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麼還不動?在等待放大招讀條嗎?這位隊員顯然裝備太差,也或許是網絡延遲嚴重,技能讀條時間太久了。

女隊友都懟了天劫兩波,他還沒發出來大招,真是讓人替他着急,能不能不慫?

大招終於攢出來了!

那是一道明亮耀眼的……呃,基本版羅網電雷咒?在天劫中居然使用如此低級的法術,難道他有信心能發揮出與衆不同的效果來?

果然,羅網電雷咒上附帶着一層金色功德之力!誒?不對吧?這位男隊員是被雷劈傻了嗎?

他難道不知道天劫對功德之力免疫?

好尷尬呀,顯然他真的不知道。

觀衆朋友們請注意,該隊友給我們示範了非常正確的坑隊友姿勢,請注意組團渡劫有風險,尤其是再帶個豬隊友。

天劫不懟他,懟誰?

好的,現在場上依舊是一對一,男隊員再次被天劫陰雷狠狠劈出了場外。

讓我們爲已經被劈成黑色的男隊員默哀三秒鐘,繼續看場上。

姿態優雅從容的美女永遠都不會讓人視覺疲勞,請燈光全部打給這位女隊友,被雷劈出去的就不用關注了。

鏡頭拉進,給美女一個大特寫!

漂亮!懟天劫乾的更漂亮!

她周身圍繞着一朵朵粉色桃花,在狂風怒雷中猶如綻放鮮花,強烈對比出兩種極端美感。

嬌柔與暴力;

笑容與怒雷;

色彩與黑暗。

場上上演着美與美的對撞,如此驚心動魄!

不和諧的音符又特喵出現了,被雷幾次三番劈出去男隊員再再再次回到場上。

大家可以下注猜測,他究竟能堅持幾秒鐘會再次被劈出去? “1、2、3……唉!”衆厲鬼集體嘆氣,狼狽不堪的牧店主又沒堅持過三秒鐘。

天劫看來是真不想搭理他。

剛開始,只有唐牧北在主動懟它的時候,天劫纔會把他劈出場外。很快,天劫都學精明瞭,只要他被扔進來,立馬給劈出去。

“扶桑前輩,能歇歇不?”唐牧北滿臉都是焦黑色,一開口說話嘴裏都在冒煙。

然鵝這副慘樣並沒有打動扶桑宗主。

後者一擡手又把他扔進去了,“最後一波了,抓緊時間!能多劈幾下總有好處!”

唐牧北:……

我特喵生無可戀!

蹭天劫都蹭不上,還一次次上去找抽,關鍵問題是上趕着被雷劈,除了全身焦黑冒煙以外,好像沒什麼意義呀!

最後一波天劫總算結束了。

庭院上空烏雲散去,再次出現藍天白雲。經歷天劫洗禮後的桃娘衣裙飄飄,氣息雖還不太平穩,但誰都能感覺到它發生了巨大變化!

這纔是真正晉升二品鬼修應該有的氣勢。

像唐牧北這種水貨,看着就辣眼睛。

全身上下沒一處乾淨地方,整個人就像剛從煤堆裏刨出來,黑漆漆髒兮兮,頭髮都免燙了。

頂着個廣場舞阿姨同款爆炸頭,不用張嘴鼻子裏都在往外冒白氣。

“看來實驗失敗了,還是個水貨。”扶桑搖搖頭若有所思,“得空我再幫你找個天劫蹭去。”

What?

實驗失敗?艹!合着你把我當試驗品呢?

可惜被劈的五迷三道的唐牧北沒精力回懟扶桑,事實上他聽完這句話就暈過去了。

一衆厲鬼急忙前呼後擁將他擡到庭院客房裏去休息,桃孃親自幫他擦洗被劈黑的手臉。

“我主是在奇怪牧店主被天劫排斥的原因嗎?”凌雲劍瞧了會兒熱鬧,乖乖漂浮在主人身後。

扶桑宗主特別接地氣的蹲在草地上研究幾朵小野花,過了好一會兒纔回道:“我還以爲他真是天道私生子呢,現在想想應該不是他的問題。”

“天道?私生子?”凌雲劍都快傻了。

天道不是某種天地法則嗎?怎麼法則也能生娃兒?

天地萬界各類物種,它咋生了個人類?

這麼聯想下去,似乎能寫一本容易404的書了呢!

書名好取,就叫《我和天道的那些年》,肯定能火!

扶桑白了它一眼,“比喻!比喻懂不懂!作爲一個交通工具,你智商沒救了。”

凌雲劍:……

“天劫、命運之輪、店主?着手點究竟在哪裏呢?”扶桑心中默默嘀咕着,順手把喜歡的那朵小野花掐下來感嘆道:“最愛擺弄花草的那傢伙,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唐牧北這一覺直睡了兩天。

等他精神抖擻的醒過來把自己捯飭乾淨以後,打坐修煉才發現,丹田內居然多了個小水滴!

我擦!

被雷劈出來的!

而且應該是在他昏睡的這兩天內自動生成的。

唐牧北表示再次躺着升了一小臺階。

至少剛晉升二品的桃娘丹田擴大之後才只有一個小水滴;他這個天劫沒蹭上全程躺的水貨,卻變成了兩滴!

“你這裏也夠窮的,連吃的都沒有。這些招待厲鬼們的美食都是我的存貨,牧小朋友,你也來嚐嚐。”

剛下到一樓俱樂部,扶桑邊往火鍋裏下肉片,邊招呼他坐到自己身邊。

一樓待客大廳分了好幾鍋,常駐厲鬼們圍着火鍋吃的不亦樂乎。

“這是什麼肉,聞着真香!”唐牧北早就餓了,端上碗就準備開吃。

扶桑給他夾了一片,“小鬼肉,地獄裏弄來的。知道下油鍋嗎?就是那種炸的酥脆焦香火候正好的那種。

再用九頭烈蛇熬製成的骨湯這麼一燙,真是美味!”

唐牧北:0_0

你說咋賊?小鬼肉?

這特喵吃的是厲鬼咩?

換而言之,是不是可以兌換成人肉?

畢竟只有人死後有重罪纔會下地獄,所以扶桑前輩爲啥要吃厲鬼肉?

“猶豫什麼呢?這可是難得的美味,除非你在地獄裏有夠硬的關係,否則很難弄到。”

扶桑說着話又倒進去一小盤。

凌雲劍見狀一聲長嘆,“我主,他壓根就不懂欣賞美味,要不賞給我嚐嚐吧!”

“一柄劍,還挺饞!”唐牧北一狠心張嘴直接吞了。

肉片入口即化,馨香滿口。

忽略掉原料的話,這肉片味道還真不賴!難怪另外一個桌上無瞳跟嚶年吃的又快掐起來了!

“emmm……前輩問你個問題啊。”唐牧北邊往嘴裏塞吃的邊問道:“爲什麼天劫不理我?還有,我被劈的丹田裏多出一個小水滴來,我還算是水貨嗎?”

扶桑:……

“天劫不搭理你確實很奇怪,我也正琢磨呢。”

1號鮮妻:宮少,別硬來 “那……小水滴呢?”

凌雲劍悄悄捅了他一下,“你就別問了!說好只問一個問題的,我主就回答一個!

牧店主,你得好好修行。

老這麼往嘴炮方向發展,小心畫風歪了。”

“哈?我有嗎?”唐牧北目瞪狗呆。

凌雲劍帶着無比懷念的語氣道:“說起嘴炮,我想起當年名震四方的嘴炮尊者,那真是相當難忘啊!”

“嘴炮尊者?”唐牧北抽抽嘴角,還有這樣玩兒的?

合着真有拿嘴懟天劫的奇葩呀?

他瞬間腦補輸出靠吼的情景來。

扶桑遞給凌雲劍一口肉片淡定道:“嘴炮年年有,沒什麼稀奇的。其實最多的嘴炮是那些修行閉口禪的佛門高僧。

他們追求言出法隨或者舌燦蓮花,正所謂一語成讖。”

“原來如此!”唐牧北表示漲知識了。

凌雲劍吃了一口美味,欣喜無比轉着圈美滋滋道:“我說的嘴炮尊者可不是佛門大能,那真的是嘴炮!

你們猜怎麼着?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那是位武修,硬生生把自己全身都變成了武器。

嘴巴都沒放過!

武煉神帝 據說當年他渡天劫的時候,嘴裏都能吐嚕出靈氣彈來,聲勢還很浩大哩!

嘴炮尊者說他之所以能順利渡劫,全靠嘴炮給力!”

唐牧北:0_0

真.嘴炮!

難道他嘴裏安裝了二營長的意大利炮?

修士界不缺乏腦洞夠大、想象力豐富的人物啊,聽起來就很帶勁兒!

扶桑吃飯的動作略微停頓一下,凌雲劍還想嘚瑟,下一秒就消失不見了。

唐牧北:……

剛纔它是不是疑似懟扶桑前輩了?

喲,原來這就是前輩的底線,以後千萬記住了。

對了,扶桑前輩好像很不喜歡我說自己躺着升級,剛纔差點又踩雷。

穩住穩住別再問了,絕對不能作,更不能浪,不然會吃虧的! 吃飽喝足,扶桑宗主回純白空間去了,唐牧北才歪在沙發上思考人生。

醫妃駕到:邪王快跑 最讓他困擾的當然是水貨問題,試問哪位修士願意頂着水貨稱號?

但就連扶桑前輩都弄不明白,恐怕一時半會兒是沒辦法引下來真正的天劫了。

不過,天劫不願渡我,我特喵可以專注升級啊!別人一品能做到的事情,我用三品水貨去做,這總行了吧?

想到這裏他從沙發上一躍而起,回到自己房間裏將溯洄前輩贈送的那兩個小玉片拿出來。

前輩說過,這是特意挑出來的珍藏品!

大佬的收藏絕對是世間難得,所以接下來能不能牛逼哄哄,就靠這倆小玉片了!

唐牧北正襟危坐,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然後將其中一塊貼到額頭上。

觸感冰涼。

隨即這股涼意開始蔓延,唐牧北神識一動發現自己出現在一片雲霧裊繞的寬闊世界中。

遠處山峯聳立,隱隱能看到幾個大字刻在上面,但究竟寫的是什麼壓根就看不懂。

替嫁悍妻:老婆我都聽你的 “原來最早的建模佈景是修真界的強項!別的不說,這片空間中的3D效果強着哩,看上去跟真的一樣。”

唐牧北向前走了幾步感嘆道。

小玉片中的功法只是傳承,所以肯定不存在什麼真實空間,後面那一片肯定也只是個好看佈景。

畢竟這玩意兒就跟寫好的系統一樣,裏面內容是固定不變的,相當於簡易版教程。

只是不知道是文字版本還是真人模擬指導。

唐牧北又向着山峯位置走了幾步,虛空中突然閃現出一位髮鬚皆白身穿道袍的老者。

手持拂塵,氣質飄飄若仙的老者衝他施禮,開口道:“@*#&*%……”

唐牧北:0_0

不好意思,您老說咋賊?我眼神不好沒聽清。

“@*#&*%……”對方看他沒反應,又說了一遍。

唐牧北:……

果然,掌握幾門小語種語言是多麼重要的事情!

也不知道這教程是什麼人編寫的,全世界都在學中國話懂嗎?看來普及普通話很重要!

“請問,您老會說漢語嗎?東北味、川普都可以。”唐牧北非常真誠、字正腔圓、一字一句回道。

他擔心對方聽不懂自己說什麼。

要是語言都不通,咋接受傳承啊?我還要靠着學習新技能彌補水貨不足哩!

老者沉吟片刻。

唐牧北猜想他應該在搜索語言數據庫。

也不知道編寫這部功法的大佬,會不會說現代版普通話,或者有沒有翻譯功能。

實在不行,他說文言文自己應該勉強也能聽懂。

“你好,這裏是嗶嗶嗶嗶功法傳承中心,請輸入你的賬號密碼。”老者仙風道骨微微一笑說道。

唐牧北:(╯ ̄Д ̄)╯

掀桌了啊!特喵的玩我呢?功法名字省略就算了,還要登錄?

你是倒着穿越過的嗎?

修真界畫風別跑偏行不行?

更何況我初次登錄,哪來的賬號密碼!

“能註冊嗎?”他耐着性子問道。

“對不起,帳號輸入錯誤請重新輸入。三次失敗後,今日將不能重新登錄。”

老者手拿拂塵笑得可和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