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點頭:“恩,你去的這幾天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幾天?哪裏用得了幾天,最多三個小時而已!”劉尊好笑的看着我。

“三個小時?”我驚訝的張大了嘴。

這麼短的時候,夠我打掉肚子裏的孩子嗎?

萬一劉尊歸家心切,說不定還會提前呢,他肯定會阻止我的,那我的計劃不是全部都落空了?

“你以爲我是人類,去什麼地方還得交通工具?”劉尊一邊說一邊拍了拍車子的方向盤。

“我不過是覺得好玩所以纔開車的。”

我看着他:“你一路上小心點,別超速,我也不着急的。”

“好,那我先送你回家去。” 劉尊開車帶我回到了家裏,他體貼的問道:“剛纔你說去吃泰國菜也沒有能夠吃上,肚子一定很餓吧?要不要我替你叫一些吃的東西回來?”

我急着想要讓他走,就搖着頭說:“不用了,你還是早點去南海吧,現在我覺得我的頭疼比起肚餓更加難受。”

“真的?”劉尊摸了摸我的額頭。

我非常認真的看着他說:“是,現在又開始了,就是那種摸不着抓不住的痛感。”

“別怕,等我拿回南海的定魂草之後,給你吃下去就好了!”劉尊看到我緊緊的皺着眉,安慰的拍拍我的肩膀。

我點點頭:“恩,好的。”

劉尊看我有些疲倦,就讓我回房去休息。

“哎呀你快點去吧,我自己知道!”因爲即將要面臨着失去孩子,所以我的心情很糟糕,脾氣也變得暴躁起來。

我看到劉尊的臉色猛的一下就變了,皮膚變得透明,血管隱約可見。

但是,只不過一瞬間,他又恢復了正常,微笑着說:“好,我走了,三個小時後回來。”

我無力的朝他揮揮手。

看着劉尊從眼前消失,我很後悔剛纔跟他大喊大叫,他是那麼愛我疼惜我,可是我卻想要殺死他的孩子,並且還如此的失態不耐煩。

而且劉尊那麼高傲的一個人,竟然忍住了他即將冒出來的火氣,可見他真的很在意我的感受。

唉,算了,這些都沒有時間再去想,必須要趁着劉尊走的這幾個小時把該做的事情都做了!

我把病給我的翡翠葉子藏在睡衣口袋裏,就是怕被劉尊發現,他要是知道病曾經來找過我,肯定會很不高興的。

確定劉尊真的走遠了之後,我來到臥室找到了那片葉子緊緊的握在手裏。

“要怎麼做才能跟你見面?”我覺得那片葉子除了冰冰涼清清爽,什麼感覺都沒有。

就在我反覆研究着是不是有什麼咒語或者竅門的時候,整個人突然變得輕盈起來。

沒有任何外力作用,我就飄到了空中,忽的一下就從窗口飛了出去,並且馬上就騰空到了很高的高度。

翡翠葉子從我手裏脫落,變薄變大,好像鐵扇公主的芭蕉扇一樣,自動飛到我的腳下托住我的身體,開始自由的飛翔。

我想這是病在暗中引導,所以也就穩穩的站着,心裏也沒有什麼恐高的感覺。

穿梭在雲中,不過幾分鐘的功夫我就來到了一座房子面前。

這是個散發着撲鼻藥草味道的農家小院,小巧精緻,到處都懸掛着藥葫蘆。

院子裏還晾曬着很多我叫不上名字來的草藥,還種植着很多藤蔓植物。

“病?”我知道這是病的住所,她負責施以病毒,當然也要懂得解毒之道。

“你在嗎?”我推開小院的柴扉,輕輕的走進去。

院子裏很安靜,沒有人回答我,所以我只好穿過那些藥草,來到房子跟前敲了敲門。

“娘娘大駕光臨,老身有失遠迎!”好在房子裏馬上就傳來了病的聲音,跟着房門就被打開了。

我看到病手裏拿着一個小小的研鉢,好像正在忙着製藥。

“你不用跟我這樣客氣,我們隨便一點說話。”我聽着她的稱呼和那種唯唯諾諾的口氣,心裏就很不是滋味。

哪裏有什麼娘娘,那都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

我的心情非常不好,看到的人和事都覺得不順眼,連病說話我也聽着不舒服。

“好的。”病微微一笑,似乎很明白我的感受。

“進去說話吧!”我嘆了一口氣,徑直擡腿走進了屋子裏。

房子裏光線不是很好,不過我也很快就適應了,這樣冷清清的還很是對應我此刻的情緒。

“我想好了,這個孩子不能要!”我在一張椅子上坐下,開門見山的對病說。

病看着我,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你真的想好了?”

“不是我想好了,是這個孩子自己把他的邪惡都展示給我看了,我留不得他!”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口氣很衝,很想發脾氣。

病輕輕的點點頭:“是啊,有些事情不需要我們這些人多事,當事者自己也會促成結果的發生。”

“你別再說這些大道理,告訴我,怎樣才能終止孩子的發育,終止我的妊娠?”我不耐煩的說。

“娘娘,自從去過你的夢裏之後,我就一直在製作這道墮胎藥,採用了很多很多稀世罕見的藥材,藥力肯定是夠了,但是也得顧及到娘娘的身體”

我冷笑着說:“你就知道我一定會來的,對不對?你就那麼盼望着我的孩子死去?”

“娘娘既然來了,想必心裏已經有了主意,何必跟老身過意不去呢?”

我自己都覺得自己無理取鬧,而且還想要遷怒於人,但是病這樣說,我又忍不住大聲的喊起來:“誰說我跟你過意不去,是你們都跟我的孩子過意不去!”

“娘娘請冷靜,孩子做了那麼多事情你都看在眼裏,不是我們這些旁人口說無憑”

我憤怒的說:“誰知道那是不是你們使的障眼法,是不是你們給我心裏下的蠱毒,符咒?”

病突然走近我的身邊:“娘娘若是心疼這個孩子,不想將他殺死的話,那就不用來找老身了。”

是啊,留與不留都是我自己的決定,甚至連劉尊都不知道。

爲什麼要找個人來責備,爲什麼會這麼難過,那還不是因爲這個孩子是我的親骨肉嗎!

但是就因爲這個原因,我就可以置天下黎民蒼生於不顧嗎?

我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你說得對,只不過我這做母親的心始終是對孩子充滿了愧疚的,所以”

“老身理解娘娘的心情,也佩服娘娘的大仁大義,放心,這個孩子以後若再有機會輪迴,還是會洗心革面回到娘娘身邊的。”

“真的?你是說我們還有一段緣分?”

“這就要看這孩子的造化了,他要是痛改前非,一定會有再次投生的一天。”

我不知道病是不是在安慰我,但是這樣聽起來似乎好了不少。

“你要怎麼做?”

看着病手裏的研鉢,我心裏還是忍不住撲通撲通的狂跳起來。

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但是我看到過,以前我的女同學中間也有跟男朋友偷嚐禁果的。

當她們從醫院回來,臉色蒼白,小腹抽筋,一頭冷汗的躺在牀上的慘狀我一想起來就不寒而慄。

可是她們都還在孕早期,我這可是大腹便便的孕後期,就算是懷着普通的小孩子的孕婦在這個時候引產都是很危險的,何況我還懷着一個小魔王?

“娘娘喝下這碗藥湯之後,老身再做法讓那孩子的精魂飛散。”病一邊說一邊把藥粉都倒進一個煎藥的砂罐子裏面。

“會不會很疼?”我的手緊緊的握成一個拳頭,指甲都深深的鑲嵌到了肉裏。

其實我擔心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有那個孩子,他的精魂都飛散了還怎麼投胎?

“老身爲娘娘準備了麻沸散,不會很疼的。”病考慮得很周到。

但是當我看着她的時候,心裏的那種情緒很難以描述,我對她又是感激又是仇恨,越是感激就越是仇恨。

“你最好是快點,劉尊去南海給我找定魂草,三個小時後就會回來,我不想讓他看到我打掉孩子的場景。”我提醒病。

“如果順利的話,並不需要多長的時間。”病很快就把那一罐湯藥熬好了,倒進一個小玉碗裏。

我聞到了一股很奇怪的香味。

“娘娘喝下這碗湯,然後再喝下麻沸散。”病還拿了一個紅色的漆碗。

想必小混血被打胎藥傷害之後一定會不肯罷休,他會在我的肚子裏翻江倒海吧,不然病也不會給我準備麻藥。

這種時候了也由不得我再多想什麼,藥已經在我的手上,而那些首映式上死去的人也在我眼前晃動着。

如果我猶豫不決,那麼小混血很快就會出生,等他降臨到這個世界上之後,會發生什麼,我是很清楚的。

不能再這樣糾結下去,我的孩子,媽媽只能說聲對不起了!

我把心一橫,端着那碗香氣撲鼻的藥就往嘴裏送。

可是就在這時,病的小院子突然就被一片巨大的烏雲給遮蓋住了,房間裏一片黑暗。

本來我就覺得病的房子不着地也不挨天,好像是在半空中懸着一樣,現在風雲變色,整個房子就開始不停的搖晃起來,跟院子裏那些懸掛着的藥葫蘆差不多。

我猝不及防,手裏的藥水潑了自己一身,碗裏已經是空空的了,雖然看不到,但是我知道這碗藥算是白費了!

“該死的老婦,竟然敢阻止我的降生,你算什麼東西,不自量力!”我的肚子裏傳來一個孩子怨毒的聲音。

那是小混血,他的聲音早就鐫刻在我的心裏了!

房間裏雖然很黑很黑,但是我的肚子卻發出了萬丈光芒,小混血的臉清晰可見。

“媽媽,你瘋了嗎,竟然相信這個老婦人的胡言亂語,還想殺死你自己的親生兒子?”小混血一邊說一邊伸出手來,狠狠的抓向我的脖子。

“娘娘小心!”病拿了一柄藥鋤,打在了小混血的手腕上,打得他尖叫一聲縮了回去。

我傻傻的看着肚子,不知道該做什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媽媽,幾天,只要幾天!” 病對我說:“娘娘你堅持住,我再熬一碗藥!”

“那你得快點!”我反應過來,用手去捂住肚子上小混血的臉,不想再被他蠱惑。

小混血哭得很是傷心:“爲什麼呀,明明過不了多久我就可以來到媽媽的身邊,我會好好聽你的話,做你最乖的兒子!”

“我,我不會相信你的!你把駱飛變成餓死鬼,又把所有參加首映式的人都弄成那副樣子,如果我讓你出生,你一定會把整個人間都弄得一片黑暗!”我的手觸摸到的是一張孩童的臉,柔嫩,可愛,還有晶瑩的淚水。

“媽媽,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會這樣調皮!”小混血一邊哭一邊抹眼淚,委屈得不得了。

我心裏一陣陣的刺痛。

“娘娘,藥熬好了,快喝下去吧!”病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竟然可以幾句話的功夫就重新弄了一碗藥遞到我的手上。

端着藥,我的手開始不停的顫抖,沒有了之前那種堅決的意志,所以說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媽媽,別喝,要是你喝下去就再也見不到我了!我是你的第一個孩子啊!”

我聽得肝腸寸斷。

但是,我不能留下這個孩子,他在這樣的時候還不知悔改,依然有着狡黠的眼神,所說的話也不過是在敷衍欺騙我而已。

“孩子,我的孩子。”我喃喃的說着,眼淚不停的滾落着,但是我的手依然向着脣邊移去。

小混血的眼睛裏冒出一絲寒意:“媽媽,你真要這樣狠心?你就不怕我父親回來之後會痛苦萬分?”

“你父親?”我楞了一下。

小混血哭着說:“父親如果知道了一定會很失望的,他對我充滿了期待,想要培養我成爲一代天驕,可以跟他一起馳騁疆場,或者就那麼安安靜靜的做一做遊戲!”

他說得合情合理,我也覺得不好面對劉尊。

“娘娘,別說了,快點喝了吧!”病一邊說一邊焦急的看着我手裏的碗。

“滾開!”小混血怒吼一聲,從我的肚子上彈出一條好像蛇一樣的東西纏到了病的身上。

我只覺得腹內一陣劇痛,那條蛇狀物好像牽連着我的子宮一樣,動一動我就會很痛。

“什麼東西?”我看到病被纏得很緊,呼吸都很困難。

“臍帶,娘娘!”病掙扎着喊道。

我回憶起之前杜冰和惑之間的事情,他們不也是用一條臍帶連接着兩個人之間的母子情誼嗎?

如今,我也要斷了這條紐帶,斷了我跟小混血的這段緣分了嗎?

“媽媽,幫我殺了這個巫婆,她想要害死你的兒子,留着絕對後患無窮!”小混血一邊狂喊着,一邊狠狠的收緊臍帶。

我自然不肯,但是眼看着病越來越體力不支,小混血的眼睛血紅,臉上是猙獰的笑容。

“你快點放開她!”我對小混血喊道。

但是他卻冷笑着說:“怎麼可能?媽媽,如果你不肯幫我,那就一邊看着吧,別插手就好!”

“你想要把她怎樣?”

“還能怎樣,勒死她,切成一片片的餵魚!”小混血看到病的七竅開始流血,興奮的說。

我搖着頭:“你太殘忍了,快點馬上放開她,否則我立刻把這碗藥喝下去!”

“媽媽你在幫別人害自己的兒子!”小混血的口氣變了,從委屈可憐變得陰冷無比。

“我不是害你,我是想讓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哭着說。

“胡說,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我就不該叫你一聲媽媽,因爲你根本就不配!”小混血的腦袋從我的肚子上冒了出來,短短的時間他已經長得好似一個少年,英俊得不像話!

他的頭髮微微的捲曲,藍綠色的眼睛有着魅惑的光彩,高高的鼻樑薄薄的嘴脣,皮膚如同瓷器。

“你老老實實的做你的孕婦有什麼不好?居然想要把我從你的子宮中弄出去,你該死,該死!”小混血搖了搖頭,他的脖子和肩膀也慢慢的從我的肚子上冒了出來。

現在的我就跟一個怪物一樣,小混血的上半身從我的肚子上長出來,好像一隻寄生獸。

“本來我想着等你生下我之後再懲罰你的不忠,可是現在你竟然敢提前終止我的生長!”小混血一邊說一邊想要奪走我手裏的藥碗,我趁着他分心,奮力把那條臍帶從病的脖子上鬆開。

不過就在這一瞬間,我的藥碗已經被他拿在了手裏,不能被他奪走,我本能的向回拉,一來一去,藥水又灑出去一大半。

“娘娘,快喝!”病緩過氣來,趕緊過來幫我。

小混血哈哈的笑着:“喝不喝又有什麼兩樣,就在這段時間裏,我已經長得很不錯了,現在就算沒有你的子宮,我也一樣可以順利的降生!”

“他這是在騙你,娘娘快喝下去!”病看着小混血的腰部也慢慢從我的肚子上長出來,眼淚都要急出來了。

我是有判斷力的,我知道小混血說的都是真的,即便我現在喝下去這碗打胎藥也是無濟於事的了。

而且他自己選擇了一個很好的方式,從我的肚皮上長出來,然後跟我脫離,他就是一個自由的個體了,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我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喝啊,你喝吧,我看着呢!”小混血呵呵笑着,拿着藥碗的手沒有再跟我爭奪,反而向我的嘴裏送,好像要逼着我喝掉一樣。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不知道該喝下去還是不喝下去。

如果我喝了,不但會讓自己痛苦不堪,還會加快他的降生,這不是適得其反了嗎?

但是如果我不喝,那就不會知道這些藥對小混血到底是不是真的一點影響都沒有。

病看着我難以抉擇的模樣,搖着頭嘆了一口氣說:“本來我想着娘娘懷孕,不如就讓娘娘自己解決,如今看來是不可能的了!”

“死老太婆,你想做什麼?”小混血看到病拿起一個藥葫蘆,警惕的對她伸出了手,暫時放開了我。

病快速的把葫蘆的口子打開,從裏面飄出一陣黃色的煙霧,籠罩到了小混血的身上。

那些黃色的煙霧有着一股濃濃的藥味,小混血被嗆得不停的咳嗽起來,然後我就看到他慢慢的變小了。

不是身體,而是他的年齡,彷彿一下就回到了四五歲的樣子,他尖叫着想要撥開那些煙霧,可是卻是徒勞的。

“娘娘,他馬上就要縮回到你的肚子裏,等他一回去你就馬上喝下我熬的藥,到時候他就會真的變成個死胎,我再幫助娘娘從你的體內將他拿出來,那麼,一切都會順利結束的!”病抓着藥葫蘆在我身邊疾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