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來如此,」

聞言,藍塵點了點頭,聽得那從王力口中道出的有關新秀榜的介紹,他對新秀榜有了清晰的了解,

他一臉驚嘆,沒想到在這南方疆域中有這麼多自己不知道的東西,看來以後一定要出去多走走,多看看,了解外面的世界,

「呵呵,對了,前段時間將女突破到真元境巔峰,隨後挑戰了天蛇幫的花蛇公子,並且成功將其擊敗,取代了對方在新秀榜的位置,現如今排名第九百五十六名,」蘇鵬賦似是突然想起什麼,道,

「將女真元境巔峰,新秀榜九百五十六名,」

聞言,藍塵一愣,旋即想起了當年在不落古地所遇見的那名全身被黑甲包裹的神秘女子,沒想到對方修為提升這麼快,

「我們以前得到過一個秘密情報,據傳這將女並不是我們紫華域的人,曾是萬江域七品下等宗門黑雲府的人,后來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加入了昊天宗,」王力淡笑道,

聽得這等秘聞,藍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隨後藍塵又與王力,蘇鵬賦聊了一陣后,便是離開了大廳,

從這一日起,王力與蘇鵬賦就住在了藍家莊內,以保護藍家族人,

而藍塵也是向家人,以及夏幽夢說了一聲后,就開始閉關,開始感悟境界,嘗試一下能否窺探一下真元境巔峰,

只有達到這一境界后,在將來他才有一絲自保之力,

就在藍塵閉關修鍊之時,一道黑影來到了那清流山上天武宗的駐地內,如今在這裡駐紮了一部分的紫宵宗弟子,可以說原本天武宗的駐地已經成為紫宵宗的分宗,

一間裝飾豪華的書房中,

「咔嚓,」

隨著一聲清脆的骨頭碎裂聲,在房間中響起,紫宵宗掌控清流山分宗的一位長老,眼帶不甘的倒在地上,

一個全身被黑衣包裹的二十**歲的年輕男子,用他那猩紅的雙眸望著倒在地上的屍體,喃喃自語道:「藍家藍塵,以真元境後期巔峰修為擊殺了有著脫凡境後期境界的聞人不語,有意思,」

突然,他的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接下來,他的身影就詭異的消失在這個房間之中,就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大約一炷香時間,房間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弟子來到了房門前,恭敬的說道:「王長老,秦長老請您前往議事大廳,有要事相商,」

可是他等了半天,房間內一絲聲音都未傳出,

「怎麼回事,」年輕弟子心中疑惑,於是他用力推開房門,

「嘎吱,」

房間的門打開,年輕弟子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早已死亡的王長老,頓時面色大變,旋即慌慌張張的朝議事大廳跑去,

紫華域,萬象國,

在萬象國中央郡內,有著一座百萬里的山脈,名為萬象山脈,這裡千山疊嶂,古木參天,無盡的野獸生存山林中,而在山脈的更深處,又有著不少的妖獸生存,

在萬象山脈深處一座山谷中,這裡天地元氣極為濃郁,化為蒙蒙的霧氣在山谷中飄蕩,

在山谷中有著密密麻麻的建築,這些建築華美,無數的男女弟子出入其中,

此地正是紫華域八品上等宗門萬象宗的宗門所在地,

萬象宗自萬象老人創建,至今已經有兩萬年的歷史了,在這兩萬年時間裡,萬象宗起起伏伏,曾數次面前滅宗之危,但都是有驚無險的挺了過來,

現如今,萬象宗乃是僅次於幾大七品宗門,與萬劍宗並列的頂級宗門,門內強者眾多,第一太上長老更是半步通天境強者,

而第二第三第四三位太上長老都是有著脫凡境巔峰修為,而且三人擅長合擊武技,據傳一旦施展,便是可以與一些實力較弱的通天境世尊級強者一戰,

這一日,清晨,

濃郁的天地元氣化為的白霧在山谷中飄動,將這裡映照的宛如仙家之地,而萬象宗的弟子如往常一般,修鍊的修鍊,接任務的接任務,

萬象宗深處,一處安靜大殿之中,萬象宗的第一太上長老金峽與第二第三第四三位太上長老坐於其中,皺著眉頭輕聲交談著,

「猛虎門已經給我最後通牒,三日後,必須給其一個答覆,」

金峽面色難看道,自從建立聯盟后,猛虎門一直在拉攏各大宗門,對於這些宗門,猛虎門有點直接許以利益,有的則是直接強硬出手,而萬象宗顯然就是後者,

「哼,猛虎門欺人太甚,」第二長老眼中流露出兇猛的怒火,似乎要將前方的虛空燒融,可想而知此刻他心中的憤怒,

「金師兄,不如咱們跟他拼了,省的受那猛虎門的鳥氣,」

第三長老冷聲道,此人身穿一襲紅袍,頭髮蓬亂如鳥巢,一對虎目射出冰冷的寒光,一看就知其是勇猛之人,

第四長老搖了搖頭道:「不可,以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與猛虎門抗衡,到時對方隨意給我們安一個勾結魔教的名頭,我們萬象宗就會陷入大麻煩中,」

「這樣不行那也不行,老四,那你說怎麼辦,」第三長老虎目一瞪, 送趙娟走出門外,我趁她不留神,衝馮臨風打了個眼色將他偷帶到一邊道:“該幫的我都幫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已把握了!”

馮臨風會意的點點頭:“妹夫,大恩不言謝!”


“一家人還說什麼兩家話?”我笑笑道:“差點忘了告訴你了,這幾天韓戰他們都會住在我這,就不跟你們回去了。”

“什麼?他們真的在你這?”

看着馮臨風一臉驚愕的看着我,我只能苦笑:“難道我就這麼不值得你們信任嗎?”


“妹夫,我小看你了!”馮臨風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道:“這一個小慌都能圓得四平八穩的,你厲害!”

我笑道輕推了馮臨風一下指着仍在回思的趙娟道:“我厲不厲害不要緊,那邊搞不搞得定纔是你的終生大事。”

等馮臨風他們走後,董千斤躲躲閃閃的溜了出來,先是鬼鬼祟祟的扒着門沿向馮臨風他們的背影注視了半天,然後吐吐吞吞的問我道:“他們成了?”

看了一眼被當成‘炮灰’的董千斤,再看了一眼他別裝成若無其事和漠不關心的韓戰和孫鶴兩人,我故意道用哀傷的語調慢慢的道:“我能做的都做了,他們。。。。。。”停頓了一下,打量着他們三個的表情,韓戰臉上還是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不過卻向着踏了一小步,孫鶴則在身子微微一動後立即穩住了身形。還是董千斤表現的最直接,一個箭步衝了過來道:“他們怎麼了說啊!”

“他們?”欣賞完他們的表情後,我拍拍手道:“我看八成會好的。”

“切。。。。。。”的董千斤的長噓聲中我又慢慢的開口了:“他們是會好,不過你們嘛。。。。。。”

“我們又怎麼了?”董千斤急切的跳了出來。

“爲了你們統領的終生大事,只好委屈你們在我這小住幾天了!”含笑將他們帶到一間房間面前道:“地方是小了點,你們湊合一下吧!”

看了一眼窄小的房間,再看看面帶難色的韓戰,董千斤脖子一硬:“爲了統領的終生大事,我拼了!”說罷帶頭向房裏走去。

看着董千斤走進房裏,韓戰悄悄將我拉到了一邊道:“我說,你就沒有別的地方了?要不我們到外面去住也行啊!”

“你也看見了,我的店就那麼大,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倒是可以和阿福一起呆在地下室。”我衝韓戰做了個無奈的動作:“至於出去住,我想還是不必了吧!必竟你們是打着研究戰法的口號來的,到時如果他們來後沒看到你們似乎也不好吧!”

聰明的韓戰立即領會了我的另一層意思:趙娟再怎麼豪放,畢竟還是個女子,是女人就會害羞。如果他們不呆在這的話,很可能就會捅破這層窗戶紙。到時害羞的趙娟,爲情人出頭的馮臨風會有什麼樣的舉動,韓戰用腳趾都能想出來。於是韓戰在忿忿的嘆了口氣後,拉着孫鶴也走進了房間。

看到他們三個走進房間後,我衝三女打了個勝利的手勢心中想到:現在就只等着吃馮臨風的喜糖了!

“你就是李小呆?”

看着眼前這個只有十五、六歲的清秀女孩不住的上下打量着我,我索性配合的張開雙臂:“我就是,這位姑娘有何貴幹?”

那女孩高傲的一昂頭道:“我是拔刀問劍的妹妹,挑燈看劍!”看了看我沒什麼反應,又忙道:“我哥哥可是問劍閣的閣主。”

“原來是問劍閣的大小姐大架光臨,本店不幸榮幸!”向着裏層做了個請的手勢後,我大聲衝三女道:“有貴客來了,你們還愣着幹嘛?還不快上荼!”

“不,不用了,我就找李小呆問點事!”在看到程程她們的那一刻挑燈看劍的高傲似乎崩潰了一下,不過當臉轉向我時高傲又馬上爬上了她那張清秀的臉:“看什麼看,還不帶我進去!”

看着挑燈看劍的神情,我只是微微一笑,繼續一擡手道:“那麼女俠請進吧!”


似乎聽到了我語氣中的不敬,挑燈看劍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後,才昂着頭雄糾糾,氣昂昂的向房間走去。

“等一等,你來這裏的事你哥哥並不知道吧!”林語攔住了挑燈看劍道:“你是瞞着拔刀問劍來的對不對?”

在驚訝的看了林語一眼後,挑燈看劍失口否認道:“不,是我哥哥叫我來的!”

“那有什麼事能在這說嗎?”林語也不拆穿挑燈看劍慌言微微一笑道。

“這。。。。。。”在看了林語一眼後,挑燈看劍纔不情不願的道:“我只是想要李小呆把練屍的方法交出來。”

“練屍的方法?”我低頭重複了一遍挑燈看劍的話後猛的擡頭看着她道:“你是飛鳳盟叫來的?”

“你。。。你怎麼知道的?”挑燈看劍在吃了一驚後馬上又變臉道:“即然知道我是飛鳳盟的,那還不趕快把練屍的方法交出來!”

聽到挑燈看劍的恐嚇我只是淡淡一笑道:“你回去知訴你們飛鳳盟的,不要再來煩我了!把我惹急了,對大家都不好!”

“把你惹急了又怎麼樣?告訴你王城現在可還是問劍閣的天下!現在把練屍的方法交出來,我還可以考慮原諒你!”挑燈看劍指着我鼻子大聲喝嗎道。

“幹什麼?想要什麼?”

只聽“砰”的一聲,房門被猛的打開了,董千斤手中倒提着他那把‘絕世砍刀’殺氣騰騰的闖了出來。可憐的人,看樣子是想把所有的鬱悶都發泄在鬧事者身上。

當看到鬧事的是一個小姑娘時,董千斤不由得氣勢一泄,收起大斧,走到挑燈看劍面前擺出一付兇惡的樣子道:“你想幹什麼?”

“你是什麼人?想幹什麼?”挑燈看劍毫不畏懼的盯着董千斤吼道:“你知道我哥哥是誰嗎?”

看到董千斤被一個小丫頭片子吼得手忙腳亂的,聞聲而來的韓戰和孫鶴這兩個良的同伴不由都在做隔岸觀火狀。

看看同伴都沒有出來解圍的意思,董千斤也拉不下臉了,淡淡道:“你哥哥是誰?在那?幹什麼的?”

“我哥哥?”挑燈看劍一叉腰道:“你聽好了,我哥哥就是王城第一大幫問劍閣的閣主拔刀問劍,怎麼?想找麻煩嗎?怕了吧!”

“問劍閣?好,很好!”說着氣急敗壞的董千斤就提着斧子向門外衝了出去。

“咦?他幹什麼去了?”挑燈看劍看着衝出門外的董千斤好奇的問道。

“我想大概是去找問劍盟的麻煩去了吧!”在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林語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他是什麼人?敢找我們問劍盟的麻煩?”挑燈看劍似乎也意識到了事情不對,忙問道。

“身爲一個御前侍衛,去找一個江湖幫派的麻煩我想問題還是不大的!”在一旁看足好戲的韓戰也開始‘好心’的提點挑燈看劍了。

“你們怎麼不早說?”跺跺腳,挑燈看劍也向門外衝去。

早說?我和韓戰他們對視一眼後,露出了會心的笑臉。 第二百五十二章亂之始二

就在萬象宗四位太上長老議事之時,一道道密集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萬象宗所在山谷的四周方向,

可以說,這一刻萬象宗通往外界的所有道路,全部被這些人悄無聲息的佔領,而那些暗哨明哨全部被處理干靜,

從這一點看出,這些人對萬象宗的布防極為清楚,

蹄噠,蹄噠,蹄噠,蹄噠……

隨著一陣馬蹄聲傳來,只見十數名有著先天境修為的年輕男女騎著龍鱗馬,向著山道上疾馳而過,

「哈哈,沒想到今天運氣這麼好,竟然接到了懸賞這麼高的任務,」一名身穿灰袍的青年笑著說道,

「不錯,如果將這任務完成,一段時間之內我們就完全不需要外出做任務了,」他的同伴介面道,

「……」

當這些青年男女有說有笑的行經到一處距離萬象宗三十裡外的一處岔口處,異變突起,

「嗡,」

天空顫動,一隻巨大的赤紅色真元手掌突然出現在天空之中,將這十幾名萬象宗的弟子連人帶馬一把抓住,旋即巨手用力一握,這些萬象宗的弟子甚至連慘叫都尚未發出,瞬間就皆是炸裂開來,緊接著巨大手掌化為赤紅色霧氣,這些萬象宗弟子解體后的血肉,便是頃刻間被焚燒乾凈,一個頭髮絲都為留下,

雲海深處,一名耋耄老者居高臨下,遠望著萬象宗所在的方向,

這位老者身著綉有一幅鬼面的黑色錦袍,長得麵皮枯黃,漆黑的雙目透露深邃嗜血的光芒,目光閃動之間,給人一種陰暗邪惡的感覺,他的額頭上有著一道豎線,遠遠一看,就宛如為睜開的第三隻眼睛一般,雪白的長發盤到頭頂,用一根帶有骷髏頭的簪子插著,

這名耋耄老者正是屍鬼堂的大長老,其修為已經達到了脫凡境巔峰,實力極為強大,曾經同時斬殺過兩位脫凡境巔峰的武者,

「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凡是經過的人,不管是萬象宗的武者還是其他宗門的武者,一律全部斬殺,如果你們懈怠大意,別怪我不客氣,」

「是,大長老,」

老者身後,有二十多名身穿黑袍的武者,這些武者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是無一例外,都是有著脫凡境的修為,

此刻,他們態度極為恭敬,


太陽漸漸偏西,萬象宗四周的異動並沒有被萬象宗的弟子發覺,萬象宗依舊如往常一般平靜,

時間緩緩流逝,已是進入深夜,

一輪明亮的圓月高懸空中,無數璀璨的群星點綴在蒼穹之上,

夜色下的山谷中依舊是燈火通明,一個個巨大的用靈石催動的探照燈,掃射著整個山谷,在這些探照燈之下,就算是一隻鳥也是能被萬象宗的巡山弟子第一時間發現,

不僅如此,一隊隊身穿甲胄的高級武者,在真元境武者的帶領下,手持冰冷的武器,巡視者萬象宗的四周,

一間漆黑的房間中,一名老者盤坐在地上,

突然,他睜開了雙眼,眼中流露出心悸之色,旋即他將靈魂之力擴散開來,將整個萬象宗籠罩,這一刻萬象宗每一個角落都在他的腦海中顯現,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之後,然後他將心神籠罩的範圍再次擴大,

一炷香時間過去,沒有發現一絲不妥后,金峽收回了靈魂之力,

「難道是我多疑了,,」

金峽微微皺了下眉頭,心中暗道,剛才他正在修鍊,突然感覺到有巨大的危險,將要降臨萬象宗,可是一番搜查之後,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他雖然不是天機師,但是武者突破脫凡境后,對危險的感知十分敏感,

「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