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仙道強者,全力催動冰靈氣與火靈氣,一冷一熱,至陰至陽,交替更迭,饒是那隻獨角蛟龍具有著天生的強大防禦能力,但一身蛟皮,還是出現了累累傷痕,再這樣下去,恐怕它真有可能隕落在此。

那獨角蛟龍也意識到了危險。開始劇烈反抗,被冰封火裹住的蛟身猛然顫動起來,兩隻眼睛如同充血,放射出噬人的厲芒,周身隱隱泛起一層青光。

嘭!

一聲驚天動地的炸響,冰層炸裂、火海兩分,關鍵時刻,獨角蛟龍竟蛻去了原有的一層蛟皮,以全新的姿勢。從兩大仙道強者的封堵脫困而出。

「什麼?」

「這怎麼可能?」

冷邪和酒仙人,都感應到了來自於獨角蛟龍身上一股更為磅礴浩瀚的氣息,同時驚叫出聲。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蛻皮之後的獨角蛟龍。修為比之前更強了一籌。

別看僅僅只是一點提升,卻改變了獨角蛟龍一直被壓制的局面,令它有了足以抗衡兩大仙道強者傾力攻擊的能力。

一時間,冷邪和酒仙人面面相覷。臉色都變得難看無比。

他們知道,事情現在變得非常棘手了,想要成功採摘到木靈果。必須擊退守護生命古樹的,這難度又增加了許多。

那隻獨角蛟龍,也感到自己變的更為強大了,蛟首高昂,長聲吟嘯,嘯聲轉化成超強音波,如漣漪般向著四周快速幅散,已經退到大湖數十裡外的數萬修者,有一大半承受不住這種音波的衝擊,臉色蒼白,痛苦不堪,神識受到損傷,餘下的小部修者,也不得不在全力防禦的同時繼續後撤。

獨角蛟龍嘯聲過後,目光冷冽的看向冷邪和酒仙人,雖說它自我感覺達到了一個巔峰狀態,但面對兩個人類仙道修者,還是感到有些忌憚。

不過仙階靈獸的凶性和傲性,讓它無論如何也不會示弱屈服,況且這生命古樹,它已經守護了萬年之外,結出的一百顆木靈果,被它視為禁臠,誰想動一動,它就會與之拚命。

仙階靈獸的智慧,不下於人類修者,它自然知道今日這大湖四周突然聚集的數萬修者,都是沖著生命古樹與木靈果而來,原本自恃修為強大,不把數萬修者放在眼裡,哪知這其中竟會有兩名實力堪比自己的仙道修者,而且可惡的是,這兩名人類仙道修者居然還聯手攻擊自己,讓自己險些隕落。

剛才獨角蛟龍身陷險境,束手無策之際,剛剛吃下的那十幾個木靈果突然發揮作用,讓它在關鍵時刻修為提升了一籌,從而蛻去老皮,煥發新生,並且一舉突破了兩名人類仙道強者的冰封火堵。

那獨角蛟龍十數丈長的身軀,盤旋在半天空中,身周雲霧升騰,看去如一尾神龍,神威凜凜,湖中十幾隻靈獸,在那獨角蛟龍的強大威壓下,盡皆俯首發顫。

葉寒站立大湖以南的一處山坡之上,看著在空中盤旋、猶如神獸一般的獨角蛟龍,心中驚嘆不已,這等仙階靈獸,遠比人類修者長壽,舉世罕見,渾身上下,無一不是寶貝,如果能夠斬殺它,那好處甚至比木靈果還要大。

只是,斬殺獨角蛟龍這種事情,葉寒目前也只能想想而已,以他現在的實力,如果衝上前去挑釁獨角蛟龍,那絕對就是炮灰的下場,就連酒仙人和冷邪這兩名仙渞境強者,都不一定能從獨角蛟龍身上討得好處。

目前來看,獨角蛟龍實力突然提升,反過來反而壓制了酒仙人、冷邪兩名仙道強者一籌,如此,數萬修者齊聚荒古之森、想要搶奪木靈果,只怕就是一場空談了。

「小傢伙,我將和冷老賊聯手,牽制住那隻獨角蛟龍,希望能把它從這裡引開,你找個機會,看能不能接近生命古樹,得到幾棵木靈果!」

酒仙人的聲音,突然間又傳入葉寒耳中,葉寒心中一動,向酒仙人那裡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他與冷邪兩人各自催動靈氣、秘寶,和獨角蛟龍激戰到一起。

兩人一獸,三個仙道境之戰,在大湖上方的空間展開,威勢何等驚人,一時間天昏地暗,湖水翻騰,草石飛濺,日月無光,天地間一片混沌,宛如末日景象。

無論兩名人類仙道強者,還是獨角蛟龍,平時都是雄踞一方的存在,有著自己的驕傲。再者,人類仙道強者視靈獸為孽畜,而靈獸則視人類為異端,雙方相遇,都是不死不休的結局。因此,酒仙人、冷邪對上獨角蛟龍,全力一戰,漸漸的都打出了火氣和凶性,都想置對方於死地,甚至於把生命古樹和木靈果都拋在了一邊。

激斗之間,酒仙人有意把獨角蛟龍向著大湖以北方向引離,片刻后,兩人一蛟就戰到了遠離大湖百里遠的山峰上空,那裡的空間在兩人一蛟的相互攻擊中大片大片坍塌下去,出現一個個巨大黑洞,隨即又被天地法則恢復,下方的群山,也一座座的被蕩平,轟轟之聲,不絕於耳,驚心動魄。

現場最強的兩人一蛟,到遠處進行大戰,大湖外圍的數萬修者因此壓力驟減,葉寒立即傳音給數百名紅盟成員,要求他們暗中積蓄力量,準備聽自己一聲令下,就一齊攻向生命古樹。

葉寒雖然自信心很強,但也知道大湖之中,尚有十幾隻聖階靈獸在守護著生命古樹,他可沒那份能耐,能夠同時應對如此多而且如此強大的靈獸攻擊,只有發動紅盟成員群起而攻,分散靈獸的注意力,自己才有希望接近生命古樹,取得木靈果。

紅盟成員得到葉寒傳音,個個興奮無比,就等葉寒一聲令下,然後全力出擊,目標直取生命古樹。

他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但數百人一涌而上,聯手攻擊,哪怕是仙道修者,都無法阻止他們山傾海嘯般的攻勢。

而葉寒,要的就是他們這種齊心協力的威勢。

其他數十股臨時組成的勢力,自然也看出了時機難得,紛紛進行暗中聯絡,準備出手。

眼見兩人一蛟越打越遠,大湖一帶不再受到他們的攻勢波及,幾股勢力忍耐不住,爆發出驚天大喊聲,率先施展身法秘術,向著生命古樹飛去。


眼看有人搶先動手,其他人唯恐落後,紛紛施展身法飛向生命古樹,就連幾名雷劫境修者,也按捺不住,祭出自己的秘寶,化成流光向生命古樹衝去。

數萬修者飛臨空中,遮天蔽日,向著湖中心小島上的生命古樹涌去,聲勢驚人。

湖中的十幾隻靈獸,視生命古樹為自己逆鱗,自然不許人類修者接近,雖然人類修者數萬,但它們無懼,紛紛從湖水中竄出,守護在生命古樹的四面八方,全力阻擊。

相對於人類修者,這湖中靈獸數量雖少,但每一隻幾乎都相當於人類雷劫修者,可以以一擋百、甚至擋千都沒有問題,而且它們還有著人類修者所沒有的那種野蠻凶性,拼起命來,不顧一切。

再者,人類修者雖多,但如果在攻擊中不能齊心協力,各懷私心,那麼只能面臨被各個擊破的命運,最終能靠近生命古樹的,只怕沒有幾人。

「紅盟成員,跟隨我,向前沖!」眼見前方大量修者已與靈獸交上了手,爆發了激烈大戰,葉寒終於大喝出聲。

於是,數百名紅盟成員以他為首,呈現三角陣型,向著生命古樹方向衝殺過去。(未完待續。。) 數萬修者,由大湖四面八方沖向生命古樹,與守護生命古樹的十數只強大靈獸發生正面碰撞,展開廝殺,一時間大湖上空靈氣激蕩,風雲變色,滿湖之水盡被攪動,升騰起一排排滔天巨浪。

數萬人類修者,為了得到木靈果,捨生忘死,奮勇向前。而十幾隻靈獸,為了阻止人類修者靠近生命古樹,同樣拼盡全力。這場攻與守的對決,剛一發生,就立即進入到了白熱化的狀態,大批大批的修者從空中墜落湖中死傷,而十幾隻靈獸,也有不同程度的受創。

喝殺聲、慘叫聲、怒吼聲、嘶叫聲……各種聲音混雜在一起,在大湖上空回蕩不絕,不斷有大量的血霧碎肉、殘肢斷臂在空中四濺激飛,然後掉落湖中,整湖的水迅速被染成赤紅,使得這裡看起來如同人生地獄。

靈獸皮堅肉厚,天生防禦強大,加上攻勢兇悍,對上數量眾多的人類修者,短時間內竟還佔了一些上風,它們每一次噴出的靈氣、揮出的利爪、橫掃的尾巴,都能造成人類修者的大量傷亡。

反觀人類修者,大多數雖然組成了一個個團隊,但看到生命古樹上的木靈果之後,每個人都是眼紅心熱,熱血衝動,因此最開始的攻擊顯得雜亂無序,雖然有不少擊打在靈獸身上,由於力量沒有統一起來,最多只給靈獸造成輕微創傷,根本影響不到它們的戰力,反而被各個擊破,死傷慘重。

人類修者的第一波攻擊,來的快,退的也快,上萬修者或傷或傷,失去戰力,鮮血淋淋的教訓。終於讓他們驚醒,暫時退後,手持各種秘寶,和靈獸對峙起來。

就在這時,葉寒所率領的紅盟數百成員,鋪天蓋地般衝殺過來,和其他修者團伙凌亂不堪一擊的情況不同,紅盟數百成員信心高漲,陣型整齊,出手時也如同一人。數百道力量集中到一起發起攻擊,力量堪稱恐怖。

因此,在葉寒的指揮下,紅盟成員的第一波衝擊,就把十幾隻靈獸組成的防禦圈給硬生生的撕開了一道口子。

「紅盟成員,隨我衝進去!」

葉寒的身形,從那道撕開的口子間電光石火般穿過,向著百丈之外的生命古樹撲去,他身後的數百紅盟成員發出一聲歡呼。齊齊沖了過去。

看到葉寒等人成功接近生命古樹,其他修者又是眼紅,又是心急,頓時發了瘋似的向前猛衝。經過苦戰激戰,終於在付出近千修者的生命后,又有上百名修者成功突破十幾隻靈獸結成的防線,其中就包括了幾名雷劫境、丹元境修者。

突破靈獸防線的修者。神情極其亢奮,全力施展身法,居然越超了紅盟數百成員。趕到了他們前面,距離生命古樹越來越近。

生命古樹,我來了!

木靈果,我來了!

那上百修者,心中聲嘶力竭的大呼,眼中放射出的光芒,充滿了貪婪的**。

葉寒看著把他們甩的遠遠的那上百修者,臉上非但沒有焦急之色,反而多了幾分凝重。就在剛才,他感應到了來自於生命古樹的一絲帶著警告的危險氣息,頓時傳音給紅盟數百成員,讓他們放慢前行的速度,以防有變,否則那些後來的修者想趕上他們,只怕不容易。

在葉寒看來,那生命古樹伴隨天生而生,早就該具有了靈性,它雖植根於那小島之上不動,但千百萬年來卻從未被毀壞過,這足以證明除了那些守護靈獸之外,它自身也有一定的「護身秘術」。

葉寒是五行之軀,對天地靈氣的感應,遠超其他修者,他能注意到來自生命古樹的危險,其他修者卻不能,而且那沖在最前面的上百名修者,早就被興奮沖昏了頭腦,認為只要闖過了靈獸那一關,木靈果就唾手可得,誰還會留意其他危險?

當他們距離生命古樹最近的枝葉還有十數丈的時候,異像陡生,只見那萬千條原本靜止不動的樹枝,忽然間動了起來,彷彿化成了無數長鞭,向著他們抽打過來,每一條樹枝,都包裹著一層青色靈氣,雖然柔軟異常,但卻堅韌無比,彷彿被一位神道強者揮動,四方空間都在隨之震顫。


首當其衝的幾名雷劫、丹元修者,眼見幾根樹枝抽來,速度之快,威力之強,竟讓他們避無可避、擋無可擋,不由大為驚駭,隨即就覺身上傳出火辣辣的巨痛,被枝葉抽了個結實,慘呼聲中,身體被抽飛出去,翻滾著跌落回大湖岸邊。

幾名被擊退的雷劫、丹元境修者驚魂甫定,遠遠望向生命古樹,眼中流露出劫後餘生的后怕,他們心裡清楚,剛才生命古樹是「手下留情」了,那一下抽打,只給他們造成了一定創傷,算是一種警告,否則他們此刻只怕已經隕落於湖中。

幾人雖說在這數萬修者當中屬於頂尖一流,但吃了一次大虧后,再也不敢對木靈果有絲毫覬覦之心,當下各自尋找到一處山頭,盤膝調養,順便看看究竟有沒有人最後得到木靈果。

其他修者見生命古樹突然發威,竟把強如雷劫、丹元境的修者一下抽飛,不由大驚失色,其中有珍惜性命的,當即退回湖岸,也有瘋狂一搏的,繼續向前,只是生命古樹的千千萬萬條樹枝交織在一起,結成了一張天羅地網,任何人到了這張網前,就再也無法突進一步,反而會被樹枝抽退回湖邊。

一時間,就聽到生命古樹四周,不斷傳出「啪啪」聲響,接著就是不絕於耳的慘叫之聲,一個個修者被生命古樹的枝抽中,跌飛回湖岸上,衣衫不整,髮絲凌亂,狼狽不堪。

幸好生命古樹大發慈悲,被抽飛的修者,只是受創,卻無一人死亡,但被抽飛之人,卻再沒有人敢上前去挑釁生命古樹的威嚴,只敢遠遠觀戰。

紅盟的成員,也在一個個的減少著,葉寒仗著身法巧妙,有驚無險的躲過生命古樹樹葉的抽擊,但想要再向前挪動一分一毫,都是萬難,片刻后,他驀然四顧,才發現身周的紅盟成員,除了姬靈山、姬靈水、吳白、雷天、余濤之外,已都被抽回了岸邊,

「你們幾個先回去吧!」

葉寒知道姬家兄妹及吳白等人留在這裡也沒用,當機立斷,讓他們退出,順便又把那塊附有數百紅盟成員神識,能夠用來召集他們的玉佩拋給了吳白。

而葉寒自己手中,還握有最後一張底牌,他一定要藉此搏上一搏,否則不甘心。

姬家兄妹以及吳白等人聞言,不敢怠慢,立即後撤,相對於那些被生命古樹枝葉抽打回去的修者,他們幾人是自己飛回去的,算是非常體面了。

而此時此刻,那些在生命古樹外圍和靈獸廝殺的修者,也開始回撤,他們已經看到了生命古樹在發威,心想就算衝過靈獸的狙擊,也無法突破生命古樹的防線,與其如此,又何苦在這裡拚命?

不過一盞茶的功夫,整個大湖之上,就只剩下了葉寒一人在和生命古樹糾纏不休,身形在空中穿梭來去,拚命閃避著生命古樹的抽擊。

他無止無休的糾纏,似乎激怒了生命古樹,萬千樹枝陡然加長了數倍,齊齊向著葉寒席捲而來,葉寒不及閃避,竟被「吞噬」到無數枝葉編成的一張大網中。

葉寒只覺身周木靈氣猶如實質,向著自己擠壓過來,這驟然增強的壓力,使得他骨骼被壓迫的發出「啪啪」聲響,他大驚之下,第一時間將神品秘寶炎帝鼎祭出。

炎帝鼎瞬間放大數十倍,葉寒身形一晃,已經躲入了鼎中世界。

炎帝鼎乃是當年修為晉入神通境的伏羲以五行靈氣混以自身精血煉製,防禦能力之強,天下無雙,縱然生命古樹這種天地所生的靈物,也無法奈何它分毫。

炎帝鼎也是具有靈性的神器,自有一股傲氣,被生命古樹的萬千樹枝纏裹住后,似是被激發了好勝之心,鼎身一顫,發出萬道青芒,竟生出一股浩瀚磅礴的力量,將纏繞在鼎身的萬千樹枝緩緩逼迫開去。

生命古樹不甘示弱,將更多的樹枝纏繞到炎帝鼎四周,給予它壓力。

一時間,一樹一鼎,一個想要壓碎對方,一個想要突圍而出,竟形成了僵持局面,誰也奈何不了誰。

生命古樹,枝葉茂盛,方圓達數里,葉寒的身體被那些枝葉「吞噬」到其中后,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出到裡面的情況,姬靈山、姬靈水兩兄妹不知他生死,不由心急火燎,就要再次闖入湖中。

「別急,葉前輩留在這玉佩中的一縷神識還在,說明他暫時沒有事!」吳白喊住了姬家兄妹,拿出那塊葉寒還給他的玉佩,對兩人說道:「沒有葉前輩的指揮,咱們現在過去,恐怕連靈獸的防禦圈都沖不過去,等於送死!」

聽說葉寒沒事,姬家兄妹不由長鬆了口氣,焦急的看向生命古樹,心中暗暗為葉寒祈禱。(未完待續。。) 生命古樹濃密的枝葉內部,炎帝鼎與古樹之間的博弈愈來愈是激烈。

鼎與樹之間,彷彿在進行拉鋸戰似的,一個想要擠壓碾碎對方,一個想要突破重圍,雙方釋放出的能量瘋狂積蓄著,已經達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程度,一旦爆發開來,所產生的衝擊波足以毀天滅地,那時,只方圓千里之內的一切都會化為灰燼,就連那些遠離大湖的數萬修者,都難以倖免。

只是這發生在生命古樹內部的激烈交鋒,置身其外的人卻是看不出什麼,只有遠方正在交戰的擁有仙道境實力的兩人一蛟,才感受到了一絲難以言喻的恐怖感覺,他們竟不約而同的住手罷戰,向著生命古樹這邊望來,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神色間都帶著震驚駭然。

炎帝鼎內的空間中,葉寒盤膝坐立,迅速恢復著剛才與生命古樹纏鬥耗損的靈氣,生命古樹施加給炎帝鼎的巨大壓力,他也能隱約感受到,只是這個時候,他也無力相助,只盼著自己這件神品秘寶能撐過這一劫,否則一旦炎帝鼎破碎,自己也會落個身死道消的悲慘下場。

也不知過了多久,葉寒自覺到實力恢復到了巔峰狀態,又見炎帝鼎依然無恙,顯然是頂住了生命古樹帶給它的壓力,一時間又喜又憂。

喜的是,炎帝鼎不破,自己就不會有事;憂的是,自己連同炎帝鼎一起被困在生命古樹之中,不知什麼時候才能脫困。


忽然間,耳邊傳來一聲嘆息,那聲音充滿古老滄桑之意,蘊含著天地本源的力量,卻又帶著深深的無奈。

「你嘆什麼氣?嘿嘿,是因為施盡手段,也壓制不住我么?」

另一個聲音隨即響起。這聲音宛如一個少年,清亮有力,這聲音對葉寒來說雖然很陌生,但卻有種似曾相識的親切感覺。

「主人,我是炎帝鼎誕生的靈識。」那如少年一般的清亮聲音,突然又在葉寒你耳邊響起,說道:「主人如果想和我說話,用您的神識和我進行溝通便可。您以前不出聲,是因為主人遇到的對手雖然多,但都不夠強。所以我一直保持著沉默。而這生命古樹的強大,已經不弱於我,我不得不親自操控炎帝鼎與它對抗,保護主人您的安全。」

「炎帝鼎的靈識?」

葉寒聞言,心中大喜,他知道高階秘寶,都有著自身的靈性,自從得到炎帝鼎這件神品秘寶后,他不止一次試圖以神識與秘寶的靈識進行溝通。卻沒有得到回應,卻沒想到炎帝鼎這個時候卻突然發聲了。

如果這少年似的聲音是炎帝鼎的靈識,那麼剛才那一聲透著古老滄桑的嘆息,難道會是……生命古樹的靈識?

「主人。您猜的沒錯,剛才確實是這棵老樹在嘆息,或許他是覺得奈何不了我,感覺很喪氣吧。」炎帝鼎的靈識。似乎知道葉寒在想什麼,得意一笑,又道:「放心吧主人。我拼盡全力,也會保護您的安全,但是……您想要從這裡出去,只怕暫時有點困難了……」

「鼎兄,你能和這棵生命古樹的靈識進行交流嗎?」

在葉寒看來,雖然炎帝鼎是他的秘寶,但畢竟是一件極具靈性的神器,自己叫它一聲「鼎兄」,也是對它的一種尊重。

「主人您還是叫我『小鼎』吧。我以前的主人,就是這麼叫我的。」

炎帝鼎笑著說,接著又道:「是的,我能和這生命古樹的靈識進行交流。而且我還能感覺到,這生命古樹最初對咱們並沒有殺機,只是想把咱們從這裡趕出去,可咱們硬闖了進來,於是它就生氣了,想傷害咱們,但是卻又奈何不了我們……我和它現在正僵持著,誰都贏不了誰!」

葉寒心中一動,道:「我倒覺得,與其這樣僵持下去,咱們不如和它談談,找個解決問題的辦法。」


炎帝鼎道:「談什麼?怎麼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