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建一的動作變化繁複,再加上速度又快,讓人無暇應變。一連幾招,郝仁被逼得手忙腳亂。論起武功,他才只是胡亂練了幾年太極,又跟宣萱練了幾天的「天魔舞」,哪比得了在技擊一道苦練六十多年的伊藤建一。

技不如人,那就只有後退。伊藤建一每出一招,郝仁就後退一步。旁邊的宣萱看了,急得差點把高跟鞋的鞋跟給跺掉了。可是,二人交手的情形,她也都看在眼裡,就是她上場,也仍然是退避的份兒!

此時,郝仁已經被逼到牆,退無可退。伊藤建一心中暗喜,一掌直取郝仁的前胸,務求一擊奏功。

「來得好!」郝仁大吼一聲,一拳轟出,挾帶天地風雷之聲。

「砰」這一聲巨響,並伴隨強大的衝擊波,就連宣萱和三個中忍也受不了,他們的身子被震得前仰後合,若不是下盤穩固,早就摔倒了。

郝仁的後背重重地撞在牆上,心中氣血翻騰,幸好他真氣充沛,瞬間就恢復了正常。

再看伊藤建一,一條胳膊已經從肩膀處脫出,若不是還有皮肉連著,骨頭都刺出來了。同時,他的嘴就象一個自來水龍頭似的,汩汩地往外冒血。

原來,郝仁一交手就知道,論武功的精妙,他遠不如伊藤建一,如要取勝,那就只能憑藉充沛的真氣。而以真氣取勝,同樣需要條件,那就是對手必須願意與他比拼真氣。如果伊藤建一知道郝仁真氣太盛,絕不會與他硬拼,只要這老傢伙採取避實擊虛的辦法,郝仁就一籌莫展。

所以,他只有示弱,讓伊藤建一以為他已經技窮力疲,不再防備。在他退到牆邊時,伊藤的警惕也放到最低,只以為全力一掌,就可以完勝對手了。

此時郝仁方才打出一拳。這一拳看似孤注一擲,直到撞上伊藤建一的手掌才顯出它巨大的威力。到這時候伊藤建一就是想避開也來不及了,對手的強大真氣全部攻入他的體內。

如果伊藤建一能夠年輕幾歲,哪怕象花田公這個年紀,也不至於受這麼重的傷。他的筋骨已經沒有了年輕人的彈性,血管壁也很脆弱。郝仁這一拳直接廢了他的一條右臂,還震碎了他咽喉處的大動脈。鮮血源源不斷地從他的嘴裡出來,就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他。

眼看著堂主就這麼倒下,周圍的幾個忍者都驚呆了。好半天,他們才回過神來。有人去扶堂主,有人來戰郝仁。

「哥哥,你歇歇!」郝仁與伊藤建一甫一分開,宣萱就跑到了郝仁的身邊。她知道郝仁真氣充沛,但是在這種惡戰之下,很有可能會受點內傷。所以,她直盯著郝仁的臉,想著只要未婚夫的臉色有什麼不對勁,她就立即把他背上逃走。

可是郝仁只是最開始時臉色蒼白了一下,很快就恢復了正常。這讓宣萱轉憂為喜。

而對面伊藤建一的表現,則更讓宣萱驚喜。老傢伙名震東瀛,竟然一戰身死。她的未婚夫好強悍啊!自己一心想找一個可以依靠終生的男人,看來是找對了。

此時,伊藤建一手下的小魚小蝦要為伊藤報仇,這種小事就不要再麻煩未婚夫了,宣萱自告奮勇來擺平他們。

宣萱要來練練手,郝仁也不好阻攔,就讓她上吧!「小心點,先解決幾個下忍再說!」郝仁提醒道。

「知道啦!」宣萱嗔了一句。她手裡的鋼針還沒有使出去呢,此時正是機會!

「嗖嗖」數聲之後,沖向郝仁的七個忍者倒下五個,這五個全是下忍。剩下的兩個中忍有一個被射中了肩膀,有一個則幸運地躲了過去。

傷了肩膀的那一個,胳膊已經抬不起來了,只好狼狽地退到一邊。另一個完好無損的中忍正好衝到宣萱面前,然後揮拳向宣萱打來。

那中忍的拳頭還沒有打到,宣萱的腳就踢出去了。那尖利的鞋跟深深地刺中對方的小腹。那中忍慘叫一聲,就捂著小腹倒下了。他剛才沒有被鋼針射中,也不知道幸運還是不幸?

此時,能站著的只有四五個人,三個下忍,兩個中忍,就這還有一個是被宣萱射中肩膀的。他們再也不敢向郝仁和宣萱發動進攻。一看到郝仁的目光盯了過來,他們就不由自主地後退。


「喂,你們幾個,投降地幹活!要不然,死啦死啦滴!」 蓬!如煙花炸裂。

粘膜壁破碎,儘管僅僅只是破碎其中一邊,但整個粘膜空間已是失去光澤,再沒有半點氣息。就好似一個武者失去生命氣息般,那種感覺,簡單來說稱之為——魂之死亡。

而此刻死的,是地柱的器靈。

也就是化身為這粘膜空間的強大存在。

或許它的『魂』確實很強大,到達了星空層次,但在無數次與大聖的比拼下消耗太多,加上林風的突然加入,讓的它措手不及,與當日它反噬大聖其實是一模一樣,正是有因便有果。

器靈,死。

整個空間劇烈震動,儼然快要消失。

望著已是失去所有力量,仰躺在地上的大聖,林風雙瞳閃過微微光芒,並未說什麼,也未曾想過要他回報什麼。雖然不知自己這一念之差是還是壞,但做了就沒必要後悔。


是非對錯,日後自有分曉。

而現在一切都已成定局,望著筋疲力盡的大聖,林風|頂|點|小說輕舒了口氣,並未再說什麼,閉上眼隨即便是消失離去。

自己,也只能幫他到這裡了。

嘩~~意識回歸,林風雙瞳微微閃光,眼前視線清晰可見。

自己,從地柱空間中出來。

恍如隔世!

之前一幕一幕依然清晰的印刻在腦海之中,這場在地柱空間內的戰鬥,激烈程度不下於一場勢均力敵的搏擊。自己做了些什麼?林風啞然失笑,也為自己的衝動感到好笑,換作之前的自己決不會做這樣的事,卻是卸下肩上重擔后整個人似乎都改變了不少。

目光望向地柱,此刻地柱連半分的光澤都是沒有,儼然如死物那般。靜靜的躺在地上。

沒有了器靈,它只是一件純粹而簡單的兵器——

棍!

儘管本質仍是天之異寶,但卻已失去了那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不過單論棍之質量,恐怕整個斗靈世界都沒有能超出它的。林風笑了笑,也唯是苦中作樂。好好一件天之異寶如今卻成了破銅爛鐵。

自己對棍法,根本一竅不通。

再者,分身早已是有了末世槍,不再需要其它兵器。

「不知大聖會怎樣?」林風目光粼粼,望著地柱,相信此刻大聖依舊被困在地柱空間之中,而事實上他也無處可去,失去肉身對他來說就如成為孤魂野鬼那般,想來此刻應該寄居在地柱空間內。

他。還有復生的機會么?

自己不知道,也管不了那麼多。

幫他到這裡已經仁至義盡,接下來是龍是蛇便看他自己造化了。

想到這,林風不禁點了點頭,輕舒一口氣站起身來。正是眉頭微簇思忖間,倏地莫名感覺到一絲不對勁,林風猛的一怔,霎時回過神來。目光直落那安靜『躺』在地上的地柱。

嘩~~金光光芒倏地綻現。

林風瞪大眼睛,心跳蓬然。只見原本光澤黯淡的地柱,就彷彿突然間有了靈魂那般,詭異無比的活了過來。這片燦爛的金光是如此熟悉,和自己當日在妖皇島上所見的地柱極為相似!

該不會……

「噝~~」林風深吸了口氣,眼神充滿驚駭之色。

委實太震驚!

不止是那金色光芒,一道似曾相識的氣息同樣緩緩的出現!

只見地柱忽的懸空而起。璀璨的金色光芒覆蓋整片區域,形成一道金色影子,那是一道身影,一道自己熟悉無比的身影。健壯的身軀,肌肉充滿爆破性的力量。更有著雙戰意粼粼的雙瞳,帶著火紅目光,一點點清晰匯聚,只不過…望著自己的目光卻是無比複雜。

大聖!

那金色的影子所匯成的實體,正是大聖無疑。

而且這並非幻像,而是真正具有意識形態的大聖,單從他雙瞳的變幻便可見一般。林風輕抿雙唇,神色吃驚中亦是些許複雜,隱隱間已是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卻是自己這一念之差,將宿敵救活了?

「林風。」大聖倏地開口,神情凝然。

「呼~~」林風長吁了口氣,淡然一笑,「沒想到你還記得我的名字。」

火紅的眼瞳光芒閃動,大聖望著林風,良久,才是沉然開口:「我欠你一條命。」言罷,似乎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該怎麼樣面對林風,大聖猛的轉過身,便是離去。

留下林風一人,望著那徐徐消失在眼前的金色光芒,良久,才是苦笑的搖了搖頭。


這算不算賠了夫人又折兵?

救了一個實力甚至更勝自己一等的敵人,連天之異寶地柱都賠了上去,自己這一念之差可是『差』的相當厲害。長長嘆息一聲,林風也無可奈何,不做都做了,能怎麼辦?

其實從大聖『復生』出來后自己便想到了。

自己儼然忘了一件事,那便是大聖其實根本就是地柱的『主人』,他並非寄居者,他曾經完美契合過地柱,如今器靈一死,他便是唯一的支配者,自然能夠控制地柱,甚至有可能他自己都將『器靈』這角色佔據。

一魂二用,有何不可?

天之異寶何其強大,幻化出一個肉身又有何難?

「以地柱為肉身,只怕是不死不滅,這樣的對手……」林風閉上眼,倍感頭疼,卻是麻煩越來越大。過了許久,林風才是緩緩睜開眼,自喃道:「也不盡然,肉身不同實力不同,別說適應新的肉身要多久,單是這幻化的肉身能發揮大聖多少實力還是個未知之數。」

「再者,此役大聖魂之受創相當嚴重,短期內只怕再無戰鬥能力。」

「還有…..如今有兩個大聖,要斗也是他們先斗,包括巫皇帝江在內,讓他們自己斗個痛快,起碼得分出勝負才輪得到我?」

「我頭疼什麼?」林風嗤然而笑。

要頭疼也是巫皇帝江頭疼。一個大聖已經夠麻煩,兩個大聖……

嘿,自己完全可以想像他會是怎樣一副表情、

其實換個角度來說,大聖的復活對自己並沒有什麼壞處。

他是真性情,當日想殺自己並非他的錯,而是自己確實激怒了他。強闖妖皇禁地,大肆殺戮妖族精英強者,設身處地自己也會如此去做。以大聖的個性,自己對他有救命之恩,這是一個不會改變的事實。

日後,自己與大聖就算成為不了朋友,但起碼也不會是敵人。

反而因為此次變化,給眼下本是亂糟糟的巫妖兩族,再增添了一個不穩定因素。對南方域。對人類而言,斗靈世界越亂越好,戰局越是撲朔迷離,人類便越能從中取利,爭取時間。

唯一遺憾的是……

「天之異寶,得而復失。」林風苦笑著搖了搖頭。

命中注定,自己無法擁有地柱。



失去地柱,對林風而言雖然損失不小。但既已成定局,林風自也不會自怨自艾。

時間相當緊迫。身為人皇林風必須以最快的速度修鍊,再修鍊,增強實力面對各種可能發生的情況。既然有第一次,便會有第二第三次,巫妖兩族不知何時會將矛頭重新指向南方域,指向自己。

儘管兩大族群眼下戰火紛飛。不死不休,但不怕一萬隻怕萬一。

做足準備功夫,才不會怕突如其來的變故。

居安思危。

密室中。

林風盤腿而坐,身前擺放著無數星源石。

對,正是在妖皇島上搜刮而來的珍稀之物。耗去足足四百七十億巫幣價值的星源石,剩下依然還有相當大的『份量』,林風粗略計算了一下,剩下的份量大概在兩百五十億巫幣價值左右。

這兩百五十億巫幣價值的星源石,對幽冥號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但對林風自己來說……

那可是有著大用處!

吸收,煉化!

這些都是集天地造化而生的星源石,蘊藏著真正的天地之力,真正的星源力。按多多所說,純度相當不錯,吸收這些星源石修鍊,修鍊速度可謂一日千里,遠遠超出自身如龜速般的修鍊。

衝刺!

從聖王級高階到聖王級巔峰的衝刺!

「絲~」「絲!~」林風極限的吸收著,身體容量有多大,吸收速度便有多快,廢寢忘食,林風此刻全身心的投入到修鍊之中。分身的資質天賦不差,修鍊速度亦是相當驚人,儘管距離斗靈世界最頂級的巫皇帝江和大聖仍有少許距離,但這種對比並不合適。

分身修鍊了多久?

不說巫皇帝江這老妖怪,大聖修鍊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