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目冥神,林銘將經脈中所有的能量都匯聚到丹田之中,集中精力突破。

黑洞晶核上的真元漩渦越來越大,真元流速越來越快,整個晶核表面都蒙上了一層血紅色。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林銘所在的小千世界激起了激烈的元氣風暴。

這種小千世界中的天地元氣極為豐富,但畢竟小千世界空間有限,經不住林銘這樣瘋狂的吸收,很快世界的能量就被林銘吸去了大半。

不過當初小千世界的設計者早就考慮了類似的情況,真元濃度大降之後,小千世界的陣法自然會從遠古凰城中提取天地元氣,供武者使用。

於是,林銘所在的小千世界開始吞噬附近的能量了。

在遠古凰城的九重閣樓,鳳仙子很快得到了這個消息,這些天,她一直派人關注著林銘的情況。

「諾彥銘所在的小千世界開始吞噬周圍的能量,似乎這小傢伙突破了呢。」鳳仙子站起身,透過窗戶遙望林銘的住處。

「哈哈,早該突破了,他這些天參悟了這麼多珍貴玉簡和圖騰石,再加上吸收一錢的古鳳之血,他的突破速度已經夠慢了!」在距離鳳仙子不遠處,藍炎上人哈哈大笑道。

如藍炎上人所說,古鳳之血對火系武者來說,簡直是無價之寶,它價值大大的超出了數萬年年份的梵天龍根。

林銘才旋丹期而已,吸收一錢古鳳之血的好處可想而知了。


鳳仙子道:「這是因為諾彥銘根基紮實,突破需要的真元總量更多,有時突破的慢未必是壞事。」

「嗯,我很期待他破神海之後,實力到底能達到什麼程度。」

……

在小千世界中,林銘在突破的臨界狀態已經滯留了五個時辰,林銘丹田之中的旋丹晶核增大到拳頭大小,如陀螺一般急速旋轉,在旋丹晶核的表面,蒙上了一層紅蒙蒙的光輝。

而就在這時,旋丹晶核突然從內部開始坍塌了!

整個旋丹晶核體積急速縮小,而後迸發出熾目的光芒,天地元氣瘋狂匯聚過來,林銘一口氣衝過了旋丹後期!

終於成了!

林銘猛然睜開雙眼,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渾身已經被汗水濕透。

旋丹後期是命隕之前的最後一個境界,至於旋丹至極的話,那就是命隕了。

命隕期本質上也是旋丹期,因為兩個境界中,丹田中都是旋轉著的旋丹晶核,但是從旋丹後期到命隕期,實力的差距卻相當於一個大境界。

跨入旋丹,只能算南天域的高手,在整個天衍大陸卻不算什麼。

而跨入命隕,那才是真正跨入了整個天衍大陸的高手階層。

哪怕在聖地,命隕高手都會得到重視,能達到一重命隕,那在聖地至少是個外門長老。

林銘如今達到旋丹後期,距離渡命隕只差一步,而此時林銘不過二十一歲!

「修為達到旋丹後期,再配合我對火之法則的深度理解,現在回去面對炫無機,不知會戰到何種程度?」

林銘在入王級試煉之前,實力尚不及三重命隕,而炫無機是四重命隕,何況他稱霸南海這麼多年,很可能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底牌,與炫無機一戰,依舊充滿未知。

不過林銘自信,就算情況比自己預料的糟糕,自己也至少能夠保護巨鯤安然離開。

「魔光,我在混沌圖騰石中還有五天的參悟時間可用,用完之後,我們即刻返回天衍大陸!」

林銘這次在第二世界中堅持到八十一息的時間,又獲得了五天參悟時間的額外獎勵,如果不用掉的話,就浪費掉了。 林銘這些日子閉關參悟火之意境的毀滅法則,再加上突破旋丹後期,吸收古鳳之血,心中積壓了大量的疑惑,這一次古鳳圖騰石中最後的五天參悟,林銘將疑惑釋放出來,與古鳳圖騰石中的火焰浮雕一一印證,結果還是有許多疑問沒能得到解決,而且不但如此,參悟過程中林銘還增加了新的疑惑。

林銘現在的感覺是,隨著他對火焰意境的領悟越來越深,他的疑惑也越來越多」「。

這是正常現象,如果哪一天,林銘沒有疑惑了,那他就等於參透了火之法則的本源。

甚至有可能,參透火之法則本源的人,依然有疑惑。

關於這些疑惑,林銘沒有去詢問鳳仙子,如鳳仙子所說,只有自己領悟的東西才最深刻,何況每個人領悟的法則都不同,每個人都有一套獨立的法則領悟體系,用別人的結論解決自己的問題,終究不是王道。

基礎紮實,才能將法則體系建立的更完善。

轉眼間,林銘來到遠古凰城一百二十天。

已經到了離開的時候了,林銘在離開之前,最後申請進入了一次化神鏡。

化神鏡第二世界,號稱實力不足凡人界神海的武者無法破開,這主要是因為,神海實力以下的武者,根本沒有能力大範圍逆轉星辰之鏈,哪怕你悟透了法則也沒用。

以林銘的實力,也只能小範圍影響漫天星辰的運轉規則。距離破第二世界還相當遙遠。

林銘就沒指望破第二世界,他這次再來化神鏡,主要是為了驗證一些招式。

……

遠古凰城,九重閣樓

熏將軍尚未離開,數千年前,古鳳族與異族的戰爭之中,熏將軍與藍炎上人在一個軍隊服役過,是生死之交,只是後來藍炎上人重傷,才來到遠古凰城中休養。這一晃眼就是數千年過去了。

熏將軍和藍炎上人正在對飲。而鳳仙子則慢悠悠的喝著茶,就在這時,三人面前亮起了一道火光。

「諾彥銘這小傢伙,在化神鏡第二世界中突破了九十息!」藍炎上人聽到傳音后眼睛一亮。從八十一息到九十息。又增加了一個大難度!

「他進步真是驚人!」熏將軍玩弄著酒杯。嘖嘖讚歎道。

「嘿嘿,我還覺得他進步慢了呢,他吸收古鳳之血。又突破旋丹後期,想必這些天,對火系法則又有了新的領悟,才多堅持了九息,有點少啊……」藍炎上人舔著嘴唇上的美酒,嘖嘖的搖頭,那神情似乎恨不得林銘直接打破第二世界,進入第三世界,然後把神域的老傢伙們嚇死他才甘心。

「不qiguài……」鳳仙子優雅的撥弄著茶杯中的茶葉,幽幽的說道:「成績榮譽對諾彥銘來說根本不重要,他這次應該並非全力闖關,而是在化神鏡第二世界中驗證他的一些想法,如果他每一招每一式都為了堅持更長的時間而使用的話,他應該能至少突破百息。」

經鳳仙子一說,藍炎上人恍悟,林銘在第二次過第二世界的時候,為了嘗試他的各種猜想,所有招式一一用了一遍,甚至雷之意境的招式他都要嘗試一下,這樣的消耗當然就大了。

用這種闖關方式還能堅持到九十息,夠變態了!

「小傢伙就要離開遠古凰城了,希望他這次回去能將他在天衍大陸的氣運發揮達到極致,我們能做的已經都做了,接下來就看他自己了。」

九成九的天才有屬於自己的機緣和氣運,藍炎上人等人認為林銘的氣運在天衍大陸,回天衍大陸可將氣運繼承下去,同時了卻了因果,將來成就神海之後,必將一飛衝天,可以無牽無掛的進入神域。

「嗯,我們就在這裡關注他的成長吧,也許有一天,有那麼一絲可能,他的實力會追上,甚至超過我們……」鳳仙子這樣說著,微微一笑,這已經是極高的評價了,鳳仙子、熏將軍和藍炎上人都是整個鳳族僅次於長老的人物。


超過他們,就是長老。

神域鳳族一共有七十二長老,長老又稱宮主,因為神域鳳族一共七十二宮,七十二長老每人掌管一宮,其中很多宮位於神域秘境之中,內部結構神秘無比,蘊含玄機,還有一些宮在人跡罕至之地,是強者的歸隱之地。

這七十二宮宮主,都是十幾萬年,甚至幾十萬年篩選出來的,有些宮的宮主壽命甚至比現任鳳族族長還要悠長。

想要成為七十二宮宮主?

難!


而且很多時候,並不是你天才就能成為宮主,天才太多了,年輕俊傑每幾年就出一批,神域就更多了,哪怕你在試煉中大放異彩也沒用,畢竟將來是未知的,現在氣運好,並不代表將來氣運好,現在天才,並不代表將來潛力不會用盡。

比如鳳族的某些宮主,在王級試煉的時候,甚至沒能拿到試煉第一,可是後來,那些比他們天才的人,慢慢被他們追上、超越,最後,他們成為了宮主,而那些曾經比他們強的人卻泯然眾人,甚至隕落了。

林銘的未來究竟會如何,現在他們誰也說不準。

在三人對飲的時候,林銘已經收拾好行裝,來到遠古凰城的傳送陣,這一百二十天對林銘來說太重要,他jiēchu到了一個新的世界,大大的開拓了眼界。

離開的時候,林銘還帶著鳳仙子留下的意境玉簡,這些玉簡原本只是借給林銘一兩個月的時間,現在卻是長期借給林銘,一直到他突破神海。

「該走了,回家!」

林銘握緊雙拳,毅然踏入了傳送陣。

……

茫茫南海,波濤洶湧。

天衍大陸沒人知道南海有多大,也沒人知道南海的盡頭是什麼,傳聞曾經有神海大能一直向南飛了十幾年之久,依舊沒有找到邊際,反而遇到了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的深海凶獸,讓他疲於應付,不得已只能原路返回。

此時,在這片廣闊無比的海域深處一萬多丈,三四個武者聚集在一起,為首的正是南海魔域第一人炫無機。

在炫無機的面前,是一個長得像章魚一樣的生物,它有十幾條腕足,還有兩隻人類似的手,深海一族,長成什麼樣子都不qiguài。

在章魚怪的pángbiān,站著碧眼海猿一族的族長,雖然它在林銘手上吃了一次大虧,族人被殺了很多,可是它還是抵受不住誘惑,不願意放棄巨鯤的龍髓。

至於墨蛟族,沒有再出現,墨蛟族族長原本就只有二重命隕,實力太低,跟著炫無機等人也分不到什麼油水,反而有滅族的危險,萬一沒能殺掉林銘,他們就更倒霉了,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他們自然要退出。

除了炫無機還有幾個深海諸族之外,眾人之中還有一個陰柔男子,細長的眼睛,蒼白的皮膚,臉上掛著邪邪的笑容。

此人同樣是魔道出身,名為白冠雲,外號不死邪魔。

白冠雲走的也是淫道,算是炫無機的同行,他祖上與幽魔帝城有很大的關聯,後來幽魔帝城破滅,白冠雲一脈出走西南大陸,現如今,他們也開宗立派,同樣建立了魔道宗門。

原本白冠雲的魔道宗門根本比不上南海魔域,可是現在,南海魔域被林銘數次洗劫,幾乎名存實亡,白冠雲的宗門自然就比南海魔域強了。

「炫長老,你也太誇張了些吧,被一個年齡二十幾歲,修為不過旋丹期的毛頭小子弄成了這個樣子,連宗門都被毀去了成,至於嗎?」

白冠雲的話中帶著不太明顯的諷刺意味,炫無機自然聽得出來,不過到了他這個境界,一心只為突破神海,封皇稱帝,至於別人的嘲諷,他根本不在意。

他會找白冠雲來,是為了聯手布置一個千幻封海大陣,需要四個修為三重命隕以上的強者。

深海諸族中的章魚怪,碧眼海猿族長,再加上炫無機總共三個,還缺了一個,他便找了白冠雲。

一來他與白冠雲也算舊識,二來白冠雲修為三重命隕,實力不如炫無機,相對好控制一些。

否則就算能找一個頂級高手來,真的殺死林銘,得知林銘身上的秘密后,秘密很可能被別人搶了去,到時候自己犧牲這麼大,卻白白給別人做了嫁衣。

「白冠雲,你活了一千多歲,總該明白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更何況,林銘是一頭猛虎,輕敵是要吃虧的!」

「哈哈,反正我要的酬勞你已經付了,我是為你幹活的,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白冠雲臉上滿是笑意,對炫無機的話沒什麼感覺,事實上,見到南海魔域如今的景象,他滿是幸災樂禍的心理。

「白冠雲,你去南邊,海猿兄,你去北邊,我留在東邊,剩下的,靠千手兄了。」

炫無機口中的千手兄,就是那章魚怪,這次布置千幻封海大陣,主要靠章魚怪出力,一旦千幻封海大陣布成,那就是天羅地網,幻境無窮,可以直接廢掉巨鯤的感知。(未完待續……) 玄奧的幻境大陣本來就很難勘破,何況巨鯤的智力不高,根本分不清幻境與現實的區別。

如果是有邊界的困陣,被巨鯤一次攻擊就能轟破,而這千幻封海大陣本身沒有邊界,可以直接把巨鯤的攻擊讓出去,讓巨鯤有力無處使。

在深海海溝的一邊,白冠雲跟隨著章魚怪,正在布置陣法。

深海海溝的長度很長,整個陣法要覆蓋方圓十里的範圍,章魚怪伏在海溝的岩壁之上,身體蠕動著,深海之中的元氣能量不斷通過它身體的腕足,匯聚到它的體內。

「魚兄,那個叫林銘的小子身上有不少秘密吧?」白冠雲看似很隨意的說道,在他看來,炫無機會如此不惜一切代價的圍剿林銘,不單單是報仇。

章魚怪木然的看了白冠雲一眼,渾身鼓動著膿包狀的凸起,「不知道……」..

它的聲音聽起來極為艱澀,像是用某種能力硬生生的改變聲道才學出來的聲音。

白冠雲微微沉吟,他不知道林銘身上的秘密是什麼,他很想從中分一杯羹,可是以他的實力對上炫無機根本沒有叫板的資本,除非再找幾個盟友,或者是尋找一些契機。

「聽說林銘還不到二十五歲……不到二十五歲就有旋丹中期的修為,他身上多半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白冠雲並不避諱章魚怪,直接說了出來,希望能引起對方的興趣。「如果我們能提前抓住林銘,用搜魂術探查一番,也許能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發現,前提是魚兄能在陣法上做一些手腳,只要能瞞住炫無機,擒下林銘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給我,保證不出問題。」

白冠雲很隨意的說道,他是個有野心的人,雖然明知這麼做有觸怒炫無機的危險,但他還是忍不住心中的yu望。至於說對付林銘。他完全不認為這是問題。

從陣法上做手腳,瞞住炫無機,生擒林銘?

章魚怪心念一動,手中的動作稍稍緩了一下。身上的凸起鼓動著。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林銘毫無疑問是一道可口的美食。可是想動林銘卻等於虎口奪食,要冒著得罪炫無機的危險。

距離這千幻封海大陣完全布置好還有幾天的時間,如果用這些時間來規劃的話……

章魚怪正在亂想著。突然覺察到一絲不同尋常的感覺,它作為深海生物,對水的變化極為敏感,那一刻,它感到水中似乎傳來了淡淡的殺機。

「嗯?躲開!」

章魚怪凄厲的尖叫一聲,身體驟然加速向一側衝出,白冠雲心中大驚,緊隨其後,而就在他們兩個衝出去的時候,在他們原本滯留的地方,水流捲成了刀鋒,瘋狂的旋轉切割!

「這是!?」

章魚怪心中大驚,那旋轉的水刀之中沒有蘊含任何能量,似乎僅憑一股意志驅動,彷彿要切碎一切!

「是誰?」章魚怪和白冠雲猛然轉頭,望向同一個方向,在那裡,一個藍衣青年手持紅色長槍,彷彿黑暗中的死神一般悄無聲息的逼近,他的身體與周圍的海水完全融為一體,只有那一桿紅色長槍,尤其的鮮艷刺目。

萬丈深海之下,已經只能靠感知視物,不見任何陽光,可是那桿紅色長槍卻本身發出著淡淡的紅芒,似乎要燃燒起來一般。

「你是……」白冠雲瞳孔驟然收縮,對這個青年的面孔他並不陌生,在動身來南天域之前,他曾多次調查過南天域的情況,這個青年正是林銘!

「你就是林銘?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你既然來了,就留下吧!」

白冠雲看似猖狂的說道,然而他心中卻暗暗戒備,全身能量運轉到極致,根據情報,林銘的實力尚不及三重命隕,他為何會主動攻擊他們?以一敵二,炫無機還就在附近,他不想活了么?

林銘此時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一隻危險的神海凶獸,這種被殺機包裹的感覺,讓他心中竟生出一種難以抵擋的錯覺。

白冠雲第一時間抽出了須彌戒中的頂尖地階上品寶劍,這時候,他才猛然注意到林銘的修為,是旋丹後期!

旋丹後期,似乎與情報不符?

電光火石之間,白冠雲根本來不及細想,林銘的一槍已經直刺而來!

灼灼的火焰將海水加熱的沸騰起來,一槍橫刺幾十丈距離,猶如黑夜中劃破夜空的流星。

「哼!」白冠雲一聲冷哼,他雖然對林銘有些忌憚,但也不會怕了林銘,「旋丹後期而已,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老夫這就讓你知道三重命隕的實力,破天一劍!」

面對不知深淺的林銘,白冠雲不敢有任何私藏,他暴喝一聲,用出百分之百的實力回擊,這破天一劍正是他的三大絕招之一。

與此同時,章魚怪也渾身觸手舞動,準備全力出手,然而就在這一刻,林銘的眉心突然亮起了一道紅芒,他手中的長槍,速度飆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