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陌笑得一臉嘚瑟。

“我臉皮一向都是這麼厚的,陌陌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慕容邵峯眉眼含笑,只有她,能讓他這樣身心愉快,也只有她,敢這麼大膽的在他面前放肆,而他更加喜歡她的放肆。

“也是,只有別人說人臉皮厚的,沒有人自己承認自己臉皮厚的,邵峯,你知道你哪裏最好嗎?”

蘇紫陌突然伸長脖子俏皮的看着慕容邵峯。

“哪裏?”

慕容邵峯眯眼看着她,其實他不想回答。

“有自知之明啊!比你自戀起來好多了。”

“比起自知之明,我覺得自戀更好!”

“也對,畢竟自戀更加高大尚嘛。”

說話之間,蘇紫陌一碗百合粥已經見底了。

又有些感慨的說:“這人吶!不要想太多了,一定要人云亦云,隨波逐流纔好!就像我,有的時候就能讓生活緊湊到連發牢騷的時間都沒有,哪有時間庸人自擾啊!”

慕容邵峯聽完,抿脣一笑,燦如天上的明月,天下又有幾個能活得像她這般豁達的呢?

蘇紫陌舔了舔脣,回味無窮,看到慕容邵峯面前的半碗粥,蘇紫陌又不客氣把慕容邵峯面前的半碗粥端過來喝了起來。

“陌陌,那是我的。”

慕容邵峯迴味着口中的百合味,眼睜睜的看着某女把他的粥明目張膽的搶走,俊逸的臉上變得一臉委屈的看着蘇紫陌。

“美人卷珠簾,深坐蹙蛾眉,邵峯,這個樣子的你會迷倒一片女人的。”

蘇紫陌調皮的側目笑看着他。

慕容邵峯咬了咬脣,更加的迷人,的確能迷倒一片,卻怎麼也迷不倒她。

“還有,跟你說過多少遍了,我不是那些千金小姐,就只吃那麼一兩口,我的飯量是那些千金小姐的三倍嘛,你這麼一小碗,我怎麼會夠吃。”

慕容邵峯正想回答,突然,一聲冰冷又隱忍着怒氣的聲音傳來。

“那你怎麼不吃我的?”

沐雲軒從內室走出來,只有他一個人,馨兒還沒醒。

“你的有綠豆,我不喜歡吃。”

蘇紫陌毫不含糊的回答道。

沐雲軒一聽,快速的走了過來。

冷眼看着慕容邵峯。

“慕容邵峯,哪有你這樣的待客之道,爲什麼你們兩人的是百合粥,而本座的是綠豆粥?”

慕容邵峯又優雅的吃了一口才慢悠悠的回答。

“據朕所知,聖主喜歡吃的就是綠豆粥。”

一句話,把沐雲軒剛到嘴邊的話給賭了回去。 不錯,他是喜歡吃綠豆粥,就連剛纔端粥的時候,他都下意識的端了綠豆粥。

“可是本座今天不想吃綠豆粥,你怎麼你問一下本座在做?”

沐雲軒嘴上說着,雙眸卻陰沉的看着吃得正歡的某女。

即使如芒刺在背,蘇紫陌也吃得很開心,這場吃粥的風波,似乎一點都沒有波及到她。

“那聖主爲什麼不提前說一聲呢?”

慕容邵峯優雅的擦了擦脣角,他差不多吃飽了。

就知道陌陌吃不飽,他纔會用另一個碗盛出來吃的。

“因爲你們這裏的東西沒有和本座口味的,本座決定了,現在就帶着陌兒離開。”

沐雲軒狠了狠心,他受夠了,看着他們這般聊得來,他心裏就是嫉妒。

猛的,沐雲軒也意識到一個問題,自己在陌兒面前,魅力直線下降了。

猛的,慕容邵峯的目光閃了閃。

那一抹不捨,被他快速的掩飾下去。

他知道,陌陌今天是一定要走的。

“邵峯,我今天要走了,不過我最近會在星月國待幾天。”

“陌兒,爲什麼要在星月國,我們不去其他地方嗎?”

沐雲軒突然問道,要繼續待在星月國,那不是又讓慕容邵峯得便宜了嗎?

“雲軒,你先不要激動,因爲我們要找的剩下兩個天師都在星月國。”

沐雲軒瞬間一臉苦相,怎麼轉來轉去還是轉到星月國了。

“那就回皇宮住吧!”

最開心的莫過於慕容邵峯了。

“好!不過要等我去一趟蒼莽山。”

“嗯!”慕容邵峯點了點頭,只要在星月國就好!

“皇上。”

門外,朱巖喊道。

“進來。”

朱巖快速的走了進來。

看到蘇紫陌和沐雲軒。

他拱手打招呼!

“聖主,莊主。”

蘇紫陌點了點頭。

“朱巖,好久不見了,你好像瘦了,看來打仗挺辛苦的。”

蘇紫陌上下打量着朱巖。

朱巖嘿嘿一笑,“那是很久沒有嚐到莊主的手藝了。”

朱巖平時和蘇紫陌開玩笑開習慣了,知道蘇紫陌不分尊卑,他也喜歡和蘇紫陌說說笑笑的。

“你這下有口福了,我最近會留在星月國一段時間。”

“太好了,莊主,朱巖這段時間可饞了。”

朱巖撓撓頭,笑了笑。

沐雲軒一聽,臉色越是難看。

“說吧!有什麼事情。”

慕容邵峯看向朱巖。

“皇上,風沙把皓月國的糧草全部捲走了,皓月國的大軍已經班師回朝了,短時間內,不會在有戰事。”

“好!那朕就不用回邊境去了,你通知王將軍,不可大意,讓王將軍鎮守邊境,秦前輩和黎前輩也讓他們回宮吧。”

“是,皇上,朱巖這就去辦。”

朱巖對着蘇紫陌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邵峯,既然這樣,我也讓白虎和黑鏡他們回來了。”

慕容邵峯勾脣一笑,“好,陌陌!現在邊境安寧,這次能戰勝,我真是要好好感謝他們。”

“邵峯,不用,維護世界和平人人有責。”

“保護世界和平人人有責?”

慕容邵峯細細回味着她的話,只是,世界真的會有和平的時候嗎? “對啊! 總裁撩上癮:老婆,你真甜! 邵峯,其實,我給你一個建議,你治理國家可能會用的到的。”

“哦!陌陌的建議一向是語出驚人的。”

“邵峯,你說對了,你們做皇帝的,一定不要在的君主制了,最根本的還是法律,你們的法律還不夠完善,律法是國之根本,只有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這樣一來,便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君主制,很貼切,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

慕容邵峯一聽,溫潤的雙眸突然亮了起來,“陌陌,講得太精闢了,不過可以在仔細一點嗎?”

“可以,邵峯,等我去蒼莽山回來在跟你細細道來。”

“好!那我就先回宮等着你們。”

隨後,兩人又聊了很久,馨兒醒了以後,吃完東西以後,蘇紫陌纔打算離開。

“馨兒,我們走咯!”

看着馨兒喝下最後一晚粥以後,蘇紫陌便說道。

沐雲軒一聽,心裏舒坦了,終於可以離開了,看着慕容邵峯那張迷人的笑連,他就想把他。

“孃親,那馨兒可不可以和慕容叔叔回皇宮裏去等孃親和爹爹,馨兒想陪陪慕容叔叔。”

蘇紫陌一聽,有些不可置信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她的小棉襖剛纔說什麼?不和她一起走了。

“馨兒真乖!那就和叔叔一起會皇宮等你孃親吧!”

慕容邵峯這下更高興了,溫潤的眸子裏,更是毫不掩飾的喜悅!

“馨兒,爹爹帶你去好玩的地方玩去。”

沐雲軒也不想女兒留下來,這不是更稱慕容邵峯的心意了嗎?

馨兒擡眸,大眼眨了眨。

“爹爹,你和孃親就知道趕路,遇到危險,馨兒就得進空間指環戒,嗯……。”

馨兒搖了搖頭。

“爹爹,馨兒不去。”

“馨兒。”

沐雲軒一聽,心裏有些內疚,他這樣做是不想她受到任何一點傷害。

“馨兒。”

重生最強財女 蘇紫陌也是一臉委屈的看着女兒。

“陌陌,就讓馨兒留下吧,剛好有人能陪我說說話。”

慕容邵峯笑看着她。

“好吧!”最終,蘇紫陌看不得他那雙漂亮又滿帶乞求的眼眸,不情不願的答應了。

而沐雲軒一聽,真想把慕容邵峯一腳踹回邊境去……。

沐雲軒帶着蘇紫陌騎着金龍,兩人往蒼莽山而去。

一路上,沐雲軒抱着蘇紫陌的手越來越緊。

蘇紫陌知道他在生氣,可是就芝麻大點的事情,他至於嗎?他。

“雲軒,你放鬆一點,你勒疼我了。”

蘇紫陌忍不住在他的大手上拍了幾下,表達自己的不滿。

哪隻,沐雲軒不放,反而把她抱得更緊。

“陌兒,你壞。”

沐雲軒的語氣像極了小孩子。

“雲軒,你不就是爲了那句沒出息而生氣嗎?你一個大男人,幹嘛這麼想不開呢?把脾氣拿出來,這叫本能,把脾氣壓下去,那才叫本事,知道嗎?”

蘇紫陌就如說教一樣有些語重心長。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今天讓我很生氣。”

沐雲軒把頭擱在她肩膀上,聞着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清香,他閉上眼睛,貪戀的享受着,這個該死的小丫頭,真是讓他又愛又恨。 “啪……!”的一聲,沐雲軒只覺得手背發麻。

“說沒出息,你還真沒出息!”

蘇紫陌厲聲道。

她知道,他和邵峯有說有笑的,在別的男人眼中就是不檢點的行爲,可是她心裏,這纔不會傷害到邵峯的心,有很多人覺得,離開纔是最好的,而她和邵峯,她離開,邵峯會更痛苦。

她只希望,雲軒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樣,能多瞭解她一點。

沐雲軒猛的起身,把蘇紫陌的身子轉了一圈,讓她和自己面對面的。

性感的薄脣快速的吻了上去。

“唔……!”

蘇紫陌拍打着沐雲軒的胸口。

這個混蛋,一個不開心就要吻她,他這是吻上癮了?

只是,沐雲軒不爲所動,反而吻的更加激烈,那明顯的懲罰性,讓蘇紫陌快崩潰了,心裏直罵沐雲軒混蛋。

“呼!”

終於能呼吸到新鮮空氣了。

窒息的感覺更在死亡線上差不多。

“沐雲軒,你,你瘋了?”

蘇紫陌大喘着氣質問沐雲軒。

“對,我因爲你都要快瘋了。”

沐雲軒俊臉上盡是委屈,深邃的黑眸裏,藍光顯現。

蘇紫陌皺了皺眉頭,承認也是需要勇氣的,可是她不想他們之間有誤會。

蘇紫陌快速的環上沐雲軒的脖子,使得兩人緊緊的貼在一起,姿勢更是曖昧。

“雲軒,不要這樣,你知道的,在這裏,我爲獨虧欠邵峯最多,邵峯他很孤獨的。”

“我也很孤獨。”

沐雲軒真想正一正夫綱,讓這個小女人知道,什麼叫做以夫爲天。

可是他知道,陌兒和其她的女人不一樣,她很有主見,明確的知道自己要什麼?

就像對慕容邵峯一樣,爲了不讓慕容邵峯傷心,她絲毫不介意別人的眼光。

“你有我,不會孤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