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廟中,篝火搖曳,一個美到讓人心驚的女子,正躺在篝火旁,彷彿睡着了一般。

“快看,廟裏面有個女人!”

“是藥王宗的鬱仙子?她怎麼會在這裏!”有人認出了鬱盈盈,立刻叫出聲來。


“先把她弄出來,這裏太危險了。”正氣盟的洪長龍說着,急忙把鬱盈盈背了出來。

“怎麼辦?”

“等孔家家主吧,也不知道他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可是,你們不覺得這裏很詭異嗎?”

原本在孔家家主的計劃裏,他將帶着鬱盈盈當着衆多勢力的面,進入封禪臺上的破廟。

等天魔吞下鬱盈盈之後,他再出手擒下天魔,從而一舉成爲拯救華夏的大英雄。

只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葉蕭的出現,徹底斷了他的計劃。

而這些事情,門派世家的大佬們自然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道一會他們即將要面對什麼。



“啪塔啪塔!”

突然,毫無徵兆地,破廟中孔聖的雕像開始碎裂,一塊一塊泥塑向着下方掉落。

“發生了什麼!”

“天魔要破封了!”

“孔家家主在哪?”



眼前的景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由得向着身後退去,一種莫名的不安瞬間涌上所有人的心頭。

他們沒想到,當初信誓旦旦保證萬無一失的孔家家主,竟然沒有出現!

“霍霍霍….”

隨着泥塑的剝落,孔聖的雕塑奔潰的速度越來越快。

緊接着,一道漩渦,在虛空中出現。

一隻血紅的巨爪,扒住漩渦的兩邊,猛地向外一扯。

“嘶”

一陣紙片裂開的聲音


漩渦驟然一頓,隨即立刻向着兩邊擴展,形成一道可怕的空間裂縫。

一個紅髮的巨型怪物,從裂縫中走了出來。

天魔,脫困了!

隨着紅髮怪物的走出,他身後的裂縫瞬間癒合。

他一步之下,從破廟離開,一腳踏在了封禪臺的土堆之上,眼中紅光一閃,目光在這四周一掃而過。

“哦,有這麼多美味在迎接我啊!”

所有人,在這一刻心跳幾乎停滯,面色蒼白無血,身子下意識的退後,居然不敢去與天魔對視,似乎眼前的這個怪物,就是人心中最深刻的恐懼。

“快,起陣!”洪長老厲聲道。

“琉璃烈火陣!”

“金光伏魔陣!”

常家家主和許家家主急忙催動陣盤。 兩道光芒從陣盤中飛出,向着外面擴散。

兩個一綠一金的半球體光幕,瞬間將封禪臺整個罩在了其中。

綠色的火焰和金色的光芒在大陣中憑空出現,向着陣法中心的天魔飛去。

“作爲食物,還敢反抗!?”

紅髮怪物看都沒看這些攻擊一眼,咧開嘴,笑着說道。

隨即他擡起右爪,向着天空隨意的一揮。

“哐!”

虛空中像是有什麼東西被打碎。

緊接着,兩個光幕上出現了大片大片的裂痕。

裂痕蔓延,整個光幕如同碎玻璃一般,驀然間崩碎。

“這不可能!”常家家主和許家家主臉色大變,異口同聲地說道,手中的陣盤瞬間裂成了幾片。

這可是他們家族的傳家之寶,號稱可敵化神。

竟然就這樣輕易地被破了?

那眼前的這個怪物又有多強?

“這個怪物不是我們能對付的,我們得先走!”正氣盟的洪長老立刻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當機立斷說道。

之前說有計劃的孔家,完全沒有了蹤影。

眼下的情況,根本沒有贏面。

因此,撤退保存實力,是最爲明智的選擇。

“對,我們先離開這裏,回去彙報給上層的正氣盟,集結更多的力量然後再來!”

聽了洪長老的提議,幾位家主心中一喜,紛紛點頭同意,立刻向着山下跑去。

此時此刻,他們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至於之後的事情,等活下來了再說。


“身爲食物,居然想走?呵呵,這可不行!”

下一刻,紅髮怪物看了一眼逃跑的衆人,身體瞬間化作一片黑霧,桀桀之笑迴盪,直接捲起一個跑在最前面的家主。

黑霧之中,那名家主立刻發出淒厲的慘叫,聲音驚天動地,帶着無法形容的恐懼!

僅僅過了一息,黑霧中的那名家主直接成爲了皮包骨一般,雙眼一片灰色,彷彿還殘存着滔天的驚恐,全身血肉,盡數消散,只剩下骨頭和皮膚勉強維持着人形。

對於這些元嬰期強者來說,眼前的一切,宛若一場噩夢。

“救…救命!”另一個家主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去,可才退了出幾步,立刻就覺的心口一痛。

“蓬!”

黑霧直接衝入他的體內,在他驚恐的慘叫聲中,肉身瞬間粉碎,全身鮮血不要錢地向外噴出。

但詭異的是,其鮮血剛一瀰漫,就立刻又聚攏回來,被黑霧吸收得乾乾淨淨。


“啊啊啊~”

淒厲的慘叫聲在泰山頂回蕩,傳得很遠。

“逃不了了嗎?”常家家主悲哀地說道。

下山的退路被天魔徹底堵死,眼下只有死路一條了!

“該死,這是孔家的陰謀!他們做了縮頭烏龜!我們被拋棄了!”許家家主臉色慘白,渾身顫抖地說道。

“魔鬼,這是真正的魔鬼!我們怎麼可能打得過。”白髮老嫗驚叫道,眼中只有無盡的恐慌。



生死的恐懼,那血腥的一幕幕,使得所有家主肝膽欲裂。

一時間,絕望的氣氛籠罩了所有人。

“刷!”

吞噬完兩人之後,並沒有再次出手,黑霧饒有興致地圍着衆人盤旋了一陣,隨即猛地一震,重新化作了紅髮怪物,立於天空之中。

“本王今天心情不錯,所以可以給你們一個活命的機會。”紅髮怪物聲音中夾着冷笑,俯視着衆人說道,“你們好歹也算是人類中的強者,我給你們兩個選擇,要麼臣服本王,成爲本王第一批手下,或者成爲本王的食物…”

他的話音剛落,立刻就有一道聲音響起。

“我….我願意…臣服!”許家家主立刻跪在了地上,生怕天魔反悔似的急忙說道。

在死亡的威脅面前,個人的尊嚴又算的了什麼。

更何況這個天魔強大的超乎想象,成爲他的手下,似乎也不是那麼不可接受。

“你做了一個不錯的選擇。”紅髮怪物點了點頭,隨即用手指劃過自己的手臂,一滴黑色的血液飛向許家家主,冷笑着說道,“服下本王的血液,你會得到本王的力量,變得比以前更加強大。”

“我..”許家家主猶豫了一下。

這滴血液漆黑如墨,纏繞一縷縷詭異的黑色氣體,光看着就讓人不寒而慄。

“怎麼,不敢嗎?”紅髮怪物眯着眼睛,冷冷地說道。

“不,謝謝大王賞賜。”許家家主一咬牙,一把抓過那滴血液,閉着眼睛吞了下去。

“啊…”

血液滑過喉嚨,讓他整個身體猶如被點燃了一般。

“啪嗒啪嗒!”


空氣中響起一陣爆豆子的聲音,許家家主的氣勢猛地一變,變得狂暴而猛烈起來。

“刺啦!”

他渾身的肌肉立刻膨脹了起來,青筋直冒,撐爆了他身上的衣服。

許家家主的雙眼一片血紅,數根獠牙從嘴巴里伸出,在他的背上,伸出無數尖刺,看起來就像一個刺蝟一樣。

“我..我真的變強了!”許家家主感受着身體裏澎湃的力量,心中涌起一股從沒有過的強大感。

“接下,你們怎麼選擇呢?”天魔血紅的眼睛掃過剩下的幾人,冷冷地說道。

“我也願意臣服!”

“我也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