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神凝重的望向那颶風捲起的萬千白骨,蒼炎解釋道:“我所聽到的聲音也正是來源於此……”

邊向衆人解釋着,蒼炎自己也理清了思路,前幾天在恐靈山所聽到的聲音,其實並不是來自於地底空間,而是死靈山,而除了蒼炎,其他人包括紅彤在內都無法發覺這聲音,正是因爲蒼炎具有聖魔之心,加上他十幾萬年所磨練出的危機意識,在潛意識裏聽到了那類似於低喃細語的聲音。

萬年以前,無數的奇獸慘遭屠殺,龐大的怨歷之氣聚集於此,由於時間的推移,無法得到釋放,從而引起了現在的怨氣暴動,蒼炎所遇到的三個屍體堆積之地也只有這裏可能產生暴動,因爲無論是那些嬰兒還是普通的凡人,生前都只是沒有多少靈力甚至是完全沒有靈力的普通生靈,但奇獸不一樣,之所以被稱爲奇獸,正是因爲它們是一些能夠馭使靈力的獸類,如此龐大的數量,可能包含了各個級別的奇獸,它們死後的靈魂自然要較於一般生靈強大的多,而單純的奇獸,死後的沖天怨恨也是無比濃郁。

如果蒼炎所料不錯,那低喃聲音正是死於萬年前的一個強大奇獸所發,就是爲了召喚所有死後的冤魂,完成“大融合”。

衆人也終於明白了原因,心中痛恨着那製造了大屠殺的幕後者,同時也對無數的奇獸冤魂起了憐憫之心。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聽到青稠的問話,蒼炎遲疑了一會兒,說道:“那些冤魂正在由其中一個爲主導,組成強大的魔怪,憑它們的滔天恨意,絕對不會放過任何它們所能見到的生靈,也就是說,恐鱷島要處於生死存亡之間了……”

“憑我們的力量無法阻止……”

說到這,頓了一下,蒼炎想到,魔怪一旦形成,實力必將超越靈力九階,直逼神力範疇,這樣的話,也只有恐鱷島目前唯一的神力強者紅彤能夠與之抗衡。

但是,紅彤在幾萬年前就已經被實力更高的小叢束縛住,如何能夠與魔怪作戰?

見蒼炎只說了一半,青稠着急了,眼見那魔怪就要在漫天雷鳴與颶風中形成,如果待到它融合完畢,衆人還如何逃脫?

“蒼炎,恐怕你得儘早做出決定了,那魔怪就快要……”

沒等她焦急的說完,蒼炎無奈的嘆了口氣道:“逃吧……”

“盡你最大的努力,帶着大家能逃多遠,就逃到多遠!”

言罷,他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決絕。

聞言,青稠不再耽擱,目前只能將邪龍的事先放到一邊,畢竟報仇固然重要,但與夥伴們相處了這麼長時間,她也懂得了,珍貴的友誼更加重要,現在能救大家的只有她了。

運起全身靈力,一擺尾改變方向,向着山外飛去。

……

“蒼炎!”

隨着龍曉曉一聲驚叫,衆人急忙回頭觀望。

“怎麼……”

正想要問發生了什麼,衆人一眼就發現蒼炎不見了。

“嗚嗚……”

龍曉曉頓時大哭出聲。

衆人回想起蒼炎剛剛的話語,也終於明白,他是想要獨自解決這次危機。

“這簡直是胡鬧!”

心中擔憂着,白戰楓急忙大聲道:“青稠夫人,我們快掉過頭去,尋找蒼兄!”

“哎……”

並沒有聞聲而動,青稠沉沉的一嘆,道:“不必了,蒼炎臨走前傳音與我,必須要護佑你們安全!”

如果不是因爲蒼炎的這句話,還用得着白戰楓去說,她青稠早就有所行動了。

聞言,龍曉曉大聲叫喊道:“不行不行……,快去將他找回來,將他找回來呀……,嗚嗚……”

看那架勢,如果青稠不掉頭,她就要跳下去。

“不要鬧了!“

大聲一斥,青稠的又何嘗不知道,蒼炎有多危險,只不過爲了不辜負他的信任,她也只能選擇相信他,而在她心裏,蒼炎一直都是無所不能的,這麼些天,衆人一路走來,哪一次的危機不是靠他而度過的,不管是她沒有參與的恐靈山一戰,還是這幾次與邪龍的交鋒,蒼炎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再看龍曉曉,經由青稠這一訓斥,不但沒有好起來,反而變本加厲了,更是大聲哭鬧起來。

沒辦法,她就是個小女孩,完全理解不了大人們的思想,只想要找回她的依賴,沒有蒼炎,她是不可能獨活的。

實在沒招了,一道輕柔的靈力之風拂過,龍曉曉陷入了沉睡,但即使是睡着了,她的眼角依然止不住的流出淚水,嘴中更是喃喃的叫着蒼炎的名字。

見此,衆人心中明白,這是青稠擔憂小丫頭真幹出什麼傻事,不得已將她弄昏迷。

這時,大家同樣注意到,不只是蒼炎,就連八尾狐敏兒也消失不見了,隨後他們也就釋然了,主人要走,他的寵物自然要緊隨,何況蒼炎還不會御空飛行,需要她這個大助力。

憂慮的氣氛中,衆人沒有再言語,他們雖然都將蒼炎看做一個奇蹟,看做無所不能,但這次危機要相較於前幾次更加的危險,他們又怎麼可能不擔心呢,想要去幫助蒼炎,卻做不到,一來不知道他現在身處何處,二來總要爲夥伴們着想,蒼炎能夠活着回來,可是換做除他以外的在場任何人,都不會有這個本事。

儘管白戰楓與葉磊都已經成就了靈力七階,一位武靈,一位巫宗,但就連他們這種級別都不敢說能夠敵得過蒼炎,實在是他這位巫皇太特殊了,實力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

經由蒼炎的提醒,青稠飛出死靈山後就準備再飛出恐鱷島,這也是迫不得已,也不知道那魔怪的具體威力會波及到哪,只能按照蒼炎的話,有多遠跑多遠。

還好的是,龍水晶與幼崽們早已被她隨身攜帶,也不用再擔心什麼,唯一需要擔心的蒼炎,青稠的心裏卻是有些底氣,因爲在他消失之前,已經從她這裏拿回了那一小包紫色晶體,靠那天地至寶,沒準真的會有奇蹟發生。

……

看到青稠已經飛遠,蒼炎的星隱術卻並沒有解除,即使持續消耗靈力,他也要賭上一賭,看那魔怪能否發現他。


初步的計劃,隱匿身形接近那萬魂的結合體,然後再一次自殘式的爆發靈魂之力,再施以天界升魂曲……

“走吧,敏兒!”

經蒼炎示意,已經化爲銀光的敏兒,“嗖”的一聲載着主上直逼那快要成形的魔怪。

之所以要待到那萬魂融合完畢,纔去靠近,實在是那颶風與雷霆太過危險。

蒼炎也考慮到,那颶風的成因很可能是那“低喃細語”在作祟,至於那雷電則是天地之劫,也就是說,那魔怪的形成竟然誤打誤撞的直接化爲了神力強者,導致了雷劫。

“風——”

仍然是那個字音,只不過這一次卻是咆哮響起。

爆發而出的威勢震盪着整座死靈山,不到片刻,山體崩塌,無數白骨經不住天雷的轟炸早已化爲碎屑,飄蕩空中,剩餘的熬過了雷劫都已變作了那魔怪身體的一部分。

滾滾死氣自那魔怪身上冒出,而死靈山早已變爲了平地,由無數奇獸骸骨所構成的龐大身體足有原來半山之高。

仔細看去,蒼炎又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見那魔怪的模樣就如同由萬千骨架構成的巨大蜘蛛,慘綠色液體貌似是實質的屍氣,沾滿了它全身。

還好的是,蒼炎賭對了,也許是沒有嗅覺的原因,那魔怪並沒有發現施加了星隱術的他。

但有一點卻令蒼炎犯難了,如果不接近它,天界升魂曲就無法起到什麼效果,可是,那魔怪周身除了死氣就是劇毒屍液,根本就接觸不得,這叫他如何是好。

正在他思考着辦法,那魔怪卻已經發起狂來,嘶吼中透出了濃濃的怨毒,彷彿這天下蒼生都已成爲它的不共戴天之敵。

首席盛寵:離婚萌妻出嫁 ,好像是在尋找着什麼。

沒有發現任何生命體,它開始急速的移動……

天上的雷鳴並沒有因爲它的形成而出現停止的徵兆,而是時不時的打下幾個響雷,但劈在那魔怪身上卻又是撓癢一般,絲毫不起作用。

“實在不行,只有先動用靈魂之力了。”

蒼炎如是想着,靈魂之力雖然強大,但對於同是魂體的魔怪卻很有可能助長它的魂力,不過在完全釋放出魂力後,由於兩方能量的相互對撞,倒是能夠短時間內令它死氣散去,龐大的身體崩塌,利用這一時間段,趁着它沒有重新恢復之前,吹出天界升魂曲……

想到這裏,他卻又有一個擔心的地方,施展升魂曲度化陰靈倒是可行,但那魔怪所蘊含的的陰靈何止千千萬,短時間內是一定度化不完,除非能夠長時間令他恢復不了…… “只能靠你了……”

嘴中自顧的說着,蒼炎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包,打開,正是那紫色晶體。

下定了決心,只見他一口將晶體吞入腹中。

頓時,一股狂暴的能量自他體內生成。


“啊——”

不堪痛苦的大吼出聲,此刻的蒼炎只覺得身體快要爆炸了一般,雖然猜到了會有反應,卻沒想到生吞靈根的反應會如此大。

聞聽動靜,遠處的魔怪停下了繼續移動,回過頭來,慘綠色的眼仁瞄向四周,雖然已經確定了附近存在着生靈,但卻並沒有發現,這使它暴怒的大吼出聲。

“風——,風——”

彷彿是要引起共鳴一般,一陣狂猛的陰風席捲四周……


又一次的發狂,八隻巨型爪瘋狂的舞動,萬鬼啼哭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攻向周圍,沒有任何生命跡象,他又將火氣撒向大地。

“轟!!!”

一個巨大的深坑被它利用強大的魂力破壞而出。


在看另一邊,沒有理會魔怪,蒼炎開始全部身心吸收那股狂暴的能量,不能夠用靈囊儲存,否則的話,恐怕他以後連靈力都修煉不成了。

體內那些早已碎裂的經脈再一次被能量衝擊,頓時化爲了虛無,這回可好,本來有希望用天材地寶之類的治癒,直接就沒有了,還如何治?

察覺到體內的情況,蒼炎也憤怒了,而且那股憤怒完全不次於魔怪!

“媽的,本王小心又小心的維護,都是因爲你,現在想回到天界更是難上加難了!”

咬牙切齒的衝魔怪大吼着,他也知道,完全是對牛彈琴,但心中這股不快就是想要發泄出去。

成功的避過了靈囊,將那股狂暴的能量完全化解於周身,最主要的還是靈魂,要是隻以身體吸收,恐怕還未等吸收殆盡,他就要被撐爆。

攥了兩下拳頭,噼啪作響,此刻的蒼炎自信心暴漲。

再也不用躲躲藏藏,撤去周身的星隱術……

霎時間,一股沖天的戰意激盪。

魔怪也終於發現了他,只見它攜着陰風鬼嘯直奔蒼炎而去。

“啊——”

不再是痛苦,而是蓄力的咆哮,身上的紫袍被這股氣勢撐得粉碎,露出了他裏面的緊身紫衣。

“怪物,陪我經脈!”

大聲喝出心中的不甘,靈魂力量全面運起,完全不再顧及是否再現當日差點魂飛魄散的危機,對他來說,經脈都沒了,還在乎毛的靈魂,大不了就拼個同歸於盡,也好過恐靈山遭到魔怪的毀滅性打擊。

面對着龐大的蜘蛛魔怪,他那身體可以說是小到忽略不計,但他那舉起的拳頭紫意升騰,聚星之力附於其上,一道能夠劃破天空的紫光激射而出。

魔怪的身體龐大,防禦力也是近乎於凡塵無敵,但可惜的是,這樣一來,面對渺小的東西也會出現一個弊端,速度沒有達到瞬移的情況下,完全是被動挨打。

“轟!”

光芒閃過,魔怪的腹部頓時多出一個小洞。

“風!!!”

並不是痛苦,因爲它沒有痛覺,而是暴怒的嘶嚎。

滾動起周身的黑氣,直直的向蒼炎包圍而去,可還沒等到他身邊,就已經化爲虛無。

不要忘了,蒼炎的聚星之力對於魂力可是有着一定的剋制作用,早在八荒五界的時候,黃界之主,鬼黃魔王就是因此才無比忌憚於傾天王。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