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之間.符籙千瘡百孔.能量四散.像是泄氣的氣球一樣.迅速乾癟下去.

四周風雷滾盪.朝著周圍.瘋狂翻湧.但是被秦逸手掌一翻一壓.就徹底平息下來.

恆誠大聖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內心無比慌亂.連連後退.手臂當空揮舞:「神器.盤龍鼎.」

「這就是你的殺手鐧吧.我已經等了很久了.」秦逸一步上前.跨越萬里.雙手交叉.猛烈一撕.「諸生滅絕圖.」

盤龍鼎剛剛飛旋而出.光芒四射.萬條巨龍.剛剛顯出身影.就被諸生滅絕圖.一下子吞噬進去.再沒有了蹤跡.

「什麼.」恆誠大聖的心臟.猛地沉了下來.眼珠子都要彈射出來.失聲驚叫.「這是什麼法寶.那盤龍鼎可是父親賜給我的法寶.裡面蘊含萬條巨龍的精魄.鎮壓無數上古妖獸的靈魂.毀天滅地.都不是問題.怎麼可能一下子就被收走了.」

「收了你的法寶.下面就是你的命.」秦逸話音未落.身形在虛空連連突破.剎那之間.就到恆誠大聖面前.一拳打出.「天地霸皇拳.」

砰.

虛空猛地一震.一股氣場.陡然而發.水火電雷.齊齊噴涌.轟隆隆.無窮無盡的神威降臨下來.恆誠大聖穿著的銀色盔甲.一下子就布滿了瓷器一般的裂紋.

盔甲中所有陣法.全都被搗毀.停止運轉.

「星河爆裂.」

轟.

銀色盔甲.全部炸碎.碎片深深插丨入恆誠大聖的肌肉里.條條鮮血飛濺而出.撒入虛空.

「該死的修道者.你、你竟然敢打傷我.我、我要殺……」恆誠大聖目眥盡裂.連連咆哮.

秦逸根本不會再給他機會.一拳打出.不知道多少點光芒.激射出來.一股來自洪荒的氣息.瀰漫四周.全部轟在了恆誠大聖的胸口. 轟隆隆隆.

滾滾洪流一般的強大真氣.全都注入恆誠大聖的身體.

他的身軀.如同吹氣球一樣鼓脹起來.所有肌肉骨骼內臟.都發出爆炸一般的轟鳴.

「我……不……甘……」

一大口鮮血.如同大壩決堤.洪水滾盪.從恆誠大聖喉嚨里.噴射出來.洶湧澎湃.化為濃腥天河.

「死吧.」


秦逸直接出手.毫不留情.五指一曲.萬千光華.凝聚掌心.一下子就把恆誠大聖的腦袋打爆.

紅的、白的.骨渣**血漿碎肉.四下翻湧.如同海浪.

秦逸手掌再一翻.諸生滅絕圖籠罩.頓時天翻地覆.恆誠大聖的血肉.全都被一股腦吸了進去.整個破碎的虛空里.只剩下他一絲氣息.還有臨死前的種種戾氣.

秦逸手指再一勾.一塊原本屬於風忍頭巾.出現在手裡.

真氣碾壓.漆黑色的頭巾.頓時裂成無數碎片.被秦逸一下子塞入一片混沌中.

「這下子就等著你們狗咬狗了.」秦逸冷冷一笑.迅速打開虛空.和呂君迅速離去.

秦逸離開后.不到一盞茶的時間.一股雄渾綿綿的氣息.猛烈降臨.

四周塌陷、損毀的虛空.如同時間靜止一樣.被一股力場凝固.全都一下子停了下來.

一個黃金鎧甲的巨人.手持巨刃.從時空通道中邁步而出.

他經過之處.所有的虛空.都被靜止、凝固.他彷彿就是太古洪荒中.走出來的天神.

一群身穿華麗長袍的巨人.緊隨他身後.也都走了出來.

不過這些巨人.都顯得卑躬屈膝.戰戰兢兢.顯然很懼怕身穿黃金鎧甲的巨人.

「我感覺到我弟弟的氣息.在這裡消失了.」身穿黃金鎧甲的巨人.眼中有無數雷霆在閃爍.叫人膽戰心驚.全身顫抖.「是誰.膽敢襲擊我銳鋒將軍的弟弟.大帝將軍的兒子.」

銳鋒將軍大聲怒吼.腳下一跺.一大片虛空.直接泯滅.徹底消失.彷彿從沒有出現過一樣.

一股死亡的氣息.朝著四周.不斷瀰漫開來.

其他巨人.全都四肢冰涼.血液凝固.瑟瑟發抖.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銳鋒將軍的眼芒.如同利刃.從這些巨人臉上.一一掃過.最後一伸手.狠狠沒入面前虛空.剎那之間.天地倒轉.五行混亂.一股股氣流.如同青煙.飄散而出.在眾人面前.凝聚成恆誠大聖掙扎、嘶吼的模糊影像.

一陣陣臨死前不甘、憤懣、血海深仇的味道.不斷湧出來.讓周圍這些巨人.都覺得如墜冰窖.受盡煎熬.

「我的弟弟被人殺死了.還是在你們萬花拍賣樓的地盤上.要是讓我父親大帝將軍知道了.會是什麼後果.你們明白嗎.」銳鋒將軍一聲怒吼.面前這些衣著華麗的巨人.全都撲通撲通.跪到地上.什麼話都不說.就是不聽磕頭.

「竟然有人敢在我們巨人國度.斬殺大帝將軍的兒子.真是不敢置信啊.這是對我們泰坦巨人的挑釁.要是讓我知道他是誰.我一定殺光他全部種族.讓他們永世不得翻身.」銳鋒將軍咆哮連連.突然眼中精芒一閃.發現什麼.手臂動作.快若奔雷.猛地拔劍.迎面一斬.

嗤啦.

虛空就像是紙一樣.被輕輕鬆鬆切割開來.一塊還沒有人指甲大小的黑色布片.飄零而出.

「這是……」跪在地上的那些巨人.看到布片.面面相覷.

銳鋒將軍將布片放到眼前.仔細凝視.片刻之後.眼中無數雷霆.噼啪轟爆而出.在四面八方.引發綿綿爆炸:「這是來自七等大陸忍者部隊的衣物.該死.居然是他們.真是不可饒恕.

我一定要讓他們.嘗到來自上古諸神後代的怒火.

七等大陸.擁有忍者部隊的軍隊.只有一支.我現在就要稟告父親.向那該死的七等大陸.發起戰爭.

攻下他們的大陸后.上上下下.全部殺光.統統殺光.我現在就去封鎖整個國度.絕對不能讓殺死我弟弟的這個傢伙.離開這裡.」

銳鋒將軍一伸手.就在面前打開一條時空通道.無數光怪陸離的位面.在其中層疊.他一步就跨了進去.將其他那些巨人.全都拋在了身後.

「桀桀桀桀.真是好弟弟呀.你竟然被人殺死在了這裡.這樣子父親一定會大為震怒.真是要感謝你.你一死了.我又可以積累大量的戰功了.」四周沒有別人後.銳鋒將軍終於肆無忌憚地表現出自己真正的心情了.

他的目光中.閃過一抹兇殘的味道:「不過可惜了.你的盤龍鼎.看來也被人奪走了.那件法寶.在你手裡.簡直就是暴殄天物.而且我還聽說.你在萬花拍賣樓.買了一件了不得的寶貝.這下子.恐怕也被人奪走了.

幸好現在我是唯一知道這個消息的.萬花拍賣會的那些傢伙.出了這麼大的事.恐怕借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到處亂說話.

等我找到這個傢伙.將他斬了.盤龍鼎和那件法寶.就都是我的了.


不過更重要的.還是積累戰功.

這一次.我一定要在父親面前.好好表現一番.」

銳鋒將軍的臉上.全是得意的神色.絲毫沒有之前表現出來的憤怒和悲傷.哈哈大笑.剎那功夫.就消失在時空通道的遠端.

要不了半天之後.整個巨人國度外圍的火焰.全都凝聚成厚重的晶壁.

晶壁上面.布滿密密麻麻的太古符文.堅固無比.就算是戰艦.都不可能破開.

整個國度.變得像是一個巨大的雞蛋.密不透風.任何人都沒法出來.

而這個時候.秦逸和呂君.早就離開了巨人國度.出現在遙遠的宇宙中.

一路飛馳.幾個時辰之後.秦逸和呂君降落到了一片人跡罕至的死星域上.

整片死星域.比巨人國度.還要大上十倍.到處都是廢墟、沙漠.毫無生機.

降落在這裡.就算是巨人國度有追兵追上來.追兵足足有上億.想要找到秦逸他們.也是猶如大海撈針.根本就不可能.

落到死星域上后.秦逸催動諸生滅絕圖.一團足足有六層樓高的蠕動血肉.落到沙地上.頓時深深陷了下去.

血肉之後.一個一人高的青銅鼎.和堆積如山的礦石丹藥.也落到沙地上.

一堆礦石丹藥上.一個四四方方.綻放出淡藍色光輝的小方塊.一下子就吸引了秦逸和呂君的注意. 「這是什麼.」呂君轉過頭.望向秦逸問道.

這個方塊.大概有方桌大小.整個也是四四方方.綻放出淡藍色的光芒.神秘光霧籠罩.其中彷彿有數不盡的星辰旋轉.給人一種浩瀚無垠.變化莫測的感覺.

和這個方塊一比.不遠處那六層樓高的盤龍鼎.都顯得不那麼引人注目了.

「這個東西……」秦逸眯了眯眼睛.細細感受.「很有可能就是恆誠大聖和艾雄在萬花拍賣樓買下來的寶貝.」

秦逸走上前.腳下一震.就將四周.開闢出一塊空地.只留這個方塊停在中間.其他的法寶丹藥.就先都移到了遠處.

「這個東西.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秦逸思索一陣.腦中突然閃過一道白光.醒悟過來.「他和星域之門給我的感覺.極為類似.」

想到這一點.秦逸手掌一動.星域之門就在方塊旁邊.拔地而起.

銀色巨門、藍色光芒.交相輝映.呼嘯重疊.

原本死灰一般的沙漠.剎那之間.猶如湛藍清澈的海水籠罩.無數星雲圖案.出現在半空.緩緩旋轉.銀河璀璨.近在咫尺.顆顆星辰.彷彿一伸手.就可以抓到手中.

秦逸鎮定地望著四周.呂君的臉上.則早就已經寫滿了驚訝.

他們現在站在原地.就像已經不站在沙漠.而是站在銀河系裡.

四周無數的星辰星雲.都在散發出來自高等位面的能量.不停注入這個虛空.就像是往池中注水一樣.高等位面的靈氣.越來越濃郁.讓秦逸和呂君浸泡其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服.

「難怪艾雄說.只要得到這件寶物.恆誠大聖就能夠事半功倍.原來這件法寶和星域之門一樣.都可以盜取來自比七等大陸還要高級大陸的靈氣.

用這些靈氣伐毛洗髓.就等於在一個流通銅幣的國度.使用黃金.簡直就是富可敵國.」秦逸心中.又驚又喜.深深確定.這件法寶.絕對是稀世罕見.

「師弟.恭喜你了.這樣一來.兩件法寶的力量疊加.你境界的提升.將會變得更加容易.」呂君由衷為秦逸感到高興.「得到法寶提升實力.斬殺巨人完成任務.嫁禍七等大陸禍水東引.一舉三得.一石三鳥.真是好計謀.」

「我現在很希望巨人國度.能夠儘快地向七等大陸發起戰爭.這樣一來的話.我接下來的計劃.就可以順順利利.」秦逸道.

「師弟.你真的打算去七等大陸.加入軍隊.」呂君問道.

「嗯.」秦逸點點頭.道:「要想儘快地知道聖主這個傢伙的信息.這是最快的辦法.這個聖主.既然擁有這麼強大的勢力.整個蘭陵學院中.恐怕也都是他的黨羽.

一旦他向我發難.以我現在的實力.簡直就是舉步維艱.

比起當初在天聖學院時.還要困難億萬倍.

趁著戰爭的機會.進入七等大陸的軍隊.一方面沒有人知道我是誰.另一方面.只要積累軍功.很快就可以晉陞.進入高層.


到時候我自然有方法.展現出我的實力.以儘快的速度.成為大將.

這樣一來.就有機會打探到這個聖主.和皇無極是不是有關聯.」

秦逸眼中.綻放出刺眼的精芒.

「我和這個聖主.必然會有衝突.風化羽現在都已經被我斬了.等他知道.一定會對我下手.不過幸好.他現在還不知道風化羽已經死了.

畢竟那是在鴻蒙聖城發生的事情.就算是他再神通廣大.也不可能勘破虛空.在數萬光年之外.就窺視宇宙中接近神域的存在.

如此一來.我就還有先下手為強的機會.」

秦逸伸手一抓.遠處一大團巨人血肉.全都飛了過來.

這團巨大血肉.全都來自仙人境的泰坦巨人.其中甚至不乏恆誠大聖這種.築仙境界.擁有山丘之王血統的巨人的血肉.根本不是之前那些炎魂大境界的巨人.所能夠比擬的.

此刻這團血肉.懸浮在半空.都像是沸騰的銅汁鐵水一樣.周身不斷冒出一個個大泡.熱氣騰騰.熱浪翻滾.

血肉下面的沙子.全都融化.不停翻騰著.

秦逸讓呂君和洛珞.都站到血肉的另一邊.

洛珞從沒有見過這番景象.好奇打量.漂亮的大眼珠子.不斷閃耀出奇怪的光芒.

「師兄.洛珞.這些巨人血液.凝練出來的諸神之血.能量浩瀚.配合這四周高等大陸的能量.我們一齊吸收.」秦逸一聲長嘯.一拳打出.天地霸皇拳中.無數火焰.如同隕石墜落.瞬息之間.就將泰坦巨人的血肉.全部煉化.

四周旋轉搖曳的星辰宇宙中.頓時漂浮起一百多滴格外凝練的諸神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