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沫兒鬱悶的一拍額頭。

釋彌夜的嘴角‘抽’了‘抽’:“好吧……不過,你應該有自保能力的,那些蛇不是都因爲你的一個動靜全爆體了嗎?”

“唉,不管怎麼說,釋彌晝都是妖,連狐翛翛都有自保能力呢,何況是釋彌晝,”佳沫兒拍了拍釋彌夜的肩膀,站了起來,“好了,我先回去睡覺了,你們也早點睡吧!”

釋彌夜點了點頭,才拖着釋彌晝的手進了衛生間:“我來教你洗臉漱口……”

佳沫兒在外面聽着,又無語的搖了搖頭。

重生之將門凰后 釋彌夜把釋彌晝安頓好,才又睡到了另一張‘牀’上。

“好了,小周,趕緊睡覺吧!”釋彌夜把被子拉了拉,“晚安,弟弟。”

“晚安,姐姐。”

釋彌夜又做了一個夢。

有過那麼多次做噩夢的經歷,釋彌夜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她做夢了。

這次到似乎不是什麼噩夢,只是她好像是坐在一團軟乎乎的雲上面,而她的身邊,就靠着釋彌晝。

“小晝?”釋彌夜搖了搖他,他卻沒醒。“這裏是哪裏啊?該不會是天上吧!”釋彌夜把釋彌晝輕輕的放在了地上,然後往前走了兩步。

腳底下的觸感軟乎乎的,好像是踩在了棉‘花’上。

“不會真的是在天上吧!”釋彌夜跺了跺腳,想想就覺得有些玄乎乎的。她又退了回來,坐到了釋彌晝的身邊。

“難道你在我夢裏,所以不會醒嗎?”釋彌夜託着腮幫子,看了釋彌晝半天,終於忍不住去‘摸’了‘摸’他的臉,“這就是你本來的樣子嘛?就好像白魅變‘成’人也是那麼帥氣——這就是你們妖‘精’變‘成’人之後的樣子嗎?”

她的手纔剛剛碰到釋彌晝的臉,眼前的釋彌晝突然“啵”的一聲,像一個‘肥’皁泡一樣破掉了。

釋彌夜驚愕的站起來一看,才發現自己狡辯躺着一條小黑蛇。

“原來是變成了原型!”釋彌夜失笑。她彎下腰想要把小黑蛇撿起來,誰知道就是這一彎腰的時間,小黑蛇就長大了不少。

“什麼情況?”釋彌夜皺了皺眉,把小黑蛇抱了起來。

誰知道小黑蛇卻越來越大,到最後釋彌夜連妖力都用上了,可還是在小黑蛇不斷增加的重量下鬆了手。

“小晝……”看着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的小黑蛇,釋彌夜目瞪口呆。

等到小黑蛇的頭的寬度跟釋彌夜的身高同值的時候,它終於不再變大了。

可是現在,小黑蛇已經完全穿透了那塊疑似雲的東西,只有上半截還‘露’在外面。可是也歪在一邊,似乎還在睡覺。

“小晝?”釋彌夜有些驚疑不定。

難道這纔是釋彌晝的本體?可是這也太大了吧!就白魅那個樣子,變成了大狐狸也就是給它塞塞牙。

而且釋彌夜也發現了一些不同尋常的地方。

她在美國見到了這麼多蛇,所有蛇都有一個特點,就是不管它們的身體是設呢麼顏‘色’,可是肚皮一定是白‘色’的,可是釋彌晝的身體卻是純黑‘色’的,從頭頂黑到尾巴尖尖的那種。

釋彌夜相信,只怕也只有釋彌晝的眼睛,纔會給他的身體帶來一點不同的顏‘色’。

“小晝?釋彌晝?”釋彌夜不禁又叫了兩聲。

大黑蛇動了動,然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釋彌夜吁了口氣,正要走上前去,雙眸已經完全睜開的大黑蛇猛地直起了身子,狠狠的向釋彌夜咬了過來。

“啊!”釋彌夜猛地驚叫了一聲,立刻坐了起來。

“姐姐,怎麼了?”釋彌晝被釋彌夜的叫聲驚醒,‘揉’着眼睛坐了起來。

看着釋彌晝那一臉純真的臉,釋彌夜苦笑了一聲:“沒什麼,我做了一個噩夢……你繼續睡吧!”

釋彌晝聽話的點了點頭,然後又閉上了眼睛。

釋彌夜嘆了口氣,覺得自己真是太累了。

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是凌晨三點了。

把手機放下去,釋彌夜正要繼續睡,手機突然就響了。

釋彌夜一個‘激’靈,立刻就坐了起來。

果然是龍錚的短信息!

“大嫂!我在TenbroeckAve2019號!”

釋彌夜一騰就從‘牀’上跳了下來:“小晝!穿鞋!”

她也顧不得釋彌晝,竄出房間就跑了隔壁,直接一腳就踹開了房‘門’,伸手就打開了電燈:“佳沫兒!曲林靜!我們……呃……不好意思,走錯‘門’了。”

“Damn!Ithought-my-wife-came!I-almost-impotence!”裏面正在跟一個‘女’人疊在一切的面容驚慌的男人罵了一句。

(媽的!我還以爲我老婆來了!害的我差點陽痿!)

“Im-sorry,Im-sorry!”釋彌夜也發現他們聽不懂中文,趕緊道了歉就開溜。

(哦,該死!你把‘門’關上!)

釋彌夜也沒有心情去辨別男人到底說了什麼,她轉身就往自己房間的另一邊跑。

又是狠狠的一腳踹了出去:“曲林靜!佳沫兒!趕緊起來!龍錚有消息了!”

“什麼?”佳沫兒本來還‘迷’‘迷’糊糊的,一聽到釋彌夜的話,立刻就翻身坐了起來。

釋彌晝也收拾好的自己,緊緊的跟在釋彌夜的身後。

“在TenbroeckAve2019號!”釋彌夜重重的出了口氣,“我們快點過去!”

曲林靜也清醒了,立刻手忙腳‘亂’的開始穿鞋子。

釋彌夜焦慮不安的等着,沒一會,手機又響了起來。

“大嫂!我在TenbroeckAve2019號!”

還是相同的信息。

釋彌夜更着急了:“你們快點!都第二條發來了……快點快點!”

“知道了!”兩人手忙腳‘亂’的收拾好了,立刻就跟着跑了出去。

“TenbroeckAve2019號距離這裏遠不遠?”佳沫兒接過手機看了一眼,一臉的緊張。

“不遠!”曲林靜也一副跟打了‘雞’血的樣子,“二十分鐘之後就可以到了!”

“這麼要這麼久啊!”釋彌夜皺了皺眉。

“哪裏久了?”曲林靜翻了個白眼,“現在是大半夜的,這還是我忽略掉紅綠燈的時間……”

“闖!”

曲林靜嘴角‘抽’了‘抽’。

不過她也知道,救人如救火,所以一路上是橫衝直撞,直接飆向了TenbroeckAve。

其實,曲林靜心裏也是有幾分振奮的——不管怎麼說,釋彌夜他們是來救人的,現在很快就可以把人救到了,這怎麼能讓人不‘激’動。

在釋彌夜的焦急催促下,曲林靜終於把車停到了TenbroeckAve的2019號前。

只是搖下車窗,佳沫兒有些疑‘惑’了:“真的是這裏?”

釋彌夜也皺了皺眉。

雖然一路上她不停的催,可是真正到了這裏,她也變得小心謹慎了起來——誰都不知道龍錚到底遭遇了什麼,而這裏又會有什麼危險。

2019號是所看上去還不錯的房子,三層樓高,是布朗克斯區典型的紅磚房,外面還有一個‘花’園,在周圍昏暗的路燈光的照‘射’下,看上去顯得格外的‘陰’森。

亂世醫女傳 2019號裏面一片漆黑,完全沒有一絲光亮。真的很難想象龍錚就關在這裏。

“手機都調成靜音,”釋彌夜一臉的凝重,“佳沫兒,你和我一起進去,曲林靜,你就守在外面。”

“啊?”曲林靜傻眼了。

“你就在外面!”釋彌夜重複了一句,“小晝,你……”

“我要跟着姐姐。”釋彌晝不假思索的開口。

“你……好,你就跟着我吧!”釋彌夜本來想拒絕,但是一想到釋彌晝就算別的都不會,僅僅是變成小黑蛇,在完全黑暗的環境裏就能起到不錯的偷襲效果。 看着他們三人準備潛進那黑漆漆的別墅,再一想到自己一個人要呆在車裏,曲林靜都快出出來了:“能不能捎上我?”

“不能!”釋彌夜直接就拒絕了。

“可是我害怕!”曲林靜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你笨死了,把車開到附近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快餐店去,然後就在裏面等着我們!”釋彌夜白了他一眼,“我們出來了自然會給你打電話!”

曲林靜立刻點了點頭:“那……那你們要小心啊!”

“放心好了!會沒事的,”釋彌夜沉吟了一下,又看向了佳沫兒,“佳沫兒,不如你……”

“不可能!”佳沫兒一口就拒絕了,“不管怎麼說,我都還是有一定的自保能力的,你不用擔心我!”

釋彌夜嘆了口氣,知道自己說服不了佳沫兒,也只有點了點頭:“那好,我們進去吧!”

推開了車門,三人小心翼翼的下了車。

不一會,三人的身影就隱進了黑暗裏。

曲林靜有些憂慮的看了一眼那棟黑漆漆的房子,終於還是咬了咬牙,發動了車子。

釋彌夜小心的帶着佳沫兒和釋彌晝,一點一點的靠近着這座神祕的房子。

三人很快就摸到了大門口。

釋彌夜定睛一看,大門緊閉。她輕輕的推了一發,發現大門是鎖着的。

“我們去後門!”釋彌夜無聲的說着,又做了個去後門的手勢。

佳沫兒點了點頭。

釋彌夜左右看了看,又貼着牆根慢慢的摸到了後門。

只是他們走過去一檢查,這後門也是緊緊的鎖着的。

“怎麼辦?”佳沫兒小聲的問着。

釋彌夜也有些愁眉不展。她到處看了看,發現這所房子連窗戶也都是緊閉着的。

釋彌夜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腳,開始想飄到半空去打碎玻璃的可能性有多大。

釋彌晝卻輕輕的拉了她一下。

釋彌夜扭頭一看,卻沒有見到釋彌晝的身影,只是佳沫兒嘴角抽搐一副受了打擊的樣子。

她伸手指了指地面,釋彌夜低頭一看,原來釋彌晝已經變回了小黑蛇,利落的順着後門附近的排水孔就溜了進去。

釋彌夜嘴角也抽了抽,她倒是忘記了釋彌晝是蛇妖。

不一會,門裏面就傳來了輕微的咔嚓聲。

釋彌夜看着打開門的釋彌晝,忍不住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頭。

佳沫兒走在後面,小心的又把門給關上了。

釋彌夜左右看了看,發現這裏是一個儲藏室,裏面堆滿了雜亂的東西。

釋彌夜小心的看了一遍,發現的確沒有什麼可疑的東西之後,三人才又慢慢的靠近了另一扇門。

打開了那扇門,就算是真正的進入到這個房子裏了。

“你能看得到龍錚在哪裏嗎?”站在那扇門前,佳沫兒嚥了咽口水——她還是有些緊張的,因爲誰都不知道待會面對的到底會是什麼。

釋彌夜搖了搖頭:“太暗了!什麼都看不清。”

佳沫兒重重的吐了口氣,然後輕輕的,扭開了那扇門。

當然不會出現離奇的一片燈火通明的景象——裏面還是黑漆漆的,黑得好像這所房子把所有的光線都吞噬了一下。

釋彌夜做了一個小心的口型,才又小心翼翼往前走着。

這個房間真的是太黑了,典型的伸手不見五指,像這種情況,就算是對面的人給你頭上一刀,你也得等痛了才知道對面有敵人。

所以釋彌夜仍然不敢大意,小心的往前面摸索前進着。

手上突然一緊,釋彌夜心一提,一扭頭,卻見是釋彌晝湊到了她的耳邊:“姐姐小心,前面有個凳子。”

釋彌夜一愣,蹲下去一看,果然,在自己前面不到十釐米的地方就擺着一個矮腳凳。

“你看得到?”釋彌夜吃驚的扭頭看向了釋彌晝。

釋彌晝點了點頭。

“這個屋子裏面有人嗎?”釋彌夜又警惕的左右看了看。

“沒有人。”

釋彌夜吁了口氣,立刻就從夜晝裏摸出了一個手電筒。

打開手電筒一看,這裏是一條走廊,因爲左右都是牆壁,所以裏面黑漆漆的。

知道這裏沒有人,釋彌夜的動作也大了許多。她輕手輕腳的走到走廊旁邊的一扇門那裏,關掉手電筒,打開了一條縫。

釋彌晝立刻會意的湊了上來。只是偏着頭看了半晌,他又搖了搖頭。

“沒人?”釋彌夜眉頭一皺,立刻打開手電筒,推門走了進去。

這是一間玩具房,裏面還有很多布娃娃之類的東西——看起來這家人家裏還有小孩。

皺着眉走了出來,釋彌夜如法炮製,又一一的打開了走廊左右的所有房間。

沒人,一樓的所有房間都沒人。

釋彌夜坐在書房的沙發上,眉頭都擰成疙瘩了。

“現在怎麼辦?”雖然知道一樓沒有人,可是佳沫兒還是下意識的壓低了聲音。

釋彌夜摸着下巴下了想,還是一臉鄭重的拉住了釋彌晝的手:“小晝,你上樓去看看,一定要每個房間每個角落都看看……看看這裏到底有沒有人。”

釋彌晝點了點頭,轉身就往樓梯口走去。

“等等!變成蛇再去!”釋彌夜可擔心釋彌晝不小心被上面埋伏的人給襲擊了。

她話音剛落,釋彌晝就消失在了原地。

見釋彌晝去“刺探敵情”去了,釋彌夜才皺着眉開口:“佳沫兒,你說龍錚如果沒有被關在這裏的話,那麼他會在哪裏?”

“我不知道,”佳沫兒苦笑了一聲,“可是如果他不是被關在這裏的話,爲什麼會發這個地址給我們呢?”

“也又可能是被轉移了!”釋彌夜陰沉着臉,“可能是在龍錚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轉移了……如果真的是這樣,待會我們就要好好的搜索一下這裏有沒有留下什麼線索。”

“也只有這樣了!”佳沫兒嘆了口氣,“不過,釋彌夜,龍錚一直在求救……可是約書亞神父呢?”

“不知道,”釋彌夜苦笑了一聲,“可能被關在一起,可能……遇害了。”

佳沫兒沉默了。

不一會,釋彌晝就從樓上下來了。

看他變成了人的樣子,釋彌夜又是一聲苦笑:“樓上也沒有人?”

釋彌晝搖了搖頭。

釋彌夜嘆了口氣,伸手把書房的燈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