這個能行嗎,……”

林天苦笑一聲:“哎,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只能試一試了,”

“謝謝,林天,不管能不能成,我真的要謝謝你,”孫浩深深的說,隨後嘆息一聲,

其實孫浩也看的出來,孫策的脾氣是暴虐到很恐怖的程度了,再這樣下去,別說打比賽了,就是整個人都廢了,

而林天,不僅是想幫他圓打職業的夢想,也是希望能夠讓他重新找到生活的希望,

不知怎麼的,看到孫策的時候,林天內心深處一陣波動,看着那個頹廢的身影,重重的嘆息一聲,目標編號014 這次回家遇到孫浩和孫策,也是一個意外,林天本來沒打算幫忙,但是看到孫策那個樣子,不由得有些動容,

與孫浩分別時,林天表示自己過幾天就會走,不管孫策有沒有達到國服前十,他都會去爲孫策爭取,這讓孫浩十分感激,

林天卻是搖搖頭,表示這沒有什麼,其實與打職業相比,孫策如果能夠重新燃起對生活的希望,那就再好不過了,

回到家裏,林天也就沒再出來打遊戲,趁着這幾天好好陪陪家裏人,聊聊天,日子也過的清閒,直到第三天,林天突然接到來自AK47的電話,

“喂,林天,你回家了嗎,”AK47的聲音透露着一股欣喜,

“對啊,現在在家裏,”

“趕快回來,俱樂部把你的合同給放了,”AK47興奮的說,

“什麼,,”林天有些驚訝,按照趙朗的性格,他怎麼會這麼輕易的把自己的合同給放了呢,難道又是出了什麼問題,

AK47卻是說道:“不會的,這次趙朗已經在LT戰隊宣佈,單方面與你解除合同,也就是說現在的你已經跳出了合約,成爲自由人,”

自由人,在聯盟轉會期間可是最受歡迎的一類,很簡單,不會涉及到合同糾紛,不會再付高額的違約金,

往往在轉會期內,各大俱樂部最先考慮的就是自由人,而且還是像林天這樣剛從LSPL打上來的潛力新星,更是受到了許多俱樂部的追逐,

林天苦笑一聲:“好吧,現在我成了自由人,”他苦笑是因爲,到現在爲止,未來還是迷茫,只不過他心中的一個想法,或者說願望,不知道能否達成,

“你傻啊,”AK47白了他一眼,“你成了自由人,轉會的主動權在你身上,而且以你的實力和身價,只要你想去哪隻戰隊,我一定會……”

“47哥,你們已經幫我很多了,謝謝你們,”

“汗,說的哪裏話,”

林天說的是實話,無論是AK47還是旋風,他們幫自己的已經很多了,林天也不想再麻煩他們了,

“你先聽我說了,有兩傢俱樂部,你可以考慮一下,一個是榮耀戰隊,榮耀的ADC小鬼,你知道吧,聽說你跟他關係還可以,正好這賽季他們的輔助已經離隊了,對你來說完全是一個機會,”

“還有一個是TG,雖然TG戰隊目前的成績並不是很好,但是也進入了季後賽,而且隊伍中的人都十分有潛力,很年輕,與你的風格非常相似,”

“還有就是……”

林天苦笑一聲:“47哥,真的謝謝你,這不過這次轉會期的事情,我想自己想想,”

“也好,畢竟是關係你職業的事情,但是我還是那句話,只要你想好了,無論是哪知戰隊,我和旋風都會竭盡全力的幫助你,”

“謝謝,47哥,也幫我謝謝風哥,”

掛斷電話,林天仍然是沒有想通爲什麼趙朗會突然的放棄自己的合同,讓自己成爲轉會期的自由人,難道是覺得已經賺夠了,

想了很久仍然是想不通,林天也就不再去想了,不過心中還是對吳建和謝華十分擔憂,不知道他們的決定是什麼,是留在SG還是轉會,亦或者是……退役,

林天嘆息一聲,LTA戰隊解散,要想再重新聚在一起,實在是太難了,

看着家裏也沒有什麼事了,林天就跟父母說了聲自己明天走,林母抱怨着怎麼纔回家幾天又要走,聽着母親的嘮叨,林天也覺得十分不好意思,只能說戰隊臨時有訓練任務,

“哎,小天,你也別太辛苦了,媽不在身邊,好好照顧自己,”林母擔憂的說,

“媽,我知道了,你在家裏多休息,平常要想吃點什麼好吃的,直接去買,或者讓我爸去買,你們要是不捨得,我就從上海寄回來,”林天笑嘻嘻的說,

“傻孩子,媽很好,不用你操心,”

“哼,你纔有幾個錢,就開始揮霍了,”林正國板着臉說,

林天也習慣了,也不頂嘴,

第二天吃過午飯,林天就收拾着簡單的行李來到了車站,本來想直接去上海,但是轉念一想,先去了東海市,算算日子,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到那幫兄弟了,當然,還有李清雅,

回到東海理工大學,林天很低調,一路人直接去了宿舍,錢進這胖子不在,還好自己帶了鑰匙,一切如故,看着自己離開了大半年的宿舍,林天沒來由的感概一聲,

見已經快要晚上了,林天直接去了李清雅的宿舍樓下,準備給她一個驚喜,好久沒見了,也不知道這丫頭過的怎麼樣了,

不過想着前幾天林天剛給李清雅打過電話也沒接,最近學業很繁忙嗎,

林天搖搖頭,路過學校食堂的時候,忽然心中一動,看見了那家賣米線的店鋪,微微笑了笑,買了一碗,他還記得李清雅這丫頭最喜歡吃的就是魚丸米線了,

提着晚餐,林天悠然的走在校園的大道上,朝着女生宿舍樓走去,

與此同時,一輛白色寶馬慢速行駛到女生宿舍樓前停了下來,下來一個風度翩翩的年輕男子,他面帶微笑,一身名牌西裝,下車後,拉開副駕駛的門,顯得小心翼翼,

“來,清雅,慢點,”他細聲細語,

從副駕駛出來的是一個穿着黑色衣裙的少女,髮絲散肩,有着一股性感與嫵媚,但是再看小臉卻是十足的可愛,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讓人看了就挪不開眼,

但是這個少女怎麼臉蛋有些微紅,

“我扶着你,”那西裝男子微微一笑,“清雅,都怪我不好,讓你喝這麼多酒,你看你都醉了,”

“沒有,我沒醉,”少女呢喃一聲,任由身體被他攙扶着走到宿舍樓前的那排椅子上休息,

年輕男子笑着說道:“不過還是謝謝你能來參加舞會,我邀請了你好多次,生怕你不來呢,”

“沒事,”女孩微醺的說道,“我還能喝,”

“要不這樣吧……”年輕男子目光微微一動,笑着說,“剛纔小倩她們一起去K歌了,如果你想去的話,我帶你一起去,”

見女孩沒有什麼反應,年輕男子又小聲的說了遍,

“不,不要……”女孩呢喃着,“太晚了,我,我要回去……”

年輕男子仍然不放棄的說:“沒事的,就去玩一會兒,待會我送你回來,”

說完,他嘴角微微上揚,右手已經落在女孩的肩膀上,“清雅,其實這麼久了,我對你怎麼樣,你也應該清楚,其實我……”

只是忽然,剛纔有些微醺的女孩猛的有點清醒過來,擡起頭,與他拉開了距離,似乎也看清楚了是誰,

“學長,謝謝你送我回來,很晚了,我回宿舍了,”聲音有點淡,女孩準備起身,

“哎,清雅,”男子剛準備拉住她的手,卻被後者躲開,“學長,請你注意自己的言行,”

女孩的語氣有些倔強:“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年輕男子目光一凌,隨即還是笑了笑,“我知道,不過我覺得我還是有機會的,而且,你男朋友已經很久沒跟你聯繫了吧,”

“他,他有自己的事情,”

“呵呵,再忙有自己的女朋友重要嗎,”男子淡淡一笑,

一說起這個,女孩微微有些失落,想起了那天看到了畫面,他與另一個女孩親密的樣子,是那樣的開心,

不過……

“學長,我已經有男朋友了,”女孩深深呼吸一口氣,鄭重的說道,“還是謝謝你送我回來,我回宿舍了,”

說完搖晃着身子朝着宿舍樓走去,也不管年輕男子在後面的催促聲,

“哼,”男子目光一凌,揚起一抹冷笑,隨即開車離開,

而女孩,不,李清雅,一步一步走向宿舍樓,卻在臺階上看見了一份晚餐,

赫然是一碗,魚丸米線,目標編號014 林天,,

李清雅下意識的四處望了望,神情既激動又焦慮,急忙提着衣裙到處去找,但是忽然,她停住了腳步,

苦笑一聲,覺得自己瘋了,

他明明在上海,怎麼會回來呢,而且身邊肯定有很多女孩吧,那天不就是一個嗎,

李清雅望望四處,依然是一無所獲,無奈的嘆口氣,暗道自己真是一個傻瓜,也許是誰放在這裏的吧,

拖着沉重的步子,李清雅回到宿舍,手機裏依然是沒有一個未接電話,李清雅再次沉默,

林天剛回到宿舍,就把錢進嚇了一跳,

“臥槽,天哥,你回來了,”胖子震驚的說,隨後欣喜的一把抱住了林天,

不過隨後就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勁,狐疑的說:“天哥,怎麼了,心情不好,”

只見林天此時目光空洞,一點神色也沒有,儘管臉色平靜,但還是有些煞白,因此錢進纔看了出來,

看見了錢進,林天也是一笑,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沒事,胖子,最近好嗎,”

“還好啊,吃了睡,睡了吃,”錢進還是不放心的說,“真沒事,是不是俱樂部的事情,天哥,上次的事情我們都聽琳姐說了,那是……”

“沒事,已經解決了,”林天淡淡一笑,

“哦,”錢進看着林天,還是覺得有點不對勁,

“對了,你吃飯了嗎,”林天問,

胖子點點頭,仍然是奇怪的看着林天,

“哦,那算了,本來打算讓你陪我去吃飯的,我自己去吧,”

錢進一愣,說道:“等會兒,一起啊,我還沒吃飽呢,嘿嘿,等下我再叫幾個人,”

半個小時後,學校外的大排檔,林天,錢進,陳文,文小西,譚江,鄧冰黃傑等人一起坐在馬路牙兒邊上,桌上是滿滿一桌的燒烤,烤魚當然,最重要的是有酒,

“咕嚕咕嚕,”

“啪,”

林天放下了第三個啤酒瓶,錢進一看,已經空了,

“我擦,天哥回來一趟怎麼這麼生猛啊,”陳文驚訝的說,

“別扯淡,天哥,你吃點飯吧,光喝酒不行的,”文小西擔憂的說,

黃傑拍了拍林天的肩膀:“兄弟,你怎麼了,有什麼事兒,跟兄弟們說說,”

林天只是笑了笑,又重新開了一瓶酒,“沒什麼,只是很久沒跟大家見面了,這次俱樂部放假,我回來看看兄弟們,”

錢進大笑一聲:“哈哈,那敢情好,我看啊,也不用問了,既然天哥想喝酒,那我們就陪着,”

“來,”錢進也開了一瓶酒,“咱們喝,”

陳文,譚江他們也是一樣:“有什麼煩心事,咱們一頓酒就解決了,”

“哈哈,是啊,要是解決不了,那就兩頓,”

一陣鬨堂大笑聲傳來,林天覺得心中一暖,看着這些一直在背後默默關心他的兄弟們,很是感動,

這頓飯不知道吃到了多久,大家只是覺得林天喝的有點太多,一杯接一杯的開始灌,好像永遠也停不下來,

大家一個接一個的倒地不起了,但是林天還很精神,嫌用杯子喝太小了,直接換了大碗,一碗一瓶酒,一次喝一碗,

直接把衆人嚇的連連搖頭,大呼不行了,林天大笑一聲,自己一人倒上一碗,咕嚕咕嚕灌進了喉嚨裏,

喝下去的味道,林天不知道,他只知道,很苦澀,特別的苦澀,

一碗接着一碗,一瓶接着一瓶,

喝的幾個人全部都倒在了桌子底下還沒醉,目光微醺,看着不遠處的燈光,苦澀一笑,腦袋一沉,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哎,哎,都醉了,這賬誰結啊,”老闆站在一旁,欲哭無淚,

第二天,林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宿舍裏,頭痛欲裂,感覺有人壓着自己,林天想翻身都困難,稍微動一動,

我擦,

“砰,”

一腳把錢進給踢了下去,

“哎喲,我的屁股,我的腰,誰打我,誰打我,”

林天揉着額頭,腦袋像是要炸裂似的,低吼道:“胖子,你壓我身上幹嘛,”

“天哥,我沒有啊,我去,頭真疼啊,”

兩人清醒片刻,林天回憶着道:“誰把我們送回來的,”

“不知道啊,”胖子也是一臉的茫然,正在這時,林天電話來了,“劉若琳,,”

“林天,馬上給我來電競社,”

說完就掛了,林天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暗道她怎麼知道自己回來了,放下電話,匆匆洗漱了一番,就去了電競社,也來不及吃早餐了,況且現在胃裏難受的很,也吃不下,

現在是早上,社裏沒有什麼人,林天也是鬆了一口氣, 重生之變廢爲寶 影帝追妻之路 狂婿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