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居然對著樂天跪了下來,蘇紫萱有點腿腳發軟,這還是她第一次近距離的觀察一個鬼……

這個女人的身體看起來有些透明,身上的衣服還會無風自動,蘇紫萱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已經徹底的崩塌了。

「你再忍耐片刻!等我們離開的時候,我自會讓你解脫!」樂天說道。

妃寵不可 女鬼一動不動的跪著。

樂天走出了這個石室,蘇紫萱也急急忙忙的跟了出來。

「你要怎麼幫她?」蘇紫萱小聲的問道。

「等離開的時候,我會做一個火熾局!這裡的一切都會被燒毀!毀掉那個女人的屍身,她就可以解脫了。」樂天說道。

「火熾局?什麼東西?你要燒了這裡?那豈不是沒有證據了?」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剛剛那些東西你也看見了,沒有一樣是可以見光的,但凡有一種東西流到了外面,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就拿剛剛那具女屍來說,她的體內都是馬上要到成熟期的化血蟲,這個東西成熟之後就會化成蚊子一樣的飛蟲……」樂天看著蘇紫萱。

「吸血?」蘇紫萱眨了眨眼。

「它會直接鑽進你的血管!立馬開始快速的繁殖!」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萱不說話了,那種恐怖的情況她想想就起雞皮疙瘩。

她又用手機留下了照片,這才又跟在樂天的身後。

「這是最後一個隔斷了!不知道裡面有什麼。」 魔門敗類 蘇紫萱緊張地問。

「急什麼?看看不就知道了。」

樂天推開門。

「嘔……」

蘇紫萱看了一眼馬上吐了!

樂天看了看,好一會沒動。

這裡居然是一個堆放屍體的地方,在這個隔斷里居然亂七八糟的擺放了七八具屍體,他們的身體都殘破得很厲害,明顯是被虐殺的。

一股奇怪的味道涌了出來。

蘇紫萱強忍著用手機留下了照片,樂天一推石門,石門再次關上。

蘇紫萱依舊非常的反胃,殺人她見的多了,但是將人當成豬那樣的殺死,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看到方大師過來,我趕緊問她潘曉瑩他們那邊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方大師略顯疲憊的朝着我點了點頭,說潘曉瑩媽媽已經醒過來了,那邊應該不會有多大問題,讓我不要擔心。說完後之後,就去那邊跟囡子繼續爭着看電視。接下來不管我怎麼問,方大師都只是嗯嗯啊啊的應付着,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電視上,好像電視纔是他的全部一樣。

無奈之下,我只好打電話給潘曉瑩,問她那邊的狀況。可是潘曉瑩卻說,當時方大師救醒她媽媽的時候,並沒有讓潘曉瑩在場,只有她爸爸和方大師在場。可是不管她怎麼問,她爸爸還是不告訴潘曉瑩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而且,之前方大師走的時候也叮囑過她爸爸,一定不能夠把這件事兒傳出去。

潘曉瑩的媽媽醒來之後,就辦理了出院手續。至於潘曉瑩的媽媽昏迷之後,完全是和睡着了沒什麼兩樣。當她醒來的時候,如果不是家裏人說,她還以爲只是睡了一覺醒來了呢。

掛了電話之後,我對方大師就更加的好奇了,爲什麼方大師對這件事兒竟然守口如瓶,不管我怎麼問都不回答。難不成,這事兒真的和我有關係?

“葉子,出去給買點吃的,我跟囡子都快餓死了。”正在想這事兒的時候,那邊的方大師扯着大嗓門朝着我喊道,完全把這裏當成了自己的家啊。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以前我只不過是一個人順便養活一下範老頭,幫他洗衣做飯什麼的。可是現在,我還得養活兩個人,不光洗衣做飯,還有很多瑣事兒操碎了心。在對面的牛肉拉麪館兒裏要了幾碗拉麪回來之後,方大師邊吃邊說讓我晚上還得跟他出去一趟,還讓把囡子也帶上。

本來我還以爲是潘曉瑩那邊的事情呢,出來之後才發現他竟然是朝着楊家墳那些村民安置的地方走去。

那邊的事情確實更加的重要,雖然我之前把所有人的“命”都拍回到了他們的體內,但是我到現在還不確定自己做的到底對不對。方大師去了也好,正好能夠給順便看看。

安置的地方離我這邊的鋪子不算遠,打車二十多分鐘就到了。

在那邊的時候,囡子找到了自己的媽媽,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兩個人之間看上去十分的冷漠。按理來說,那個女人應該是男子的法定監護人才對,我應該把囡子還給她。可是現在看到她們之間的那個態度,我還真的不太敢把囡子交給她了。

“葉子是吧,囡子奶奶既然把囡子交給你了,你就照顧好囡子吧。”女人很冷淡的朝着我說完話之後,就消失在了人羣當中。那些村民聽到這話之後,竟然有些見怪不怪的意思。這個,就讓我更加的好奇。

正在我打算問清楚這些村民到底怎麼回事兒的時候,方大師在那邊喊我過去。

等我抱着囡子過來之後,才知道方大師這次過來的目的。他並不是爲了楊家墳的這些村民來的,而是爲了那幾個過白事的吹手而來的。當時囡子奶奶的白事上面,我們就看出了這幾個吹手可能命不久矣。

過來之後,就聽方大師跟那幾個人在聊,我抱着囡子坐在旁邊並沒有插話,而是聽他們在說。

那幾個人現在對於方大師臉上寫滿了敬畏的神色,全然把方大師當神看了。他們說,之前方大師說他們有劫難,劫難還真的就出現了。我本來以爲他們說的是之前的那場大水,那個根本就是人爲的。

但是聽下去之後才知道他們所說的並不是那個,而是昨天晚上下山的事情。那些救援隊的跟村民下山的時候,由於是半夜下的山,所以路上走起來都非常的難走,很多人都顧不上。本來他們幾個也是跟着大部隊走的,可是不知道怎麼的,走着走着,幾個人就迷了路。

連他們都不知道,爲什麼會跟着人羣走會迷路。他們幾個人也發有手電筒,可是手電筒完全起不到多少作用。能見度,僅僅只有幾米而已,稍遠一些的地方,手電筒的光竟然就透不過去了。所以,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找到那邊的人羣。

他們就藉着那微弱的手電筒光走了好長時間,到最後又繞回到了剛開始來的那個地方。試了好幾個次都是如此,幾個人心裏開始懼怕了起來。他們做這一行的,對於鬼神之說都深信不疑,這應該是遇上了鬼打牆。

這幾個人都只是普通人而已,遇見鬼打牆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破解。他們喊了很長時間,沒有任何人迴應他們。

就在幾個人都快要絕望的時候,想起來方大師給他們的那幾張符。於是,幾個人立刻把那幾張符掏了出來。就在幾張符剛剛挑出來的時候,竟然同時燃燒了起來。這一下子,把他們幾個也嚇的不輕。其中有兩個,還燒到了手。

看到那幾張符燃燒起來,他們幾個面如死灰一般,最後的期望都沒了。

不過接下來他們就驚喜的發現到,自己的手電筒竟然照的更遠了,而且還能夠看清楚前面的路。更重要的是,他們看到了那些正在下山的村民。幾個人絕處逢生,立刻就朝着那邊跑了過去。

本來當時就想着去找方大師的,可是聽說方大師當時暈了過去,到了公路上的時候直接就被救護車拉走了。所以他們也就跟着那些村民來到了這邊,本來他們的家都不在楊家墳的,完全可以回家去。但是爲了等方大師,他們還是選擇了等在這邊。

“聽說,你們每次到楊家墳的時候,都會帶很多的紙人過去?”等那些人說完之後,方大師才朝着他們問道。

聽到紙人兩個字的時候,我心裏也是一驚,終於明白方大師這次過來的目的了,於是趕緊把囡子抱在身前坐下來仔細的聽着。

“恩,去聯繫我們的人讓我們帶過來的。我們做死人生意,除了吹吹打打之外,紙紮花圈香燭元寶之類的,也是咱們的經營範圍。別人給了錢,當然得拿過來。”那個領頭的人朝着方大師說道,這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他們這一行都會一些這手藝。

“去聯繫你們的人是誰?這好幾回了,沒回楊家墳死人,都能看到你們。”方大師繼續朝着那幾個人問道。

“是個四十來歲的男的,長的不太高,有點黑。沒回都是他過去找我們的,那些紙人也是他出錢的。他說自己是這個村子裏頭的人,那點錢不算啥。”那個領頭的回答道。

不過也有讓他們疑惑的地方,這一個多月以來,楊家墳竟然死了兩三個人這讓他們有些出乎意料。更爲重要的是,那個人既然說自己是楊家墳的人,可是這兩三次過白事的時候,都沒有看到那個人,這讓他們也不理解。

按理來說,村子裏過白事,基本上每個人都會去要麼幫忙要麼隨禮。除非,那個人在村子裏的人緣確實太差勁。可是要是說道人緣差,也不至於買那麼多紙人給死者送去,這讓他們也想不通。

“去找你們的,是不是這個人?”方大師說話的時候,從口袋裏面掏出來一張照片遞到對面的那幾個人手裏。照片裏的,正是趙全。

那幾個人拿着那張照片看了好半天,朝着方大師搖了搖頭,表示並不是這個人。

看到那幾個人搖頭,我跟方大師也是一愣,竟然不是趙全。在整個楊家墳,估計也只有趙全才會對紙人那麼感興趣。之前在市區的時候,很多時候那些紙人都是他弄出來的。那麼如果不是趙全的話,很有可能就是,趙全身後的那個人。

想到這兒,我有些驚喜的看着方大師,方大師朝着我微微的點了點頭,看來幾乎可以肯定那個人之前確實是在楊家墳的。除了這幾個人之外,有沒有見過,那就不得而知。不過,應該可以問出來。

“囡子,你能畫出來那個人嗎,他們說的那幾個?”我轉過身來朝着囡子問道,自從有了囡子之後,我發現對她的那雙眼睛有了很大的依賴。很多時候,都想讓她給把問題解決。

不過囡子好半天之後,才搖了搖頭,示意自己畫不出來。

看到她搖頭,我也是略微有些失望。不過還好,既然眼前這幾個人見過那個人好幾次,而且都能夠描述出來,那麼如果真的是村子裏的人的話,稍微一打聽應該就能夠猜得出來到底是誰了。

事不宜遲,方大師讓我趕緊去把村子裏六十歲往上的老人都請過來。雖然我不知道他爲什麼一定讓我請六十歲往上的,不過我還是去了。

整個村子裏的人都住帳篷現在,我得每家每戶去找。大概半個多小時,才把村子裏六十歲往上的十幾個人都找齊。這幾個人聽說是方大師找,有幾個都已經睡了還是從被窩裏面爬了起來,讓我都覺得十分的不好意思。 樂天又仔細地檢查了一下這個地方,確認沒有任何疏漏,他也鬆了口氣。

「你先帶他們離開!」他對蘇紫萱說道。

「那你呢?」蘇紫萱看著樂天。

「我要毀了這個地方!」樂天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

「不能留下來嗎?這個地方對警方破案很重要。」她打著商量。

「你瘋啦!如果這地方暴露了,出了事你說誰來負責?」樂天反問。

蘇紫萱想了想,也只好同意了樂天的做法。

這裡的恐怖她是見過的,外人不知道這其中的恐怖,可她知道!

等蘇紫萱離開這個恐怖的地下室的時候,天色都已經泛亮了。

她長長的吐了口氣,居然有點再世為人的感覺。

她不知道樂天在下面做了什麼,但是直覺的感覺樂天不會做什麼沒用的事情,他自從下到地下室之後,每一步好像都是特別的謹慎。

樂天長長的吐了口氣,這個地方他已經大概知道是做什麼的了。

可能很久以前這裡就被巫門的某位高手給看中了,他在這裡做了一些培養邪蟲的一些實驗,樂天相信如果回去查一查警方的失蹤人口紀錄,可是查得出來在某一段時間,這個區域的失蹤人口會呈現一個激增的態勢!

那些白骨粉末可不是十個八個人可以堆得出來的。

這個時間樂天推測大概在十年前,因為那個死去的女人死亡的時間就是十年前。

這個地方也不知道是偶然還是有人指點過小壞的父親,所以這裡就成了他練習邪術的地方了!

樂天從懷裡取出了幾個奇怪的小柱子,這個柱子非常的奇怪,它的上面居然有一些藍色的光點。

樂天小心地拿著這些小柱子,他來到那個女屍所在的石室。

「我要將你的身軀焚毀!你還有什麼遺願?」樂天沉聲問道。

「多謝大師成全……」女鬼只是簡單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樂天點點頭。

十多年的折磨,已經斷掉了她所有的心愿,她唯一的心愿就是早點死去……

即使是被人打的神形俱滅!

樂天在她的腳下擺了一根小柱子,這個小柱子在落地之後突然開始燃燒,冒出了藍色的火焰光芒,不過火焰非常的小。

樂天又去了旁邊的培養虯褫的石室,他再次放下了一枚石柱。

一隻不是虯褫的虯褫湊了過來,小石柱突然開始燃燒,小小的火焰居然點燃了這隻小白蛇。

小白蛇劇烈的翻滾,可是依舊不能撲滅身上的火焰,它痛急之下居然鑽進了骨粉之中!

「呼……」

一道巨大的火焰衝天而起,骨粉中有大量的磷,全都被點燃了。

樂天顧不得管這裡,他飛快地來到那個盛放破損屍體的石室,在其中放了一枚小石柱。

石柱依舊自燃了。

這整個地下室是按照五行宮的方位來安置所有的石室位置,這倒是更加方便了樂天。

原本他還要費力地搞一個五宮陣出來,因為布置火熾局最低的要求就是五宮陣做輔助,如果想布置一個像北山那樣威力巨大的火熾局,那就不止需要五行陣宮了,至少需要九宮陣才可以!

樂天又在那個布滿蛛絲的石室內小心的放下了一個石柱,可是當石柱開始燃燒的時候,海量的蟲子突然從蛛絲中涌了出來。

樂天微微皺眉,這些痋對於危險的氣息非常的敏感,特別是陰陽的變化,火熾局的氣息明顯被他們發現了。

樂天快速的退出,他的手中還有最後一個小石柱,他將這個小石柱放到了地下室的中間位置!

這個小石柱被放下來的時候,幾個石室內突然竄起了巨大的火苗,而樂天腳下的這個石柱也同樣竄起了巨大的火苗。

樂天猛地向後一跳,間不容髮的躲了過去。

可他人躲過去了,衣服依舊被點燃了。

樂天急急忙忙地將衣服外套脫了下來扔掉,他甚至連拍打身上的火苗都不敢。

因為這些石柱可不是普通的東西,那可是石磷做的火柱,這是樂天偷偷在高小秋的小店裡偷來的……

人家姑娘也不知道發沒發現……

這個東西一旦被點燃,不燒到最後是不會停下來的,除非有大量惡水的阻攔,否則它是不會熄滅的。

更別說在五宮陣的加持下,火焰更加猛烈。

「吱吱……」

各種尖叫聲在身後響起,樂天連回頭都不敢。

他拚命往上爬,上面的出口已經被蘇紫萱用暴力砸開了,這個女人的力氣可不容小視,樂天幾乎是連吃奶的力氣都用出來了。

蘇紫萱聽到了下面的動靜,她急忙跑過來探頭查看。

「你傻呀!看個屁……還不快點跑!」樂天一抬頭,就看到蘇紫萱正看著自己呢。

蘇紫萱卻沒有理會樂天的話,她向樂天伸出手。

她已經看到樂天身後有巨大的火苗正在竄出來!

樂天快速地伸出手,蘇紫萱一把抓住他,低喝一聲,身體猛地用力一提。

樂天的身體剛剛離開洞口,一股巨大的帶著藍色的火焰就衝出了出口的位置!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這一幕,樂天這傢伙在下面做了什麼?

即使點燃了天然氣管道,也無非造成這樣的場面吧?

「我們快走……」樂天說道。

火熾局的威力可是非常大的,下面的那些東西不可能還活著,而且火熾局可以燃燒的時間很長,等泥土都燒鬆了,這個鬧鬼的幼兒園就會徹底坍塌!

不過到了那個時候就無所謂了!

蘇紫萱扶著樂天,兩個人快速的跑到外面的院子,卻發現那幾個先出來的年輕人早就偷偷溜了……

「這些個混蛋!」蘇紫萱狠狠的罵了一句。

剛剛這些傢伙還在信誓旦旦的說他們會配合自己錄口供,提供小壞父女的犯罪證明,結果話還沒過喉嚨呢……

人都跑了!

「算了,這些傢伙如果還不能走上正道,那就是他們自己作死。」

樂天搖搖頭。

腳下突然發出巨大的「噼啪」聲音,樂天臉色一變。

他沒料到火熾局的威力這麼巨大,居然在幾分鐘內就要將這裡燒塌了?

「跑跑跑……快跑!這裡要塌了。」他喊道。 蘇紫萱一把拉住樂天的手,兩個人瘋了一般的往外跑,兩人剛剛跑出了幼兒園的院子,地面就出現在一道巨大的裂縫,然後整個院子都在兩個人的注視下消失了。

地面出現了一個大坑,可是大坑裡面的火焰依舊在劇烈的燃燒。

「你到底弄了個什麼東西?」蘇紫萱驚詫的看著樂天。

雖然火在劇烈的燃燒,但是讓蘇紫萱無比驚訝的是……她居然感覺不到這火的溫度,只看到藍色的火焰中一股股濃煙不斷地竄上高空。

「我不是告訴你了,我布了一個火熾局。」樂天說道。

「什麼是火熾局?」蘇紫萱瞪著樂天。

這傢伙居然可以徒手造成這麼大的傷害場面?那豈不是說……這貨是個絕對的危險人物?

「這個……我說了你又不懂……」樂天不太想說。

「不懂我也要聽!」蘇紫萱堅持。

「呃……」樂天的眼珠子轉了轉。

「我警告你,不要給我打馬虎眼!我要根據你造成的破壞來評定你的危險等級!」 綜影視女二號 蘇紫萱一字一頓的說道。

「幹嘛?想把我關起來?」樂天嚇了一跳。

「別廢話!趕緊說!」

樂天想了想,他要組織一下語言。

「行吧,給你說說也無所謂……火熾局,又稱赤焰局,是一種極其狠毒的墓局,這個東西一般會用在古墓上!也就是說……這個東西是針對死人的!」他慢慢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