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三面被頂,只有後面可以撤退。

但是一旦後撤,那麼大食兵卒就會立即欺壓上來不說,自己也會被逼出城門。

到那時。

城門就會被大食兵卒立刻關閉,而他典韋的任務也就失敗了,也將會面對自己所立的將令。

而將令如山,懲罰嚴明,自己也是一死。

一瞬間權衡利弊之後,典韋擡起了頭。

既然左右都是死,那何不死的更有價值一點!

爲了碎葉城百姓,爲了身後同袍減少犧牲,典韋決定了,他誓死也要完成任務。

於是典韋大笑道,“哈哈哈,沒有想到我典韋終究逃不過宿命,一世阻敵死在門前,這一世居然也會死在門前,吾可是不甘啊!!”

“大將軍,吾典韋先走一步!”

典韋宣泄着情緒,他雖有不甘,卻也沒有絲毫的怨恨,而是很豁達的面對,死典韋還真不怕。

“死來!”

黑血特大喝!

他面容猙獰,眼見長槍就要洞穿典韋的脖頸了。

“鏗鏘!”

然而。

突然一杆長槍猛的襲來,將黑血特襲殺典韋的長槍給擋了下來,一個白髮孩童出現在了典韋的肩膀上站立。

低頭看着典韋沉聲道,“典韋,吾豈能讓身死呢……你可是吾的麾下大將,就是閻王來了,也得問問我手中的長槍!”

“大將軍……”

典韋哽咽了。

心中的那絲不甘也隨之煙消雲散,如果再次遇上同樣的這種情況,他典韋甘願赴死阻敵!

只爲大將軍救命之恩,只爲大將軍護將之德…… 通道前方,竟然隱約傳來了打鬥以及嘈雜的吵鬧之聲,沐風等人交換了眼神,快速向前方趕去。

大約過了十分鐘,通道前方漸漸有了亮光,而那嘈雜的吵鬧打鬥之聲更加的清晰了,那回蕩之聲,宛如就在耳畔。

亮光即近,沐風當先停住了腳步,而所有人也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震住了,此刻,所有人所在的地方就是這通道的出口,不,準確的說,是眼前這片開闊地的入口才對。

腳下,好似一個巨大的凹陷地,與衆人所在地落差恐怕有二三十米之高,而往上,卻竟然是封閉的空間,目測恐怕有數百米高,在頂部,只能看見幾點光束,投射而下。

山腹,這個巨大的空間竟然就是將一座山脈給全部掏空,在這山腹之中,到處生長着各種奇花異草,一條小溪流自山腹中央蜿蜒盤曲,宛如玉帶,穿過整個巨大的山腹,緩而無聲的向山腹之外流淌滲透。

即便是站在這山腹的入口,沐風等人也能聞到自山腹中,傳來的那些奇花異草的香味,叫人精神振奮,這裏,完全就是仙境,桃源。

但此時,那些先下來的修士們,已經在這片美麗的區域中肆虐起來,他們瘋狂的採摘那些不知名的花草,甚至爲此大打出手,他們的眼裏,沒有這大好的風景,沒能被這裏那清新怡人的氣息淨化,他們的心中,只有寶,只有那些能讓他們,哪怕是在修爲上有那麼一點好處的花草。

劍光勁氣交加,吵鬧之聲不絕,完全破壞了這裏的寧靜氣氛,沐風等人沒有貿然下去,他們身爲華夏的天組成員,他們只是來奉命保護龍脈的,他們不會去和那些修士爭奪那些所謂的異寶花草。

此刻,看着那些修士在這裏大打出手,沐風等人的心中只有心痛,如此大好風景,恐怕等下就會淪爲修羅地獄。

朱曉雨不僅說道:“這些人心中難道就只有寶嗎,他們難道不知道,大自然孕育這些,需要多少年月的沉澱嗎?”

“這就是人心的貪婪,在利益面前,人性早已經泯滅了。”樑琴嘆氣說着。

“這裏應該就是龍脈的所在之地了,可是我們並沒有看到龍脈啊,龍脈到底在哪裏啊?”霍青青不解的說着,而這,也是所有人的不解之處。

沐風等人的眼神在這片空間中不斷的尋找,但卻仍然沒有找到龍脈的具體所在,沈落落的眼神卻落在了那貫穿整個地坑的小溪流上,她能在從那小溪流中隱隱感覺到一絲絲至正力量的源泉。

莫非,莫非這條小溪流就是?

而就在那些修士在這巨大的地坑中瘋狂搶奪奇花異草時,卻有一人竟然捨棄了那些所謂的瑰寶,舉步向那看似不起眼的小溪流處走去。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密宗的大弟子孫明。

孫明在陣法之道上頗有建樹,對正氣的感應要比其餘人更強烈敏感,他已經感應到眼前這小溪流絕對不簡單。

見孫明向那小溪流走去,和沐風等人在一起站在入口的孔文終於也按耐不住了,飛身直接向地坑跳了下去,快速向孫明趕去。

只見那孫明站在溪流旁,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了一個紫色的小葫蘆,他將葫蘆蓋一撥,對着那小溪流,而後口中唸唸有詞,那紫色的小葫蘆頓時紫芒大作,化爲一個碩大的漩渦,竟然要吸那溪水。

突然,那溪水之中,綻放出無匹的金光,化爲一條條小金龍飛騰而起,向孫明纏繞而去。

“不好,那溪流中竟然就是龍脈所在,大家快阻止他。”沐風大驚,急忙對所有天組成員說着,而後一馬當先的衝了下去。

所有天組成員快速的跳入了地坑之中,而小溪流那邊的動靜也驚擾到了在地坑各處奪寶的修士,他們也立刻意識到,真正的重寶到底是什麼,紛紛向那小溪流蜂擁而去。

這些傢伙,都是有備而來,個個祭出自己帶來的法寶,開始吸收小溪流之中迸發而出的龍氣。

“就憑你們這些酒囊飯袋也想染指龍脈,都給我滾開。”

入口處,傳來一道極爲張狂的聲音,緊接着兩個黑色的人影從入口處飛縱而來,是劉必學和畢運濤趕到了。

“給我殺,一個不留。”劉必學大聲對畢運濤下令。

畢運濤得令,冷然一笑,渾身濃濃的屍氣翻涌而出,剎那間,畢運濤化身爲一尊活脫脫的屍獸,只聽他仰頭爆發出一聲完全不似人類的咆哮之聲,飛速衝入了人羣之中。

那雙臂宛如死神的鐮刀一般,無情的揮舞,眨眼間就收割了幾個修士的性命。

“那是什麼東西?”

人羣中,修士們紛紛驚呼着,此刻,他們哪裏還有心思去收取龍氣,一鬨而散,向四周退去。

畢運濤完全是無差別攻擊,速度快得讓人看不清,即便是修士們紛紛逃開,但仍然有人不斷的被畢運濤生生撕裂,一時間,地坑之中,血光飛濺,慘叫不絕。

那邊,孫明也不敢在停留在小溪流邊,飛速的衝入了人羣之中,大吼道:“各位同道,我們先合力斬殺了這怪物,再瓜分龍脈也不遲。”


“對,孫師兄所言極是,大家一起動手。”

孫明的話立刻得到了衆人的相應,修士們紛紛祭出法寶向化身爲屍獸的畢運濤招呼而去,剎那間,地坑之中,各種法寶的光華飛旋,宛如一道道煙花一般璀璨,但美好的光景之中,殺氣越來越濃。

劉必學根本不去管畢運濤,大步向小溪流走去,沐風帶着天組的成員攔在了小溪流前,紛紛祭出了武器。

“嘿嘿,你們是天組的人吧,你們的組長呢?怎麼不見那小子,也好,本神先將你們給斬殺,再慢慢吸收龍氣。”劉必學極爲的猖狂與囂張,完全沒有將沐風等人放在眼中。

沐風一聲大喝:“各位兄弟,報效祖國的時候到了,殺!”

“吼吼吼!”

“轟轟轟!”

天組的人,不是醒魂者就是異修者,此刻,他們紛紛祭出自己的獸魂以及展現出自己的異能,地坑之中,立刻風雲色變,沐風帶着十幾個天組成員與劉必學圍鬥起來。

另一面,在那莫名的水潭之中,遭受着非人痛楚的萬一也漸漸清醒起來,那非人的痛楚也漸漸消散了。

“哈!”

大魏名姝:幽皇后 ,萬一睜開雙眼,一聲大喊,飛身而起,帶起一連串的水花,落在了水潭邊上。

此刻的萬一,雙眼中金光灼灼,渾身上下皆散發出淡淡的金芒,而在那金芒之中,卻又夾雜着絲絲血紅色的光芒。

整個人身上的氣息竟然是亦正亦邪,時而如君臨天下的王者,時而又宛如潛藏在深淵之中的妖獸,兩種截然相反的氣息在萬一身上交織,卻又無法全部融合,總之,說不出的怪異。

即便是這樣,萬一卻沒感覺到絲毫的不適,此刻,他反而覺得十分的舒坦暢快,體內仿若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力量,他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突破了,突破到了武修的至高境界——御天。

就在萬一感知着體內磅礴的力量時,‘譁’的一聲,水潭中水花飛濺,一個人影飛竄而起,落在了萬一的身邊。

萬一轉眼一看,那是一個一頭長髮,渾身肌肉高高鼓起,雙眼血紅一片,嘴角掛着一絲笑意,整個人散發出一股血腥蒼莽之氣的果體男子。

“你是誰?”萬一冷聲問道。

他在那水潭之中呆了那麼久,竟然還不知道水潭之中還有另外一個人,一時間,萬一不得不警惕起來。

“臥槽,小子,你竟然連老子都不認識了。”不想,那果男開口就罵道。

萬一一聽,頓時一怔,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剎那間,萬一明白過來,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這果男,說道:“擼哥,不會是你吧?”

“臥槽,不是老子還有誰?”這渾身散發着血腥蒼莽氣息的果男竟然會是擼哥,一直閉關的擼哥。

“真的是你,擼哥。”萬一無法抑制內心的喜悅,上前一把將擼哥死死的抱住。

擼哥嘴角一揚,嘚瑟的笑了笑,而後罵道:“給老子滾一邊去,老子又不是女人,抱這麼緊幹什麼?”

青梅駕到︰惡魔竹馬強勢寵 ,的確有些另類了,更何況,擼哥現在可是一絲不掛。

“嘿嘿,擼哥,你不是沒有肉身嗎?怎麼突然就出來了,不過,你這打扮,可真是夠標新立異的。”萬一不僅促狹的笑道。

“你以爲老子想啊,快給老子弄一套衣服。”擼哥沒好氣的說着。

“你還真會找時候。”萬一說罷,從龍戒中掏出了平日穿的那一套休閒裝,好在當時換了衣服,沒丟。

“就這?”擼哥看了看,一臉不滿的說着。

“有就不錯了,還挑三揀四的。”

“孃的,老子忍了。”擼哥幾下就將萬一的衣服給套在了身上,不過,萬一那小身板穿的體恤,穿在擼哥身上,差點沒被擼哥那一身驚世駭俗的肌肉給撐破了。

萬一不僅問道:“擼哥,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擼哥一笑,說道:“這還得感謝你啊,沒有白白浪費老子的精血。”

“到底是怎麼回事,擼哥,別賣關子了。”萬一催促 道。

接下來,擼哥開始講述着他重塑肉身的來由…… “你…你是李易!”

黑血特大驚。

實在是李易的形象太特殊了,白髮,八歲小小的孩童身體,已經傳遍了整個安西之地。

除了個別人,沒有人不知道他,看到他不認識他。


“既然知道吾來了,那麼你準備好了…獻上自己的頭顱了嗎?…”

李易擡頭。

手持長槍傲立在典韋寬闊的肩膀上,看着黑血特的眼神,猶如看一具死屍似的。

毫無任何情緒,只有冷的讓人發寒的殺意。

“想要我的頭顱,李易,你準備好了自己的頭顱了嗎!”

黑血特看了一眼李易身後,發現並無任何大唐將卒往裏面擠,眸子裏閃過一絲驚喜。


之前的驚懼一掃而空,只剩下了貪婪與暴虐的獰笑,“本大人今天殺了你,便會聞名整個大食國,你李易就做我的踏腳石吧!”

“喝!”

一聲怒吼,一杆長槍直接對着李易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