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怎麼可能?

沒等章醫生判斷完慕夏說的是不是真的,慕夏已經上手拿起了手術刀,冷聲開口:「時間不多,心臟停跳不能過久,久了這台起搏器也救不回來,麻煩你讓開。」

她說話已經很客氣了,但隱隱透出來的逼迫感還是讓章醫生怔住了。。 這種事情,李初晨也不是沒有經歷過。

當時,他只看到魔靈的臉,魔靈就要他負責,要和他結婚。

那次的經歷,可把李初晨嚇壞了!

好在魔靈後來也不再為難他,李初晨這才放下心來。

現在,雅典娜要讓李初晨,幫她換衣服,李初晨當然不敢太大意。

雅典娜也是沒有辦法。

她的傷勢,的確很重很重。

要把濕透后,緊緊黏在身上的衣服脫下來,確實有很大難度。

可如果她不把衣服換下來,這副樣子走出去,會很丟人。

雅典娜會覺得自己就像沒穿衣服!

實在無奈的雅典娜,只能厚著臉皮說道:「大人,我真的做不到,只能麻煩你了。」

「那你不會要我負責的吧?」李初晨一臉嚴肅地看著雅典娜。

雅典娜急忙搖頭,苦笑道:「大人,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負責任的。」

「那就好!」

李初晨得到雅典娜的保證,這才伸手,撕開雅典娜身上的衣服。

看到雅典娜身上的傷勢之後。

李初晨不但滿腔怒火,而且,他心裡還覺得酸溜溜的。

雅典娜還只是個女孩子呢!

叛軍居然把她打成這樣,她身上那一道道驚人的傷口,讓李初晨看了就覺得心疼。

「該死的叛軍!」

李初晨為雅典娜換好衣服后,就拿出衛星電話,打給無名。

在這裡,手機沒有任何信號。但衛星電話卻可以正常打出。

李初晨很快就聯繫到無名。

電話被接通后,李初晨就開口問道:「無名,你們到哪了?」

「大人,我們兩分鐘后抵達。」衛星電話里,傳來無名的聲音。

李初晨咬牙切齒地說道:「雅典娜已經安全,你們到了之後,直接動手。把叛軍的這個基地,給我徹底毀掉。」

李初晨打完電話后,就蹲下來,背著雅典娜要往外走。

但就在這時,一枚火箭彈落在門口。

李初晨臉色一變,轉身就把雅典娜扔在牆角處,他自己則是迅速撲了上去。

為了唬住雅典娜,李初晨把她壓在身下。

火箭彈很快爆炸。

只聽「轟」的一聲,翻滾的熱浪就從背後席捲而來。

緊接著,房子倒塌。

牆體砸下,把李初晨和雅典娜都壓住了。

好在李初晨實力強橫。

倒塌的牆體,並沒有把他壓死。

爆炸過後,李初晨一使勁,就把壓住他的牆體掀開。

然後又急忙低頭查看雅典娜的傷勢。

看到雅典娜沒事,李初晨這才放下心來,又急忙把她抱起來。

大量的叛軍,正往這邊聚集而來。

獄神殿的戰機,雖然火力很猛,卻也沒法同時對付那麼多人。

而且,戰機還要時刻提防著火箭彈的轟擊。

這麼一來。

李初晨他們兩個,很快就被叛軍包圍,難以逃脫。

「大人,我的彈藥不多了,怎麼辦?」

戰機的飛行員聯繫上李初晨后,就著急地彙報道。

「鎖定九點鐘方向,這裡應該是叛軍兵力最弱的地方。」

李初晨的目光從四周掃過,然後就果斷地說道,「你將剩餘的彈藥,都朝著這個方向打。」

「彈藥打完后,你先走,去安全的地方等我。」

「啊,大人,那,那你們呢?」飛行員著急地問道。

「我自然會想辦法突圍出去!」

李初晨語速飛快地說道,「你別管了,照我說的做。快,就是現在,快開火。」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我是真沒想到純狐氏這裡居然這麼有意思。」梁偉騎在朱邪的身邊,開口說道:「你看,大山裡的結界,結界裡面的世界也是山林,誰能想到山林之間會有這樣的一座小鎮,小鎮也就罷了,還是比較現代化的小鎮,就是不知道有電沒電。」

「有電,但這裡的電力不夠充足,所以你才看到的是單車,而不是電動車。」塗山雪在朱邪的側面,聽到梁偉的話解釋。

朱邪回頭看了眼身後,梁江河與頌臻梁燕騎行在一起,旁邊則是馬大龍三人,他們也正在聊著什麼,有說有笑。

「你們不要小看這裡。」塗山雪環顧四周說道:「只是這麼大一塊地方打水泥路,都讓純狐氏下了血本,其他的慢慢來,20年前,純狐氏這裡還是比較看上去古代的。」

「這麼說來,我也開始期待有蘇氏的族內了。」朱邪說道。

「你可別期待,有蘇氏的族內可不是這樣的,與純狐氏比起來,有蘇氏那邊倒是像三四十年代的樣子。」

「三四十年代!」朱邪和梁偉瞪大了眼睛,感覺不可思議。

「那不是還沒解放以前的建築風格?」梁偉問道。

塗山雪點了點頭,這才說起了淵源。

青丘畢竟是與世隔絕的地方,很長一段時間,因為資金也好,能力也罷,都嚴重不足,所以這裡的建築風格就是古代的風格,以木質結構為主。

具體到多久時間並不清楚,但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有蘇氏就展開了基建工作,也許是資金不充足的關係,就是按照三十四年代那個時候的風格來建造的,雖然不如現代風,但是建造起來之後,也非常不錯,最起碼不是那麼古代,也不那麼髒亂差了,到處都很合理。

純狐氏與有蘇氏不和睦,相互攀比之心也比較重,所以純狐氏在積累了一定的財富和實力之後,也開始了基建工作,為的就是超越有蘇氏,所以直接上了大投資,在20年前搞成了這個樣子。

「可惜了。」朱邪連連搖頭問道:「他們兩族都不去外界做生意嗎?」

「當然要去外界做生意了,不做生意,怎麼賺錢,弄成這樣,但是兩族都不是做生意的料,你懂得,沒什麼經常天賦,所以賺不到什麼錢的,勉強維持,他們為了生意經,還大打出手過很多次呢。」

簡單的了解了這些情況,也到了地方。

在一排們面前之間,有著一個路口,路口上頭有著一塊牌匾,標註了這裡就是族長家。

所有人都把單車停在了路口,隨後一起走了進去。

進來就是一個大院,眼前還有一棟呈長方形的四層樓房,門口還有著一個噴泉,只不過噴泉似乎已經壞掉了,也沒什麼動靜,一樓大廳的門口,倒是站著兩排守衛,而守衛們簇擁著的,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

老者身材佝僂,穿著一身中山裝,站的筆挺,身體看上去非常健朗。

塗山雪見到老者,便笑吟吟的叫了一聲修齊伯伯。

這便是純狐氏的族長,純狐修齊。

眾人來到跟前,塗山雪一一作出了介紹,純狐修齊是笑開了花,要知道,除了塗山氏之外,青丘幾乎沒有外人來過,現在倒是好了,梁家馬家和道宗都來人了,可謂難得。

「修齊伯伯,茶茶呢?」介紹完畢,塗山雪就問。

純狐修齊微微頷首道:「放心吧雪兒,昨晚你父親來過電話之後,我便派人在入口的位置守著,今天中午的時候,見到了塗山茶茶,已經把他給抓起來了。」

說完,他看著朱邪眾人抱拳笑道:「諸位馬家梁家和道宗的朋友,歡迎你們來到純狐氏做客,請裡面上座吧,請。」

眾人不多言,隨著純狐修齊一起走了進去,最後在一個大房間內紛紛落座,族人也立刻端茶倒水,水果糕點也都端了上來。

梁江河與馬大龍相視了一眼,也不多言,他們要辦他們的正事,也都立刻掏出了推薦信,分別遞到了純狐修齊的手上。

朱邪吐了口氣,小聲對塗山雪說道:「他們談正事呢,咱們去找茶茶?」

塗山雪點頭,笑道:「修齊伯伯,我和朱邪去看看茶茶,你們先忙?」

「好好好,沒問題,來人啊,到雪兒去見塗山茶茶。」純狐修齊立刻吩咐。

幾分鐘之後,朱邪與塗山雪來到了四樓的一個房間,塗山茶茶被禁錮著修為,躺在房間里的沙發上發獃,看到朱邪和塗山雪之後,急忙坐直了身體。

「你們怎麼來了?」塗山茶茶麵露吃驚之色。

「追著你來的唄,怕你死在有蘇氏。」塗山雪鼓著腮幫,帶著極為不滿的神色質問道:「塗山茶茶,你到底想幹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明明可以不脫離族群的,為什麼!」

「雪兒,你應該理解我的。」塗山茶茶說。

「我不理解!」塗山雪坐在了他的對面,翻了翻白眼道:「你可真是個白眼狼,為了一個謊言,連你父親和你奶奶都不要了,這讓他們多心寒!」

「我……」塗山茶茶還要辯解,立刻就被朱邪給打斷了。

「雪兒說你,你就聽著,解釋那麼多幹什麼,你就是個白眼狼,真不知道你活這麼多年都活到哪裡去了。」

塗山茶茶不再說話,索性靠在了沙發上,只是對朱邪說道:「你不懂。」

「是,我不懂,我只知道你自在了,被逐出了塗山氏,以後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朱邪陰陽怪氣的說話,這讓塗山茶茶皺起了眉頭,不滿道:「朱邪,我看你真是愛管閑事的,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你跟來做什麼,我不想聽你這麼陰陽怪氣的說話!」

「要不是把你當朋友,我才懶得管你。」

說完,朱邪坐在了塗山茶茶的身邊,見塗山雪還要開口說他,朱邪立刻擺手打斷道:「雪兒,別說他了,事已至此,只有讓他死心才行,反正現在已經到青丘了,咱們就打聽打聽好了,看看有蘇憐兒到底有沒有內丹和靈體,解開這傢伙的心結。」王末看着彭輝毅不要命的輸出魔力,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雖然他一直都表現著殺意,但是他可不想真的殺人,畢竟,他來這裏是有事情,要是把事情弄僵,到時候以鬼祖的脾性,事情一定不會順利的進行。

「看來我也要稍微動一下筋骨才行了。」王末抬手打了一個響指,一個巨大的球形能量出現在天際之上。

下方的彭輝毅此刻出手了!那個九頭鬼伴隨着恐怖的殺伐之氣沖向天際。

「氣勢不錯,但是對上我算你倒霉。――――『黑炎·……

《我不想當魔王》第307章.進入鬼族 兩個小時之後。

幾人來到了極山城郊區。

王樺深深吸了口氣,簡單的說了幾句。

「千極山,高1135丈,山上還好,人煙稀少,不過山腳下,有佔地17.3平方公里的千極古鎮,千極古鎮周圍,也有很多山村作為景點,搜索難度很大,古鎮里還好,有強者鎮守,不過那些山村就麻煩了。」

幾人點了點頭。

是的,在古鎮內,一般都會有強者,敢殺人,那就是死,但旁邊的一些小村落就不敢保證了,或許就有人躲在這些村落中。

無他,古鎮中的強者對於煞氣的感知極強。

很多時候,只要遇到不對勁的人,直接就會開始盤查。

但由於古鎮和村落還是有不少距離,而且兩地之間會有很多上古原始森林阻隔,除非是真的有麻煩,不然這些強者就只會留守在古鎮中。

想到這裡,雲空朝一旁的賢鈺問道。

「藥劑準備的差不多了吧?」

賢鈺嘴角微微翹了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周圍,歪著腦袋輕聲道。

「20支,夠嗎?」

為了防止意外,賢鈺就將爐鼎放在了一個存放處,換了一件藥劑袍,全身都可以放藥劑。

20支藥劑可不是小數目,把她肚子周圍的衣袍藥劑兜撐得鼓鼓的,但也不算太明顯。

這也是為了更好的取出藥劑。

雲空點點頭,隨後沉聲道。

「從現在開始,我說什麼你做什麼,只要我不讓你動,你就不要動。」

賢鈺很聽話的點了點頭。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