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暖暖表情一愣,她擡頭看着貌似很氣憤的金俊,她怎麼覺得金俊再罵她呢?

傭人連忙彎腰鞠躬,一個勁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金助理真的很對不起。”

金俊隨即手指着楊暖暖介紹道:“這位是這個家的女主人,龍少決娶進門的大老婆。”

“啊?”傭人驚詫的看着楊暖暖,她還以爲龍先生的另一半是顧小姐呢。

女傭心中的想法毫不掩飾的表露在臉上,楊暖暖看了她一眼,大步走進別墅中:“龍少決!!!!”她站在客廳中,對着二樓高聲吶喊。

楊暖暖這一嗓子落地,從別墅的各各角落,紛紛走出來一兩個傭人,乍看一下人數不少於12個。-

二樓顧悠嵐所在的臥室中,顧悠嵐已經醒了,她身體半靠在牀頭,臉色蒼白,在柔順長髮的映襯下,她的臉越發顯得小巧,一副我見猶憐的虛弱模樣。

龍少決坐在牀邊,他看着顧悠嵐,幽深的眼眸沉沉的,突然,他耳朵移動,聽到了楊暖暖中氣十足的吶喊的,龍少決刷一下的站起來。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聽力極好的顧悠嵐也聽到了楊暖暖的聲音,與龍少決起身並行,顧悠嵐眼睛一閉,虛弱的倒在牀上:“啊,好痛,嗚嗚嗚……”她身體倒下之後,用手捂住臉,小聲的呻-吟。

龍少決看都沒看顧悠嵐一眼,直接大步走到臥室門口,打開房門,跑着下樓。

顧悠嵐倒在牀上,她移開聲,龍少決漸漸遠去的腳步聲在耳畔縈繞,她神情靜靜的。沒過一會,顧悠嵐突然笑了,她臉上的笑容非常的燦爛。

龍少決遠遠的就看到了站在客廳中的楊暖暖,一看到楊暖暖頭上纏繞着的那一圈綁帶,他的心猛然收起,加快腳步跑到楊暖暖面前,一把抓住了她:“怎麼回事?”

楊暖暖掙扎着遠離龍少決,她看着龍少決,表情略帶怒氣:“你說我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 重生之金融禿鷲 龍少決視線一轉,他瞪着金俊問。

金俊沒好氣的說:“你說怎麼回事?昨晚楊暖暖出去找你的時候出車禍了,從昨天到現在,我好幾次想告訴你楊暖暖住院了,你都沒聽。”

ωwш★ттkan★¢ ○

龍少決想起之前金俊的話,他看着金俊,幽深大約眼眸中閃爍着危險的氣息:“你現在去書房等我。”

雖然還不知道楊暖暖怎麼出的車禍,但是龍少決知道,這中間肯定有內幕。

說着龍少決彎腰把楊暖暖攔腰抱起來,被他抱在懷裏的楊暖暖看着他的眼睛問:“你不去照顧顧小姐了嗎,我聽說她爲了救你受了重傷。”

龍少決低眼看了一眼陰陽怪氣的楊暖暖,沒有說話,直接抱着他進了房間。

“對不起。”小心翼翼的將楊暖暖放在牀上坐着,龍少決單膝跪地,雙圈抱住她的腰,將頭伏在她的胸前,小心且深情地道歉。

楊暖暖心中之前種種地不快,在這一刻全部煙消雲散,她看着龍少決,慢慢伸手,揪了揪他他的頭髮,揪頭髮也算是撒氣了。

龍少決說:“老婆,對不起,我又沒能照顧好你。”

楊暖暖推了推龍少決:“好了好了,我原諒你了,趕快起來,你抱的我都快喘不了氣了。”

龍少決起身,蹲在楊暖暖面前,他雙手握住楊暖暖的雙手,擡頭眼巴巴的望着她:“你會離開我嗎?”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聽到他的話,她一愣,隨即笑着說:“有可能噢。”

龍少決的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了下來,他低頭親吻着楊暖暖的手:“沒關係,我愛你就夠了。”

“你說什麼呢!”楊暖暖生氣的打了一下龍少決的肩膀,聽他的語氣,好像他已經準備放棄她了,楊暖暖一向敏感,他的深情,讓她有些不安。

這種不安的情緒出現了許久,平時不覺得,一旦心靜了下來,那種感覺來勢洶洶,有種要把楊暖暖吞滅的氣勢。

楊暖暖說:“我不會離開你,死也不會,絕對不會!”堅定的語氣,擲地有聲的誓言,此時她的話每一個字都似乎都千斤重,沉甸甸的誓言壓在龍少決身上,他看着她,臉上漸漸浮現笑意。

“咚咚。”臥室門被人禮貌的敲響了,“龍先生,顧小姐的情況很不好,你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龍少決果斷的回答。

楊暖暖說:“人家好歹也是爲了救你才受傷的,你還是去看看吧。”

“老婆,你這麼大方?”龍少決看着楊暖暖問。

楊暖暖反問道:“我什麼時候小氣過?”

龍少決站起來,試探性地問:“那我去了?”

“去吧。”楊暖暖笑着揮手。

龍少決朝房門口走了兩步,楊暖暖臉上的笑意一寸一寸的結冰,她心中在罵娘,龍少決你要是敢就這樣去,我一定要打斷你的腿!

龍少決走了兩步,倏地轉身,兩步衝到了楊暖暖身邊,一下子將她壓在牀上。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龍少決將楊暖暖壓在牀上,他眼裏帶着笑意盯着怒氣尚未從臉上完全退去的楊暖暖。

“小妞,別以爲大爺我不知道你欲擒故縱的把戲,我纔不會上你的當。”

楊暖暖看了一眼龍少決,別過頭,龍少決伸手的扶住楊暖暖的臉,輕輕一用力,她便正臉對着龍少決。

龍少決二話不說,直接低頭吻住楊暖暖。

“咚咚。”臥室門再次被傭人敲響,“龍先生,外面來了兩位客人說要見……見,楊暖暖小姐。”

楊暖暖聞聲推開龍少決,她下牀,用衣袖擦了擦嘴巴,走過去打開房門。

吳嘉霆和龍少軒結伴來了這裏,不用多說,自然是龍少軒帶路,他曾經到過龍少決和楊暖暖的家裏,對這裏很熟悉。

楊暖暖和龍少決結伴下樓,一看到坐在沙發中的吳嘉霆和龍少軒,楊暖暖笑着打招呼:“嗨。”

兩人動作默契的轉頭,看到笑容滿面的楊暖暖,吳嘉霆和龍少軒的眼底深處都有點不自然的,但是他們再次默契的揚起微笑。

楊暖暖走到他們面前,她滿臉愧疚的說:“對不起啊,出院都沒和你們說一聲的。”

吳嘉霆道:“沒關係,你沒事就好。”

龍少軒輕輕點了點頭:“恩,是的,你沒事就好。”

楊暖暖:“這樣吧,晚上我請你們吃飯,爲了感謝你們去醫院看我,特別是吳先生,我聽金俊說了,昨天晚上是你把我送到醫院的,我一定要好好感謝你。”

吳嘉霆隨意的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才下午兩點,距離晚飯還有好幾個小時呢,我是沒力氣嚇跑了,阿決你給我準備一間房間,我要睡覺,睡到晚上吃飯。”

龍少決招手,立刻有個女傭走上前,她恭敬地彎腰:“先生,有何吩咐?”

“去準備一間臥室。”

二婚不昏,繼承者的女人 “是。”

房間很快就準備好了,吳嘉霆在起身去睡覺之前,他看着龍少軒問:“阿軒你有什麼打算?要不要也在這裏休息一會,等到晚上蹭飯?”

龍少軒靜靜地說:“我會公司,還有許多工作沒有做完。”

吳嘉霆聽到龍少軒的話,他重新一屁-股坐下:“以前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阿軒你是我們三個人之中最有事業狂潛質的一個,工作室死的,人是活的,工作永遠都做不完,人一不小心可能就會死了。”

吳嘉霆說着站起來,他反手拍了拍龍少軒的肩膀,長嘆了一口氣:“唉,阿軒,你好自珍重吧。”他語重心長的道。

一個傭人從二樓急匆匆地跑下來:“龍先生不好了,顧小姐的情況突然惡化了,她吐了好多血,現在人已經昏迷了。”

一聽到顧小姐三個字的,龍少軒眼睛一亮,顧小姐是誰,這裏難道還有一個女人?

正走向臥室的吳嘉霆聽到傭人嘴裏的話,他腳步稍微停頓了一秒鐘,隨即大步走進房間中,輕輕關上了房門。

龍少決的神色並沒有多大的變化,他平靜地開口道:“給左醫生打電話,提醒他快點把藥送來。”

“是。”傭人應了一聲,“龍先生顧小姐在昏迷中一直在呢喃着你的名字,你不去看看她嗎?”

龍少軒看着龍少決和楊暖暖,一直無聲的觀察着楊暖暖的神色。

楊暖暖扭頭看着龍少決道:“你去看看顧小姐吧。”這次,她的語氣很認真。

龍少決看着楊暖暖,沉默了三秒鐘,他拉着楊暖暖站起來:“那好,我們夫妻一起去看看她。”

龍少軒看到他們站起來,隨即也起身:“既然這樣,大哥,暖暖,我就先回公司了。”

“恩。”龍少決點了點頭。

左白帆回到自己那處位於城中村的家,他步伐輕盈的走進種滿了各種鮮花草藥的院子裏,此時雖然下着雪,但是他家的院子裏一片盎然的春機。

該紅的話依舊紅,該綠的草依舊綠,一切都和生機盎然的春夏季節沒有兩樣。

左白帆走進院子裏,他反手輕輕換上鐵門,往院子裏走了一步,他的腳步猛然停住,警惕的四處看了看,看起來和往日沒有一絲變化的院子裏慢慢地都是鉅變。

他再也淡定不了,拔腿就往家裏衝,顧不得用鑰匙開門,一腳踢開大門,一股濃郁的咖啡香味撲面而來。

左白帆家裏的客廳中,阿king靜坐在一張凳子上,身上穿着一件染着血的白襯衣,手裏端着一個描着精緻花紋的咖啡杯。

“是你!”左白帆看到阿king,他大步走進去。

阿king冷漠地勾脣一笑,漫不經心的擡眼一笑:“當然是我,除了我誰還會到你家裏等你?”

左白帆放下手中的醫藥箱,他走到阿king面前,有些不耐煩地開口問:“說吧,找我有什麼事?我能幫你就幫,幫不到我你出門右拐,我謝謝惠顧。”

阿king站起來,他走到茶几邊,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轉身看着左白帆:“我來是想賣你一個人情,有興趣嗎?”

左白帆看着阿king,輕輕一笑:“哦?是嗎?我很感興趣。”

阿king道:“你是不是很久沒回清水鎮了?難道你就沒察覺到最近帝都的新聞報紙上少了一個明晃晃,帶着星光的名字嗎?”

左白帆心裏一驚,他急忙問:“顧栩!顧栩他在幹嗎?”

悍妻當嫁:便宜老公滾出來 阿king道:“我也不知道他在幹嘛,反正自從他半個月前去了清水鎮之後,就再也沒回來過。”

說着阿king笑看着左白帆:“我知道在清水鎮有你的初戀小情人,所以特意來提醒你一下。”

左白帆再也優雅不了,他的怒目瞪着阿king:“你想要什麼?你憑什麼認爲顧栩現在正在清水鎮?”

阿king慢悠悠的從口袋掏出一張報紙,報紙上赫然印着一條關於清水鎮的消息。

阿king道:“你不會忘了曾經對楊暖暖做過什麼吧?你放她的血,故意設計她,這些事情顧栩都知道了,現在的顧栩,可不是從前的影帝了……”

百年古鎮河水一夜變紅,專家老師幾經考證都沒有得出河水爲什麼會變紅……

左白帆一把搶過報紙,刷刷唰地撕了個粉碎。

下一秒,他衝出家門,身影刷一下的消失在大雪中。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龍少決牽着楊暖暖的手走到了顧悠嵐的牀邊,躺在牀上的顧悠嵐雙眸緊閉,臉色蒼白,虛弱的躺在牀上,飽滿光潔的額頭上佈滿了細密汗水。

顧悠嵐眉頭緊皺,雙手揪着被子,模樣看起來很不安,很恐懼。

“她好像睡着了。”楊暖暖看了一眼顧悠嵐,仰頭看着龍少決小聲道。

龍少決低眼看着楊暖暖,剛想開口說話,楊暖暖忽然伸手捂住了龍少決的嘴巴:“說話的時候,小聲一點,別吵到顧小姐。”

他拿下楊暖暖的手,放在脣邊輕啄了一下,輕輕點頭:“恩。”

楊暖暖看着顧悠嵐,她小聲道:“我們還是先出去吧,她需要好好休息。”

楊暖暖話音還沒落地的,龍少決便拉着她的手,一聲不吭的走出顧悠嵐所在的房間。

龍少決和楊暖暖前腳剛離地,躺在牀上的顧悠嵐倏地睜開眼睛,她霍地起身,坐在牀上,神情冷漠,眼神黯淡。

真是一對相親相愛的夫妻啊。

到了晚飯時間,吳嘉霆準時的起牀,三個人乘坐一輛車離開了別墅。

市中心的中餐廳,龍少軒早已經餐廳了等着另外的幾個人了,他站在落地窗邊,天還沒有完全黑,街道兩邊的商店已經將璀璨的霓虹燈打開,以此來吸引客人了。

龍少軒站在落地窗邊,他神情淡淡的的,琉璃一般的眼眸中平靜的如同一潭清澈的死水。

正在無聊閒逛的人羣中,穿着一身不符合時尚潮流佈衣的方清然在人羣中格外顯眼,他長相極其溫潤,看起來就像是一塊經過了精心雕琢的羊脂白玉。

穿着布衣布鞋的方清然實在是太特別了,如此傳統的他,根本不像是生活在21世紀的人。

也正是因爲此,許多年輕人在看到方清然之後,都忍不住拿出手機對着他就是咔擦咔擦的一通亂拍。。

在看到別人在拍自己,方清然大多都是看那個人一眼,然後快步離開。

楊暖暖和龍少決下車,雙手受傷的吳嘉霆無法通過自己打開車門,司機幫他打開了車門,小心翼翼的將他扶出來。

看到他們三人,龍少軒立刻從餐廳走出去,一出餐廳,躲在暗處的記者們紛紛對着龍少軒開始了偷拍。

豪門隱婚:總裁的有限寵妻 “你們來了。”龍少軒臉上帶着淺笑。

“恩。”龍少決牽着楊暖暖的手,輕輕點了點頭。

外面的溫度很低,在澳洲生活了許久的吳嘉霆很怕冷,顧不得打招呼,他小跑着進了餐廳。

這邊纔剛剛拍到龍少軒的行蹤,那邊新聞通告已經發出,並且迅速的佔領了門戶網站的頭條。

龍少決龍少軒兄弟二人的同框現身,橫掃頭條新聞是必然的。

方清然在雪中走了許久,他對這種國際時尚都市太過陌生了,外面溫度極低,一直在運動的方清然也被凍的渾身發抖。

雖然方清然傳統到有些落伍,但是他也曾在城市生活過,所以,在天完全黑了之後,他拉開了肯德基的大門,走進去。

買了一個漢堡,方清然放下身上帶着的所有東西,精心的享受着肯德基超給力的暖氣。

端坐在椅子上,他不經意的擡頭看了一眼,電視里正在播放八卦新聞。

龍少決的臉慢慢地出現在電視屏幕中,也倒映在了方清然的眼睛裏。

一看到龍少決,方清然砰的一聲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漢堡,他倏地站起來,面露大驚,這就是龍少軒的哥哥,楊暖暖的丈夫?

天吶!楊暖暖怎麼會這種人糾纏在一起?

方清然看着電視裏的楊暖暖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在這一刻,他的心跳都似乎放緩了好多好多。

他當然清楚離開了家門的楊暖暖生活的一定很辛苦,但是方清然從來都沒想過,楊暖暖居然會陷進一個這樣大的旋渦中,忽然間,方清然很懊惱。

他想起了四年前的那個深夜,爲了尋找楊暖暖,方清然從帝都一路追蹤到泰國。

正在野外獵鬼的他,撞上了一個剛死沒多久的鬼魂。

那個鬼魂正在找回家的路,可是剛死沒多久的他,記不清該如何回家。

兩人迎面相撞,方清然二話不說立刻衝上前,他被那隻新鬼重傷,鬼也倒在了泥濘的雨林中,後來雨林中來了好多穿着迷彩服,抱着槍的男人。

再後來方清然失去了所有的意識,等他再次甦醒時,已經是在三天後了。

繼續再雨林中逗留,方清然堅信楊暖暖就在這附近。

在不停的尋找中,他沒有找到楊暖暖,反而再次和那隻新鬼相逢,哦不,那時候的他已經是個能力強悍的老鬼了。

他重傷了方清然這個小道士,爲了保命的方清然跳進了湍急的河水中,及時他逃跑的速度已經非常快了,但他還是受了很嚴重的傷。

那一場爭鬥之後,方清然在泰國的一個偏僻的寺廟中整整養了兩年多的身體。

而方清然當時遇到的鬼,不是別人,正是龍少決。

即便現在的龍少決看起來和人幾乎是一模一樣,但是方清然永遠都不會忘記他!

他就知道如果那隻鬼不死,以後肯定會成爲大患,可是方清然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這個大患居然是衝着楊暖暖去的。

現在看到手牽着手的楊暖暖和龍少決,方清然好恨自己。

當年沒事跑什麼跑,爲什麼不以命拼一把?

如果當時他和龍少決同歸於盡了,那他的姓名換來的就是楊暖暖一世平安喜樂,值嗎?當然值了!

方清然拿起自己所有的東西,囫圇的吃完剩下的半個漢堡,重新投身於寒冷的夜色中。

天完全黑了之後,沒多久,漆黑的天空再次飄起了雪花,

方清然在雪中尋找有關於楊暖暖的蹤跡,他去到了嘉恆影視公司,但是得到的消息是楊暖暖早就辭職離開公司了。

另一邊暖烘烘的中餐廳中,因爲吳嘉霆雙手受傷了,龍少決不得不叫一個保鏢出喂他吃飯。

吳嘉霆這麼一個大男人,乖乖地坐在椅子中,他對面是一個有着八塊腹肌,穿着黑西裝,晚上也帶着墨鏡的健碩男人。

保鏢餵飯的動作很標準,一看就知道在家裏沒少給自己的孩子餵過飯。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楊暖暖看着對面的吳嘉霆,她手裏拿着筷子,低頭努力的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