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超級世家的精英子弟,不論男女必須來北疆歷練,否則絕對不會被家族重用,日後也沒有資格成為家族高層。

以前蕭浪不懂,此刻卻是有些明白了,在這裡那些溫室里成長的花朵,將會得到血與火的洗禮,要麼化繭成蝶,要麼永遠留在這片大漠。能從北疆帶著榮耀回去的子弟,將會快速成熟,家族再培育一番,又是一名名震王朝的強者。

當然蕭浪不懂的是,四大世家之所以讓無數子弟奔赴北疆,其實也是為了掌控軍隊。四大超級世家為何地位超然,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們的子弟,滲透進了王朝二分之一的軍隊內,很多都手握重兵。

打開獨孤行給自己的包裹取出路引,蕭浪表情卻變得彆扭起來。千尋奇怪湊過來一看,立即一臉苦瓜相。

路引上記錄著兩人新的身份,兩人出身在戰王朝南方香格山脈,種族居然是阿里山族,年齡一個十八,一個二十八,最重要的是一人叫妖邪,一人叫妖雞。

蕭浪望著千尋的苦瓜臉,頓時沒有那麼彆扭了,笑道:「妖邪,還湊合!我以後就叫妖邪了,千尋你以後就叫妖**,妖雞,幺雞!哈哈,獨孤行叔叔怎麼不弄一個叫二筒的?」

「妖雞…公子,你看…軍神給我起的什麼名字啊!」

千尋哭著臉嘟喃道,他聲音變得有些娘,臉變得有些長,還因為蕭浪變成了光頭。這已經讓他有些不舒服,此刻名字更加怪異,本來有些拉長的臉,徹底變成苦瓜了。


蕭浪卻噓聲,嘿嘿笑道:「別叫公子了,以後記住,我叫妖邪,妖雞大哥!」

「是,妖邪公子!」

千尋認命,獨孤行給兩人的身份,肯定是有據可查的,萬一有人秘密調查應該也不會有什麼破綻。

「走了,妖雞大哥!」

蕭浪揮了揮手,率先朝遠處的城門口走去。一邊走,一邊悄然的將須彌戒取了下來藏了起來。這東西雖然一般人不認識,但萬一被人認出,不說暴露身份被人窺竊也是麻煩事。

龍牙城城門有近千兵士守護分成兩排,從護城河上的弔橋一直延伸到城門口。全部刀甲在身,全神戒備,仔細審視著所有進城的人,一旦有人露出半點破綻,將會直接斬殺。

「站住,路引,搜查!」

雖然是北疆,到處都是荒涼的戈壁和大漠,不過像龍牙城這種大城還是無比熱鬧的。無數商賈乘坐著車馬帶著貨物,附近的子民帶著辛苦的收成,旅行流浪者,四面八方趕來的從軍者排成一條長龍,接受著兵士的檢查。

「北疆的風氣就是不一樣啊!」

蕭浪和千尋排在一隊商賈車馬後面,望著前方兵士滿臉嚴肅仔細的搜查所有車馬包裹,完全無視商賈們諂媚的笑臉暗暗稱讚。藥王城,火鳳城也有兵士守城門,不過那些兵士,想必就是有人攜帶軍用機弩進城,都不會發現…

數十名兵士搜查速度很快,眼看就要到蕭浪兩人了,蕭浪和千尋微微鬆了一口氣,看來今天就可以去徵兵處直接進軍營了。

「路引,打開包裹,來龍牙城幹什麼?」

數名兵士走了過來,對著蕭浪和千尋喝道,兩人感覺一股淡淡的殺氣鎖定了他們。估計兩人有半點不對勁,數把戰刀就會當頭劈下。這北疆的兵士就是不一樣,常年奮戰身上自有一股凜然的殺氣,不是王朝內其餘城市的兵士可比的。

「我們…」

蕭浪摸了摸腦袋正準備回答,遠處卻響起一陣鐵蹄聲,蕭浪前方軍士朝遠處一看頓時一凜,朝蕭浪兩人喝道:「速速讓到一邊,龍牙菲兒小姐回城了,擋在道上,死了可別怪!」

蕭浪和千尋一怔,不敢鬧事,連忙低頭走到路旁,那些商賈,進城的子民們也紛紛讓到一邊,驚恐的朝遠處望去。

兵士們全部單膝下跪,蕭浪和千尋愕然的朝遠處望去,老遠就看到一隊身穿火紅戰甲的騎兵,宛如一陣風般飄來速度非常快,可見這隊騎兵身下的戰馬都不是凡品。

第二名騎士扛著一把火紅大旗幟,上面三個龍飛鳳舞大字隨風舞動,赫然是「紅衣衛」。

蕭浪和千尋,無比奇怪,衛不是萬人軍團才有的稱號嗎?青衣衛就是萬人編製,這區區百來人竟然也敢稱呼紅衣衛?

「好美的女子!」

無數人目光鎖定了最前方的一名騎士,蕭浪看了一眼暗暗稱讚道。這女子一身火紅軟甲,十六七歲左右,酥胸高挺,小腰纖細,大腿修長,精緻的五官冷艷無雙。身材雖然比不上東方紅豆,相貌也比不上雲紫衫卻別有韻味,此刻穿著軟甲腰跨寶劍,更有一番巾幗不讓鬚眉的英氣。

「龍牙菲兒?這人顯然是龍牙將軍府的小姐了!」

蕭浪想起剛才兵士的話,暗暗猜測此人身份。讓他有些驚訝的,龍牙菲兒身後竟然還有四名女子,同樣身穿軟甲英氣逼人,身材燕瘦環肥,面容不算絕頂也算是上上之姿,不知是龍牙菲兒的貼身護衛,還是城內大家族的小姐。 龍牙菲兒目不斜視,如一隻驕傲的孔雀,帶著同樣驕傲的四名女將和一百名軍士,長驅直入猶如一片紅雲般飄入龍牙城。

「菲兒小姐從青衣城回來了,看她心情好像不怎麼好,大家要小心些,得罪了菲兒小姐,就等著被吊城門口吧!」

「難道是青衣城的那些大公子得罪菲兒小姐了?我可是聽說左家公子,東方家公子都在追求菲兒小姐。老是糾纏不休,菲兒小姐好像不喜歡他們?看來最近幾天的確要小心啊,否則得罪了菲兒小姐,不死也要脫一層皮啊!」

「那些帝都的嬌弱公子怎麼能配的上我們美麗的北疆之花?也不知道菲兒小姐最後花落誰家?」

龍牙菲兒帶著那隊護衛進了城內,原本冷漠的兵士們,竟然紛紛小聲的議論起來臉上都是惶恐之色。蕭浪聽力變態,還和這些兵士距離很近,聽得清清楚楚。

蕭浪眉頭一挑,並不是因為這位菲兒小姐,而是從這幾人話語中想起了兩個人,左劍和東方傲然。

東方紅豆說過,帝都公子有三人是這一代絕頂的,左劍東方傲然和逆蒼。逆蒼見過了的確是人中之龍,不知道這左劍和東方傲然會怎麼樣?

「好了,繼續搜查,路引,包裹打開!」

兵士的沉喝讓蕭浪收回思緒,他搖了搖頭不再去想。自己現在換了一個身份,應該也沒機會和這些大家族公子小姐交集,還是藏身在軍中,努力修鍊的好。

蕭浪打開包裹,裡面倒是沒有什麼,獨孤行給自己的一些銀子,這些兵士也宛如沒有看到。反而蕭浪手臂上綁著的飛刀和弩箭被搜查出來了。

「你們來龍牙城幹什麼?」

幾名兵士立即玄氣環繞,戰刀出鞘鎖定蕭浪,一個回答不好將會直接拿下。

蕭浪並不驚慌,回答道:「我和我大哥是來從軍的。」

聽到是來從軍的,兵士們身上的冷意微微淡了一些,不過還是仔細的檢查了路引,一名戰尊境的小隊長仔細打量了千尋幾眼,淡漠說道:「從軍可以,不過這些兵器沒收了,城內一般人不得攜帶兵器,你們進城后也不得鬧事,否則後果自負!」

千尋賠笑點頭,蕭浪有些無奈的望著跟隨了自己數年的弩箭和飛刀,兩人朝城內走去。

走進龍牙城蕭浪和千尋快速行走,打量著城內的景色。雖然龍牙城很大,不過顯然沒有藥王城那麼繁華,裡面行人也一副行色匆匆,風塵僕僕的樣子。

兩人不是來遊玩的,直接尋找徵兵處好安頓下來。循著主道兩人沒過多久就找到了徵兵處,因為老遠就看到一隊長龍在那排著。

神魂大陸武風盛行基本人人練武,無數寒門子弟從小就拚命修鍊,就是為了出人頭地。

出人頭地的方法很多,最簡單的一種就是投入豪門,第二就是從軍。血王朝和戰王朝連連大戰不休,北疆每年都有無數戰士死去,也有無數寒門武者在屍山血海中殺出一條血路,封官加爵。軍神獨孤行就是最好的例子,無數寒門武者修鍊有成之後基本都會遠赴北疆,希望能憑藉手中的刀,殺出一場榮華富貴。

蕭浪和千尋老老實實的排隊內心卻有些期待起來,不知道憑藉兩人的實力和技藝,能獲得什麼樣的職位,最終能加入什麼軍種。

徵兵處是一個大院,此刻足足有數十人在大院門口排隊,門口有兵士守衛每次放兩人進去。蕭浪看到前方有穿著布衣的寒門少年,也有穿著錦衣的富家公子,還有兩三個身穿武士服的女子。年紀都不大,年紀小的十六七歲,年紀大的也就三十齣頭,全部人神情振奮,顯然都是準備來北疆一展宏圖的。

戰王朝軍隊體制很不錯,除非超級大家族的公子小姐,否則所有人從軍都必須和普通人一樣,憑藉實力和戰功獲得不同的職位,慢慢一步一步爬升。雲飛揚雖然昏庸卻不插手軍務,兵部掌握在幾個老古董手裡,軍隊內一律按功勛晉級,只要你有能力,敢拼,立功就絕對有出頭之日。

大院內不是傳來陣陣爆喝聲,想然是進去的武者在展示自己實力。不時有武者被兵士帶走,也有兩名年紀太小的武者,崔頭喪氣的離開,顯然沒有達到從軍的資格。

蕭浪暗暗觀察感應前方武者的氣息,發現這些人實力都不是太強,基本都是戰士境,只有幾名公子哥樣子的達到戰師境,還有一人戰將境。

徵兵進行的很快,半個時辰之後就輪到蕭浪兩人了。兵士帶著兩人進了大院,一進大院兩名站在大院的校尉眼睛就亮了起來,一名坐在大樹下喝著茶水的統領也微微錯愕的抬起頭。

「姓名,路引,實力,是否是神魂戰士,有什麼特長?希望加入什麼軍種?」

大樹下的統領暗暗點頭朝蕭浪和千尋說道,目光卻盯著千尋。

「妖雞,戰尊初階,神魂地階上品速度型幽狐,特長速度,野外探查!希望成為一名斥候隊長。」

「妖邪,戰將初階,特長野外探查,陷阱,希望成為一名斥候!」

蕭浪和千尋交上路引,各自報了自己的資料,同時申報了兩人早就商量好的請求,都希望加入的斥候部隊。

斥候是比較普遍的軍種,基本上不參加大戰只負責探查軍情。雖然不參加大戰,不過也會經常和敵人的斥候對上,或者在野外遭遇悍匪,危險程度並不比其餘兵種低。

不過斥候有一種非常好的地方,自由!不發生大戰,斥候們會輪流外出探查,一去可能就是十天半月,蕭浪和千尋完全可以找地方潛伏修鍊。一發生大戰,所有斥候會出動,那會經常和敵人的斥候短兵相接,能很好的歷練。獨孤行正是考慮這一點,才對兩人做了暗示,千尋和蕭浪考慮好了,一來就直接申報了斥候兵種。

「阿里山族,不錯,不錯!」

統領對於千尋和蕭浪很是滿意,能有如此強者來從軍,居然還不是世家子弟這非常少見,不過看過兩人的路引也就不奇怪了。戰王朝南方有無數蠻夷,特殊種族,這些種族從小在山中長大,是天生的戰士和獵人。也會經常有人來從軍,希望博得高官厚祿,然後衣錦還鄉,給本族帶來榮耀和地位。

「參見菲兒小姐!」

統領本來想讓千尋和蕭浪展示一下實力,不料外面守衛的兵士卻撲通撲騰跪倒一片,而後五朵紅雲飄了進來,煞氣衝天,讓坐在樹下的那名統領嚇得利馬站了起來,單膝下跪喝道:「末將參見菲兒小姐,參加四位小姐!」

蕭浪眉頭一挑,發現居然是剛才進城的那位龍牙菲兒,連忙不敢多看和千尋兩人退到一邊垂首站立。

他很清楚來北疆是來修鍊來拚命歷練,而不是來鍍金,也不是來泡妞的。這龍牙小姐脾氣顯然不是很好,他可不想第一天就出岔子,那會讓獨孤行笑話的。

……

【作者題外話】:三十章爆發完畢! 讓蕭浪微微安心的是,五位女子正眼都沒有看他們,徑直走到那名統領面前,龍牙菲兒冷冷一哼,清靈的聲音響起,很是冷漠隱隱有些怒氣:「廖統領起來吧,你堂堂一個統領,本小姐受不起你這一跪!」

看到菲兒小姐這麼一副表情,聽著她嘲弄的話語,兩名校尉臉色頓變,那廖統領也額頭上冷汗直流,不知道哪裡得罪了這位嬌蠻大小姐。

剛剛站起來準備解釋兩句,龍牙菲兒旁邊的一名小姐,卻突然玄氣環繞揮舞著手中的馬鞭,對著廖統領當頭劈下,馬鞭破空聲一片尖嘯,顯然力道十足。

蕭浪千尋看得暗暗咋舌,這小姐竟然如此跋扈?膽敢鞭打軍中統領?

廖統領卻沒有半點躲避的意思,硬生生受了這一鞭,幸好有頭盔護住腦袋,不過額頭上還是露出一條紅線。

堂堂一個統領,如果是實職那可是能統帥一個衛一萬人啊。被砸了一鞭臉上卻沒有絲毫怒氣,反而賠笑的望著龍牙菲兒說道:「龍牙小姐,不知道末將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好,惹小姐生氣了?如果小姐還不解氣,可以再賞幾鞭,末將絕無怨言。」

龍牙菲兒再次冷冷一哼沒有說話,反而那名拿著馬鞭的小姐冷幽幽的說道:

「廖統領你眼力真好啊,上次安排給我們紅衣衛的三名斥候你說是軍中絕頂的?我呸!我們去了青衣城十天,結果行蹤全部被左劍的手下探查的一清二楚,就連大小姐每天吃什麼左劍都知道,就差本小姐穿什麼顏色的褻衣了!別人家的探子都摸上門了,你安排的斥候卻和豬一樣毫不知情。這就叫軍中絕頂?那三人已經被本小姐打斷了腿,遲些你自己去領回來吧。」

廖統領苦笑起來,終於知道龍牙菲兒為何發怒了。

前不久這龍牙菲兒和幾位城中的千斤小姐,聽說了獨孤行帶著青衣衛勇闖帝都的事情,興奮不已。

一直喜歡玩鬧的她們,竟然興起學著青衣衛組建紅衣衛的念頭。龍牙將軍無比寵愛這名獨女,鬧了幾天被鬧的沒辦法,無奈從將軍府上調了一百名兵士給她。龍牙菲兒就聯合四位龍牙城的小姐,組建了紅衣衛。五位千金大小姐還立志要讓紅衣衛發展壯大,和青衣衛一樣名揚天下。

在龍牙將軍等人看來,這幾位小姐就是無聊的發慌,打打鬧鬧過家家,也就沒有多加理會。反而讓她們有點事做,還不會讓龍牙城整天鬧得烏煙瘴氣,雞飛狗跳的。

紅衣衛組建了,一百人兵士能成為將軍府護衛,那都是刀山火海中活下來的實力都很不錯,五位小姐很滿意。只是龍牙將軍卻沒有安排斥候,一個完整部隊斥候必不可少,否則誰去探查軍情,誰去反偵察敵人的探子?

於是龍牙菲兒找到了這位廖統領,這統領也以為大小姐是隨便玩玩,覺得自封女將軍很刺激好玩也沒在意,隨便安排了三個新兵蛋子過去,結果沒想到出事了…

他安排的三名新兵蛋子雖然實力還湊合,但沒有進行斥候訓練,恐怕就是一般的部隊斥候都應付不了,更別說左劍手下的左家斥候精英了!

廖統領想通了事情關鍵,立即苦著臉哭訴起來:「我的大小姐啊,你們是不知道前不久雪荒城大戰,龍牙軍的斥候基本都被鎮北軍調去了,結果死了多少大半!此刻軍中斥候緊缺,諸位將軍都下了幾道軍令了,末將也沒辦法啊…」

蕭不死戰死,軍神瘋狂報復血王朝鎮北軍全軍出動,如此大的戰事,的確需要海量的斥候探查情報及時反饋,以便大軍調度。

廖統領這麼一說,五位小姐也舉得有理,臉色這才好了一些,五人雖然愛玩也一直跋扈嬌蠻,卻也不是蠢貨,知道軍中大事耽誤不得。

龍牙菲兒依舊沒有說話,那名拿著馬鞭的小姐卻小嘴嘟起惡狠狠的說道:「我們不管,今日你必須安排幾名頂級斥候給我們紅衣衛,否則以後我們出去,吃飯洗澡都不會安心,萬一我們出了問題,誰來負責?」

廖統領暗暗叫苦,剛才他雖然有些誇大其實卻也是實情。龍牙軍此刻斥候的確非常緊缺,他哪裡敢去問那些將軍們要人?耽誤了軍務那可是要腦袋的。

可是不上軍中要人,哪裡去找斥候?怎麼應付這幾位嬌蠻的小姐?這幾位小姐在龍牙城無法無天,得罪了她們可是比得罪了龍牙將軍更頭疼!

這名廖統領眸子閃爍,思索對策起來,而後突然眼睛一亮,陡然朝院子角落內的千尋和蕭浪望去。兩名一直不敢吭聲的校尉也眼睛一亮,鎖定千尋和蕭浪。

「馬勒戈壁!」

神秘老公夜夜來 ,知道要壞事了。

果然那麼統領諂媚的笑了起來,指著兩人對著幾位小姐說道:「諸位小姐你們看這兩人怎麼樣?」

五名小姐目光掃了過來,卻都是盯著千尋完全無視蕭浪。五名小姐實力還勉強都是戰師境,出身大家族強者見過了,能清楚感受到千尋實力很強。

「菲兒小姐,這兩位是阿里山族人,這位是戰尊境強者,還是地階神魂戰士速度型的,最擅長野外探查。這位也厲害,精通陷阱,反偵察。阿里山族末將聽說過,是大山裡最優秀的獵人,也是最優秀的斥候,本來我準備分配給狼牙衛的,小姐要是覺得滿意儘管帶走…」

廖統領滿臉笑容的在一旁解說,說得天花亂墜,似乎真的了解阿里山族和了解兩人般。不過廖統領這次倒是沒有過多誇大其詞,他能感覺到千尋和蕭浪的能力不會太差,這是一種歷經無數戰鬥產生的本能感覺。

最重要的幾位小姐當場驗貨,覺得滿意就帶走,出了問題可不關他的事了。

「戰尊境的神魂戰士!」

龍牙菲兒微微驚訝,這個級別的神魂戰士在新兵中非常少見,去了軍中要不了多久絕對能升任校尉。龍牙將軍給了她一百名護衛,雖然戰尊境的有幾個,甚至她的兩名貼身護衛還是戰尊巔峰,可沒有一位是神魂戰士。

龍牙菲兒當下立即對著千尋下令道:「釋放你的神魂,全力展示一下你的速度和能力!」 千尋和蕭浪對視一眼暗暗苦笑起來,千尋當然清楚蕭浪百分百不想跟著這幾位小姐去什麼鳥紅衣衛。蕭浪眸子閃動也一時沒有好辦法,看這幾位小姐的架勢,如果兩人今日敢抗拒,絕對會有苦頭吃。出事倒是不怕,獨孤行可是北疆的無冕之王,只是第一天就鬧出了事,兩人這臉可是丟大了。

拿著皮鞭的小姐見千尋沒有動作,微微有些發怒了,提起皮鞭冷喝道:「還愣著幹什麼?」

蕭浪朝千尋使了個眼色,千尋只能無奈釋放神魂,然後神魂附體身子化作殘影,只是動用了八成速度,在大院內轉了一圈。

「好快的速度!」

千尋的速度讓幾位小姐美眸發亮,龍牙菲兒露出淡淡的笑意,看得旁邊廖統領和兩名校尉一愣,她望著千尋道:「你叫什麼名字?可懂斥候之術的?」

千尋得到蕭浪暗示,恭敬答道:「回小姐,我叫…妖雞,我們以前都在族裡,從沒出過外面,斥候之術還是第一次聽說!」

如果是普通人,這種情況肯定拍著胸膛大放厥詞,就算不懂也會裝懂。畢竟加入龍牙菲兒的部隊,不說吃香的喝辣的,至少更容易爬升。只要討得幾位小姐歡喜,立個功勞什麼的,她們隨便發話以後去了軍中絕對能平步青雲。萬一表現的好,被一個小姐看上什麼的,那可是變成扶搖直上的鳳凰男啊。

蕭浪對於這幾個小姐完全沒有半點興趣,更不想加入她們的娃娃兵團,他來這不是玩的,蕭青衣…只有五年性命。再不鬧事的情況下,當然要千方百計拒絕了。

龍牙菲兒一聽,果然皺起眉頭似乎有些猶豫。

廖統領一聽不幹了,這兩人龍牙菲兒好像有些滿意了,如果不行他去哪找斥候去?當下眸子閃爍笑道:「他們兩人從小在山野中長大,天生就是最好的斥候,不懂斥候之術簡單啊,我請幾名老斥候訓練他們幾天不就行了?」

龍牙菲兒眼睛一亮,當下拍板了:「行,就這麼定了,廖統領你一定要好好訓練他們,妖…雞?你以後就是我紅衣衛的斥候隊長了。嗯…暫時你的手下,只有你這名族人。你的俸祿按校尉級別發放,好好乾!日後等紅衣衛壯大了,少不了給你們加官進爵。廖統領,訓練好了,讓他們直接去將軍府報道!」

「狗屎!」

蕭浪暗罵一聲卻無可奈何,除非他和千尋不準備在龍牙城幹了,偷偷潛逃出去。只是那樣的話,又要讓獨孤行安排新的身份,北疆各家族探子何其多?軍神剛剛回青衣城,自己就去找他,說不定就被人盯上了…

最後思來想去,蕭浪發現自己只能先在這個狗屁紅衣衛里呆著,再慢慢想辦法回到軍中。或者等獨孤行安排人找自己,再求他安排調走。


龍牙菲兒帶著四名小姐揚長而去,廖統領鬆了一口氣,朝一名校尉招了招手道:「將這兩人帶去狼牙衛,讓狼牙衛的斥候對著訓練一番,就說這是小姐準備招入紅衣衛的人,他們知道怎麼做的!」

「你們跟著走,記住!在軍中不比在你們族裡,一切聽命令行事,否則死了可別怪我沒提醒。去了將軍府,就算受了委屈也要憋著,菲兒小姐要殺你們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輕鬆,知道嗎?」

蕭浪和千尋老老實實的跟著這名校尉朝北城外走去,校尉一路給兩人交代起來。


望著這聲色俱厲的校尉,兩人有種虎落平陽的感覺。堂堂帝都第一公子,少年侯,讓帝都無數大人物驚嘆的天才少年,還是在獨孤行的大本營,此刻卻要被一名校尉訓孫子般訓話,兩人還不敢反駁半句…

龍牙軍的營地在北城之外,跟隨著這校尉走出北城門。一出城門就看到一座超級大的軍營,結實的黑茶木整齊的連接起來,足足有十多米之高,裡面無數木房子連成一片,黑壓壓的數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