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但是?



是什麼?

很簡單,意思就是這話,其實又不太可信

此言一出,無奇頓時呆住了,疑惑不解的看著雲智豪,想要說話,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雲智豪多聰明,一眼就看出了無奇的心思,輕輕點了點頭,給了對方一個不要著急的眼神,然後,就再次發出傳音,解釋道:矮子,你不用這樣看我,其實很好理解

我還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很簡單,你想想,如果換做是你,當你擁有了炎魔族族長現在的實力,成功從空間裂縫的圍困中出來后,你接下來會怎麼做呢?

當然是履行自己之前所說啊

對了,我要說的就是這點你會這麼做,那是因為你的個性就是如此,可你難道忘了嗎?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詞叫做狡詐

一聽到「狡詐」這個詞,無奇立時驚醒,明白了對方的話,下意識的發出了傳音,道:

你的意思是,它會反悔?

不錯


雲智豪輕輕點頭,繼續傳音,道:你想想看,它實力有多強?如果它到時候反悔了,那我們該怎麼辦?還能阻止它嗎?

聽到這裡,無奇立時想到了剛才炎魔族族長之後的一番話語,同時,又聯想了雲智豪剛才的分析,一下子明白了,吃驚的看著雲智豪,傳音道:這麼說,它剛才說羅德和我乾爹沒死都是謊言?

而它說待會一出來就讓我和羅德與乾爹團聚,也是話裡有話,真實目的還是想殺我們?

炎魔族族長很可能就是這麼想的

雲智豪聞言,再次點頭,傳音,道:這就是我的的第二個判斷對不起,矮子,讓你失望了這次,我真的幫不了你什麼,到底哪個才是真哪個才是假,只能靠你自己判斷了

竹子,你別這麼說你把你自己的看法都這麼清楚的告訴我,已經是幫了我大忙,雖然你無法確定哪種猜測是真,哪一種是假,但結果已經不重要了,有了你的看法,我現在大概心裡也有數了,無論怎麼說,還是要謝謝你

傳音完這段話,無奇給了雲智豪一個感激的眼神,同時,又說了一番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

而後,才移開目光,踏前一步,站到所有人近前,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像個天真的孩童一般,笑容燦爛的看著炎魔族族長,一邊點頭,一邊說道:「好我相信你現在我就和大家一起,放你出來」

「謝謝你你真是好人啊我帕瓦羅爾德永遠都是你的朋友」炎魔族族長聞言,終於鬆了一口氣,徹底放下心來,道

無奇聞言,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回了對方一個微笑表示了一下,就行動了,瘋狂催動自身的氣息,幫助炎魔族族長一同修復即將布滿它四周的空間裂縫,為對方創造生機

但情況卻並不如眾人預料的那麼理想,空間裂縫的擴張與數量的增長度還是太快了一點,只是毫無章法進行修補的話,根本來不及在炎魔族族長立身之地崩潰前,將它救出來

發現了這一點,炎魔族族長又緊張了,其他正在協助它的破法團成員,也都急了

無奇卻絲毫不慌,平靜的觀察一下四周的情況,自信的說道:「大家不用急炎魔族的族長帕瓦羅爾德,你也不用怕,來得及

我們不要奢求把四周所有的空間裂縫都修復,這樣做來不及的大家把方向對準同一個點,只要讓這一點的空間裂縫修復了,就等於是在空間裂縫牢籠中破出了一個洞,有這個洞,就足以救你了,不用緊張」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點頭認同,二話不說,照著無奇的指示行事,而炎魔族的族長則神色加感激了,連連的點頭稱是,對無奇不停的說著「謝謝」

可破法團一行人修復空間裂縫的度快,空間裂縫蔓延的度也不慢,雖然失去了外力,無法繼續生出多的裂縫,但老裂縫不斷蔓延與擴張之下,還是非常可怕的,把空間撕扯的破爛了,讓炎魔族族長的立身之地越來越小,眼看著就要把最後一片凈土也吞沒「小說」最快,全文字手打

但就在這時,破法團一行人突然發力,按照無奇的指示,將全身所有能量都灌注在了一個點上,化成一道金色的長虹,一衝之下,竟然直接就把空間裂縫形成的牢籠硬生生的撕出了一道缺口,落在炎魔族族長最後所站的那片凈土上,如同浮橋,把牢籠的內外直接連通

「快出來這座浮橋堅持不了多久,你所在的那片地域快要崩潰了」

下一刻,眾人不約而同的大聲提醒,見炎魔族族長有些發愣,異口同聲的吶喊

炎魔族族長聞言,身子不由得一震,立時就從出神中回過神來,沖幾人點了點頭,而後,一句話也沒說,直接身形一晃,化成一道一閃而沒的火紅色光芒,衝出了那讓它驚懼無比的區域百度搜索「小說」看最章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終於出來啦太好啦太好啦外面的感覺真是太好啦」

片刻之後,一陣激動的大笑在這片地域上空不絕於耳的回蕩而起,炎魔族族長大喜過望,激動的難以附加,忍不住仰天狂笑

娜可露露見它這個樣子,真心的替它高興,因為她理解這種感覺,劫後餘生,誰都會這麼激動

不過,她現在可沒興趣繼續分享對方的好心情,因為,她又惦念起羅德了,兩步上前,來到了火焰領主形態的炎魔族族長身前,迫不及待的道:「我知道你現在很高興,也很激動,但請別忘了你剛才的承諾,快帶我去見羅德,我現在就想見他」

這是此刻娜可露露的肺腑之言,對於她來說,羅德就是她的精神支柱,羅德就是她活下去的動力,如果沒有羅德,那麼她的人生也就失去了意義,雖然無奇對她來說同樣很重要,但她畢竟是個女性,而且,還是個尚未成婚的少女

少女最看重的是什麼?當然就是愛情

此時的娜可露露就是如此,在她的心裡,羅德相當於整個世界


「承諾?」

帕瓦羅爾德聞言,先是一愣,似是對娜可露露的問話非常意外,但緊接著它就輕輕點頭,露出了柔和的笑容,道:「我記得,你放心,我不會騙你的現在,我就帶你去見他」

此言一出,娜可露露終於大喜,激動的雙手捧臉,差點喜極而泣,眼淚都掉出來,心跳是「砰砰……砰砰」不斷的加,雖然她和羅德相處已經有了好幾年的時光,但每一次,只要和羅德單獨相處,她都會有這樣的表現,心情既緊張又興奮,還有些期待

這一次,也不例外,一想起自己馬上就要見到讓自己愛的死去活來的白馬王子,她立時就像個少女一般,連羞澀的表情都流露而出,這對娜可露露來說,絕對很少見的因為她並不是一個容易羞澀之人,可這卻充分說明了此時她的心情,有多麼的期待與真實

然而,現實卻並沒有如她想象一般的發展,而是完全呈現出了一種背道而馳的趨勢

炎魔族族長帕瓦羅爾德接下來的表現,出乎了她的預料,讓她目瞪口呆,非但沒有立時移動身形走到自己前面帶著自己進火焰山去見羅德,反而突然神色一變,一雙火眼深處瞬間激射出兩道毒辣無比的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

與此同時,一道璀璨的火光出現,只見帕瓦羅爾德雙臂高高一抬,它居然一句話都不說,就毫無預兆的將兩隻威勢恐怖的雙臂勢大力沉的向著自己砸來

這一擊快到了極致,娜可露露根本沒有任何機會閃避,只能被動的抵擋

「你要幹什麼?」

不過,意識到這一點,她還是在瞬間驚呼了一聲,詫異的詢問,但人卻已經花容失色,現出了驚懼之色

「幹什麼?」

帕瓦羅爾德大笑,神色突然變得猙獰起來,毫不掩飾體內散發而出的濃濃殺氣,嘴角上挑,邪惡的說道:「你不是想要我帶你去見他嗎?我現在就帶你去啊」

說完這話,帕瓦羅爾德的手掌突然重重一落,像是拍蒼蠅一般,「轟」的一聲,頃刻間,就把娜可露露淹沒在了一片巨大的火海之中,根本沒給對方任何反應的機會

「哈哈哈哈哈白痴」

而後,它開始得意的狂笑,身子顫抖,如同一個瘋子,神色猙獰,笑容陰冷,讓誰見了都要膽寒

「你」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一下子全都明白了,自己被騙了,對方根本就沒有化解仇怨的打算,之前在空間裂縫中的承諾全都是謊言,氣的怒喝

「我怎麼了?不要拿道義什麼來譴責我你們可別忘了,我不是人類什麼道義,什麼承諾,在我看來,都是狗屁只有命,才是最真實的東西」

「你……無恥」

「無恥又怎麼樣?你們能奈我何?哈哈哈哈哈哈一群弱智的笨蛋,竟然會相信那種話,我真是要好好的謝謝你們這樣,我現在就送你們下地獄你們快感謝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孤獨的,殺了你們,我就回去把那兩個之前擅闖這裡的人類也一同送下來陪你們」

此言一出,「轟」帕瓦羅爾德突然抬手一拍,火光一閃之下,又是一隻巨掌轉瞬間壓蓋而下,化成一片火海,淹沒了一個人的身影

度實在太快了,被火焰吞沒之人,連反應都來不及反應,就直接成為了火海的一部分,就此再也看不到任何的蹤影

「小天」

他是不幸的賀小天,賀小天的度之道雖然已經修鍊有成,在度的造詣上不差羅德多少,實力也達到了相當高的境界,是聖域巔峰之境,被人稱作盜聖

可面對實力強大了整整十倍的火焰領主帕瓦羅爾德,他沒有任何機會跑,一來對方度快過了他,二來,那隻完全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巨掌覆蓋範圍實在太大了,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可讓他閃躲

「哈哈哈哈別急,現在已經兩個下去了,現在我送第三個下去」

下一刻,帕瓦羅爾德的神色越發的得意了,獰笑聲也越來越大,看著無奇一行人的目光,是充滿了不屑與輕視,就像是在看一群即將被他碾死的螻蟻一般,表情異常的殘忍與猙獰可片刻后,這樣的表情卻凝固了,因為,它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東西

就在這時,只見它手掌離開地面,再次抬起,正要向下一個目標拍去的時候,一開始被它拍入火海深處,如今應該早已化成劫灰的那兩人,居然安然無恙的出現回來了,非但渾身上下找不到一絲燒傷的痕迹,而且,這兩個人的位置竟然也沒發生任何的改變,還是原地

這樣的畫面實在太詭異了,讓帕瓦羅爾德不由得驚呼:「怎麼可能?我明明命中了他們就算我沒一掌拍死他們,他們也應該早已被燒成灰燼了,怎麼可能還好好的站在那裡這不現實啊」

此言一出,都已經為娜可露露與賀小天悲傷的破法團眾人全都激動了起來,身子顫抖,驚喜交加的想到了一個人,轉頭向著那人看去,口中議論聲不斷,一時之間,談話聲此起彼伏而起,不絕於耳,把原本緊張的氣氛轉瞬間改變

「是替感術對一定是替感術」

「無奇是無奇救了他們太好了」

「有無奇在就是不一樣我們根本不用擔心這麼多」

然而,眾人猜中了其一,卻並沒有猜中其二,無奇的確救了娜可露露與賀小天,但他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自身被熊熊的烈焰包裹,像是一個人形火球一般,皮膚與頭腦焦黑,整個人都變得虛弱了起來,只有神智還算正常,其他所有器官已經受到了巨大的損害

「原來是你搞的鬼」

帕瓦羅爾德聞言,向著無奇看去,看到無奇的狀態后,立時又吃了一驚,因為,它記得很清楚,自己並沒有攻擊無奇,可沉思片刻后,它卻明白了,恍然大悟之下,目光森寒的盯著無奇,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此言一出,眾人都知道不妙了,連忙就要出手,帶無奇逃離此地,卻被無奇阻止了

「不用我不能逃現在,也不是逃的時候」

這番話,讓帕瓦羅爾德聽到了,它不由得大笑,用看螻蟻一般的目光深深的看著無奇,道:「怎麼?你不怕死?」

「當然怕我怕的要死」

無奇深吸了一口,忍受著渾身上下被火焰炙烤的痛苦,艱難的擠出一絲笑容,道:「可是,你比我怕因為,你怕我殺了你」

「哈哈哈哈哈就憑你?」

「當然」

「哼無知的螻蟻,也敢對本尊口出狂言我現在就送你上路」

下一刻,隨著這聲話音響起,帕瓦羅爾德出手了,一掌壓落,根本沒有給無奇任何活路,就把無奇徹底覆蓋在了一片巨大的火海之中,讓其痛苦的在火海中掙扎,像個受盡煎熬的冤魂一般,不斷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可是,誰也沒有料到,就在這個時候,無奇竟然在掙扎的間隙間,突然一掌拍出,化成一座無限大的山峰,重重向著帕瓦羅爾德的身子拍去

這一擊,勢大力沉,威能恐怖,是無奇的傾力一擊,凝聚了他大部分的能量,還未靠近目標,就已經「轟」的一聲,將虛空打破了,留下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

但憑這樣的攻擊就想殺帕瓦羅爾德實在太可笑了,別說殺不了帕瓦羅爾德,就算傷,也傷不到如今已然變身成火焰領主形態的炎魔族族長

帕瓦羅爾德見狀,自然不屑的一笑,可就在這時,驚變卻突然出現,出乎了在場所有人的預料,「隔空取物術」只聽一聲顫抖的低喝忽然從火海中的無奇口中迸發而出之後,無奇的那隻手掌前方居然突兀的出現了一片黑霧,把它的手掌徹底吸了進去,一下子消失不見了

而當那隻巨大的手掌再次出現之時,它竟然已經和黑霧一起,突兀的出現在了帕瓦羅爾德的後方


「什麼?」

帕瓦羅爾德頓時驚呼,這個變故讓它吃了一驚,想都沒想就要再次出手,火掌一拍,「轟」一擊將無奇的巨掌全部點燃,如同火山一般,熊熊燃燒了起來

做完這些,它才終於鬆了一口氣,可接下來發生的事再次出乎了它的預料,讓它措手不及,大吃一驚,甚至是惶恐

只見無奇雙目一亮,眼眸深處突然露出一道堅定無比的神色后,那隻已經徹底燃燒起來的巨掌竟然毫不顧忌已經嚴重的傷勢,快如閃電的向前一抓,直接就把不明所以的帕瓦羅爾德緊緊的攥在了手中

而後,當一聲低喝再次從火海中響起,「隔空取物術」只見無奇神色痛苦,五官扭曲的看了一眼已經開始崩潰的空間裂縫牢籠后,那道黑霧竟然再一次出現,巨掌毫無猶豫的向前一探,轉瞬間就徹底帶著帕瓦羅爾德一同消失在了黑霧之中

等它再次出現之時,無論是黑霧,還是巨掌,亦或者是帕瓦羅爾德都已經出現在了四周被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包裹之下的牢籠之內了

做完這些,無奇又連忙抬起左手,向前重重的一擊,「轟」直到傾力一擊再次發動,「轟隆隆」間,一瞬間把空間裂縫牢籠上的唯一一個缺口抹除,他才終於長出了一口氣,右臂一震,直接將自己的右臂震斷,讓那隻與外界聯繫的巨掌徹底斷在了空間裂縫牢籠之中

這一切,說來緩慢,而且,過程有些複雜,但度卻太快了,從變故突然發生到無奇斷臂,所有的事都是在一瞬間完成的,快的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就算實力強悍,對自己有著過人自信的帕瓦羅爾德也是如此

直到又過了足足三秒,人們才徹底明白無奇剛才到底做了什麼,也終於理解無奇為什麼剛才會那麼自信的說,他能殺得了帕瓦羅爾德了

而帕瓦羅爾德自然也一下子懂了無奇的意思,並深刻的意識到自己大意了,可現在才意識到這一點,太晚了,它只能再一次面對越來越近的死亡,不斷的大叫

「不我怎麼會我怎麼會又進來了啊可惡」 「砰」

就在這時,一聲巨響回蕩,帕瓦羅爾德最後的一片立身之地也崩潰了,化成了空間裂縫和四周密密麻麻的裂縫牢籠連接在了一起,徹底將它與外界隔絕了

「啊我不想死啊」

下一刻,一個巨大的黑洞出現,一股恐怖的吸力傳出,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阻攔,一接觸到帕瓦羅爾德,就將它直接吸了進去,雖沒有一次將其徹底吸走,但這股吸力極其恐怖,一個瞬間,就把已然化身成火焰領主形態的帕瓦羅爾德吸走了三分之二的身子「小說」最快,全文字手打

如果說之前它的樣子還像個來自於地獄的魔王,無論從哪個位置看,都是一個恐怖的龐然大物,那麼現在,帕瓦羅爾德的體型就等於是恢復到了正常人能夠接受的範圍,和人類差不多了

可黑洞的吸力誇張而又驚人,又一個瞬間過後,帕瓦羅爾德的身體就沒那麼大了,只剩下米粒那麼大,而與此同時,帕瓦羅爾德本體散發出的光芒也微弱的如同燭光一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隨時都可能熄滅百度搜索「小說」看最章節


「啊我錯了我錯了救救我人類救救我啊」

下一刻,驚恐的求救聲響起,來源於那米粒大小的火光,正是之前不可一世的帕瓦羅爾德

直到這時,它終於怕了,就像是一個犯了大錯的孩子一般,聲音顫抖的向著無奇求饒,希望無奇能以剛才那種奇妙的方式,將自己從這裡帶出去,它希望抓住無奇這根最後的救命稻草

可是,現在再求饒還會有人信它的話嗎?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別說無奇不信了,連沃爾斯也都不信,一聽到那虛假的求救聲,還沒無奇半個人高的沃爾斯就不滿看著那正在黑洞中垂死掙扎的帕瓦羅爾德,義憤填膺的道:「你個大壞蛋爸爸是不會再相信你的」

這句話出自沃爾斯之口,自然是奶聲奶氣的,聽上去語氣特別稚嫩,充滿著孩童特有的純真,沒有任何殺傷力,甚至還有些悅耳,可此時這個孩子的話,卻讓已經沒有多少生機的帕瓦羅爾德徹底心寒了,後悔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它還是不甘心,又一次哭訴著求饒道:「求求你求求你了孩子救救我救救我我……我已經沒多少能量了大部分的能量已經被空間裂縫吞噬了,求求你救救我啊這一次,我就算出來也沒能力再對你們構成威脅了真的求求你啊……我真的不想死啊」

這番話,說實話,讓無奇心動了

因為他天性善良,即便受到師父當年臨終前提醒,不能做一個太善良的人,可這就是他的本性,恃強凜弱不是他的作風,不過,在這一刻,無奇卻很猶豫,自己到底該不該救對方

因為,這是一場賭博,如果對方真的悔過了,那或許真的可以化解一場不該有的仇怨,而且,對方剛才狀態最佳的時候,那番話明顯已經說明了羅德和佩羅並沒有死,只是被它抓起來了而已,這件事絕對是讓無奇最意外的,同時也讓他非常激動

可是,如果這個消息又是一個圈套呢?若是對方所說是假的,它出來之後實力又能恢復,那自己還能怎麼辦呢?

剛才自己之所以能成功將實力遠自己的對方扔進空間裂縫的牢籠內,完全是因為自己的計算,而且,出手突然,手段奇,讓對方意外,出現了一瞬間的大意,才僥倖成功若是再來一次,還能成功嗎?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無奇很清楚,同樣的招數,對於一個高手來說,是絕對沒用的,何況對方火焰領主形態時的實力又是那麼的恐怖,絕對沒有任何的可能再成功第二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