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宏殺氣隱現,好似屍山血海,浮現在眼前。

南天也是心中一凜,這個田宏不簡單呀,是一個好手!

……….

夢洲星上,一個祕密的據點內。

幾個白袍老者,圍坐在一塊。

“先前,我們佈下陷阱,斬殺了三個橙印紫淵衛。這件事情,銀河聯盟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我們要早做打算。”

一個長鬚老者,沉聲說道。

“這一件事情,三長老,你做的過激了。畢竟,現在,我們身處在銀河星系裏頭,是受到銀河聯盟制約的。在人家的地盤,要低調行事。”

“現在倒好,死了三個橙印紫淵衛,我們想要低調都不行了。紫淵衛不是好惹的,到時候,第十八衛所,派遣幾個綠印紫淵衛,就把我們給一鍋端了。我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一個短髮老者,不滿地抱怨着。

長鬚老者,頓時跳了起來:“怎麼,四長老,你不滿意?我知道,你膽子比較小,現在,你就可以打好包裹,然後去逃命唄!”

“三長老,你不要瞧不起人!這一次,你給我們分會,惹下了滔天的災難,還不知悔改,真是可惡!”

短髮老者和長鬚老者對罵了起來。

一時間,會場的氣氛,混亂到了極點。

“枝丫”!

內側的石門緩緩地打開,一個身披日暈大花袍的老者,一步一步地走了過來。

“安靜!安靜!不要吵了!”

日暈花袍老者,聲音如山嶽一般厚重。

頃刻間,會場裏頭,安靜了!

一衆老者,都不敢在爭吵了。

“主教大人!”

衆人行禮。

原來這個花袍老者,就是夢洲星上的光明教會的據點主教!

“事情,都發生了,已經無法挽回了。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光明教會,在光明星系,傳承無盡歲月,還沒有怕過誰!我們是神的代言人,我們不需要懼怕任何人!四長老,你需要提高膽量!”

“不過,這件事情,三長老,你確定,處置得有些不夠妥當。三個橙印紫淵衛,我們可以巧妙地應付一番,就是了。讓他們回去覆命,我們也能相安無事。”

花袍老者,不鹹不淡地說道。

長鬚老者與短髮老者,同是鞠躬行禮。

“主教大人,教訓的是!”

“紫淵衛的動作,向來很快!我們要做好戰鬥的準備!我已經給上一級的據點,發出了求援信號。我教會的高手,會很快地趕來。到時候,完全可以把那些紫淵衛給剿滅掉。”

花袍老者的臉龐,冰冷至極。

………

在紫淵衛內部,有特製的“特快飛船”。

“特快飛船”幫助,紫淵衛們,在宇宙裏頭,到處作戰,甚至是跨越星系!

這種“特快飛船”,載人數量不大,但是速度奇快,在空間蟲洞裏頭,可以自由遨遊,除了防禦力和戰鬥力,差一點外,其它的毫無弱點。

按照等級,勉強位列:s級!

乘坐着“特快飛船”,南天等人,只用了三四天的時間,就飛到了,距離衛所基-地百萬光年之外的夢洲星上。

夢洲星上,就一個大洲,名爲:夢洲。

夢洲星,也因此得名。

作爲一等殖民星,夢洲星也是非常龐大的,各種族羣,混雜在這裏。

雖比不得主星的繁華,但是這樣,也是有許多的風情,地方特色,是在主星上,領略不到的。

南天等人爲了,探查光明教會的據點,首先在夢洲星上最大的城市:夢城裏頭,逗留了幾日。

夢城車水馬龍,好不熱鬧。

李霸和朱念容,想要擺一擺自己紫淵衛的身份。

他們去了夢洲星督府邸。

將夢洲星上的銀河軍守備和星督,都給傳喚了過來。

守備和星督,都是戰戰兢兢。

面對,修爲強橫,權傾一方的紫淵衛,他們敬畏無比。

“前些日子,我們紫淵衛在你們夢洲星,折損了三個橙印紫淵衛,你們應該知道吧。”

李霸,喝問道。

“知道,這個是光明教會所爲。大人,光明教會,是一等一的強大勢力,我們這些地方官員,根本無力抵抗呀!”

夢洲星督,搖頭嘆息道。

朱念容勾了勾手指:“既然,知道你辦事不利,那不作出一點表示來。”

朱念容,明目張膽地,向夢洲星督,索要好處。

“這個自然,我早就給幾位大人備好了厚禮。”

夢洲星督,笑了笑。

夢洲銀河軍守備,同樣點頭哈腰地道:“我也給幾位大人,備好了厚禮。這就拿給大人們!”

南天暗自搖頭,對李霸,朱念容他們,又小瞧了幾分。

遽然間,在星督府上,走出一個素衣女子。

女子面帶微笑,沉魚落雁,就這樣簡簡單單地,一笑傾城。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寧不知傾城與傾國?

南天一瞬間愣住了:“傾城!唐傾城!” “真的是你嗎?傾城?”

南天激動不已。

素衣女子,沉魚落雁之姿難以形容的她的絕麗姿容,閉月羞花之貌難以形容她的無雙美貌,傾城傾國之色難以形容她的絕代風華,她是鍾天地之靈慧孕育而生的仙女,集世間的美慧於一身。

素衣女子,一顰一笑,若空谷之幽蘭,百花盛開,似水柔情,出塵清麗。

還有她那明亮的眼神,秋水頻動,透露着別樣的風情,風雅高貴!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素衣女子,微微一笑,風-情萬種。

“因爲你是我的…….”

南天話還沒有說完。

憑空閃現一個青衫男子。

青衫男子大手一揮,滂沱地機甲異能,傾泄而出,南天當即就被打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牆壁上。

“夯叔!”

素衣女子,輕呼一聲。

“夯叔,你不要動不動就出手傷人呀。”

素衣女子斥責道。

名爲夯叔的青衫男子,低頭應道:“小姐,這世間險惡。這少年,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手,妄圖接近您。您是唐家的小公主,尊貴無比,我不能讓一些宵小之輩來冒犯您。”

這個時候,夢洲星督,銀河軍守備,都是大驚失色,局面已經超乎他們的控制了。

漂亮同桌惹不起 夢洲星督,知道素衣女子和“夯叔”的來歷。

夢洲星督,忙不迭地打着圓場。

“唐公主,夯大人,這一切應該都是誤會。這位紫淵衛大人,是奉了上峯的命令,特意過來,調查光明教會的事情。”

夢洲星督,賠笑道。

夯叔並不領情:“哦,紫淵衛,區區一個紅印紫淵衛,算個屁!”

夯叔又瞪了一眼夢洲星督:“還有你,你一個一等殖民星的星督,更是下-賤無比,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嗎?借住你的府邸幾日,是我唐家給了你的面子!”

夢洲星督,敢怒不敢言,只得低頭唯唯諾諾。

素衣女子,擺了擺手:“夯叔,你不要這麼盛氣凌人,好不好!不然的話,下一次,我跟爹爹說,不要你當我的護衛了。”

夯叔神色大變,立馬下跪:“小姐,我知道錯了。請小姐,不要趕我走。”

素衣女子,並沒有搭理夯叔,而是轉身走到南天的身旁。

素衣女子,將南天扶了起來,拿出手絹,給南天擦了擦嘴角的鮮血。

“抱歉,我的護衛,把你打傷了。他是一個暴脾氣,希望你能夠諒解。這是我家的療傷藥,效果不錯,你快服下吧。”

素衣女子說着,拿出一顆碧綠色,馥郁芳香的丹丸,遞給南天。

“快吃吧。吃了,應該就能夠好了。”

美利堅倉儲撿漏王 素衣女子,笑道。

“還陽丹!小姐,這是家主賜給您的,這個卑賤之人,不值得呀!”

夯叔低吼一聲。

素衣女子,頓時發怒:“夯叔,你不要在說話了。你把人打傷了,還想要怎麼樣?我給丹藥,有什麼不對。”

“你的力量那麼大,不用還陽丹,受傷者,會留下終生的內傷。”

還陽丹!

聽到這個名字,夢洲星督,銀河軍守備,還有田宏他們似乎聽說過這種丹藥,臉龐都是不自覺地抽-搐了幾下。

天吶,那可是還陽丹!

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

是銀河聯盟裏頭,最爲頂尖的丹藥!

素衣女子,隨隨便便,就拿出一顆!

這到底,是什麼來頭!

南天搖了搖頭,驀然間,緊緊地抓住素衣女子的柔荑。

“傾城,傾城!你不認識我了嗎?”

“我是南天呀!不敗武王南天!”

南天,激動地說道。

唐傾城,苦笑一聲:“南天?好熟悉。說來也奇怪,我一見到你,也感覺到你和我似乎很熟悉,我們好像關係不簡單。但是,我就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我們之間具體的故事。”

“就像這樣,被你緊緊地握住手。我很溫暖,我很開心。”

唐傾城,溫柔地說道。

南天一愣,唐傾城,似乎失憶了。

還是,此傾城,非傾城?

“這種感覺不錯。你的一顰一笑,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覺,你是就是我要找的傾城。”

南天遽然間,緊緊地摟住唐傾城。

“傾城,我們今生今世,不再分開好嗎。”南天抱住唐傾城,輕聲地說道。

後邊的夯叔,臉色鐵青,恨不得一掌,劈死南天。

但是,唐傾城伸出了手臂,抱住了南天。

“南天?有機會,跟我說說,我們之間的故事,好嗎?”

唐傾城柔情地道。

“砰!”

忽然間,星督府的大門,被人給破開了。

一羣高手,奔襲而來。

爲首的是一個白袍老者。

白袍老者見唐傾城和南天抱在一起,勃然大怒。

“分!”

白袍老者,也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將唐傾城和南天,硬生生地分開了。

白袍老者將唐傾城,順勢拉過來。

“小夯,看住小姐!”

“這個登徒浪子,我來就地擊殺!”

白袍老者,氣勢洶洶地說道。

兩團乳-白色的真氣,從白袍老者的體內冒了出來,將南天牢牢地控制住了。

只要,白袍老者一個動作,南天就要殞命了。

南天臉色大變,也是調轉起九天神龍真氣,進行反抗。

但是,無奈這個白袍老者的實力,實在過於雄厚。

南天的九天神龍真氣,立馬被反壓了下來。

“區區螻蟻,還敢反抗!去死吧!”

白袍老者一聲,暴喝!

“咔吧!”

“咔吧!”

南天的筋骨寸寸斷裂。

唐傾城看得睚眥欲裂,淚流滿面。

唐傾城跑過去,護在南天前頭,手裏頭,不知道何時,拿出了一把匕首,抵在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