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當然會發現傘,除非在此之前傘自己消失了蹤影。

女特工只覺得自己眼花了,

她甚至沒有注意到門又自己開了,還在車門前沒有人的情況下自己關掉了。

而車司機沒有發現自己在女孩走後還多停留了一段時間。

在他的記憶里,

通過後視鏡她看見凱瑟琳去而復返,在瑪麗(假名)的疑惑中拿回了傘。

由於出門較早,

除了同麥考夫談話稍微浪費了一點時間,雖然感覺上度日如年,但其實總體上花費的時間並沒有想象當中多。

加上路上又是專車直達,

凱瑟琳大約7點半就到達了目的地。

為了不引起麥考夫手下的注意,下了車以後凱瑟琳不得不先去書店找了幾本寫作方面的專業書看。

但偶然視線劃過窗外,陰沉沉的天,黑壓壓的雲讓她一直呆在書店的想法不得不暫且擱置。

她之前特意觀察過,

書店雖然開在破釜酒吧旁邊,但它離酒吧最近的一扇門到達酒吧也需要走一段露天的距離。

雨就要下,

她得抓緊了。

從書店的三樓快跑下來的時候,天已經陰沉快要擰出水來了。

由於烏雲襯托,周圍的景色反倒展現出不正常的光亮。

「轟隆隆!」

隨著天邊劃過的一道閃電降臨,豆大的雨點砸落下來。

不一會兒,大雨傾盆而下。

為了今天之行做足準備的凱瑟琳最終還是趕在大雨徹底淋濕自己前衝進了酒吧。

原著中,

就在昨天,哈利應該剛在這裡碰到了奎里納斯·奇洛教授。

哈利的生日就是七月三十一日,

所以凱瑟琳覺得這個偶遇大約有伏地魔故意的成分。

也暴露了奇洛的身份,他或許是知道哈利生日的人。

今天是八月一號,凱瑟琳闖入酒吧的時候並沒有看見外貌特徵長得像奇洛教授的人。

反倒在吧台上看到一把沒有用過,外表卻沾著雨水眼熟的粉紅小傘。

看見凱瑟琳進門,

酒館老闆湯姆·艾博走上前來,將小粉傘遞給女孩說,

「8:40沒有到,你來早了。」

天知道,

看見臉色沉得要滴出水的斯內普教授拿著一把同他身份極其不符的粉紅色雨傘的時候,

他當時是個什麼表情。

緊接著,

第一眼見到女孩的時候,湯姆覺得自己好像是見了鬼。

他昨天才見了著名的哈利·波特,今天卻看見了原本應該在墓里場面的他的母親?

麻瓜出生的巫師沒有壁爐,唯一能進入對角巷的方法只有他吧台後面的那個天井。

湯姆雖然老了,但是從前一直從他的酒館去對角巷的麻瓜女巫他還是認識的。

誰讓她一直都是年級第一,一直是他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

再後來,

她的兒子為自己報了仇。

而莉莉·伊萬斯同她的丈夫則成了墓碑上兩個冰冷的名字。

「莉莉·伊萬斯?!」

同樣吃驚的要屬盧修斯·馬爾福。

他本來是想著或許能偶遇一下斯內普。

他的兒子德拉科·馬爾福今年即將在霍格沃滋上一年級。

身為一個馬爾福必定是個斯萊特林。

而西弗勒斯·斯內普,這位他在學生時代就建立起友誼的同學,

正是當前的斯萊特林院長。

除此之外,他也是一位精通魔藥學的堪稱世上最年輕的魔葯大師。 ,

第810章

那種靈魂都要跳舞的感覺,實在令人稱奇。

她,有些沉醉

宋三喜,倒是有點痛苦。

畢竟,漸漸感覺醫療器械,如在水中使用。

這就是愉快的應激效果。

他花了十多分鐘,攝取了小米粒大小的一部分。

輕悄悄的退了出來,撤去了內窺鏡和撐固器。

把組織放進培養皿內。

他放下了程映雪的工作服,道:「雪導,這裡的部分,已經好了。恭喜你,依舊完美如初。」

程映雪,沒有感覺到疼痛,點點頭。

反正,有種從舒適夢境中醒來的感覺。

甚至,羞澀了。

睜眼一看宋三喜,不禁笑了。

紅潤的臉龐,笑容如花。

「快擦擦汗吧,一頭的汗」

宋三喜尷尬的笑了笑。

趕緊擦一下汗。

說實話,全身都是汗。

不是因為緊張。

而是因為,嗯他的病,可也不輕。

隨後,程映雪工作服上方鈕扣的打開。

宋三喜在心口,用細細的攝取針,提取了腫瘤組織半小米粒大。

這個過程,程映雪事後很奇怪,說:「為什麼我沒感覺到疼痛?這個部位,應該會有疼痛的。」

宋三喜輕描淡寫的道:「我避開了痛經神經系統,穿越皮層、脂肪層,直達腫瘤部位。」

「你這也太厲害了!難怪你手在病灶上面,比劃,按壓,還問我是否有痛感,原來是為了這個。」

宋三喜點點頭,「對的。雪導,你回休息間去好好休息,我來檢測這些組織是否是屬於癌變。」

程映雪淺然一笑,道:「不用了三喜,我來吧!主要工作,你做了,這個讓我來。相信雪導的醫術,這個還是會的。」

「雪導,不用」

「這裡,我是導師,你是學生,聽誰的?」

「喳!」

宋三喜嚴肅的應了聲,磁性,震耳。

程映雪,撲吃一下笑出聲。

「去吧去吧,你去休息吧」

這個醫學天才啊,真的挺幽默。

宋三喜來到外面,沏了杯茶,喝著,等著。

褚艷過來問一下情況,非常關切。

宋三喜說了情況,把褚艷都嚇倒了,真是擔憂不已。

宋三喜說別擔心,有我在,我會盡全力的。

褚艷相信他,但說:「三喜哥,這個病,我知道,和婚姻、感情生活都很有關聯的。可雪導,一直不戀愛,不結婚,不太好吧?」

宋三喜想想,笑道:「那回頭,我給她介紹個對象好了。」

「呀!真的嗎?介紹誰呀?」

「到時候再說吧!反正,雪導,追她的人那麼多。她自己也可以擇優交往的吧?」

「也是。三喜哥,你人脈廣,一定給她介紹個好人家呀」

「呵呵,那是!對了,艷子,我給你個任務。」

「啥任務啊?」

宋三喜輕聲道出王輝和他姐姐王霞的關係來,也提到王霞的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