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這麼坑爹啊,說好的陰陽和合能提升功力呢,說好的雙修呢,為什麼到他這裡反而變成功力被倒吸?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么?」陳英很是奇怪,這傢伙摸了一會,忽然一副哭喪的樣子。

反應過來,唐宋滿是苦澀的看著她,好一會才嘆道:「沒事,挺正常的。走吧,我帶你去洗澡……」

他還能說什麼,以後都不敢跟她亂來了。一次三分之一,是不是意味著只有三次機會?

看他那欲言又止的樣子,陳英不由擰著眉頭:「你還是信不過我,是么?」

語氣裡帶著幾分失望,讓唐宋一怔。將她抱起來,微笑道:「想多了,只是這件事有點複雜……好吧,去洗澡,我給你解釋。」

都已經是自己的女人,沒什麼不好說的。只可惜,她就算擁有天象之氣,也沒辦法使用,因為她無法修鍊天象……

這是唐宋第一次跟女人一起洗澡,陳英的身體完全不像是四十來歲,而是二十來歲。而且,她的修復速度真的很可怕,明明剛才還說下面疼,也就一會兒,又不覺得疼了。

於是乎,洗澡的時候,兩人少不了又來了一場戰鬥。

本來唐宋挺慫的,擔心自己的力量會被再次倒吸。所以奮戰的時候,他很小心謹慎的留意。

可奇怪的是,這次並沒有再出現倒流,反倒是陳英體內的力量一點一點的回到他體內。而且唐宋發現,回來的力量比之前更加純正濃厚。

陳英的身體,就好像是個,增強器?

這想法一出,唐宋就沒什麼顧慮了,幹活起來更加賣力。陳英被他給折騰得死去活來,浴室里的叫聲相當大……

半個小時后,兩人總算洗澡出來。陳英癱軟如泥,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任由著他抱回到床上。

閉著眼,臉上始終帶著幸福的笑容,一切就好像是在做夢一般。

他很強,強到她知足……

唐宋抱著她眯了一會,等到她睡著,終究還是忍不住翻身起來。輕柔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什麼也沒說的穿好衣服離開。

重生之謀妃雲華 他不可能在這陪著她過夜,畢竟方怡方雅正鬧得火熱,得回去看看什麼情況。

重生之坂道之詩 開著車穿梭過街道,回想著陳英的身體,總感覺有點離譜。

吸收了三分之一的力量,然後又慢慢吐出來。吐出來的力量要比進入的力量渾厚,爆發力也強了很多。可是,吐出來的速度很慢,一場奮戰過後,估摸著都沒出來十分之一。

難道是因為自己之前用天象改造過她,導致她的身體發生異變?不但擁有超強的修復能力,還成了自己的增強器?

隨著功力增強,唐宋發現,天象越來越神秘。以前跟師父做的研究,好多都已經不適用。

似乎,隨著實力的增強,天象的特性也在增強……

晚上十一點多,唐宋才回到家。剛到小區門口,保安便快步跑過來,低聲道:「唐先生,你家裡好像出事了。」

唐宋心頭一緊,因為跟陳英辦事,他早早的把手機關機,不會就這期間發生變故了吧?

車子剛停在樓下,隱約便聽到了樓上傳來慘烈的叫喊。是呂欣發出的聲音,很痛苦,像是生孩子。

最強炊事兵 急促跑上樓,聲音越來越犀利,很是刺耳。

走到二樓,正好方雅從房間出來看到他,慌忙喊著:「你死哪裡去了,打電話也不接。快點,呂欣不知道怎麼回事,說頭痛。」

唐宋皺眉的走過去,方怡正在裡邊按著呂欣,劉欣然則是站在床旁哭泣。呂欣捂著腦袋痛苦翻騰,就跟螞蚱似的,相當慘烈。

沒有多想,唐宋過去按住她,沉聲道:「忍一下,我回來了。」

「她已經疼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方怡冰冷的聲音里透著幾分焦急,「莫名其妙的就開始疼,又不好送醫院。」

沒有回應,唐宋眉頭緊鎖的抓住呂欣的手把脈。 你是我的盛世豪賭 脈象極其混亂,身體里好像有一股狂躁力量在翻騰。

怎麼會這樣,難道是換臉的時候用錯葯了?

顧不得多想,唐宋慌忙抬頭:「把我的手術箱拿過來……上三樓。」

將呂欣抱起來,快步走出去。方雅拿著熱毛巾回來,想要跟上,唐宋卻道:「陪著欣然。」

方雅遲疑了一下,還是選擇沒跟上。畢竟這種事,對於劉欣然打擊很大,最好還是有個人陪著她……

到了三樓進入手術室,唐宋把人放到病床上。顧不得呂欣一直在拚命扭曲掙扎,忽然按住她的兩個肩膀,沖著方怡大喊:「把她臉上的紗布全部剪掉,快!」

方怡很冷靜,並沒有因為呂欣的慘叫而慌亂。這也是唐宋讓她上來的原因,如果是方雅,她可能會亂。雖然方雅的專業技術可能會更好,但心態上,方怡更沉著冷靜。

紗布很快剪開,裡邊還有好多草藥。唐宋鬆了手,快速將她臉上的草藥抹掉。

然而讓他吃驚的是,她臉上所有的傷口已經癒合,一張細嫩的臉龐展露而出。

「這……」方怡驚呆了,雖然早就聽方雅他們說,呂欣在換臉。可看到這張臉的時候,她真傻眼了。

白嫩細膩的皮膚,精緻的五官,完全看不出呂欣原來的模樣!

一轉眼,竟然變成了美女。雖然不至於多動人,可跟之前相比,真的就像是整容過……

沒等愣神,唐宋趕忙掏出銀針快速扎在呂欣的頭上,幫她壓制疼痛。

不對勁,如果是用藥錯誤,怎麼可能臉部還能完美修復?

而且,她體內狂躁的力量越來越強,身上一會冷一會熱的,非常奇特。

好一會,呂欣漸漸停下掙扎,渾身都被冷汗給浸透了。面色慘白,緊咬著嘴唇呢喃:「好疼,頭好疼,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裡面……」

唐宋按著她,低聲道:「具體什麼感覺,除了頭疼之外,身體還有其他不適應嗎?盡量把發病前後會想一下,我需要這個過程。」

呂欣一直閉著眼,說話非常吃力:「欣然切蘋果手指破了,我幫她吸血,然後臉就開始癢。過了一會,頭就開始疼了。好像,有什麼東西一直在我身體里滾,它在咬我,很疼……」

吸了劉欣然的血?難道是因為,劉欣然的血液里有毒的緣故?

可是,毒怎麼會變成狂躁力量? 眼見著唐宋眉頭緊鎖的想辦法,方怡不好打擾,只能抓住呂欣的手低聲安慰:「別擔心。」

呂欣很是痛苦,始終閉著眼瑟瑟發抖,跟當初劉欣然的癥狀非常相似。

尋思了好一會,唐宋還是沒能想到解決的好辦法。畢竟,他搞不懂這股狂躁之力到底是從哪裡來。

甩開思緒,唐宋咬著牙嚴肅道:「我目前唯一的辦法就是,把我的力量壓縮進入你的體內。不過,這樣可能會導致你更加疼,所以……」

呂欣顫動著嘴唇:「你來吧,我……我可以的。」

不可以也得可以,如果這股力量真有破壞性,她很有可能會變成植物人!

沉了口氣,唐宋沖著方怡道:「去對面房間拿繩子,還有毛巾。我去拿葡萄糖,準備給她輸液。」

兩人開始忙活起來,不多會,呂欣被綁在床上嚴嚴實實的,嘴巴里塞著毛巾,看起來相當可憐。

呼!

做了個深呼吸,唐宋雙手從下腹慢慢往上抬起,丹田也跟著翻騰,天象之氣很快便在兩個掌心洶湧。

方怡在旁邊看著,心裡有些吃驚,但她並不敢打擾。儘管不是第一次,可每次見到他那可怕的實力,都感覺有點匪夷所思……

等到雙手凝聚足夠的天象之氣,唐宋忽然把手壓在呂欣的腹部。雄厚的力量壓迫進入她的身體,劇烈的疼痛襲來,讓她忍不住顫抖起來。

扭曲,呂欣就像是癮君子發病一樣,瘋狂的扭曲。渾身都濕透了,雙眸充斥著血紅,別提多痛苦。

唐宋沒有停下,專註的繼續給她輸送天象之氣。實在想不到什麼好辦法,只能用這種痛苦的方法,強行壓迫她的體內的狂躁之力脫離,要麼就被天象之氣吞噬!

咻!

猛地,唐宋忽然往後倒退一步,臉色大變。很明顯的,他雙手上的力量迅速倒流回去,連同呂欣體內的狂躁之力也被吸入他體內了!

卧槽,這股力量,怎麼感覺像是活的?

沒等來得及反應,體內忽然翻騰,唐宋嘴角一抽,趕忙沖著方怡喊著:「照顧她……」

一邊說著一邊跑出去,整個人瞬間膨脹發紅,快要爆炸了。

日啊,這都什麼鬼,竟然轉移到自己體內!

跑到另一個房間,唐宋趕緊把門反鎖起來,同時不停的大口喘息。

呼,呼……

狂躁,渾身說不出的狂躁,想打人,想發泄,想日了全天下!

媽呀,受不了了……

嘶啦!

唐宋憤怒的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渾身肌肉緊繃,面目尤為猙獰。緊咬著牙,憤怒衝到前邊的沙袋,拚命狂轟拳頭。

嘭嘭嘭……

嘩啦啦……

沙袋竟然被轟得爆裂,唐宋卻根本沒得到發泄,天象之氣竟然壓不住狂躁之力!

再這樣下去,他會被魔化,大腦會失去理智!

嘭嘭!

房門忽然敲響,外邊傳來方怡的叫喊:「你怎麼樣?」

唐宋渾身緊繃,哪裡有多餘的心思回答。極力壓制著體內的狂躁,感覺自己快要炸了。

真的很想打人,想大幹一場,干翻這個世界……

「啊!」

猛地仰頭長嘯,巨大的聲波衝擊,讓外邊的方怡啊的驚呼,趕緊捂住耳朵跑開。

吼了好一會,唐宋才感覺好受一些,趕緊盤腿坐下。一邊喘息,一邊運轉丹田,將所有的天象之氣全部迸發出來。

兩股力量在他身體里翻騰糾纏,就好像兩個人在體內打架。那滋味,不是一般的酸爽!

唐宋那個疼啊,頭都快炸了,兩眼直突突。緊握著的拳頭,指甲早已經深深陷入肉中,鮮血染紅。

實在憋不住,唐宋忽然蹦起來,沖著側面的牆壁狂轟。

嘭,嘭……

一拳一拳的砸過去,厚重的牆壁竟然被砸得凹陷。要知道,三樓的牆壁可都是按照承重牆的標準,裡邊全都是鋼筋水泥。

轟了不知道多少拳,牆壁上出現一個窟窿,鋼筋暴露出來。

也在此時,唐宋總算感覺好受一些,趕忙再次盤腿坐下,繼續壓制……

如果不是因為一部分力量還在陳英體內,他不至於這麼吃力。最主要的是,他真沒想到這股力量居然跟活的一樣。

吱吱……

身體里忽然發出細微的聲音,就好像是什麼東西在臨死掙扎。唐宋沒有理會,繼續運轉丹田,天象之氣繼續狂躁之力。

轟!

丹田猛地顫動,所有力量瞬間洶湧回到丹田之內。

唐宋重重的吐了口氣,差點沒虛弱的暈過去。贏了,天象之氣還是贏了……

果不其然,很快丹田開始發熱,周身細胞也漸漸恢復力量。很顯然,天象之氣把那股狂躁之力給消化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宋漸漸感覺恢復正常。睜開眼,卻發現自己早已經被冷汗浸透。房間里連七八糟,牆壁上好多個坑。

這狂暴,不是一般的強大。關鍵,他也沒覺得拳頭疼。

好消息是,這股力量轉化成自己的力量,他的實力又回到了巔峰狀態。天象第六層,眼瞅著就要突破,總是感覺隔著一層紗,怎麼都捅不破……

沒有多想,唐宋拉開房門,卻見方怡站在對面。她的臉上儘是焦急,眼睛裡帶著淚光。

唐宋楞了一下,抿著溫柔的微笑:「我沒事……」

不等說完,方怡已經衝到他懷裡,緊緊地摟住他。絲毫沒有顧忌,大聲哭了起來。

她真嚇壞了,裡邊不停的傳來悶響,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唐宋略顯獃滯,低頭看著懷裡的人兒,忽然苦笑起來。

能讓高冷的她嚇哭,可想而知剛才有多可怕。再怎樣,她只是個正常女人。不過,這份情,他記住了……

好一會,唐宋才輕柔拍著她的後背,微笑道:「好了,沒事了。 系統穿梭之福妻滿滿 先去看呂欣。」

方怡這才推開他,眼睛發紅的擦拭淚水,咬著嘴唇冷哼:「以後有什麼情況,至少你要跟我說。」

滿是幽怨的樣子,眼角還帶著淚花,很是讓人心疼。

唐宋近乎本能的抬起手擦拭她眼角淚水:「好,不會再有下次……」

莫名的甜美,心中泛起了層層漣漪。很暖和,讓人戀戀不捨。

方怡露出了笑容,雖然還是有點冰冷,但是很動人。她知道,自己愛上這個男人了…… 呂欣暈過去了,不過她已經恢復正常。沒有了任何狂躁之力,脈象非常平穩。

她的面容修復非常快,已經不用再纏著紗布。皮膚很細嫩,看得方怡都有點羨慕。

做完檢查,確認真的沒什麼大礙,唐宋才抱著她下樓,方怡跟在後邊。

樓下,方雅緊緊地抱著劉欣然在沙發上等著,臉色也是慘白,別提多緊張。上面不停的嘭嘭作響,就跟砸樓頂似的。

見到唐宋下來,方雅趕緊抱著劉欣然跑過去:「你們沒事吧?」

帶著幾分哭腔,眼淚完全不受控制的滾落而下。看樣子,也是嚇得不輕。

唐宋微微搖頭:「沒事了,別怕。欣然,呂欣姐姐已經沒事,你別哭,也不要自責。」

「嗚嗚……」劉欣然哪裡受得了,拚命地擦拭淚水,哭得更加傷心。

方怡從後邊繞過來,走到方雅跟前。遲疑了一下,還是輕輕摟著她跟劉欣然。

忽然有個依靠,方雅也控制不住大哭起來,稀里嘩啦的,著實讓人頭大……

安撫了好久,劉欣然才停下哭泣。方雅抱著她進屋哄著睡覺,唐宋跟方怡坐在沙發上。

空氣有些壓抑,唐宋忽然感覺,自己有點不敢面對方怡了。剛才的舉動,已經表明了她的心意。

可是,他忽然發現,自己其實就是個渣男。就今天,已經跟兩個女人發生關係,而且跟陳英的關係,只會更加密切……

沉默了一會,唐宋還是沒忍住,低聲道:「我,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好。」

「我知道。」方怡平靜的凝望前方,「你在外面,還有別的女人。而且,以後還會有。」

唐宋一抽,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聽這意思,是放縱自己?

猛地,方怡轉過頭來,一雙美目迸發著寒意:「但是,我不希望出現任何骯髒的事。」

臟髒的事,代表著什麼?

沒等唐宋來得及多想,方怡已經站起來:「我累了,睡吧。」

目送著她走進房間,唐宋暗暗苦笑。說得不明不白,搞得他心裡更沒底。骯髒的事,指的是發生肉體關係嗎?

問題是,已經發生了,還挺激烈!

算了,順其自然吧,明天起來再說……

一夜無話,次日大清晨,唐宋朦朧的聽到聲響,這才悠悠睜開眼。已經是天空大白,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

看了一下時間,唐宋嚇了一跳,竟然已經九點多了。

「行啦。」溫柔的聲音傳來,隨後便見俊俏的人影從廚房走出來。是呂欣,只是那張臉很陌生。

抿著微笑,呂欣微微聳肩:「怎麼,你造就的這張臉,不認得了?」

反應過來,唐宋苦笑:「有點不習慣。怎麼樣,你身體沒什麼事了吧?」

「沒有,挺好的呢。」呂欣說著轉身走進廚房,「刷牙吧,麵條已經煮好了……」

她總是這麼賢惠勤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