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到的是安城軒,還有另外一名她在電視上見過的女人。

何芸芸,現在當紅的一線明星,唱歌不錯,演戲也挺有天份的,曾經有報紙抄作說她靠某位大亨上位,可是,卻沒有想到那是真的。

安城軒身穿着白色長袍,上袍微敞開,露出古銅色的皮膚,還有那很棒的身材,他嘴微揚,似嘲笑而笑意卻沒進入眼底。

“你是誰?”何芸芸看着她,因爲她的到來,打斷了自己與安城軒親熱的機會。

既然他在與別的女人交歡,爲什麼要開門讓她進來呢?

她有些無辜的瞪大眼睛,安城軒起身走到吧檯上倒了一杯紅酒,如鮮血一樣的紅酒在乾淨透明的玻璃杯中不斷的搖曳。

“出去。”安城軒輕輕的說着,那有些沙啞卻有磁性的聲音驚醒了她。

沈靜初後退了一步,微微的躬了一下身子:“抱歉,我什麼也沒看到。”

安城軒懶惰的斜依在吧檯邊上,微微的搖曳着紅酒杯,輕輕一啖,酒液進入他的嘴。

“我讓你出去。”安城軒再一次說着。

沈靜初還沒關上門那一瞬那,卻有些明白,他似乎是對着何芸芸說的。何芸芸正在幸災樂禍的看着她,卻發現安城軒的話是對自己說的,她不可思議的問:“爲什麼?”

“這是一百萬支票。”安城軒揚起手,支票飄落在地上。

何芸芸穿好衣服,彎身撿起了地上的支票,有些不甘心的拿起自己的包包走了出去,在沈靜初的面前停下腳步,哼一聲後才憤怒的關上門。

“安總,我想找你談談,只要五分鐘就好。”她看到安城軒的時候,有點想退縮了,這樣的男人,懶惰,玩世不恭,可眼睛裏透露出來的卻是嗜血的邪惡,讓她害怕的邪惡。

“談?”安城軒將酒杯放下來,在另外一隻空杯上倒了一杯滿滿的紅酒遞給她。

她猶豫,還是走了過去。

“喝了。”安城軒再一次說着,他不是在請她,而是在命令。

她的酒量不好,父親一直不讓她喝酒,因爲身體的關係,所以,她的酒量一直很差。

那一瞬間,沈靜初覺得安城軒的眼神,彷彿像是巫蠱一樣迷惑了她,好一雙勾魂攝魄的眼眸。

“談沈氏破產?”安城軒輕輕說着,他看着她一飲而盡,雙眸微眯起,輕輕的掃了她一眼。

她心一怔,他的聲音聽不出情緒,可是,他的眼神很危險,像要將她活生生的吞噬了。

這真的是人嗎?一個正常的人,爲什麼會擁有一雙好象能看透人心的眼睛?他那節骨分明的修長手指,似有意又象無意的在吧檯上敲動着,一下一下的擊在她的心房。

“安總,只要你把股份還給我們,我一定會賺錢連本帶利的還給你的。”她很認真的說着,有些緊張的看着他。

她知道自己的理由根本就沒有說服力,而且,只能引來他的不屑和諷刺,可是,她也沒有其他辦法了,要是能還錢,她可以一天打十份十都行,就算休了學她也願意,她不想自己的父母因爲失去了沈氏而想不開呀。

她是獨生女,17年來,她沒有吃過任何苦,但是,她也沒有像其他千金小姐一樣前來張手飯來張口的。

“還?怎麼還?”

“嗯。”她後退了一步,他的觸碰,像閃電一樣讓她害怕,心跳越來越快,可能是剛纔那一杯紅酒的原因。

安城軒看着她,一身q大校服,一雙帆布鞋,全身上下沒有一點裝飾品,若大的杏眸在看着他,那一潭清若湖水的眼睛,讓他心一緊,清澈得讓他有些害怕,他安城軒怎麼會害怕她?

那豐滿的嘴脣一上一下的動着,因爲緊張而顫抖,高挺的鼻樑輕輕一吸,有些委屈。

“就憑你?你要怎麼還?十年?二十年?”他輕輕的在她耳邊說着,不斷的在她耳邊吹氣。

有些癢,她想後退,可身後就是那張沙發,剛纔何芸芸正光裸的躺着的發沙。 骨錢令 有點髒,一男一女睡過的地方,怎麼能不髒呢?

“我會很快還的,真的。”她不斷點頭,像是在說服自己,又像是在說服安城軒。

她來之前,其實也找過自己的朋友,親人,父母的世交,可是,他們都說沒辦法了,有安城軒在,他們一分錢都不敢借給她,只要他們借錢給自己,安城軒肯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面對這樣的壓力,她纔會選擇自己來見他。可是,這一會,她有些後悔了,她在他的面前,覺得自己就是小紅帽,安城軒就是大灰狼,她怎麼能鬥得過他?怎麼能說服他?

她連自己都說服不了了。

“那裏很髒嗎?”安城軒看着她身後的沙發,她的眼神出買了她,她聽到這樣一說,也點了點頭,事後才發現自己錯了。

他安城軒改變了主意,這麼單純的人兒,那修長的髮絲正在隨風飄落,這麼清澈的眼眸,讓他…想征服,她認爲髒,那他就讓她更髒。

“不是,真的不是。”她搖了搖手,卻被安城軒將她丟在身後的沙發上。

心急之時,她用手推向了他的身體。

安城軒站在那裏,看着她倒在沙發上,看着她厭惡的眼神,他突然覺得自己很興奮。

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好久都沒有嘗試讓自己那邪惡的心更興奮了,商場上的勝利對他而言,是百分之百的掌控,時間久了,也麻木了。

眼前的女人,一舉一動,都是他的生活中不曾有過的。她與他其他的女人不一樣,那些女人來的時候,都想要巴在他的身上,可是,她眼底的是討厭。

不錯,她確實應該討厭自己,因爲之後,她會有更多的討厭。

她臉色泛白,沒想到這話他真的說出口了。

她進來時應該早就要想到了,他在會所,一個他就寢的地方,一個讓人產生曖昧的地方,她來了,就意味着她要接受這一切。

他說的不是肯定,而是考慮。說事後,他再考慮會不會答應她的要求…她該不該賭?

“只要我交出身體,你答應我的機率有多大?”她問出了一個最愚蠢的問題。

他是商人,怎麼可能會將自己的底牌拋起讓她看呢?他心裏在想什麼,怎麼會讓她去偷窺?

她的一切,真的換回沈氏的一切嗎?她想到那十萬塊錢,她就覺得自己真的很賤,而且很髒。

“初初,你怎麼在這?”

有人叫她嗎?她有些遲鈍的回過頭,身子跌入了一個沈靜初的懷抱中。

她聞到了熟悉的味道,擡起頭,印入眼瞼的人是她的男朋友,正在讀大一的徐強,他並不出色,但卻是一個陽光男孩。

她比較好靜,可是,他卻是好動形,特別是打得一手好籃球,是q大的籃子王子,她看到他,鑽進他的懷中,抱着他,終於放聲大哭了。

她以爲自己不會哭了,剛纔就算流淚,也哭不出聲了,現在,看到他,彷彿一切都是那麼的突然。

“怎麼了?別哭呀。”徐強抱着她那瘦小的身子,不斷的安慰着她。

他低頭一看,雨水將她的裙襬衝擊着,微微往下低,他看到了吻痕,無盡的吻痕,這是怎麼回事,沈靜初一向都是個保守的人,怎麼身上會有吻痕呢?

他以爲是自己看錯了,可是,他確實那就真是…他不敢相信自己看的,這難道就是她哭的原因嗎?

徐強雙手緊握成拳,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讓自己衝動。與她一起半年了,最多也就是吻一下,卻沒有想到她的身子卻給了別人?

“沈氏就要沒了。”她哭出來後,覺得好受了一些,她努力讓自己找了一個很好的藉口。

她絕對不能讓徐強知道,否則以他的性格,定然會去找安城軒算帳的。

“叭叭…”是轎車按喇叭的聲音。

她與徐強站在路邊,並沒有在路上,而那汽車一個勁的按喇叭,似乎是在提醒着着什麼。

她回過頭,看到提安城軒的身影,他眯起眼睛看着她,他的車並沒有停,而是把車速開得很慢很慢。

他才離開一會兒,她就投入了別人的懷抱,好樣的。

看到他眯起的那雙危險的眼眸,她害怕的後退,推開了徐強。

“嘩啦啦…”安城軒的車開得很快,地上一坑一坑的水全部都潑到她的身上與臉上。

徐強覺得事情有些蹊蹺,而她一句話也不說,盯着那輛豪華的商務車,直到車影消失在雨霧中。

“你認識安城軒?”徐強有些質問的說着。

他認出那個人就是安城軒,他是上城的風雲人物,他自然是認識。

“不認識。” 修真之鳳凰臺上 她輕聲的回答着,轉身就離去。

徐強看着她離去的身影,她回答得太快了,好象有些心虛。徐強一向都是一個疑心比較重的人,對於這一切,他將會查個水落石出,否則,他一定不會罷休。

也正是這樣,沈靜初不想讓徐強知道她去找了安城軒,若是他知道自己與安城軒有關係,他會不會衝動得把自己殺了?

三天了,她有三天沒有收到安城軒的任何消息,心裏不安。

學校對於她蹺課一天,給予了懲罰,這個學期的獎學金就這樣泡湯了。

q大美女帥哥都如雲,不管走到哪,都會看到很唯美的場景,卻一點都吸引不住她的視線。

她該不該去找安城軒?

可是,她卻害怕了,不知會不會面臨着再一次的…

想到他,她全身冒冷汗,她加快了腳步,覺得自己下一步就要邁向地獄的感覺。 再活一萬次 原來地獄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初初,你在幹嘛?還不準備回去?”她同班同學小琳看着她有些奇怪的神情,好心的走上前問候着。 沈靜初笑了笑,表示自己沒事。小琳無奈的搖了搖頭,她加快了腳步,放學了,又可以得到自由了。

人來人往的q大,與同學們擦肩而過,與她熟的人並不多,在這裏太多太多有錢的富家公子與千金,而她的沈氏集團只不過是小小的公司,在他們的眼中,她還是一個窮困潦倒的家庭,所以,很少有人與她親近。

“鈴,鈴…”她手機響了,是一首她很喜歡的歌曲,且試天下。

現實太殘酷,讓她越來越嚮往着古代的生活,只是,她的心在這,身在這,而她的夢卻在遠方,永遠是那麼遙不可及。

“喂,我沈靜初。”她看着這個陌生的手機號,不知是誰。

該不會是催債的吧?父母兩個人跑到中國去了,因爲有很多人都找他們還錢,而現在他們家可說是債務連連,父母只能讓她獨自一個在上城,他們去外地了。

“我在q大門口。”

是安城軒的聲音,三天沒見,以爲不會再有他的消息了,卻沒有想到這一刻,他居然來了電話。

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得到了她的手機號,但這並不是她最想知道的,她害怕的是他爲什麼會出現在這,這樣會對她生活有着很大的影響,她不能讓別人知道她與安城軒之間的關係。

可是,她與他是什麼關係呢?她與他的關係便是沒有關係,有的也只是**上的交易。

她小跑出校門,手中還拿着書本,看到的一輛高級的跑車,全球限量十輛的,那麼奢華,那麼耀眼的車,除了他還會是誰?

“上車。”從車鏡那看到她走上來,在她到之時,他開了車門,她不敢推脫,怕同學們看到了她上車,上車後他關上了門。

他的臉很冷,他這樣冷漠的態度讓她不知如何是好,手不知道要放哪,坐着扭了一下身體子,有些不太自然。

“做我安城軒的女人,要乾乾淨淨的。”安城軒看了她一眼,那一眼深深的看了她一下,好象她哪裏髒了。

她臉色大變,她知道他指的是那天她與徐強擁有的那一刻,他看到了。

他安城軒的女人,就要乾乾淨淨的,他是嫌她不夠乾淨?她有一種受恥辱想逃的衝動。

“我沒有…”她的話還沒說完,他伸手將她擁入懷中,嘴脣被他死死的封住了。

她看着來來往往的人羣,有人輕輕的看向這邊,卻又是移開了視線,她開始還擔心外面可以看到車內的一切,最後,她才知道…這車設備極好,是她太小看他了。

他的手不安份的伸入她的裙底內。

“安總…可不可以不在這…”她說話的時候,有些氣喘。

她知道自己逃不過了,雖然車外的人看不到裏面的事情,可是,她還是有些心虛,好象自己就擺在人們的面前一樣。

他不理會她,將她的手輕輕的扣在她頭上,將車椅放平,把她壓在了身下。

他的雙眸內透露着情玉,好象是永遠止的強烈玉望。

安城軒也很好奇,爲什麼他會對一個不經人事的女人起這麼大的好奇心,以爲玩玩就夠了,卻沒有想到,三天了,他沒有再與別的女人親近,就算有,在進入身體那瞬間,他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那種玉望。

在別的女人的懷疑與失望的目光中,他想到的是她的身影。

對,他要征服她,讓她這輩子都生活得不能自我,他討厭太過於單純的女人,而她這樣的態度,讓他生氣。

“怎麼?開始命令我了?”安城軒眯起雙眸,危險的看着她。

她閉上嘴巴,不敢再說話,他不斷的摸着她的身體,將後將她的衣服全部扯了下來,她輕呼了一聲。

安城軒將她的手用自己的裙子綁在車門的幫手上,他強大有力的綁結,讓她痛得咬緊引牙關,她手一定會留下一條條紅色的勒痕了。

“求你…可不可以不要。”她害怕,真的害怕。

“我怎麼會在這裏?”她捂着頭,不知自己現在要怎麼辦,第一次遇上這樣的事情,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她只知道自己與安城軒在他的車子上,最後,不知多少次後,她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這裏應該是他的房間吧?她轉身想下牀,卻發現檯燈下壓着一張紙,拿起來仔細一看,是一張合約。

是她與他三年之約,上面清清楚楚寫着她與他之間的關係,還有之間的交易,最後達到她的目後,以三年以期,三年她不得動情,不得懷孕,不得做得令他難已忍受的事情,事事服從於他。

“三年?”她笑了,上面早就準備好一支金筆,就等待着她在上面簽字了。

只要簽了,她的沈氏,她的家,一切都可以得救,只要三年,三年說長不長,可說短也不短,她沒有猶豫,揮揮筆將自己的名字簽上了。

放金筆的小櫃子上,還有一瓶藥,她看了一下,是進口的,用來防止她懷孕的藥物,她倒出兩顆和着開水服下,整個人虛脫的倒在牀上。

淚水不知覺的流了下來,強者是不能流淚的,如果想不擇手段去得到自己想要的,就要讓自己變得更強大。

“鈴,鈴…”電話響了,她嚇得跳了起來,光裸在外面的手臂有些發抖,一個人住在若大的房間中,空無一人的陌生地方,她的心有些虛,有些害怕。

電話一直在響,好象在等待着什麼。

“喂。”她還是接了電話,電話另外一頭是一把磁性的男聲。

聲音很沙啞,很有魔力,卻不是安城軒的聲音。

“沈小姐,我將金卡和您的新手機放在大門前,好好休息,安總會隨時與你聯繫,晚安。”

“好。”她應了一聲,電話另外一頭就掛斷了。

那人是誰,而安城軒讓他爲她送來手機和金卡?

終於,她成爲了他的女人,一個與其他女人沒有什麼不同的女人,花男人的錢,用男人給予的東西,給予那個她恨的男人服務。

她跑進了浴室將自己由頭到腳涮新了一次又一次,白皙的皮膚被她擦得紅腫,她像瘋了一樣,不斷的將溫水往自己身上衝洗,想將自己身上他的味道一一洗掉。就連房間內,處處都有他的味道。

打了一通電話給媽媽,媽媽卻突然告訴她,說有一個神祕的人特將20%的沈氏股份轉到了他們的名下,而且,還匯了4億讓沈氏起死回升,真是遇到了神明瞭。

她笑了笑,說了幾句話後,將電話掛斷了。

她知道這人肯定是安城軒,這裏好象有第三隻眼睛在看着她一樣,知道她簽了約,所以,也如當初的約,幫了她的忙。

安氏集團,位於上城市中心,在繁榮發達的上城市,商業氣息濃厚的最高層大廈。

“總裁,有位叫沈若蓉的小姐說要見您。”前臺小姐撥了安城軒的內線,週一的早上安城軒比較忙,前臺小姐的聲音有些小心翼翼的,深怕會惹總裁不快。

安城軒的脾氣有些怪,上週才炒了一位前臺小姐,而她是新來的,所以不知哪些人應該通報,哪些人總裁應該拒見。

看這位沈若蓉小姐的打扮,應該是社會的上流人物,特別是說話的囂張與任性,她猜這人是不是總裁的新女朋友?

雖然有些反應沈若蓉,卻不敢私自作主,所以纔打了電話通知安城軒。

安城軒眉頭一蹙,沈若蓉?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讓她進來。”

安城軒簡潔強有力的話語,讓前臺小姐終於鬆了口氣。

安城軒放下金筆,身子往後一靠,他辦公室位於東方,風水極好,清晨的太陽總是偷偷的射進來。安城軒起身走到窗前,雙手撐在前方,正在默默注眺望着窗外,微薄性感的嘴脣微微緊抿,無形中卻透出一份威嚴。

“軒,你怎麼都不接人家電話了?”三分鐘後,沈若蓉走了進來,看到安城軒那一刻,她的氣憤與不服,都消失無蹤了。

只要見到他,在他的面前,她就如一隻乖巧的鴿子,只有乖巧的服從,溫順。

安城軒沒有回頭,陽光曬在他的身上,看不清他的臉,讓人捕捉不住他的心事,不知他見到她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

“軒。” 女團締造者 她走上前,放下小包包,上前去從他身後緊緊將他抱着。

好幾天不見他,有些懷念他的氣息,還有那野性,讓她一直念念不忘,甚至在夢中都想着他的擁抱。

她的把臉貼在他的背上,任由陽光曬落在兩人身上,幸福就在這一刻,是那麼的沈靜初,卻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什麼事?”安城軒的聲音有些冷,並沒有男女之情。

重生星際公略 沈若蓉聽到他冷冽的聲音,有些發抖,不太自然,但還想努力的博取他的關心,至少她不能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