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叔的臉好像自始至終都從來都沒有變過,見過的這幾次面裏,她一直都是現在這幅表情,從來都沒有效果或者其他任何的表情變化。相比起來,我覺得張叔比我身邊的小洛看上去,更像是鬼。 「啊……」

孫浩南下意識的閉著眼慘叫了一聲。

李大利都情不自禁的閉上了眼,這一刀下去估計能將孫浩南的胳膊刺一個對穿。

小五瞪著大眼睛看著樂天。

這一刀下去的力氣雖然大,但是效果好像不太好的樣子。

孫浩南奇怪的睜開眼,就看到樂天手中的小匕首已經刺進了自己的胳膊上,但是奇怪的是,他一點痛感都沒有。

「有什麼感覺?」樂天問。

「沒感覺。」孫浩南回答。

樂天這才示意小五放開孫浩南,小五從孫浩南的身上跳了下來,孫浩南急忙抬起頭,他奇怪的看了看這個姑娘,為什麼自己被刀捅不疼,被這個姑娘擰住脖子這麼疼?

「這……這是怎麼回事?」孫浩南奇怪的問。

匕首插的不淺,可是不但沒有痛感,而且連血都不流。

「你著什麼急?繼續看著吧。」樂天哼了一聲。

他居然開始橫向的想要切開孫浩南的肌肉。

孫浩南看著倒吸一口冷氣。

雖然自己感覺不到痛,可是這場面他看著就痛啊,被劃開的可是自己的胳膊啊。

李大利感覺自己的腿有點軟,如果是平時打架,被砍傷了他眉頭都不會皺,但是現在可是光明正大的切人肉啊。

而且切的還是孫浩南。

樂天咬牙切齒的樣子,像是和孫浩南有深仇大恨一般。

他足足切開了一個手指的長度才停了下來。

孫浩南眨了眨眼,他看著自己的胳膊上的傷口。

樂天拔出匕首,用手強行的掰開孫浩南的胳膊上的肌肉。

「這……這是怎麼回事?」孫浩南看了一眼,臉色煞白的問。

「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你皮膚變黑了嗎?我這就是告訴你,你豈止是皮膚變黑,你是肉都黑了……而且你發現了沒有,你沒有血了!」樂天說道。

「那……我的血呢?我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什麼都沒做啊。」孫浩南簡直是嚇的肝膽俱裂。

自己居然沒有血了?那自己豈不是成了殭屍了?

「現在知道害怕了?大利提醒過你了,那個女人你不能去招惹,你還不聽……你是不是認為你的兄弟會害你?我告訴你,那個女人前幾天就要去害大利,幸好我趕得及,加上小五的身手厲害,大利才保住了一條命……」樂天說道。

孫浩南看了看李大利。

李大利點了點頭。

關門,放總裁! 「那女人給我下了葯,葯裡面都是蟲子……多虧了樂天兄弟趕來了,我才沒事!」他說道。

孫浩南吸了口冷氣。

「那……我這怎麼辦?」他看著樂天。

樂天眉頭緊皺,孫浩南元氣大傷,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了?

「你和那個女人上床了?」他問。

孫浩南搖搖頭。

「那個女人矜持的很,每次我都以為她要就範的時候,她總是會在最關鍵的時候拒絕我,搞得我每次心裡痒痒的。」他說道。

「那你們都做什麼了?」樂天看著孫浩南。

「我們就是親過嘴……」孫浩南想了想。

這就是目前他們之間最親密的接觸了。

樂天眼睛突然瞪大,親過嘴?

那個女人吸取了孫浩南的陽氣?

只有死人才會對男人的陽氣有興趣!那個女人明顯不是死人,那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

巫門的人!

看到樂天的臉色快速的變化,孫浩南真的是害怕了,自己就是泡個妞罷了,又不是從來沒泡過……

怎麼這次感覺像是要死了似的?

「樂天兄弟……我不會有事吧?」他小心的問。

樂天看了看孫浩南。

「我覺得你還是把棺材準備好。」他說道。

孫浩南傻眼了。

「樂天兄弟……你不能不管南哥啊,需要多少錢你只管說就好了。」李大利急忙說道。

孫浩南感激的看了看李大利,他這時候可終於算是看清楚了,什麼人才是真正關心自己的……

「不是我不肯出手,實在是這個事太麻煩了,孫浩南這是被人吸取了大量的陽氣,換句話來說……就是他已經損耗了他大量的壽命!現在的他你也看到了,皮膚肌肉已經完全的萎縮了,除非補充大量的生命力給他的身體,否則想恢復是不可能的,能活著就很不容易了。」

樂天皺眉說道,孫浩南現在的情況還勉強能控制得住,一旦他最後那口氣吊不住了,他的身體就會快速的進入崩潰的狀態。

李大利吸了口冷氣,這特么的……難道孫浩南要死?

孫浩南冷汗都出來了。

「樂天兄弟,你可不能不管我啊……要多少錢你隨便說!無論如何你也要救我啊。」

樂天沒說話,他想著有什麼辦法能先拖延那麼一段時間。

孫浩南看到樂天不說話,他完全慌了。

樂天提醒過自己是不假,可是自己被那個女人完全迷住了,根本忘了樂天的叮囑。

他也沒想到,只是單純的親個嘴,就能讓自己變成這幅樣子。

「這樣吧……你跟我走,我看看能不能先給你找點東西讓你先吊著命。」樂天站起身說道。

孫浩南急忙跟著站起身。

李大利和小五就沒有跟著他們了,樂天開著孫浩南的車,兩個人徑直開進了一個居民小區內。

「砰砰砰……」

樂天大力的敲著門。

孫浩南奇怪的左右看著,這個小區不是什麼高檔小區,樂天這是帶他來找什麼人?

門開了,一個睡眼朦朧的姑娘探了探頭。

「老闆你好……老闆再見……」

「砰!」

門又被關上了。

樂天靠了一句,這次他不用手了,直接用腳踹門。

門又開了,高小秋無奈的看著樂天。

「幹嘛啊?有沒有公德心啊?人家晚上還要上夜班呢……老闆就能無底線的折磨員工了嗎?」

「廢什麼話,財神爺來了。」樂天瞪了她一眼。

高小秋看了看孫浩南。

「咦?好奇怪,居然是個活死人……」她驚訝的說道。

孫浩南心中一沉,活死人說的明顯就是自己。

「進來吧,她叫高小秋,是個……是個開小賣部的。」樂天介紹道。

孫浩南奇怪的看著樂天,你不是在和自己開玩笑吧?一個開小賣部的能有辦法幫自己? 高小秋大眼睛看著樂天,這個介紹明顯讓她很不滿意。

「快點幫我看看……這傢伙還能不能有辦法熬下去了。」樂天催促。

別看現在孫浩南看起來像是沒事人一般,可是一旦他體內剩餘的生氣不能維持了,這個人會在幾秒鐘之內就沒了。

高小秋看了看樂天的神色。

「很難……需要一塊鎮魂石!」她說道。

樂天皺眉,他也知道需要一塊鎮魂石,可是鎮魂石可不是一般的東西,這玩意可以說是一件無價之寶。

據說只要身上佩戴鎮魂石的人,任何邪魅魍魎都是無法靠近的,這種石頭有神奇的鎮魂驅邪的效果。

「你有嗎?這傢伙有的是錢,幾千萬他也不會在乎的。」樂天問。

高小秋搖搖頭。

樂天也無奈了,他看了看另一邊臉色晦暗的孫浩南。

「那就沒辦法了,你回去準備後事吧。」

孫浩南腿都軟了,原本以為樂天帶自己來這裡,自己就有活下去的希望了,沒想到來了也白來……

「我可以做一個仿製的鎮魂石。」高小秋突然說道。

樂天眼前一亮。

「不過價格也不低。」高小秋繼續說道。

「多少錢?」 纏綿蝕骨:總裁的失憶嬌妻 孫浩南急忙問道。

「唔……一百萬!」高小秋想了想,伸出了一隻手指。

孫浩南甚至都沒有猶豫的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卡。

高小秋眨了眨眼,是不是自己要價太便宜了?

樂天看著這個姑娘的神色,他有點意外地發現,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比自己更喜歡錢的人?

「一百萬不便宜了,關鍵是這個東西是仿製的,只能暫時壓制你的生命損耗,從今天起這個石頭你要隨身佩戴,任何情況都不可以離開你的身體,另外!在我找到辦法治好你之前,不要和任何陌生人見面!除非你想死。」樂天看著孫浩南說道。

孫浩南點點頭。

另一邊的高小秋聽到樂天說不便宜了,也鬆了口氣。

她開始在自己的屋子裡倒騰,孫浩南感覺有些疲憊,他就坐在沙發上,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樂天看著高小秋。

「你到底是什麼人?我現在都懷疑你真的就是大巫一族的人了,居然連鎮魂石都可以仿製?」他驚訝的問。

這份手藝樂天都沒有……

「嘿嘿……這是我祖傳的手藝。」高小秋模稜兩可的說道。

「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大巫一族的人?」樂天坐在高小秋的對面。

這姑娘的手上拿著一塊樹脂一樣的東西,加熱之後就一直在手裡團著,這塊樹脂在不斷地變化自己的形狀。

「大巫一族很厲害嗎?」高小秋奇怪的問。

她用自己大大的眼睛審視著樂天,彷彿樂天才是大巫一族的人。

「當然厲害了!那可是我一直夢想要見到的一群人……據說大巫一族精通所有的巫術!對於一些法器的運用也是極為精通!我有好多東西都想和他們討論一下呢。」樂天點點頭說道。

「我怎麼從沒見過這麼厲害的人?」高小秋問。

「你沒見過?那也是正常的……據說大巫一族已經滅族了。」樂天咂了咂嘴。

滅族只是一個傳說,大巫一族存在久遠,你要說它被誰滅的一個人不剩……樂天其實也不太相信。

「哦。」高小秋毫無興趣的說道。

她取出一個小小的磨具,將樹脂放了進去,然後她又咬破自己的手指,將自己的血滴了進去,奇怪的是這一滴血在滴進磨具之後,迅速的散開,居然形成了一個圖案。

高小秋靜靜地看著這一幕,她在等血跡的乾涸。

樂天也看著這一幕,高小秋必定有一個非常不一般的身份,甚至她的血也有很多神奇的效果,這幾乎是樂天非常肯定的事情。

「可以給我講講你是怎麼學到這些巫術的嗎?」高小秋突然抬頭看了看樂天。

「我?」樂天一愣。

高小秋點點頭。

「我嘛……正宗的家傳,不但是巫術,我什麼東西都是家傳的,學我也沒上過……不過目前看來,我那個已經死了好幾年的老爸水平還是不錯的,他培養出來的兒子到現在還沒被餓死。」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高小秋也跟著樂天笑。

樂天發現和這個姑娘聊天有一種非常舒服的感覺,這種感覺也說不出來哪舒服,就好像兩個人早已經認識了數年,關係還非常的不錯的那種。

「你爸爸是巫師?」高小秋問。

「算是吧……我們那都喊他跳大神的。」樂天點點頭。

「那你的爺爺呢?媽媽呢?親戚朋友呢?」高小秋詳細地問道。

樂天眨了眨眼。

「這你還真的問倒我了,我對我媽媽的印象非常的模糊,她好像是個女人……」

高小秋無語,你媽媽要是個男人那才奇了怪了。

「至於我的爺爺……我根本沒見過,估計是早死了,我從小就沒有什麼親戚,反正我那個老子是從沒帶我走過親戚,我小時候每天的事就是練習各種符咒的畫法,練習一些巫術的使用,練習奇門八卦的布陣……」樂天說道。

高小秋看著樂天,她的秀眉微蹙,很明顯她從樂天的話中聽出了不一樣的東西。

樂天的父親是將樂天當成了一個標準的巫師來培養的,而且從樂天目前的見識上來看,這種培養的深度還非常的不一般,根本不是那些山野神棍可以培養出來的。

最關鍵的就是樂天這個奇葩的性格……

難道他的父親也是一個比較無厘頭的男人?

高小秋又低頭看了看模具,上面的血跡已經乾涸,她將模具翻過來,輕輕地在桌子上磕了一下,一個半成品的鎮魂石就掉了下來。

她拿起火機又在另一面烤了烤,將樹脂的另一面也烤軟了之後,再次按壓在磨具中。

「手給我一下。」高小秋說道。

樂天伸出手。

這姑娘毫不客氣的在他的手指上咬了一口。

樂天吸了口冷氣,好傢夥……咬你自己的時候可沒見你這個用力啊。

他的血不斷地滴下來。

「用我的血有什麼用?我又不是唐僧。」樂天問。

「我覺得你是唐僧啊,可以使用銅匕首的男人……一定不會是普通的男人。」高小秋看著樂天。 到了這邊之後才發現,不單單是鐵路和車站廢棄了。整個村子都廢棄了。房頂上都長滿了野草。看上去特別的滲人。

小洛說,這個村子早就廢棄了。當時她被鬼婆救出來的時候,就是在這個村子裏。也就是說,鬼婆有很多的東西也是在這裏放着的。這裏可以說是鬼婆的另外一個窩點。好像不光是小洛知道,就連那邊的方大師跟張叔也知道鬼婆的位置。

下車之後,方大師跟李叔就帶着我和小洛。朝着村子裏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