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她說陸瑤的壞話,就是因為不了解陸瑤這個人,她只有認識了陸瑤,才能找到機會,擊垮她。

白敏今天的意思很明顯,是想讓她和陸瑤做朋友。

那她就和陸瑤做朋友好了。

白敏說陸瑤家有個醫館,那她就從醫館里下手。

人有病自然是要去看病,沒病的話也可以診斷一下不是嗎?

這樣想著,白敏不再遲疑,起身去了白軍長的家裡。

白敏正陪著母親在自家院子里散步。

見孟晴玉走過來,史韻母女倆停下腳步,朝她笑了下。


「晴玉來了啊。」

「大娘,您怎麼沒在屋裡歇著啊,累不累啊?」

孟晴玉是知道史韻腿有疾病的,一般都是在家裡歇著,平時出門都是坐車的,今天怎麼想起來出來走走了?

「昨天看了大夫,大夫建議我多出來鍛煉鍛煉,對腿部恢復有好處,所以敏敏就過來陪我了。」

史韻沒說是陸瑤。

在孟晴玉面前,史韻下意識的不想提及陸瑤的信息。

「大娘,這是陸瑤和你說的吧?」

孟晴玉走過來,自然而然的提起了這個名字。

史韻猛地扭過頭去看自己閨女。

「你和晴玉說的?」

白敏不解的點頭。

母親這是生氣了嗎?

母親這表情看似沒有什麼不對勁,可是她和母親相處的最久,她知道,母親就是生氣了。

「娘,昨天我和晴玉說起陸瑤的時候說的。」

史韻閉了閉眼。

真的是個傻閨女啊。

史韻現在都能想到昨天她的傻閨女是如何和孟晴玉聊的,肯定是把陸瑤給誇了一頓,然後把她知道的所有關於陸瑤的信息都給捅了出去。

她的傻閨女到底知不知道,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的,她到底知不知道,兩個女人同時喜歡上一個男人,那個得不到的人會做出多可怕的事情。

算了,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她的傻閨女已經什麼都和人家說了。

孟晴玉看史韻不太高興的樣子,朝她笑道。

「大娘,昨天敏敏都和我說了,她結交了一位好朋友,就是陸瑤,敏敏說她非常的優秀,性格也很好,既然我和敏敏是朋友了,敏敏也交了朋友,我就想著,大家一起玩,豈不是更好?」

史韻淡淡笑了下,笑意卻不達眼底。

想和陸瑤一起玩,恐怕是不安好心吧。

「晴玉啊,這朋友之間,是看性格合不合拍的,大娘我是過來人,我看你和瑤瑤性格不怎麼合適,處久了,恐怕是要有矛盾的吧。」

史韻說話直接,她也不怕得罪孟晴玉,本來她就看不上這個孩子。

心眼太多,滿肚子的鬼主意!

孟晴玉臉上的笑僵了僵,許久沒有回過神來。

史韻這是,阻止她和陸瑤做朋友?


「娘,你在說什麼啊,我看她倆挺合適的啊?」

白敏忍不住插話。

「你給我閉嘴!」

史韻低喝出聲。

白敏嚇了一個激靈。

孟晴玉眯眼打量史韻。

史韻看向孟晴玉時,臉上又掛上了笑容,好像剛剛對白敏只是普通的訓斥,和孟晴玉並沒有關係。

「晴玉啊,嚇壞了吧,我在訓敏敏呢,你可千萬不要多想。」

孟晴玉傻了眼。

覺得史韻臉上的笑瘮得慌。

「大娘,父母訓斥孩子也是為了孩子好。」

她倒是想多想,但是不敢承認啊。

白敏這時候要是再沒發現母親是對晴玉有成見,在敲打的話,那她就是傻子了。

母親還是之前晴玉利用她給瑤瑤下馬威的事情生氣的吧。

「娘,外面風大,瑤瑤說你不能幹站著吹涼風,要不我們再走一會兒?」

她是想說直接回家的。

她也好和晴玉說話讓她離開,免得母親看見她生氣。

史韻瞥了她一眼,「我先回去休息會,你和晴玉玩吧。」

說著,史韻邁開步子走了。

史韻一走,白敏拉著孟晴玉在自家院子里坐著。

「晴玉,你怎麼這時候過來了?」

孟晴玉笑了下,說道。

「上午你說的話,我仔細的想過了,確實,簡誠都結婚了,我再去想他,也是沒用的。」

聞言,白敏臉上露出了笑容。

「晴玉,你能想通,那真是太好了。」

也不用她再浪費口舌了。

她夾在中間也是很為難的。

「嗯,你把陸瑤說的這麼好,說的我都想去見見她了,之前是我的不對,我不該在你面前說她的壞話,但是你看在我也是太喜歡簡誠的份上,不要生我的氣了好嗎?」

白敏無所謂的擺擺手。


「哎呀,誰還沒個犯錯的時候啊,改了就好了,咱倆是朋友,我不會生氣的,我只是擔心你鑽牛角尖。」

鑽牛角尖的女人最可怕了,拉都拉不回來。

「我可能一時半會兒還放不下簡誠,不過你說的對,破壞軍婚可是重罪,他們離婚也是不可能的,我再想又有什麼用呢,總不至於真的弔死在他身上是不是?」

聽她這麼說,白敏高興極了。

「我就知道,你是最通情達理的,放心,你之前和我說過的話我是不會告訴其他人的!」

白敏體貼的向她保證。

孟晴玉放心了。

「那,敏敏,咱們現在去找陸瑤玩吧。」

「她挺忙的,懷著孕還東跑西跑的,現在應該在醫館里抓藥呢。」

言外之意,她們現在去只會添亂。

「你說的那位老中醫我也想去看看,月事一直不怎麼准,既然陸瑤的爺爺醫術那麼好,說不定可以給我治好呢?」

孟晴玉想了想。

「那我們現在去吧,他們那是需要提前預約的,今天先排上號,明天過去。」

孟晴玉皺眉。

事兒怎麼這麼多,竟然還要預約,搞得自己有多能耐似的。

心裡這樣想,嘴裡也只能答應。

「好啊,那走吧。」

白敏進屋和母親說一聲,就和孟晴玉出去了。

結果兩人到了時中磊醫館之後,發現關門了。

孟晴玉:「…敏敏,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白敏後知後覺的敲了下自己的額頭。

「我忘了,那個老爺爺他年紀大了,身體不怎麼好,所以瑤瑤為了不讓她那麼累,每天規定他看病的人數,不讓他多看,估計是現在看完回家了。」

孟晴玉:「……」

所以是白來了?

看著房子,孟晴玉靈光一閃,覺得自己也不是白來的。

最起碼知道了這個地方。

「敏敏,陸瑤他們不是剛到沒多久嗎,怎麼就找到這麼好的房子啊?」

這房子,價錢不低吧?

依照簡誠的津貼,根本不足以支付。

白敏眨了眨眼皮。

「我也不知道,我沒問她。」

晴玉的關注點總是和她不一樣,她都沒想到這一層。

「房子有什麼好探究的,只要醫術好就行了啊。」

孟晴玉沒再多說,兩人打道回府。

回到家,白敏抱住母親的胳膊,說道。

「娘,晴玉說了,要放下簡大哥啊,還主動讓我帶著她去找瑤瑤,可是醫館關門了,有點小遺憾。」

史韻眯了眯眼。

「你帶孟晴玉去瑤瑤的醫館了?」

「嗯,對啊。」

白敏點了下頭。

注意到母親表情的不對,白敏問了句,「娘,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史韻冷笑。


當然不對。

孟晴玉就不是個好人!

「把經過和我說一下。」

她要提前知道,孟晴玉要做什麼,免得陸瑤吃虧。

「我們去的時候醫館關門了。」

沒啥經過。

「那孟晴玉有沒有什麼反常的,給我仔細想!」


聽母親語氣不對,白敏連忙仔細的想了想。

沒什麼反常的。

「那就一字一句的和我說!」

白敏哦了一聲,從她們離開家到回來,都說了一遍。

史韻動了動眼皮,思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