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水系的防禦陣,按照葉楓的理念,可以在防禦,攻擊,困敵三種形式自由的轉換,這樣的陣法概念自然是早就有無數的先輩提出並且嘗試過,但是想要做到卻是千難萬難。

但是這種讓無數陣法宗師困惑一輩子的難題,在葉楓的手中卻是輕鬆愜意便迎刃而解,因為他參悟的造化篇,乃是出自於聖尊之手。

葉楓殺過不少人,秉承著雁過拔毛的理念,被他斬殺的對手身上的財富都會收集起來,所以說他乾坤袋中的元石並不算少。

在九宮樓的一層呆了半天,葉楓便走了出來,然後在九宮樓旁邊的一座宮殿,用元石換取了一些材料。

然後他又去天寶閣,以及仙丹宮換取了自己所需的一應物件。

回到庭院,葉楓便閉門謝客,然後便在院子里開始倒騰自己手頭上的這些個玩意。

翻手取出九塊上品元石,只見他屈指連彈,九塊元石飛射向不同的方位,落地的瞬間破開土石,鑲嵌入地面。

這九塊元石之中,都被他打入了自己的神念烙印,就像是無形中有九根看不到的絲線,將他與這九塊元石聯繫在一起。

只見他手中捏動法訣,雙手交錯,以印訣牽動神念共鳴,九塊元石墜落的地方綻放出晶瑩如玉的光輝,以葉楓為中心十多米的區域範圍內,天地元氣也變得濃郁了幾分。

「一級聚靈陣,這效果還真是……」


感受到四周天地元氣濃郁程度的變化,葉楓嘴角抽搐了兩下,因為對於他這種饕餮大戶來說,這種程度的天地元氣就算是再濃郁十倍,也不夠他一口吸的。

肩膀上的貪睡的小龍醒了,蛇芯子舔舐葉楓的臉龐。

「別鬧,一邊玩去。」葉楓肩膀一晃,一股氣勁便將小龍震飛了出去。

「變陣!」

葉楓手上的印訣驀然變幻,一陣朦朧的水霧瀰漫開來,化作一片水藍色的光幕籠罩十多米的範圍區域。

被葉楓丟到一邊的小龍似乎感覺很好玩,如金色閃電般飛射而來,噗嗤一聲,便將這片水藍色光幕給貫穿了個透亮。

「嗖!嗖!嗖!」……

小龍玩的不亦樂乎,來來回回的穿梭不停,葉楓剛剛從聚靈陣變化而成的水系防禦陣就變得千瘡百孔了。

「一級陣法太弱了,我若想要對付武聖乃至武尊那種層次的傢伙,最起碼也要九級陣法才行。」

葉楓在院落中喃喃自語,若是讓人聽到只怕會驚掉了下巴,一個不過只是初涉陣法門庭的小小武王,竟是口氣大的逆天,揚言要弄出九級大陣?

(以後的更新,不出意外都會在早上9點和下午17點各自更新一章,如果加更會在章節末尾另行通知,這種做法也是為了保持穩定的更新,還能夠積累一些存稿~) 如今,神宗聖地長老級別以上的大人物們,都知道聖女帶來了一個叫做葉楓的年輕人。

大人物們很好奇,平日里沉默寡言的聖女為什麼會突然帶回來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更讓大人物們不解的是,聖女還將尊者令賜給了那個小子。

整個神宗也沒有幾塊尊者令,持有這塊令牌便相當於一塊萬能的通行令,神宗之中的任何地方皆都隨意走動,任何功法神通也都可以隨便參閱修習。

聖女的地位與掌教相同,在神宗內代表著極高的權威,所以有關於葉楓過去的種種經歷,也都被神宗的這些大人物們翻騰了出來。

一個從世俗武道世家走出來的少年,在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裡進步神速,從武者一躍而成武王。

雲霄城中在三位武帝的圍殺下憑藉一頭異種龍蛇的速度全身而退。

后入亂古塔秘境,以最弱的修為打遍同代無敵手,亂古秘境中無人敢與之爭鋒,五大聖地的傳承更是被這樣一個默默無名的小子打的敢怒不敢言!

自修為達到武王後期,殺武皇巔峰境如屠狗,可與半步帝境抗衡而不敗,殺天河宗長老,逼退天河宗掌教,登天閣中一拳轟飛武帝初期的鐘魁!

一則則有關於葉楓的情報送到神宗的這些大人物們的手上,所有人都不禁為之而動容。

十八歲左右的年紀修鍊到武王,這樣的修鍊速度在神宗聖地根本算不上什麼,但葉楓卻是在十六歲的時候開始修鍊,僅僅用了兩年!

越級挑戰並不罕見,罕見的是能夠以武王修為跨越超出一個大境界的差距斬殺對手,這樣的戰績縱然是神宗聖地最傑出的傳人也無法做到!

當調查到有關於葉楓的這些消息后,這些大人物們也總算是明白過來聖女為何會將這個少年帶來神宗了。

這樣的怪胎若是能夠達到武帝境,二三十年後定然能夠打遍天下無敵手!

當然,對於大人物們來說,葉楓的成長經歷固然非常的出彩,但也只是讓他們略微側目,若要讓這幫老傢伙們視作珍寶,則必須要先過入道這一關。

武帝入道這一關,千百萬年來不知有多少天才止步於此……

年輕一代的武者中,只有跨過武帝入道這一關的人,才會真正的走進大人物的視線。

天賦水晶碎裂的事情並沒有傳開,莫說是段芳和馬凌這兩個年輕小輩,就連徐幽明這位長老,也被下了封口令。

整個神宗內知曉這件事情的,除了那位白衣聖女外,便只有神宗的掌教了。


五大聖地在九陽大陸中的地位至高無上,聖地的掌教也被世間武者尊稱為聖主!

從神宗的最外圍,穿過外門和內門,便是聖域最核心的所在,一座懸浮於半空,周遭雲霧瀰漫的宮殿坐落在神城的上空。

這座宮殿,被稱之為神宮,乃是神宗聖主的居所!

神宮懸空,殿門打開,便可俯瞰整座神城,城中時而有人仰望,也只能看到模糊的宮殿影子,心生崇敬和神往。

神宗聖主向來都很神秘,據說是一位年輕強者在十八年前接替了聖主之位。

聖主常年在神宮中閉關不出,神宗高層的大人物們也沒有人去打擾,卻都知道聖主有一道化身行走於世間。

神宗宗土的深處腹地,面孔年輕的白衣男子背負雙手,站在湖泊中央的亭軒中,望著湖水中錦鯉翻騰,如魚躍龍門,目光平靜,毫無感情波動。

白衣男子視野的前方,同樣是一襲白衣素裙如綻放的聖潔白蓮踏水而行,向他這邊走來。

一個在湖上的亭軒中,一個同樣也在湖上卻是踏水而立,兩人皆是白衣,一男一女,相隔十幾米的距離,遙遙對峙。

「夢蝶,你不該將他帶來的。」白衣男子驀然開口,打破了安靜的氣氛。

「你是幽然姐的親弟弟,也是葉楓的親舅舅,你真下的去手?」白衣聖女神色漠然的說道。

「我為何下不去手?當年是她違背了老祖宗定下的規矩,她是我姐沒錯,但如何能與整個東極氏族的顏面更重要?」白衣男子語氣平靜的說道。

「顏面?你真的只是為了東極氏族的顏面?」白衣聖女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一抹嘲笑。

「倘若連顏面都不在乎,東極氏族和神宗如何立足?如何震懾八方?」白衣男子冷哼一聲,道:「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正是因為當初我親自出手廢了葉秦,抓回了自己的親姐姐,所以我才能坐上聖主的位置,但我並不認為我做錯了什麼。」

說到這裡,白衣男子臉上的表情愈加的冷漠,道:「當年我沒有殺了那葉秦,已經算是看在她是我姐的面子了,但是她做了什麼?她居然將千萬年來一代代聖主聖女傳承下來的虛空之魂烙印在了她兒子的魂魄中!」

「她太自私了,並非是我無情無義。」白衣男子的眼中閃過一抹失望和嘆息。

「你也不用說的那麼冠冕堂皇,虛空之魂傳承給了葉楓又如何?他終究是幽然姐的後代,也算是半個東極氏族的後人!」

白衣聖女冷漠的凝視著眼前的這個男人,譏笑道:「說到底還是你自己想要得到虛空之魂罷了,其實幽然姐當初的本意是打算將虛空之魂給你的,如果你沒有出手對付葉秦,虛空之魂早就已經是你的囊中之物了。」


聞聽此言,白衣男子卻是搖了搖頭,「是我的,終究是我的,你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意義?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虛空之魂決不能在我這一代中斷了傳承,即便是有你護著他,在他修為達到武皇境界的那一刻,我也會親手殺了他,取出虛空之魂!」

「除非我死,否則你休想!」白衣女子冷哼一聲,轉身踏水而去。

……

時間如梭,不知不覺間,葉楓來到神宗也已經有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了。

這段時間裡,他在庭院居所與九宮樓之間來返,專心致志的投入到陣法奧妙的鑽研中。

神魂越強,悟性就越高,葉楓以武王境界,元神便可媲美武帝,悟性之高,自然是非同凡響。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如今他已經可以登上九宮樓的第五層。

這意味著,如今的他已經可以布設五級地階陣法,這種層次的陣法足可抗衡武帝境界的強者了。

負責看守九宮樓的長老只知道每天葉楓都會來此處,對於一個沒有陣法名師指引少年來說,想要在陣法這條路途中有所建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卻沒有任何人知道,就在這悄然而逝的一個月時間裡,葉楓已經悄悄的踏入了五級陣法大師的門徑!

這期間葉楓根據自身所掌握的陣法見解,煉製了一些丹藥,以及陣旗。

煉丹所需的靈藥都是葉楓以手頭上的元石買來的,成功煉製出第一爐天元丹的那一刻起,他不僅僅是一位五級陣法大師,還是一位五級煉丹大師!

煉器他還沒有機會去研究,只是煉製了一些陣旗,畢竟煉製道寶最低也需要武帝初期的修為才可。

況且,葉楓煉器並不是為了煉製普通武者所用的道寶兵器,而是要煉製專門為自己量身打造的無上道兵!

修為境界的束縛,煉丹與陣法方面,五級已經是他的極限。

但是如果對手是武聖乃至武尊層次的存在,五級陣法顯然是根本不夠看的。

他的武道境界早就已經達到了武皇的層次,只是修為始終都被他剋制壓制,這才沒有突破。

天元丹蘊含大量的精氣,他這一個月的時間裡也大量的儲備,他要的不是循序漸進的一步步突破,而是打算一口氣直接從武王後期突破到武皇境界。

如今他所能做的準備基本上已經黔驢技窮,只差一位頂尖的絕世強者做幫手即可。

這一日,一襲白衣的聖女來到了葉楓的庭院。

又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后,葉楓在房間中的床榻上盤膝而坐,一隻只玉瓶從乾坤袋中飛出,這些玉瓶足有二十多隻,每一隻裡面都有數枚天元丹。

嘭!

玉瓶的瓶塞飛起,在葉楓神念的操控之下,幾枚天元丹化作流光飛入他的口中。

丹藥入口即化,沁人心脾的葯香在口齒之間瀰漫開來,渾厚而又精純的藥力化作滾滾精氣在體內散開。

葉楓抱元守一,全神貫注的運轉奪天造化功,丹藥中蘊含的磅礴精氣在功法運行的煉化之下,凝練成一絲一縷的混沌之力,不停的壯大著他的肉身。

與此同時在紫府識海中,造化之靈與他的神魂雙修,肉身與虛無元神齊頭並進,壓抑許久的修為也以一種極快的速度開始攀升。

對於武道修鍊而言,肉身越是強大,每一個境界的突破就會越難,因此在九陽大陸中,除了那些以錘鍊肉身為主的武者外,其他以鍊氣和煉神為主的武者,一般肉身都不強大,修為的提升與突破,也較之煉體的武者更快。

至於煉體,鍊氣,煉神這三條路子,到底哪一種武者的實力更強,千萬年以來卻始終都沒有個定數,只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但是毫無疑問的是,煉體是公認修鍊境界最難突破的,煉神的法門是最稀少的,以鍊氣為主的武者在九陽大陸中佔據主流。

以同境界而言,煉體和煉神的武者相對在實力上,要比鍊氣的武者強上一籌。

葉楓所修鍊的無上道,走的乃是完全放棄鍊氣,專註於煉體與煉神,再加上他所修鍊的功法與天地大道相孛,所以他的境界突破,要比其他的武者更難。

一百多枚天元丹足夠讓一名武者從武王初期提升到武皇中期都綽綽有餘,但是對於葉楓來說,卻僅僅足夠他從武王後期突破到武王巔峰境界,而且還很勉強。

嗡!

一陣震顫的鳴動從葉楓的體內驀然傳出,猶如鐘鼎響動,火爐晃蕩,一片混沌朦朧的寶光從十萬八千毛孔中綻放射出,猶如一道道針芒,充斥著鋒銳至極的氣息。

武王巔峰境界!

修為成功提升一個小台階,葉楓卻並沒有停止下來,紫府識海中的奪天鼎震動起來,一股股精純的混沌真氣噴涌而出,流轉於全身的每一寸血肉,筋骨,五臟。

當初葉楓在奪天鼎中儲存了海量真氣,這些真氣的儲量加起來遠遠還要超出一百多枚天元丹數倍,目的就是為以後的沖關做準備。

尤其是大境界的突破,需要的能量龐大到令人難以想象。 神宗的最深處腹地,那經常在湖中亭軒自己下棋的一襲白衣緩緩起身,踱步之間身形幻滅,轉眼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湖中亭軒不遠處,有一座環繞著無數玄妙符文的宮殿,每一道符文都綻放耀目的光輝,猶如一條條鎖鏈,將這座宮殿封死。

一襲白衣的男子,此刻就出現在這座宮殿的殿門前。

只見他伸出一根手指,凌空一劃,一枚金色的符文顯現,與環繞宮殿的那些符文遙相呼應,似是產生了某種神奇的共鳴。

伴隨著一陣轟隆隆的聲響,古樸而又沉重的宮殿大門緩緩的自主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