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抱著小仙霜,與櫻子打開房門來到小院中,靈兒也出來了,

靈泉閣的主事者也來到了葉辰的小院中,

「代領主,」

老者向葉辰行禮,

「屠老,你不必如此,請坐,」

葉辰趕緊將屠老扶住,然後讓他在石桌邊坐了下來,

「呵呵,十多年不見,你已經是我們宗門的代領主了,宗門前些時間的事情我都知曉了,若非代領主你,我們靈泉福地恐怕要遭受滅頂之災了,」屠老說道,言語中充滿感概,

「屠老言重了,葉辰身為靈泉福地一員,當為宗門盡心儘力,」葉辰笑著說道,

「嗯,不驕不躁,這才是真正的年輕俊傑,」屠老笑著點頭,而後看著葉辰問道:「代領主準備什麼時候應戰那火神子,」

「呵,等他下次出來叫囂的時候,」葉辰淡淡地說道,

「葉大哥,我看你早就該將那什麼火神子給鎮壓了,看他那囂張的樣子,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呢,」靈兒撇了撇嘴,說道,

「代領主,」屠老看著葉辰,臉上透著擔憂之色,道:「這次火神子不是主角,你若出現,勢必會引出很多的強者,中土的三大年輕王者肯定會出現,而且背後那些想要對付你的人都會暗中做手腳,」

「這我心中有數,屠老不用多慮,他們儘管來吧,想要我葉辰的命談何容易,」葉辰說道,他透著一股強大的自信,


靈兒眼珠子一轉,笑顏如花,道:「嘻嘻,到時候肯定很好玩,我要看葉大哥大展神威,將那些人殺個片甲不留,」

葉辰眼角微微一抽,屠老更是詫異地看著靈兒,不明白這個丫頭的神經怎麼會那麼大條,難道她不知道葉辰即將面臨的是什麼嗎,

「你這丫頭,唯恐天下不亂,你覺得好玩是吧,到時候讓那些人把你抓走,」葉辰故作兇狠的樣子,

「才不怕呢,靈兒知道葉大哥會保護人家的,是不是啊,」靈兒嘻嘻一笑,兩個深深的小酒窩和一對小虎牙顯露出來,

葉辰搖頭,就在這時候,他的臉色微微一變,火神子那囂張的聲音在聖城中響起,傳遍千里,

「葉辰,今日是第四十一日,你若怕死沒有膽量應戰,出來給本皇磕頭認輸,本皇大量饒你這螻蟻不死,不要龜縮起來給靈泉福地丟臉,給東州的年輕一輩丟臉,」

「葉辰,你若真不出來,倒也可以讓你的師姐寒清雪出來替你應戰,反正這些年來你一直都是躲在女人的裙下苟且偷生,這一次本皇准許你再次躲在女人的裙下,」

「你這樣的孬種,當初還敢與我定下三年之約,三年之約到期,你連人影都沒有,如今又是十餘年過去了,你依舊不敢出現,像你這樣的人永遠都是小角色,本皇一隻手指頭都可以碾死你一萬次,」

火神子叫囂連連,聖城中無數人議論,每一次火神子在聖城叫囂,人們都會議論不休,

開始的時候,人們並不相信葉辰不敢應戰,可是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葉辰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使得眾人都認為葉辰真的是怕了,龜縮了起來,

「葉辰,我師兄東皇火神子說了,你就是個卑微的爬蟲,在我師兄面前,你連螞蟻都不如,只要你敢出現,不用我師兄出手,本人便可一手鎮殺你,」

「不錯,葉辰算個什麼東西,他就是個沒有實力還自以為是的可笑之人,是個垃圾,現在面對我師兄的挑戰,他連面都不敢露,他就是孬種,只要敢出現,我師兄也不用出手了,就算是我也能一口氣吹死他,」

另外兩個人的聲音相繼響起,傳遍了聖城,許多的人都聽到了,這兩個人是火神子的師弟,囂張得不得了,

城中無數的人都議論起來,

火神子向葉辰發出挑戰,葉辰不敢應戰,被火神子看低,被火神子言語羞辱,而今連火神子身邊的兩個師弟都跳出來羞辱葉辰,

純陽霸體葉辰真的無用到這個地步了么,被人如此羞辱都不敢現身,

「我看純陽霸體是鐵了心不現身了,哎,真是辱沒了純陽霸體這種血脈傳承啊,不敢與火神子爭鋒也就罷了,竟然連火神子身邊的兩個師弟都能羞辱他,」

「是啊,原本以為還有一場龍爭虎鬥呢,現在看來那葉辰根本就不敢路面,知道自己一旦對上火神子是必死無疑,龜縮起來了,」

「當初,那葉辰那麼強勢,以低秘境逆殺高秘境的人,現在卻變得這麼慫,真是想不到啊,」

「聽說那葉辰與謫仙子寒清雪的關係超乎了師姐弟的關係,寒清雪這樣的女子怎麼會看上這樣的孬種,實在是為她不值啊,」

無數的人,無數的聲音,

火神子更是囂張,他凌立在聖城的城池上空中,一身神火騰燒,眼神如電,睥睨四方,道:「葉辰,你能龜縮一輩子么,難道你想要躲在女人的裙下一輩子么,哈哈哈,你根本就不是男人,我看你乾脆自宮做女人算了,哈哈哈,」

「師兄,我看葉辰根本就不會出現,什麼純陽霸體,我看只是貪生怕死,連狗都不如的垃圾罷了,還想要爭雄強者之路,真是可笑,可笑,哈哈哈,」


「嗯,」火神子點頭,一頭火色的頭髮不斷飛動,他的眼中兩道火焰跳動,充滿了懾人的氣息,道:「那葉辰就是卑微的爬蟲,根本不敢出來應戰,我也不用等了,就算他出現也沒有資格與我一戰,這種螻蟻,隨手都可以捏死一萬,」

「是么,」

就在火神子的話音剛落的時候,一道白色的身影如同流光般劃過天際,是么兩個字響徹整個聖城,

葉辰出現了,他攜著滔天的黃金血氣而至,那旺盛的血氣如同翻騰的浩海,淹沒天上地下,

一瞬間,葉辰就出現在火神子頭頂上方,一隻金色的大腳猛地踩踏了下來,那股氣勢無盡,就像是一座巨大的神山鎮壓而下,虛空在金色大腳的踩踏之下快速崩滅,能量波紋衝擊四方,十方皆顫,像是要崩滅八荒六合,

「那是……」

「那是葉辰,你們快看,葉辰出現了,他竟然出現了,一出現就如此強勢,想要一腳踩死火神子三人,」

「想不到葉辰這麼強大,那血氣都快要淹沒天地了,太可怕了,」

人們驚呼,一個個震驚無比,原本以為葉辰龜縮起來不敢應戰,誰知他突然出現,強勢得一塌糊塗,

「葉辰,你這個螻蟻終於出現了,你是來送死的么,」

火神子眼神冷冽無比,瞳孔中神火跳動,身周燃燒的火焰更加的猛烈了,散發出炙熱的氣息,使得方圓百里的修者們都像是置身於火焰之中,

不過,他並沒有與葉辰硬拼,而是瞬間逃離了葉辰那金色大腳的籠罩範圍,而後探出一隻大手,一把抓了過去,想要將他的兩個師弟給救出來,

「一群跳樑小丑,不知死活的小癟三,」

葉辰冷笑,金色的大腳轟然一聲踩踏下來,當場便將火神子的兩個師弟從高空踩落到地面,使得他們骨斷筋折,

若非葉辰留他們一命,這兩個人早就化為了肉泥,

葉辰將火神子的兩個師弟踩在腳下,讓他們大口吐血,

他立身在高空中,金色的大腳如同九天上鎮壓下來的天柱一般,將火神子的兩個師弟踩在大街上,

人們一個個震驚無比,那金色的大腳有房屋那麼大,將神賜福地兩個親傳弟子踩在下方,使得他們絲毫不能動彈,

「葉辰,你的對手是我,你既然敢出現,那麼我們就到聖城的斗場中大戰,放了我的兩個師弟,」火神子凌立在遠方的空中,眼神直逼葉辰,聲音冷冽無比,帶著一種居高臨下的氣勢,像是在命令,

葉辰連看都沒有看火神子一眼,淡淡地道:「你算什麼東西,你身邊的這兩隻狗剛才不是叫得挺歡嗎,」

「葉辰,本皇再說一次,你若敢對我兩個師弟做什麼,待會本皇會讓你嘗到世間最殘酷的死法,」火神子面色陰厲,

葉辰仿若未聞,看著腳下的兩個人,道:「你們這種垃圾,剛才的囂張哪裡去了,你不是一隻手就能鎮殺我么,現在怎麼會被我踩在腳下,」

PS:今日三更,大家別等第四更了, 周圍的人群,一個個目瞪口呆,他們都聽說過純陽霸體葉辰的手段,這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

剛才火神子的兩個師弟囂張得不得了,言稱一隻手都能鎮殺葉辰,而且還出言辱罵,現在葉辰出手了,絕對不會放過這兩個人,

「哼,葉辰,我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在我們師兄火神子的面前就是一個爬蟲,你若敢動我們一根毫毛,我保准你會死得無比凄慘,」火神子的兩個師弟絲毫不懼,有恃無恐地說道,

葉辰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金色的大腳輕輕一震,一股金色的血氣洶湧而出,火神子的兩個師弟頓時就發出凄慘的叫聲,兩人的身體在一瞬間爆裂開來,血肉飛濺,

「葉辰,你敢殺了他們,今日本皇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火神子一頭火色的頭髮都倒豎了起來,顯得怒不可遏,

這些年來,他被東州年輕一輩譽為東皇,各種光環加身,只要是自己說出來的話,幾乎沒有哪個年輕修者敢忤逆,

而今,葉辰在他的威脅之下當眾鎮殺了他的兩個師弟,讓火神子覺得臉部火辣辣生痛,像是被當著天下人的面狠狠地抽了兩個耳光,

「下一個輪到你,」

葉辰收回大腳,凌立在虛空中,淡漠地看著火神子,他的眼神與表情都表現出了一種漠視,對火神子的漠視,

這種眼神更是讓所有人都吃驚,

「葉辰這是沒有將火神子放在眼裡啊,他真有那麼厲害么,」

「火神子可是東皇,實力強大,當初連連鎮殺其它地域的幾大年輕王者,我看純陽霸體葉辰不過是狂妄自大罷了,雖然他體質強大,但也不是火神子的對手,」

「不錯,東皇火神子的強大我們可都是看在眼裡的,葉辰怎麼能與他相比,」

許多的人都議論紛紛,各自發表看法,

這一場戰鬥萬人矚目,一個是當代年輕一輩中的東皇火神子;一個是十幾年前就風靡東州的純陽霸體葉辰,

「聖城斗場中見,我要當著所有人的面慢慢虐殺你,讓每個人都知道,同代之中我東皇火神子是無敵的,純陽霸體在本皇面前也是不堪一擊,」火神子冷聲道,他有著強大的自信,話落就就直接飛向聖城中央的斗場,

「屠你如屠狗,在葉某眼中,你火神子一直都是一個死人,」

葉辰不冷不淡,邁步跟了上去,

「走啊,去斗場看盛況,這一次的戰鬥絕對不能錯過,」

整個聖城的修者們全都向著中央的斗場彙集,

當葉辰與火神子到達中央斗場的時候,已經有上百萬的修者雲集在那裡了,


這些人都是早早在斗場等候的,因為他們知道葉辰與火神子的戰鬥會在斗場進行,

葉辰與火神子兩人站立在斗場中央,整個斗場都被大陣隔絕,有一層光幕阻擋,戰鬥的餘波不會衝擊出來傷到其他的人,

從外面看去,斗場只有方圓幾千米那麼大,實則內部自成乾坤,有著方圓幾千里那麼大,

無數人趕來,其中有散修者,有各大勢力的弟子,大小宗門的人都在其中,斗場之外很快就彙集了上千萬的人,

悲無淚、血輕舞也來了,她們站在人群的最前方,中土的三大年輕王者也在這裡,三人並肩而立,眸子中沒有一絲波動,靜靜地看著斗場之中,

在無數人之中,有著各大門派的一些老者,陳逸飛改換了形貌混在人群之中,眼神無比冷冽地看著葉辰,

他是一個心機深沉之人,當初設下計謀陷害葉辰,就是想要讓葉辰死在心愛的女人手中,同時,他覺得這個計謀不是很妥當,又殺害各大勢力的弟子,嫁禍給葉辰,讓葉辰四面受敵,

后來,他得知了有人偽裝成自己的模樣闖入洞天學院駐地中殺害各大勢力弟子的事情,聰明如他,當即便想到了葉辰,

這段時間,他多次被追殺,要不是有宗門的強者在暗中保護,早就死在圍殺之中,對於葉辰那是恨之入骨,

「葉辰,這次無論如何你都不可能活下來,現在先讓你出風頭,你展現出來的實力越強大,你就越沒有活路可言,」陳逸飛心中冷笑連連,

「各位道友,今日我與葉辰一戰,乃是因為當初他定下的三年之約,十幾年前,葉辰還只是肉身境界的時候因為對我神賜福地剛收的弟子不敬,本皇出手懲戒了他,從此葉辰對本皇懷恨在心,並立下三年之約,如今十幾年過去了,三年之約早已過去,不過本皇從未將其放在眼中,不要說三年,就算是三十年,本皇都可以給他,」

火神子抬眼環視斗場外所有人,他的聲音傳到每個人的耳中,顯得無比自信,

「火神子說得對,當初定下三年之約,誰知葉某被困小地獄世界中無法回到東州,讓火神子多活了十年,不過這無所謂,因為在葉某的眼中,火神子早已是死人一個,就算他有大機緣,得到聖者的精血傳承,在葉某眼中也只是個跳樑小丑,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罷了,」

嘩,

斗場外,一個個人都目瞪口呆,火神子與葉辰兩人都囂張強勢,彼此都未將對方放在眼裡,

「哼,葉辰,你敢大放厥詞,自恃純陽霸體的血脈傳承么,在本皇眼中,你那可笑的純陽霸體血脈算不得什麼,本皇斬殺的古血體質不知道有多少,那些年輕王者每一個都強過你千百倍,你算什麼東西,」

火神子眼中的兩團火焰瘋狂跳動,像是要跳出眼眶,他的腦後升起一道火色的神環,一身氣勢盡放,使得方圓幾百里內都如同烈火炙烤,

那些空氣被都火神子那炙熱的氣息烤成了虛無,空間開始扭曲起來,

「本皇今日單手鎮殺你,讓你知道你所有的資本在本皇面前都是無比可笑與不堪,」

火神子傲氣無雙,單手背負身後,居高臨下看著葉辰,然後抬手便拍了過來,

「轟,」

他一出手,那隻手掌不斷放大,其上湧出滔天的神火,像是要焚燒整個世界,恐怖無邊,

斗場中的空間都像是要被那無盡的神火所淹沒了,天上地下完全被籠罩,

「不知死活的小癟三,」

葉辰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語氣淡漠無比,完全漠視火神子,他亦單手背負,而且曲起四指,僅僅伸出一根食指,

所有人的眼睛都是一縮,葉辰此舉是要用一根手指對戰火神子么,

這是自信還是狂妄得無以復加了,

看到葉辰的動作,火神子的臉色陰沉得能滴出水來,

「狂妄無知,死,」

「轟,」

巨大的手掌攜著滔天的火焰鎮壓下來,如同一個地獄熔爐一般,籠罩天地,

葉辰不閃不避,他就那麼立身斗台之上,宛如一座亘古矗立的神岳,帶著一股不可撼動的氣勢,

火神子的神火與手掌落下,葉辰抬手一指點出去,

「嗡,」

一抹金光透射而出,在空中快速放大,化為一根金色的天柱,一瞬間就將火神子的手掌頂在高空中,金色的神光震蕩而出,化為一層光幕,將所有籠罩下來的神火全部格擋,

火神子臉色大變,他瘋狂催動法力,但就是無法突破葉辰的防禦,那金色的指光凝聚而成的光柱如同擎天之柱,使得他的手掌不能落下半分,

「劍火焚天,十萬殺,」

火神子全身一震,無數的火色神光透出體表,化為十萬把火色神劍,錚錚而鳴,那聲音震碎了虛空,方圓幾百里之內化為了大黑洞,

「錚錚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