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張小強起身和唐可心一起往外走,經過李子染旁邊的時候,拍拍她的肩膀:“子染,我們要去吃飯,你去不去?”

“當然要去啊,我還沒有吃飽呢!”

她這話剛一說完,鍾誠也站了起來:“我也去,我跟着你們一塊去!”

在飯桌的時候,鍾誠率先跟中年男子動手,而他動手的原因,是因爲對方搶了李子染的手機,還推了她一下,李子染感激的看着他:“大鐘,今天的事真是謝謝你了。”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鍾誠十分裝B的說了一句。


李子染眨眨眼睛,內心對他剛剛堆積起來的感激,頓時消散的無影無蹤,也是十分的無語,眼中還帶着淡淡的憂傷:“大鐘啊,你啥都好,就是愛B,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嗎?”

“嗯?我說的不對嗎?不管是哪個同學被欺負,我都會挺身而出的。”鍾誠依舊十分麻木的說道,完全聽不明白李子染話中的意思。

李子染氣的翻了翻白眼:“我真是服了你了,可心,咱們走。”

鍾誠頓時楞在原地:“我又說錯什麼了?”

張小強一腳踹在他屁股上:“你也真夠笨的。”

“不是強哥,我到底那句話說錯了。”

“你傻呀,這個時候你應該跟她說,子染,我不光現在保護你,以後也會保護你的,在你身邊,爲你披荊斬棘,遮風擋雨。”

“這樣不好吧,我說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不更顯的有逼格嗎?”

此時張小強也被氣笑了:“你有逼格了,可是你沒有情格了,我告訴你,戀愛當中的女孩子都是自私的,你剛纔說那話 的意思,不就是等於說,如果換成另外一個女孩,你也會那麼做,你用你的豬腦袋好好想一想,李子染如果真的喜歡你,她會樂意聽見你怎麼說嗎?她會樂意看見你這麼做嗎?”

直到這個時候,鍾誠這才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強哥,你是說,李子染可能要接受我了,只是我剛纔說話的方式不對,對嗎?”

張小強點點頭:“對的,你以後可長點心吧!”

“不跟你說了,我要去追李子染!”話音落下,鍾誠一陣風似的跑出教室。

“等我一會!”

張小強再次無語,嘟囔一聲:“哎,真是重色輕友啊!”

一行四人到了學校外面的一家火鍋店,鍾誠全程都在獻殷勤,把肉全部夾到了李子染的碗裏,搞的張小強和唐可心連翻白眼。

吃着吃着,從外面走進來一道矮小的身影,他一眼就看到了正對着門口的鐘誠,而鍾誠也看到了他,兩人的目光發生短暫的接觸之後,隨即快速分開。

隨後,這人走到靠窗 的位置,朝着廚房喊了一聲:“老闆,給我來一碗米線,六塊的!” 第159章 叫爸爸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鍾誠口中的那位便宜親弟弟,鍾發。

可能他生出來的時候,他爸媽就已經知道他是個啥人了,將來肯定能發財,有很多很多錢。

將來的事情沒法說,但現在,鍾發確實挺有錢的。

鍾誠和鍾發家裏的條件,比大部分同學都好,他家裏是做五金生意的,據說就五金這一塊,在整個蓉城都能排上號。

都說一個家庭教育出來的倆孩子,不管是人生觀還是價值觀,都不會有太大差別。

可是這個家庭卻是一個意外,從小學開始,家裏便開始給兄弟倆壓歲錢,哥哥鍾誠有錢之後,喜歡買零食,到了初中便開始頻繁出入網吧,充錢打遊戲,用他的話說,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而弟弟鍾發則跟他一點不一樣,也沒人教他,從小學開始,他便開始把錢攢起來,起初用儲錢罐,後來用銀行卡,鍾誠曾經算過一筆賬,從小學六年再到初中三年,鍾發起碼存了一萬塊錢了。

所以,看起來鍾誠一身名片,成天吃香的喝辣的,其實就是還有外債的窮光蛋,而弟弟鍾發別看穿的挺寒酸,穿着帶補丁的襪子,但他是真有錢。


倆兄弟對視一眼之後,誰都沒有理會誰的意思,沒多久,鍾發的米線上來了,他吃了兩口,吧唧了一下嘴巴,對還沒走遠的老闆說道:“太辣了,給我倒一杯熱水吧!”

“沒有熱水,給你拿瓶礦泉水吧!”

“要錢嗎?”

老闆笑了:“你看你這話說的,我這裏又不是慈善機構,你喝水還不花錢啊?”

“那你用碗給我盛點涼水吧!”

“哦,好的。”老闆詫異的看了眼鍾發,感覺這人也太會過了。

本來這事跟鍾誠一點關係都沒有,但這兄弟倆天生就是一對冤家,一天不吵架就渾身難受。

在聽到鍾發不捨得喝一塊錢的礦泉水時,鍾誠忍不住嗤笑兩聲:“真他麼財迷啊,一瓶礦泉水都不捨得喝,呵呵,臭屌絲!”

聽到這話的鐘發並沒有生氣,而是從兜裏摸出來一個錢包,這個錢包都已經磨損的非常嚴重了,但卻是鼓鼓囊囊的。

稍傾,鍾發麪帶笑意的把錢包放在桌上,還從錢包裏面抽出來幾張百元大鈔,然後意有所指的說道:“我就是財迷,我就是屌絲,我希望全世界的財富都是我的,那樣我做夢都能笑醒,不像某些可憐的人,外表光鮮,其實兜裏不超過十塊錢。”

鍾髮針鋒相對:“我是沒有錢,但是哥比你過的笑啥,臭屌絲就是臭屌絲,連一瓶礦泉水都不捨得喝。”

“呵呵,你這麼說我,我一點也不生氣,你故意找我麻煩,只是因爲我比你有錢,你只不過是想在我面前找一點存在感罷了,鍾誠,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鍾發的話,顯然是說到鍾誠的痛處了,他咬了咬鋼牙,強力壓着心中的火氣:“對你嗎,我告訴你鍾發, 不要在我面前嘰嘰歪歪,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鍾發笑了笑:“不客氣,你還能打我咋地?鍾誠啊鍾誠,你不覺的你很幼稚嗎?每次想在我面前找存在感,都被我虐的體無完膚,你說你這是何必呢?”

“你……”鍾誠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我什麼我?你說啊,你除了一身膘肉,拿什麼跟我比?”

說完這話以後,鍾發把目光放在了張小強的身上,笑了笑:“你也在啊?我跟你說的你咋就記不住呢,別跟這個死胖子交朋友,不然他能坑死你,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你也真夠沙雕的,還有這兩位美女,你倆是不是腦袋進水了?跟 這個死胖子一起吃飯,是想不開了嗎?我敢跟你們打賭,這個死胖子會吃掉大部分的火鍋, 而且最後他還不會結賬。”

此時的鐘誠再也忍不住了,猛的站起身:“鍾發,閉上你的臭嘴,不然我就給你縫上。”

“行啊,只要你肯支付給我醫療費,我打斷我一條腿我都願意!”

“你他麼的!”在女神李子染面前被說成這樣,此時的鐘誠再也忍不住了,抓起面前追上的小碗,朝鐘發砸去。

鍾髮根本沒有意識到鍾誠真的動手,正低頭扒着米線呢,忽然一隻碗朝他腦袋砸了過來,他痛叫一聲,猛的站起身,一雙小眼睛瞪着鍾誠:“你敢砸我?”


“就砸你了,怎麼滴?你在那瞪誰呢,一雙黃豆眼再怎麼睜,也沒羊屎蛋子大!”

這哥倆都在互相揭短,看着兩人的情緒都在爆發的邊緣,張小強急忙拉了拉唐可心和李子染:“有危險,快撤!”

兩個女生不解的看着張小強:“這人誰啊?”

張小強小聲回答說:“這人是鍾誠的弟弟,名爲鍾發,高一六班的,這哥倆不對付,我們還是躲遠一點好。”

……

場上,鍾發在聽到鍾誠的話以後,收起了桌上的錢包,隨即把才喝了兩口的米線端了起來:“來,你把剛纔說的話再說一遍,我沒有聽清。”

“再說十遍我也不怕你。”鍾誠同樣不甘示弱的端起火鍋:“你給我挺好了,我剛纔說你一雙黃豆眼再怎麼睜,也沒……”

“我可去你碼的吧!”

不等鍾誠把話說完,鍾發大罵一句,一碗米線連飯帶湯便朝他潑來。

鍾誠躲都不躲,火鍋碗幾乎同時扣在了鍾發的頭上。

油膩的湯水,順着兄弟倆的腦袋開始流淌。

就這樣,兄弟倆你罵我一句,我罵你一句,廝打在了一起。

而且還是特別狠的那種,不知道的,還以爲這兩人,有什麼深仇大恨呢。

鍾誠的體格子放在那裏,幾個照面就把鍾發壓在了身上,一手壓着他的脖子,另隻手抓着他的兩隻手腕:“服不服,我就問你服不服。”

“服了,鬆開我。”

“求我。”

“爸爸,我服了。”

“呵呵,草,就你這樣的還跟我玩,幹不死你。”鍾誠得意的笑了笑,然後就在他鬆開鍾發的那一瞬間,鍾發一口咬在了他的胳膊上。

“嗷!”

一聲慘叫,響徹整個飯店。 第160章 網絡時代

鍾發張着血拼大口,咬在鍾誠的胳膊上,鍾誠發出的那一聲慘叫,響徹整個飯店。

“我靠,你倆這是幹啥呢?”很快,聽到動靜的老闆跑了出來:“要打出去打,別在我店裏鬧,不然我可就報警了。”

兩人並不爲所動,鍾誠薅着鍾發的頭髮,儘管疼痛讓他無比忍受,但還是咬牙切齒道:“鬆開,我讓你鬆開聽到沒有,不然我可就對你不客氣了!”

“鍾誠,你跟我動手,你以爲我會怕你是不是?我告訴你,今天我就幹你了!”

“小崽子,你屬狗的是不是?麻溜給我鬆開,不然我把你頭髮全部薅光。”

鍾發咬着鍾誠的胳膊,鍾誠薅着鍾發的頭髮, 誰也不肯後退一步。

眼看兩人的打鬥還在繼續,幾個進屋吃飯的顧客一看有打架的,也都嚇跑了,老闆一看這架勢,罵罵咧咧的就要打電話報警,張小強急忙上前進行勸阻:“老闆,別打,這哥倆鬧着玩呢,我馬上讓兩人離開。”

“快點快點。”

在飯店老闆的催促下,張小強來到還在打鬥的兩人跟前,勸說道:“你倆能不能不打了,再打這裏的老闆就要報警了。”

“你先鬆手!”

“你先鬆口!”

“行了,我數一二三,你倆一起鬆,有什麼咱們出去說,不要耽誤人家做生意,一,二,三。”

可能是真怕老闆報警,兩人果然都鬆開了對方,不過仍舊用一種虎視眈眈的目光對視着,看兩人那凶神惡煞的樣子,就好像把對方生吃了都不解氣。


“走吧,別在這裏鬧了,咱們先出去。”

就這樣,張小強把兩人拉到了飯店外面,而不知所措一臉發懵的唐可心和李子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眼了,這兩個人真是親兄弟?可是怎麼看着一點都不像啊,看起來反倒像是仇人。

隨後,唐可心把兩邊的飯錢都結清了,和李子染一起出了飯店。

飯店外面,鍾誠和鍾發這兄弟倆人還是對視着,兩人你罵我一句,我罵你一句,再加上兩人衣服上的油污,頓時引來不少人的圍觀。

在張小強的勸說下,兩人最終沒有繼續大打出手,不過也沒有握手言和,而是彼此間留了狠話,鍾發說等回家肯定要他好看,鍾誠說下次再敢裝,就把他頭髮薅光。

鍾發率先離開,鍾誠滿身都是油污,十分尷尬的對李子染說道:“子染,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沒想到出門遇到狗了。”

“大鐘,剛纔那人是你親弟弟?”李子染十分不理解兄弟二人 的行爲,所以很納悶的問了一句。

“是我弟弟。”鍾誠說完又補充道:“不過我是我爸媽親生的,他是充話費送的,你看他跟我的品味就不一樣,他穿的破破爛爛,純粹就是一屌絲,我渾身上下都是名片,社會青年,精神小夥。”

“哦。”李子染還是不理解,兄弟倆一個胖的跟豬似的,一個瘦的跟猴似的,怎麼可能是兄弟倆呢?而且那個鍾發麪色蠟黃,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再看鐘誠白白淨淨,渾身上下都是肥肉,難不成真像鍾誠說的那樣,他是親生的,鍾發是充話費送到?

這副模樣肯定不能上課了,鍾誠只能回家換衣服,距離晚自習還有十多分鐘的時候,鍾誠回了教室,也不知遇到了啥好事,臉上笑嘻嘻的,坐在張小強身邊之後,甩手就給了他一沓百元大鈔:“強哥,還你錢。”

“那你不是說你個月的零花錢都預支完了嗎?你爸又給你錢了嗎?”

“那必須,我回到家就把我爸騙了,他問我衣服上面的油污怎麼回事,我說在飯店吃飯的時候,遇到一個吃飯不給錢的傢伙,不光威脅老闆還打人,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把吃霸王餐的傢伙送到派出所了,我爸一高興,直接獎勵給我兩千塊錢!哈哈!”

“不是,鍾發不也是回家了嗎?他身上也有油污啊?”

“哦,你說這個啊?”鍾誠解釋道:“鍾發回家的時候我爸還沒下班呢,他換好衣服從臥室出來,我爸說他出門晚,還把他訓了一頓!”

說這話的時候,鍾誠一臉的得意:“我是壓着點回家的,這個計策早就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