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子資質還真是不錯,年齡剛好十八,雖然是地靈九重,但也確實是有天靈境的實力。”龍翔心中想到。 “龍兄,你可要小心了,哈哈!”李飛興奮的大笑道。

龍翔微微點了點頭,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來吧,讓我看看地靈九重是有多麼強悍。”

兩人都沒有動用武器,也沒有動用戰技,畢竟只是切磋而已,又不是拼命,何須那麼賣力。

“喝。”

李飛爆喝一聲,雙掌凝聚神元朝着龍翔的面門襲來,面對強悍的一掌,龍翔卻是不退反進,拼肉身無一人是他的對手。

可是龍翔的這一舉動在衆人眼裏,不過是自尋死路罷了,可是真的會這樣嗎?他們也太小看龍翔。

面對迎面而來的龍翔,李飛心中一緊,他也害怕上了龍翔,手中的力量不由得減少了幾分。

“轟。”

兩股霸道的力量在空中相遇,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李飛在龍翔的這一掌之下,被震退的數步,而龍翔卻是紋絲不動。

見狀龍翔再次身形一閃,手掌凝握成拳朝着李飛掄了過去,李飛大驚,剛剛那一掌可是把他震得氣血一陣翻涌,不過這也是他大意的緣故。

若是他全力而戰,到不至於被龍翔簡單的一拳震飛,圍觀的衆人也是滿臉的震驚之色,他們沒想到龍翔的肉身居然如此強悍。

面對堪比天靈鏡實力的李飛,竟然絲毫不落下風,甚至是穩穩壓制住了李飛,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龍翔那堅硬有力的拳頭又致。

第一拳吃了虧的李飛面對龍翔再次襲來的拳頭,可不敢硬碰,大驚之下施展着身法戰技閃避了過去,一拳落空,龍翔也不驚慌。

一個旋身擺腿抽向了李飛的腦袋,這一次李飛可是躲不過去了,無奈之下只好再次與龍翔正面交鋒。

“砰。”

“鐺。”

一聲金屬質感的聲音傳了出來,李飛再次被抽飛,遠遠的退了數步,龍翔也知道分寸,所以並沒有讓李飛受傷。

而李飛只感覺自己堅而有力的腿就像是抽到了鋼管上面了一般,被龍翔的腿震得有些發麻,甚至還輕微的顫抖了起來。

他現在終於知道,原來龍翔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不由得全身心投入到了戰鬥當中,緊緊地注視着龍翔。

“龍兄,果然是深藏不露啊,居然能穩穩的壓制住我,既然如此我當必然不在壓制實力,接下來我可要全力而戰了,你要小心了。”

“哈哈,李兄,放開手打吧,兄弟奉陪。”

龍翔爽朗的大笑道,惹得周圍的人一陣白眼,雖然前幾次交鋒,李飛處於下風,但是他們也並不看好龍翔,都是認爲李飛是壓制了實力,若是全力應戰,一定會揍得龍翔爬不起來不可。

一聽李飛要用全力,所有人都提了提神,甚至他們已經在想象着龍翔倒地不起的場景了。

一直切磋了將近一個時辰,卻久久沒能分出勝負,這下那些圍觀的人可就傻眼兒了,看向龍翔的目光當中也多了一絲震驚的色彩。

要找這樣打下去,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一決高下,所以當龍翔面對李飛襲來的最後一拳時,卻是沒有出手,而是運轉着御金龍之身的法訣硬接了下來。

龍翔被轟飛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這當然是他裝的,爲了裝的更像,硬是生生逼出了一口鮮血,爲了隱藏實力,龍翔自然是不能取勝於李飛。

若是他以地靈八重的實力戰勝了堪比天靈境的武者,這樣的資質恐怕也會引起別人的注意,所以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李飛見龍翔被自己打傷了,立馬上前扶住了龍翔,“龍兄,你沒事兒吧,是不是我出手太重了。”

龍翔卻是咧嘴一笑,“嘿嘿,沒事兒,就這點小傷死不了。”

李飛根本就沒有發現龍翔是故意輸給他的,而那些旁觀者自然也沒能看出來,而現在這個結果也正是他們想要的,不過龍翔能以地靈八重的實力,在堪比天靈境的武者手中堅持這麼久,已經讓衆人深深佩服了。

不過他們雖然是沒看出來,不過在不遠處的亭子裏面,一位白袍老者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以他天靈九重的實力,自然不難看出具體是誰勝誰負。

這位白袍老者正是劉長老,“嘿嘿,這小子,還真是有意思呢。”

李飛這一戰雖然贏得艱辛,但還是博得了不少美女的傾心,可就在李飛享受這種飛一般的感覺時,一位實實在在的天靈境第一重巔峯的武者從人羣中走了出來,身後還跟着三位小跟班。

這人正是上次輸給龍翔五株地靈草的張栩,只見他冷冷一笑,“李飛,在這兒欺負一個廢物算什麼本事?有本事在倆切磋切磋?”

李飛哪裏不知道這是張栩在挑釁,估計是上次吃了一個大癟,心中不爽咽不下這口惡氣,今天逮到了時機,想要出手教訓他呢。

若是放在平時,李飛一定不會理會,但是現在他剛剛戰勝了龍翔,正處於戰意高亢的階段,而且還有這麼多粉絲在場,面對張栩的挑戰他自然不會丟了面子。

並且他也知道自己是有與天靈一重武者一較長短的資格,他認爲就算是現在與張栩交手,張栩也不一定能在他的手上討得好處,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

“張栩,莫非你以爲我會怕你不成?”

“喲,幾天不見倒是漲了幾分膽識,那我今天就看看你這幾天到底有多大的進步吧。”

剛剛李飛跟龍翔切磋,由於關係的緣故,所以只是簡單的較量而已,並未施展戰技,但是現在李飛與張栩的關係可是仇人。

所謂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兩者交手自然不可能手下留情,此時與其說是切磋,倒不如說是生死較量吧。

“冰封劍舞。”

張栩爆喝一聲,此戰技施展開來,一股刺骨的寒意襲來,張栩高舉着手中的長劍,快速的在胸前舞動,一道道冰花劍氣將他圍在中間,直到他一劍劈出。


那些冰花劍氣猶如是出海的蛟龍勢不可擋,強大的威壓在天地間撐開,從威勢看來,此戰技至少是達到了玄階二品左右。

面對如此強勢的一擊,李飛臉色微變,手中不敢怠慢,急忙調轉竅血當中的神元凝聚氣勢。

“天羽劍氣。” 天羽劍氣乃是玄階一品的戰技,從等級上來說自然是不敵與冰封劍舞,但是它的威力卻不弱於冰封劍舞絲毫,所以兩招霸道的戰技,在威力上也不過是施展人實力的差距而已。

在一旁觀戰的龍翔能清晰的感覺到,這天羽劍氣的威力竟然絲毫不弱於青龍十八斬當中第一斬的威力,這樣的戰技也算是不錯了。

威力越強的戰技越難修煉,李飛如今能將天羽劍氣修煉成功,也是塊練武的好料子,若是他面對的是初入天靈境的武者,李飛一定能以這一招取勝。

但是現在他面對的可是天靈一重巔峯的武者,雖然這其中的差距只有一絲,可就是這一絲從實質的意義上來講,可謂是天壤之別。

當實力達到了天靈境的時候,每提升一點實力,都是一個質的飛躍,而且再加上冰封劍舞的威力又要比天羽劍氣強上那麼一絲,所以這一回合的勝負可想而知。

當李飛劈出來的劍氣即將臨近張栩的時候,卻是被張栩的冰封劍舞給生生的凝固在了空中,最後竟然是將李飛的力量消散在了虛空之中。

而張栩那狂霸的冰花劍氣化解了李飛的劍氣時,威力依舊絲毫未減,李飛大驚,急忙施展着身法戰技進行躲避。

不過若是那麼容易將這劍氣躲過,那它也就不叫冰封劍舞了,當那寒冷的劍氣臨近李飛的身體時,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行動能力竟然在這劍氣的壓制之下變得緩慢。

“轟。”

狂暴的劍氣盡數鑽進了李飛的體內,將他震飛的出去,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最後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喉嚨一甜,連噴了幾大口xian血。

“咳咳。”

衆人見李飛竟然在張栩的手下連一招都撐不過,紛紛發出一陣驚呼聲,剛纔李飛在他們心目中那偉大的形象,也在逐漸減少。

張栩見李飛被自己一招打成了重傷,冷冷一笑,更是得勢不饒人,依舊揮動着手中的長劍刺向了李飛,看樣子今天勢要取了李飛的性命。

衆人見狀紛紛不忍的閉上了眼睛,李飛同樣是絕望的閉上了雙眼,在死亡的邊緣他猛然發現了他與張栩的差距是多麼的遙遠。

他本以爲將龍翔擊敗就很不起了,還妄想着要給張栩一點教訓,在這一刻他終於意識到自己是有多麼的天真。

當那劍尖即將要刺入李飛的胸膛時,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殘忍的笑容,可是身爲李飛兄弟的龍翔怎麼可能坐視不管呢,他可不允許任何一個人在他的面前出手傷他兄弟。

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龍翔抽出長劍,猛然劈出一道劍氣,直奔張栩的長劍,那一道狂霸的劍氣刺破虛空,發出一陣陣恐怖的尖嘯聲,彷彿是要刺破衆人的耳膜一般。

“鐺。”

龍翔這一道凌厲的劍氣,直接將張栩的長劍劈飛了出去,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張栩愣了兩秒,只感覺手腕有些發麻。

圍觀的人也都愣住了,他們閉上雙眼等來的並不是李飛的慘叫,而是一股無形的氣浪將他們掀翻在地。

“哼,想殺我兄弟,至少也得先過我這一關。”龍翔劍指張栩冷聲霸氣的說道。

“龍翔?”躺在地上的李飛愣住了。

這一次所有人都瞠目結舌,滿臉的難以置信之色,龍翔怎麼可能一劍將張栩的劍劈飛呢,要知道剛剛他可是連李飛都打不過,又怎麼能與張栩對拼,難道說剛剛龍翔一直都在隱藏實力?

就在所有人愣神之際,遠處涼亭當中的劉長老也是微微一笑,“哈哈,這下可有戲看咯。”

“龍翔,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今日之事,莫非你也要橫插一腳?”

“我只是不想看到有人在我眼前欺負我兄弟而已,如果你要認爲我是自不量力也沒關係,反正有我在沒人能動李飛。”

此時在所有人心目中都是,龍翔憑什麼這樣說?難道真的以爲劈飛了張栩手中的長劍便以爲能和他匹敵了嗎?

說不定剛剛還是趁張栩不注意之際,出手偷襲呢,目前好像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龍翔爲什麼能以地靈八重的實力,一劍劈飛張栩的武器了吧。

“哼,好大的口氣,莫非你以爲當日你能接下我一招就真以爲自己無敵了嗎?既然今日你又要多管閒事,那我就成全你。”

“冰封劍舞。”

面對張栩的強勢一擊,龍翔卻是不屑的冷笑一聲,“無知。”

“無極劍陣。”


調動着竅血當中的龍元注入長劍之後,充滿了狂暴的龍元,長劍脫離了龍翔之手,一道充滿威嚴之氣的光柱直衝雲霄,緊接着一層淡淡的光幕自虛空揮灑而下。

這看似簡單的光幕卻是一間堅不可破的牢籠,身處劍陣當中的張栩自然能感覺到此劍陣帶給他的威壓,讓他心生恐懼,一點戰鬥的意念都沒有了。

而他那引以爲傲的冰封劍舞之氣也被阻斷在了劍陣當中,面對無極劍陣,冰封劍舞就像是剛出生的小雞,輕而易舉便能碾壓之。


就算是身處劍陣之外的人,也經受不起劍陣帶給他們的威壓,一些實力不濟的人就算是調動着體內渾厚的神元加以抗衡,臉色也是瞬間變得煞白。

而那涼亭之中的劉長老感受到無極劍陣的氣息,臉色大變,“這是?好熟悉?莫非是銅殿當中殘留的那一絲氣息?”

想到這兒,劉長老的身形一閃,便不見了人影,身處暴風圈當中的張栩渾身早已被汗水浸溼,渾身虛脫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要知道這劍陣還沒有真正的爆發出它的攻擊力量,單單是威勢就已經讓張栩丟了半條命,可見這無極劍陣非同一般。

龍翔也是見好就收,並沒有要置張栩於死地的念頭,這種人稍微出手教訓一下便好,當他知道了你強橫的實力之後,以後見到你恐怕也得繞道走。

散去了蓄勢待發的無極劍陣,龍翔慢步走在了張栩的身邊,居高臨下俯視大汗淋漓的張栩,淡淡的開口道,“今日我不殺你,並不代表我不敢殺你。”

“我想要對付你簡直就是輕而易舉,希望你以後別再找我們的麻煩,不然下次我可不敢我還能不能收發自如的控制這劍陣。” 龍翔的警告使得張栩打了一個哆嗦,看向龍翔的目光滿是驚恐之色,這一次他可算是見識到了龍翔的厲害,龍翔哪裏是廢物,這分明就是扮豬吃老虎嘛,這種人真他媽可怕。

看着傻愣愣站在原地的李飛,龍翔輕笑了一聲走過去,“咋了?李兄?”

龍翔的呼喚聲纔將震驚走神當中的李飛拉了回來,“龍兄,不,龍哥,你太牛了,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哈哈,你小子,難道就因爲實力的緣故,你都改口叫我龍哥了?那咱倆的感情豈不是顯得太過生疏了嗎?這可不是我想要的,看來下次你被別人欺負,我也不應該出手了啊。”

龍翔無奈的打趣道,他知道自己若是展現出來的實力比李飛強,那麼以後李飛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肆無忌憚的與龍翔開玩笑談心,一定會有所顧忌。

而那些看到龍翔剛纔那精彩的表演時,不少女弟子都朝着龍翔投來了示愛的目光,一些小姑娘的媚眼亂拋,這時一位仙姿玉色的女弟子從人羣中走了出來。

龍翔愣了兩秒,欣喜的說道,“是你?”

“啊?原來是你?”

少女驚呼了一聲,這正是當日龍翔在斷封山遇到的那位少女龔雨霜,當初龍翔見到她的時候,實力才地靈七重,而現在,她已經達到了地靈八重的境界,龍翔心中也無比震驚。

這龔雨霜的實力提升還真快啊,短短兩個月不到的時間就提升了一個境界,這樣的修煉天賦已經算得上是逆天了。

可是如此強大的修煉天賦,爲什麼還是地靈八重的境界呢,難道她也是剛習武沒多久嗎?龍翔在心中胡亂的猜測到。

“呵呵,是我啊,沒想到你的實力又進步了。”龍翔笑着說道。

“呵呵,你不也一樣嗎?沒想到你真的會來梯雲宗,而且看樣子似乎你已經成了梯雲宗的外門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