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帶我去你們學校看看吧。”等我趕上來之後,楊老爺子剛纔的氣勢已經降了下來。至於爲什麼要到我們學校看,我也不太清楚。

不過看到他這樣,我終於敢問出來了,關於剛纔的那兩句到底是什麼意思。

楊老爺子解釋說,他當時在財經學院的八個亭子組成的八卦陣,再結合對於湖心島人工湖的改造,讓人工湖那邊形成了太極的圖案。這個陣法,就是要壓制學校當中的那些邪氣,讓它們根絕不能滋生。至於人工湖原來通往湖心島的那幾個橋,也是他讓學校方面拆掉的,目的就是不讓破壞了這陣法。

但是,這次楊老爺子看到的卻是陣法已經被破壞了。八卦陣已經裂了,更重要的是,那個太極圖案也陰陽顛倒。這也就意味着,他設置的陣法已經起不了任何作用,甚至可能起到反作用。

尤其是陰陽顛倒之後,可能會出現很多意想不到的場景。

聽到這話之後,我立刻就想到昨天白天時候,和羊駝子一起看到的那個湖心島上出現的女孩兒。

“怎麼會這樣,有沒有辦法補救?”我趕緊朝着他問道。

楊大師冷笑兩聲說道:“還不是有些人利益薰心,這肯定是被有心人利用了。那些人,爲了自己的研究成果,或者一己之私,連別人的性命都不管不顧了。”

聽他這麼一說,我甚至都有種感覺,楊老爺子知道這事兒是誰做出來的。

到了我們學校之後,才發現到處都在軍訓,那些人看向我的眼神都很奇怪。不過楊老爺子對這些事不管不顧,直接在學校操場上轉悠了起來,就好像是專門來看這些學生軍訓的。甚至有些學生以爲,這楊老爺子是學校的某位領導,過來視察來着,訓練的更是格外認真。

在學校裏面轉了一大圈之後,楊老爺子的表情更加的嚴肅。

“葉子,恐怕你們學校也受到影響了,這幾天你就住在學校裏吧,這裏更需要你幫忙。”楊老爺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語重心長的說道,說完話之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我能幫上什麼忙?”我有些好奇的朝着他問道。

“救人,能多救一個是一個。之前那個宿舍的幾個女孩兒,不都是你救下來的嗎?那件事兒,你做的就很好。”楊老爺子說話的時候,拿出來一張驅鬼符遞到了我的手中。 如此複雜的製作過程,如此眾多的藥物配比,這種東西估計想量產是不可能的了,樂天有點惋惜,這玩意如果大規模上市,那一定會迅速地對化妝品市場造成嚴重的衝擊。

「這個東西有多少?」樂天問。

「只有這麼多了……用一次之後可以有效三天呢,每天洗洗臉就可以了呀!很方便呢……」高小秋看起來很高興。

反正樂天能和她說話,她就一直很高興。

樂天看了看,他馬上找了個瓶子將剩下的裝了起來,給高小秋留了一點點。

「你幹嘛?這是我的……」高小秋嘟著小嘴。

「我拿去討好大老婆,好早點娶你進門啊……」樂天回答。

高小秋一聽,居然主動去幫樂天將這些乳液盛好。

樂天仔細的收了起來,他就準備離開了。

「行了,我還要去西山大空寺一趟,你繼續睡吧……其實我認為你應該把你的小店搬到這裡來,這樣你就不用到處跑了。」他說道。

高小秋想了想。

「這裡太偏僻了,再說了……現在我有車!方便得很。」她笑呵呵的回答。

「那行!自己別太累,我先走了。」樂天點點頭。

他沒讓高小秋送自己,快步的離開了。

高小秋趴在床上,她突然有點不想睡了,腦袋裡胡思亂想了很久……

她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該主動的討好一下蘇紫萱?畢竟那個傢伙的心裡早就認定了蘇紫萱是他的女人,自己充其量就是一個後來者,想要取代蘇紫萱的地位,幾乎是不可能的。

想要爭取一點地位,好像也只能靠自己的努力了。

樂天離開了基地,開車趕往西山,大空寺是一座在山海市都不怎麼出名的寺廟,裡面大概有七八個僧人,樂天也不知道這些人是靠什麼生活的。

將車子停在門口,樂天發現自己的認知好像有錯誤,寺廟的外面居然停了好幾輛豪車?

他走了進去,一個掃地僧看了看樂天,對樂天施了一禮。

「我想找嚴子黃。」樂天詢問。

「嚴施主住在右面的客房……他現在應該在和主持談話。」掃地僧回答。

樂天點點頭。

他問清楚了位置,就馬上走了過去。

可是走到半路,樂天就停了下來,他奇怪的看著寺廟中間的一棵大樹。

不對啊!

這裡怎麼會有一棵樹?

按理說寺廟的建造那都是有大講究的,風水那是需要特別小心的,這裡不可能會種這樣一棵大樹!

樂天環視了一圈,大空寺樂天這還是第一次來,他仔細地看了看大空寺的格局,寺廟的整體並不算大,分成了前院和後院,後院是僧人居住的地方,前院是一些香客休息的位置,中間是一座大殿。

後院一般是不允許香客入內的,除非你和寺廟裡的人是熟人。

樂天來到客房的位置看了看,大概有四五間房子,看起來都有些老舊和簡陋,透過木門樂天往裡面看了看,裡面的鋪蓋倒是非常齊全。

「喂!你幹嘛?」

有人呵斥。

樂天扭頭一看,一男一女正在瞪著樂天。

「我找人……」樂天回答。

「找人?我怎麼看你倒像是偷東西!」這個男人打量著樂天。

樂天看著這個男人,他又愣了一下,這個男人眉心黑氣環繞,明顯是要倒大霉的樣子。

女人過來攔住了男人,她看了看樂天。

「你找誰?」她問道。

「我找嚴子黃,就是一個長得很像女人的男人。」樂天回答。

「哦……你找嚴總?他現在應該不在這裡,他和寺廟主持的關係不錯,現在應該是在說話。」女人回答。

樂天看了看這個女人,這個女人倒是眉清目秀,看她的面相,居然有一絲富貴菩薩的感覺。

「這樣啊,謝謝了。」他點點頭。

重回80當大佬 「既然嚴總不在,你如果不著急的話,可以在我們的房間等一會。」女人邀請道。

一旁的男人倒是沒有再說話,他聽到樂天是來找嚴子黃的時候,懷疑的目光就消失了。

樂天點了點頭。

「多謝了。」

女人打開了一間客房的門,邀請樂天進去。

客房的裡面倒是很乾凈,只是沒有那些常見的電子設備,女人給樂天倒了一杯水,然後和男人坐在一起。

樂天坐在他們的對面,他接過水看了看,卻沒有喝。

「我可以冒昧的問一下,二位為什麼會在這大空寺呢?」 豪門蜜愛:霸道高官的小嬌妻 他又看了看那個男人。

「我丈夫受高人指點,要來這大空寺修行一段時間,因為……我們結婚兩年了,卻一直沒有孩子。」女人臉色微微發紅。

「哦……據說大空寺求子還是蠻靈驗的。」樂天點點頭。

這話就完全是胡說八道了,樂天連來都沒來過,他就是順著這個女人的話說罷了。

「不過我看你丈夫的面色好像不太好。」樂天繼續說道。

女人看了看自己的男人,微微點頭。

「我稍微懂一些相術,可以讓我看看嗎?」樂天問。

男人微微一愣,他明顯有一點抗拒。

他是根本不信這些神神道道的事情的,可是自己的父母卻很信,自己結婚兩年都沒孩子,所以老媽就不知道在哪找了個大師給他們算命,結果卻算出他是一個天煞孤星的命數!

老媽花了大筆的錢,這個大仙才給他們出了一個主意,要來這大空寺吃在念佛一個月!

他是強烈拒絕的,自己還有生意還有公司,哪能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浪費一個月的時間?可是老爸老媽卻非常強硬的逼著自己過來,老婆也沒辦法,也開始勸他聽老人的安排,他這才過來了。

兩個人已經在這裡呆了大半個月了。

「怎麼了?你都能信其他的大師,就不能信我一次?」樂天看著這個男人。

女人碰了碰男人,她這幾天一直覺得有些不對勁,這個大空寺給她的感覺越來越奇怪,說句實話,她也不想在這裡呆了。

男人這才伸出手。

「貴姓啊?」樂天問。

「於洪亮!」男人回答。

他也在同樣打量樂天…… 樂天點點頭,他捏著男人的手仔細地看了看。

「大難臨頭……」他淡淡的說了一句。

男人挑了挑眉。

女人卻面色大變。

「你看看你的掌紋,在這裡突然斷裂!這說明……你在大概三十歲左右的時候,會有一道大劫!」樂天抬起頭,他又仔細的看了看男人的面相。

「大劫?我只是想求個孩子,你不就是想要錢嗎?」於洪亮哼了一聲。

樂天笑了笑。

「剩下的不用我說……我讓你老婆告訴你。」他示意旁邊的女人坐到自己的身邊。

女人猶豫了一下,坐了過來,她有點緊張,因為自己的老公今年正好三十歲。

「我指哪裡,你看哪裡。」樂天提醒道。

女人有些緊張地點點頭。

「你看到了什麼?」樂天指著男人的額頭正中間。

女人睜大眼睛仔細地看著。

「有一些黑氣……」她回答。

男人一愣。

印堂發黑這句話他還是聽過的。

「這裡!」樂天又指著男人的眼角。

女人仔細地看著,她突然驚呼一聲,居然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看到了什麼?」樂天問。

「我……我看到洪亮在流淚,流血淚……」女人聲音發抖的回答。

樂天點點頭。

「這裡!」他又指著男人的脖子。

女人仔細地看了看,她突然雙目酸澀,眼睛開始止不住的流淚,已經無法睜眼了。

「封!」

樂天突然低喝一聲。

他的手中兩片柳葉突然飛出,「啪」的一聲貼在了客房的木門上。

木門「咚咚咚」的響了幾聲,然後又安靜了下來。

女人急急忙忙的去擦眼淚,眼睛一直在流淚,擦也擦不幹凈,好一會眼淚才停了下來。

「我……我這是怎麼了?」她疑惑的看著樂天。

「你眼睛被陰氣侵襲了一下,沒事……」樂天說道。

他看著面前的男人。

「你還有什麼疑惑嗎?」他問。

於洪亮一愣。

「這麼說……我印堂發黑?眼角流血?可是我眼角很乾凈啊!」 七扒壞老公 他問樂天。

「你不懂……你老婆的命格特殊,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她應該是一位菩薩的轉世身!如果沒有她在你的身邊……你應該早就死了!」樂天看著於洪亮。

於洪亮一愣,他看了看自己的老婆。

這個女人是他兩年前認識的,談了兩年戀愛結婚了,他倒是覺得這個女人蠻符合他的性格的,而且有時候會給自己很大的幫助。

「你現在的狀況是,印堂發黑,目光無神,唇裂舌焦,元神渙散,近日必定萬事不順,如果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還會有血光之災!無論你信不信……現在馬上離開大空寺!」樂天沉聲說道。

「什麼?離開?不可能……我都在這呆了二十天了,再呆幾天我就大圓滿了,什麼東西現在都比不上一個孩子。」於洪亮果斷的搖搖頭。

「你是不是傻?你活著重要還是孩子重要?」樂天反問。

於洪亮一愣。

一旁的女人看了看樂天又看了看自己的男人,沒說話。

外面傳來說話聲,樂天一下就聽出是嚴子黃的聲音,他馬上站起身。

「好了,我該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聽或者不聽都是你自己的事,我沒收你一分錢,只是想結一份善念……我走了。」他說道。

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女人看了看自己的男人。

「老公……這個人我感覺他不像是個騙子。」她小聲地說道。

於洪亮也是疑惑了,對方沒有提過一句要錢的話,這如果還說對方是騙子……依稀也有點說不過去。

可是這傢伙為什麼莫名其妙的對自己說這些?

「老婆,你真的看到我的印堂發黑?」他問道。

女人又仔細的看了看於洪亮的額頭,她點點頭。

「我現在也看得到,而且我看的比剛剛還更加清楚……我的天,你的整個額頭都有黑色的東西!」她驚聲說道。

於洪亮看著自己的女人,他也是疑惑了。

拿出手機調出自我拍攝,他看了看自己的臉,也看不出什麼東西啊?

額頭……除了有兩個痘痘之外,什麼都沒有啊。

難道那傢伙和自己老婆合起伙來騙自己?他用腳趾頭想就覺得不可能……

女人還在仔細的看著於洪亮的眼角,那道紅色的血跡倒是不太明顯,不過仔細的盯著看,還是看得出來。

「老公,我覺得不太對,我這幾天住在這裡就覺得很不對勁!按理說現在越來越熱,可是我現在白天晚上都覺得涼涼的。」她皺眉說道。

於洪亮想了想。

「會不會因為這裡是山上?所以氣溫比較低。」 復仇嬌妻:總裁怕了嗎 他說道。

「怎麼可能?難道你不覺得這氣溫低的過分了嗎?現在可是要六月了。」女人看著他。

這麼一說……於洪亮也是猶豫了。

「而且我昨天晚上起夜,我也聽到外面的院子里有人在走動……那可是下半夜啊。」女人繼續說道。

「那怎麼辦?我們離開?回去的話……會被爸媽罵死的。」於洪亮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