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每次從場景進入未知之地,都推算了坐標位置啊!」軒轅星很感嘆。

阿肯點點頭,「在持戒者之鄉那次進入未知之地,再回到持戒者之鄉,那次給我定位了持戒者之鄉在靈界的位置,非常重要。那次定位,我師父也幫了點小忙。這次我們進入未知之地探索,更讓我的推算定位準確了。所以前方那一個基點位置的定位,是非常重要的。」

「你們看……」阿肯在精神鏈接術顯現的夢幻地圖上,標註了每次遇到空間裂隙的方位。大家發現,空間裂隙的出現,竟然也是有規律的。「空間裂隙的出現地點,已經不斷往『骸骨之地』方向遷徙。我估計隨著時間推移,可能會越過『骸骨之地』,到達前面那個基點。」

綠翼皺眉問道:「那麼前面那個很重要的基點,究竟是什麼地方呢?」

阿肯沉吟不語,綠翼看了看張凡,但張凡也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再看書妖,那就更得不到答案了,書妖依舊是那副古井無波的撲克臉。

「如果我沒推算錯誤的話……」阿肯看著書妖,表情很奇怪,「前面很可能就是靈界未知之地,在餓鬼道的入口!」

「什麼?!」張凡綠翼和軒轅星驚道,差點沒從車裡跳出來!

阿肯不再出聲,不過眼睛依舊看著書妖,似乎想得到他的肯定。因此張凡綠翼和軒轅星也轉頭看著書妖。不過書妖仍然看著自己手中的書,沒有理會他們。好像這事情與他無關一樣。

不過被大家盯得久了,書妖也有點不自在,抬頭看了看大家,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我還沒確定。」便又低下頭,看自己那本永遠看不完的書去了。如果書妖這麼說,那麼他就是真的不確定。甚至阿肯所說的,也不能確定了。

大隊又向前行進了數日,正當大家感覺一無所獲,有些氣餒的時候。天空中飛行的女妖塞壬和道尼爾報告,前方出現一座高大的建築!這個信息頓時讓大家振奮起來。阿肯立刻讓威利斯開上一座靈界山頭,居高臨下的查看。

道尼爾飛出一道火焰風刃,在靈界的未知之地飛出很遠。雖然在這麼遠的距離,已經不具有殺傷力,但卻在黑暗中隱約照亮了前方的景物。前方果然有一座高台,黯淡的讓人很難分辨,那到底是不是真的人工建築。不過看那黑暗中模模糊糊的景象,有稜有角,不像是自然景觀。很有點瑪雅金字塔被攔腰砍斷了,形成一個梯形祭台。

「我去查探一下……」軒轅星身形消失在黑暗裡。

「暗櫻也去掩護。大家原地休息。」阿肯發出命令,一片看不見的黑影,立刻追了上去。

大家原地坐下休息,吃了一些從帕提古麗地下軍火庫帶出來的罐頭補給。在靈界,場景中的補給已經無法使用了。這裡靈氣很充沛。因為所謂靈界,就是眾生的靈魂世界相互作用而成。與每個眾生的靈魂世界有著聯繫。但又有所不同。

眾生無數,因此形成的靈界,也是廣大無邊。成為眾生死亡后。根據喜好業力的暫居之所,因此又叫做『中陰間』,或者『陰間』、『陰司』、『陰府』,『幽都』、『冥界』等。在這裡,眾生的靈魂力量不會因為在陽世間受到太陽真火的炙烤,以及其他因素而消耗,反而會得到補充。

待業力判定成熟,眾生死後的靈魂,便會離開靈界,前去六道輪迴中轉生。這個時間段,並不會很長,一般來說,就是人間界的49天。如果超過這個時段,眾生的靈魂仍沒有轉生,要麼是靈魂力量比較強大的修行者或靈能力者,能夠有能力滯留靈界。要麼就會因其執著,直接進入六道中的鬼道,也就是餓鬼道中去,成為鬼眾。

當然餓鬼道雖然比人間界生存的環境要差很多,但也有福報比較大的鬼眾,比如大功德鬼,大威德鬼,以及高等夜叉,羅剎之類,所居環境相對要好很多。鬼道世界不但貧瘠,而且很不穩定,空間裂隙經常出現。因此常常通過靈界,投射到人間界來。


不過普通人類眼睛,無法看見他們。只有修行者或靈能力者,天上或修行出天眼或陰陽眼,才能看得見。這就是人間界常提到的『鬼魂』。其實『鬼』和『魂』是應該分開講的。『魂』是靈魂,死後脫離肉身之本源。鬼是指鬼道眾生。

就好像張凡以前進入靈界醫院,破解嬰魂案時,遇到的大功德鬼,其實就是鬼道眾生之一。就是因為靈魂太過執著,才會在中陰間滯留,而被強行轉入鬼道。但其生前功德太大,成為鬼眾后,力量很強大,因此才能通過空間裂隙直透靈界,在陰陽夾縫裡生存作亂。最後被天界天使度化,得上天界,這也是她被喚醒之後的功德之力。

還有像虎倀張亮,情況又不相同。他被虎妖吃掉后,又見愛人被吞食,其靈魂化作的怨魂,也喚作厲鬼,其實那時還只是魂魄,並非鬼眾。因為鬼眾是有了鬼體,想要再轉生就難了。除非得到大能力者的幫助轉化。而那時張亮還能吞噬虎妖之魂,直接佔據虎妖身體,就是因為還是靈魂的緣故,才能得逞。否則再強悍,也是夜叉羅剎之類的鬼眾,無法轉成虎妖。

而在靈界,張凡等修行者和靈能力者因為靈魂力量的強大,也能夠滯留,保護肉體不損。但因為累世習慣,還是有進食需求。其實在通過持戒者世界進入靈界后,是根本用不著吃東西了。『餓』只是一種感覺而已,是無法傷害大家的。

大家休整了一刻鐘左右,軒轅星和暗櫻都回來了。從他們口中得知,那裡果然是一處荒涼的人工高台。很像一座祭台,但已經荒廢很久了。不知道有什麼作用。

阿肯沉思片刻,便讓大家一起去看看。不管怎麼說,在這靈界未知之地,又多了一個標誌物,以後定位方向,就更容易了。

那座祭台由巨石壘砌而成,佔地很廣,相當於人間界的一座宏偉的四邊形瑪雅金字塔。但卻沒有瑪雅金字塔的上半部。上去幾十個寬闊的台階,就如同到了一個小廣場一樣,空無一物。大家發現,在這裡也有一些骨骸堆砌散落,看來這座祭台也曾經經歷過靈界大戰。而且也是有神秘力量守護,才能讓那些骨骸沒有被腐蝕風化。 綠翼站在這座大型祭台中央,抬頭仰望。竟然發現黑暗的靈界天空,有微弱的星光閃爍。於是有些驚訝的招呼大家觀看。但奇怪的是,其他人並沒有看見天空中又什麼星星。依舊是一片沉悶的漆黑夜空,彷彿被厚重的黑雲覆蓋著。

綠翼非常疑惑,她抬頭看著天空出神。那星光雖然微弱難辨,但分明在天邊閃耀,彷彿是一種召喚。難道只有自己才能看得見?或許是因為自己傳承了死靈法師的『星辰預判術』的緣故吧。綠翼這樣解釋給自己聽,但內心深處卻並不以為然。因為那微弱的星光,實在讓她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自己流落到遠方,看到了親人的召喚一樣……

在此地依舊沒什麼發現,那些骨骸,也是沒有一絲靈力,就那麼死寂的堆砌散落著。大家只能離開。不過好在這處祭台,並沒有什麼怪物守衛,需要大家戰鬥。

離開這座無名祭台,大隊繼續前行。大家現在明白,這裡肯定是靈界未知之地的深處了。越往前走,也許離人間界越遠。就算沒有遇到餓鬼道入侵的力量,也很有可能迷失。不過好在阿肯很篤定,他有把握找到回家的路。但靈界並非人間界,很有可能是一處變化不定的空間,他真有把握辨認方向么?大家心裡很沒底……

道尼爾的火焰風刃是最好的探路技能,能夠在靈界飛出很遠,讓大家能夠在黑暗中稍微看清一些靈界的景觀。但這未知之地,估計確實是靈界底層,接近餓鬼道的位置。顯現的景物,非常的荒涼貧瘠,就好像人間界的戈壁一樣,除了難得出現的風化石山,就再無他物。而人間界的戈壁,至少有星月在空,還能給旅者帶來一絲慰藉。而這裡,只有厚重的黑暗,永恆的伴隨……

在貧瘠荒涼的黑暗中,任何正常人的心態都會被扭曲。如果不是持戒者飽經磨鍊,恐怕早就被這黑暗的世界,逼得發狂了!即便如此,大家也非常沉悶,情緒很低落,有一種壓抑感始終派遣不去。張凡阿肯明白,這是到了大家忍耐和定力的極限了。如果再不回頭,恐怕會出現心理問題。因為這種廣闊無邊的黑暗,即便在最可怖的夢境中,都很難出現。

「回去吧……」阿肯一聲低沉的命令,彷彿是天籟之音,竟然讓大家低落的心情,出現了一絲解脫的喜悅。不過阿肯發出這個命令很是無奈,因為他總感覺那個未知之地的另一個基點,就在附近了,只是兜了這麼多圈子,依舊沒有找到……

道尼爾在空中得到回頭的命令,也非常高興,他呼嘯著向四面發出數十道火焰風刃,以宣洩心中的憋悶。這許多火焰風刃,照亮了很大一片區域。讓女妖塞壬忽然發出一聲驚呼……

「有情況……」女妖塞壬飛落下來,指著遠處一塊平原,對大家說道,「我看見那邊,似乎有一個很大的水潭……」

「水潭?怎麼可能?!」阿肯很驚訝。舉起老式望遠鏡看了過去。

女妖塞壬似乎也不確定,因為那看上去很像水潭的反光,十分黯淡。而且就好像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讓她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張凡看了大家一眼,有些猶豫。因為夥伴們的狀態並不是很好,如果那裡出現什麼情況的話,以這種狀態,很難應付危機。因此他很猶豫……

「既然來了,總要去看看的……」書妖平淡的聲音響起,他在這個時候說話,意味著那個類似水潭的地方,一定是非常重要。因為就算中途遇到那座神秘的祭台,他都沒有表現出期待。只是當逛街一樣,隨著大家上去看了看。

「去看看!」阿肯打起了精神,雖然他感覺並不是很好。剛剛在掌上排了一課,發現竟然有陷落的危機。難道那裡真是餓鬼道的入口?

道尼爾和威利斯也許也趕到很不舒服,壓抑的難受。因此他們到處放火,將那個平原照亮。小小的平原中間,果然有一個很大的水潭,不過卻是非常平靜。平靜的竟然一絲波紋都沒有!甚至有一種深邃的黑暗,那種黑暗好像黑洞一樣,彷彿要把人的靈魂都吸進去。

大家戰戰兢兢地接近那潭死水,威利斯想發出一枚火焰彈,也被阿肯制止了。每位團隊的成員都是如臨大敵,做好了大戰的準備。因為越接近那個水潭,越有一種令渾身寒毛豎起的寒意,那是一種非常深沉的危機感。彷彿一旦接近,陷入那潭水中,就要永劫不復!

潭水光潔入境,深邃如淵。佔地數萬平米,是一個很規則的圓。好像久遠以前,被天空中一道熾烈的圓形光柱,在地表燒融出一個很深的坑洞,積水而成。

大家走到深潭邊,發現這潭水,並無來源,也無去處。好像只是一潭死水。只是接近了看,這巨潭中的水,感覺非常假,就好像一塊玻璃一樣,沒有半點波紋。雖然這靈界平原也沒有風,但怎麼看,這潭水都如一塊整體的黑冰,除了深深的黑暗,再無動靜。

威利斯蠢蠢欲動,手臂上的雷火炮旋轉著。要不是阿肯攔住,他肯定會亂炸一氣。這潭深水如此詭異,阿肯怎敢放任他亂來!

大家圍在潭邊,沒有敢靠近。只見那潭水與岸邊,涇渭分明,彷彿用刀切出來一樣。甚至可以想象得出,那潭水周邊的石壁,一定很光滑,就好像人工開鑿的巨型深井一樣!

數萬平米的一口巨井!這要有多深啊!

「這深潭中非常危險!我能感覺到,那是另一個世界!」暗櫻在大家耳邊喃喃耳語。看來她也不敢靠近。這就更讓張凡團隊裹住不前。

張凡正想問問書妖,這裡會是什麼所在,轉頭卻發現書妖不見了,「誰見到了書妖?」

回頭卻只見大家目瞪口呆的瞪著深潭,張凡心中一慌,連忙回頭,只見黑漆漆的深潭上,書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走了過去!更可怕的是,他已經踩在潭水上。不過詭異的是,他踩在潭水上,卻並沒有沉下去……

「書妖!你怎麼?」張凡大驚,「快回來,危險!」

「撒麥迪!」阿肯也喊道,「你發現了什麼?」

「你瘋了?」綠翼軒轅星也都驚詫萬分。

書妖沒有理會眾人,只是閑庭信步的在潭水上走動。隨著他的腳部,那深潭的水面上,被猜出一圈圈漣漪。書妖口中還在喃喃說著什麼,「……果然與書中說得一樣……,這位面障壁能夠阻礙兩邊的生靈都無法穿越……」

張凡略略沉吟,也大踏步向深潭走去,學著書妖一樣,右腳踩在水面上試探了一下。卻發現腳下混不著力,好像空無一物。但卻又無法踩下去,好像在詭異的空間中,腳下有無形的屏障承托。張凡把心一橫,便踩著深潭水面,另一隻腳也跟了上來,卻是有點不太穩當,但很快就適應了。果然能夠正常在潭水上行走,而不被沉沒!

「確實沒事……」張凡回頭對大家說道。

阿肯點點頭,他的好奇心,早就驅使他前往深潭了。但沒想到還有比他更快的。他身旁一聲轟鳴,威利斯縱身躍起,一下跳出數十米遠,一雙巨蹄重重的落在了深潭水面上!只把大家心臟驚得「撲騰撲騰」直跳!這夯貨,就是個不要命的!


不過奇怪的是,即便如此,那潭水也只是蕩漾起一圈圈淺淺的漣漪,並沒有讓威利斯「噗通!」一聲跌進水中。甚至連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威利斯就那麼傻呵呵的站在水面上,發出轟鳴般的大笑!威利斯大踏步的跑動,甚至故意用力踩踏水面,竟然連一滴水珠都沒有濺起!接著,這傢伙又變化成火焰戰車,在潭水上橫衝直撞,依舊詭異的如履平地!

道尼爾與女妖塞壬也都飛了過去,輕輕的在潭水上降落。但他們很謹慎,只是撲扇著翅膀,落腳很輕,好像這潭水中會有怪物襲擊,隨時準備飛走。只是他們腳尖輕輕點動潭水,也是一圈圈漣漪蕩漾,與威利斯用力踩踏,形成的漣漪竟然一樣。看來,這潭深水,並非重量和力量能夠使其波動的,一定是其他原因,令其波動。

「這應該是一個結界……」阿肯仔細查看那水面,手指點動,竟然並不潮濕。指尖也並不能夠刺進水中分毫。不管使多大力,那水面也只是盪起一圈圈淺淺的漣漪。

張凡走到書妖身邊,後者正蹲在那裡在發獃,似乎在想些什麼。張凡咳嗽兩聲,對正撫摸水面的書妖說道:「你發現了什麼?能夠透露一些么?」

「還不確定……」書妖抬起頭,推了一下眼鏡,依舊是難句不咸不淡的話。

「那怎樣才能確定?」張凡也很有耐心,因為長久與書妖相處,知道沒有耐性是不行的。

書妖聞言,直看著張凡。認真的問道:「你希望我確定?」

張凡笑了,「應該說我們都希望你確定。」

書妖搖搖頭,「你們不會希望的……」 「你有辦法確定這裡是什麼地方?」阿肯這時大步走了過來,「那還等什麼?」

書妖站起身來,腳尖點了點水面,蕩漾起一圈圈漣漪,「你們真希望我確定?」

「當然!」張凡阿肯齊聲道。

「這非常重要!」阿肯補充道。

書妖點點頭,「好吧……你們圍一個圈,站在中心地帶……」

於是,張凡四個人類,威利斯道尼爾以及女妖塞壬和暗櫻四大魔怪,在深潭中心,圍成了一個圈。書妖站在當中,翻開了手中的羊皮書,開始念誦……

一連串古奧的希伯來語,從書妖口中響起,「異界的生靈啊,這裡有你們希求的祭品,吾以神之名,令你們脫開命運之束縛,從痛苦之深淵中,從折磨之黑暗中前來……」

在抑揚頓挫的語調中,張凡四位持戒者以及四大魔怪腳下,竟然隱隱出現一個繁奧的符陣,而這八個符陣,加上書妖腳下隱然顯現的符陣,又組成一個更加龐大的符陣,在光潔如鏡的水面上緩緩旋轉起來……

一種深邃的恐懼感,從大家心中升起!這種恐懼,竟然要比被張凡業火灼燒時,見到地獄的場景,還要恐怖!因為張凡的業火,只是讓大家暫歷地獄之鏡。而書妖的咒文,好像要讓大家永墜地獄,再也無法脫身!

張凡阿肯綠翼以及女妖塞壬,都是能夠聽懂一部分古希伯來語的。聞聽書妖的詭異吟唱,立刻明白了書妖這是讓大家成為誘餌祭品,去吸引異界的怪物來吃了大家!雖然三人和女妖不知道書妖的葫蘆里埋得什麼葯,但這一幕已經在真實上演了,容不得他們再繼續下去!

「快停下!書妖!」張凡喝道。隨即便要從符陣中離開,但他卻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動彈了!

阿肯綠翼,也都是大吃一驚,怒喝道:「書妖!你在做什麼?」


其他人和魔怪,也都是察覺不對,但都發現自己已經被符陣束縛了,竟然無法脫身。就連強大的四大魔怪,也是無法脫離符陣,而且就連法力也被封印,不能攻擊,不能防禦!於是大家都發出了驚呼叫喊。更有女妖塞壬超高海豚音襲來!不過這些呼喊,都無法讓書妖停下。他彷彿著了魔一樣,繼續重複的念誦古希伯來語咒文!

這時候,張凡阿肯才發現,這個符陣竟然是剛認識書妖時,他曾經使用過的『文字獄』符陣!顯然現在已經改良版了!

而大家不知道,更可怕的事情還在他們的腳下!那深邃的黑暗深淵下,一片險惡的大地!一邊如同寒冷的荒原,而另一邊則是地裂岩漿!從兩邊涌過來無數的怪物生物,從上往下看去,密密麻麻,彷如億萬黑色的蟻群湧來!

那些怪物,從地裂岩漿大陸湧來的,是以地獄屍怪為主的怪物,醜陋的身形,散發著惡臭。而從另一邊冰寒荒原湧來的,則是一群腹大如鼓,枯槁黑瘦的餓鬼!它們嚎叫著撲擊到一起,互相搏殺,然後互相堆積,往上攀援!

張凡團隊成員都不知道,自己的腳下,已然是一片慘烈的廝殺。那極端恐怖的嘶嚎,在那潭深淵下迴響。只是隔著一層位面障壁,無法穿透,讓大家聽聞到。

而這潭深淵下,深度也是無法言喻!那兩片大陸上的怪物互相撕扯吞噬,又互相攀援往上,竟然形成一個由地獄屍怪和餓鬼組成的高台!而那個高台還在不住的往上攀升,從它們所在的險惡地域,向高空中伸展!

從下面這些搏命廝殺的怪物視角看去,那黑暗的天空中,竟然只有一顆閃耀著十分微弱黯淡光芒的慘白色星辰。這億萬被痛苦和絕望折磨的地獄屍怪和餓鬼,竟然是要互相廝殺踩踏攀援,組成一個能夠攀爬到那顆唯一的星辰上去的高台!億萬怪物不計損失的搏殺,竟然只為爭奪一個億萬分渺茫的機會,去登上那顆如同希望的黯淡星辰……

而那顆所謂的星辰,竟然就是張凡團隊腳下這座深潭水面上,玄奧的符陣所閃耀的淡淡白光!這座所謂的深潭,原來就是一個靈界未知之地連通位面之間的蟲洞!而原來在一片漆黑中,不論是從靈界的未知之地,還是那另一個異界位面,根本無法發現。但是在書妖的召喚下,這個蟲洞便成了絕望和痛苦異界中,一個希望的誘餌,開始吸引異界怪物的侵犯了!

書妖不理會大家憤怒的斥責和勸阻,一門心思的念動召喚異界生靈的咒文。大家腳下的符陣,也隨著他的念誦,越來越清晰,光芒越來越耀眼!而處在異界底部的怪物們,更加的瘋狂了!它們也都是發現了那顆星辰越來越閃亮,彷彿在召喚它們前往,那裡就是擺脫痛苦和絕望的天堂!可那裡真的是天堂么?對於它們來說,也許是吧……

由地獄屍怪和餓鬼組成的可怕高台,範圍越來越大,高度越來越高。無數怪物前赴後繼的攀爬上去,互相踩踏撕咬,然後崩塌,再重新往上堆積。場面之慘烈,令人不忍卒睹!血液和屍塊,到處灑落。更多的是活著的怪物,還在搏命攀援!

隨著怪物越聚越多,在那星辰之下,又有幾個怪物廝殺堆積的高台開始壘砌起來!每一個高台的基座面積足有數十里,而且還在擴大中!高台下墊底的怪物,早就被踩踏成了肉醬。即便現在活著爬到最高處的,距離天空的星辰仍然非常遙遠,它們最終的命運依舊是成為高台的一部分!

隨著書妖的念誦,大家逐漸被符陣包裹,再也看不清外面。每個人都充滿了驚懼,疑惑,憤怒和悲哀。張凡更是不敢相信,書妖會如此不可理喻的做出傷害團隊的事。簡直是匪夷所思。難道眼前的早就不是書妖,而是餓鬼道怪物附體?!


而在蟲洞之下,億萬怪物眼中,天空中那顆星辰越來越閃亮!更讓這些頭腦簡單的愚痴怪物,不顧一切的想要登上去!那裡的召喚,是如此的誘惑。只要能夠登上那顆星辰,就能從此擺脫這恐怖的世界中,一切的痛苦!為此,讓它們哪怕是自己和其它怪物生命的代價,也在所不惜!這些地獄道和餓鬼道的怪物尚且如此,我們人世間的芸芸眾生,又何嘗不是如此,為了飄渺的希望,願意付出一切,哪怕自己的性命呢。

三座由億萬怪物堆積壘砌的高台,越堆越高,在這荒涼殘破的貧瘠世界中,猶如三座突兀的山峰,不斷生長,只向天空穿刺!那億萬怪物生靈堆積的高台上,不斷有慘嚎的怪物從旁邊墜落。那密密麻麻蠕動的怪物生靈的軀體,讓這山體顯得那麼脆弱!不過從遠處看,那黑色陰雲下,三座突兀而起,仍然在不斷生長的黑色山峰,是那麼的宏偉壯觀!

突然間,一座怪物堆積壘砌的山峰,竟然傾斜過來,無數山峰頂部的屍怪和餓鬼,紛紛跌落。但下面的怪物依舊不顧一切的往上廝殺攀援。渾然沒有看出這山峰就要崩塌!最終,那屍怪餓鬼組成的宏偉山峰,轟然坍塌了,歪斜的倒下砸在旁邊一座山峰上,兩座山峰瞬間崩坍,億萬怪物生髮出振聾發聵慘嚎,糾結著砸向地面!

無數怪物的死亡,並沒有讓其它瘋狂的屍怪和餓鬼卻步。反而讓那些後來者欣喜若狂的衝上來,繼續踩踏在那些墜落怪物的身體上,再次往上堆砌攀援!而現在充實進來的怪物身軀更加龐大了。很多身形巨大的腐屍怪,以及餓鬼道的鬼王鬼母,也加入進來!有它們作為山峰的基石,使得重新疊起的怪物山峰更加的堅實!

這一場超級慘烈的疊羅漢比賽,進入了第二階段!一座基礎更加龐大的山峰開始迅速升起,甚至堆積升高的速度,很快超過了另一座沒有倒坍的怪物砌體的山峰!

靈界蟲洞上的張凡團隊並沒有看見腳下的異空間里,那慘絕人寰的疊羅漢!書妖也沒有提醒他們,只是不斷念誦召喚咒文。因為他知道,一旦自己停下,那下面的怪物,就會因為沒有目標而散去。團隊就沒有辦法確認這深潭的情況了。

書妖的思維方式不同於人類。他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便依照自己認為最正確的方式去行動。大家不是希望確認這可能是蟲洞的深潭到底是什麼嗎?他認為這樣做是最好的。至於自己的行為給團隊成員帶來了疑慮,那就等事情辦完了再說吧。他甚至早就考慮到團隊成員的焦慮,以及可能的反抗,因此用『文字獄』符陣,將大家行動給封鎖了。

深潭之下的異空間里,怪物組成的宏偉山峰,經過數次坍塌重組,基座已經變得非常巨大,佔地極廣!甚至山體都形成比較穩固的螺旋圓錐形,往上堆砌。這樣敦實的山體結構,要比原來突兀的險峰牢固的多。即便有很多怪物因為廝打,從山頂跌落下來,也不會影響整個山體崩塌,只會更好的充實下面的山體。 火喉是一隻強大的鬼母!她曾經一胎生下三千個鬼王!如同巨大水缸的腹部,噁心的蠕動,裡面又孕育了數百的鬼胎。她身上爬滿了鬼崽,每一個都發出凄慘的嚎叫,因為沒有足夠的食物,讓鬼母火喉非常的煩躁!

鬼母火喉巨大的身體,行動卻迅速,剛剛被她撕碎的腐屍怪,已經被她的孩子分食一空。而她燃燒的喉部,卻無法吞咽哪怕一小塊屍怪的腐肉。一切食物,即便最骯髒的膿血,到了她燃燒的喉部,也會化作灰燼。

每次只有到人間界,有人在廟宇中放焰口,灑下甘露之食的時候,她才能仗著身體強悍,搶到一大堆可以吃的食物,飽餐一頓!以此養活這骯髒的生命。

今天她得到一個鬼王孩子的通報,聽說有靈界召喚祭品供應,她立刻咆哮著趕了過來。孕期的鬼母需要更多的食物,才能讓誕生的鬼嬰活下來!

抬頭仰望黑漆漆的天空,那白色的星光中,讓她感受到強大靈氣的食物祭品。如果自己能夠得到這些美味的祭品,那麼自己這一胎,恐怕又能夠誕生數千鬼王!甚至能夠出現高等級的羅剎王和夜叉王!如果能夠進入那個空間,就更好了!

也許那裡就是充滿食物的人間界!聽說人間界的生靈,都有著吃不完的美味食物,而且要比膿血糞便乾淨的多!而且那裡的人類,不會被咽喉的火焰困擾。如果自己到了那裡,一定要吃掉一座山一樣的食物,生下數萬鬼崽,佔據整個血池肉山!

想到這裡,鬼母火喉兩眼血紅,閃動兇狠的光。一把扯下一隻擋在上面鬼王的身體,撕成碎片后,頂著血雨往上攀爬!它似乎有些面熟剛剛給她殺害的鬼王,難不成是它生的?鬼母火喉沒空回憶,繼續沿著肉山向上攀登,沿途無數餓鬼被她殺死,成為肉山的一部分,或者鬼崽的食物!這一路爬上頂峰,鬼母火喉不知道殺了多少餓鬼和屍怪,拽塌了多少糾結在一起的鬼王腐屍。可謂是歷經千辛萬苦!但它終於快要爬到山峰頂上……

站在異空間的險惡貧瘠的大地上,可以看見一座雄偉的山峰矗立在晦暗的天地間,山峰頂端竟然觸及了天空中唯一那顆閃亮的星辰!億萬屍怪餓鬼還在從四面八方涌過來,而且已經出現了羅剎鬼王和夜叉怪物。

在遙遠的一處孤峰上,一隻雄壯的夜叉鬼王兇狠的眼睛閃動狐疑的光,他喃喃的對身旁穿著猛惡鎧甲的高大戰士說道:「這個空間通道暴露了?」

巨鎧戰士皺眉道:「也許是我們派去的卧底吧……」

夜叉鬼王盯著那閃動微弱光芒的星辰,心中狐疑的問道:「難道有他們之中,有誰試圖提前打開靈界的業力障壁嗎?我不記得我們派去的卧底中,有如此強大的靈能力者啊?」

那名巨鎧戰士聲音沉悶,「不太清楚,難道這個空間通道真的暴露了?人間界那些老不死的在搞什麼陰謀?想吸引一批屍怪和餓鬼上去,做什麼骯髒的試驗?他們就不怕我們趁勢反攻?那我們這邊恐怕要加快進度了……」

「看那蟲洞透出的光芒,應該是與天堂那幫鳥人有關係的大能力者,在祭奠的古希伯來語召喚文。難道人間界梵蒂岡有什麼動靜了?」那隻夜叉鬼王知道的信息還不少。

巨鎧戰士搖搖頭,「那你要去問奧利弗那老傢伙,我聽說他這一段時間老是往人間界跑。而且在梵蒂岡的『絕望牢獄』有一個時空定位!」


夜叉鬼王聽聞奧利弗這個名字,渾身打了個顫,立刻擺了擺手,「還是不要去惹那個脾氣古怪的死靈法師了!他是不是站我們一邊還不清楚呢。我擔心他已經給佛門裡的人洗了腦呢……這傢伙能夠帶著前世的記憶來鬼道投生,就是聽說被一位佛門修士超度了!不然他現在還在給上帝在人間界的道場看門呢……」

「有這等事?」巨鎧戰士聞言驚訝,「這奧利弗可是餓鬼道修鍊千年的最強死靈法師!擾亂了鬼道的時空,在此時現身,難道就是為了……」他似乎想到什麼禁忌的話題,便閉口不再多說。

夜叉王面露無奈之色,「鬼道空間本來就不太穩定,時空經常錯亂。奧利弗能力巨大,傳說他已經在千年後勘破時空障壁,逆回空間這點小事對他來說,只是舉手之勞。不過他也可能是為了回來向上帝在人間界道場報復!他的靈魂曾經被梵蒂岡囚禁了數百年呢!」

巨鎧戰士點點頭,「看來我們還是暫時不要管這趟閑事了。反正我們這裡如此貧瘠,除了這些骯髒的屍怪和餓鬼眾生,也沒有什麼可以讓人間道覬覦的東西。就讓他們去玩吧……」

「正是如此!」夜叉王也很同意,「我們還是按部就班的做我們的事,不過這件事我還是要跟上頭說一下……」說著話,便展開身後蝠翼,飛離了這座孤峰。

巨鎧戰士,用力一跺峰頂地面,一道沉悶的響聲帶著惹眼可見的衝擊波傳開!那座孤峰都是在這一跺腳中,顫動了一下。只聽一聲野獸低沉的咆哮,一頭披掛了鎧甲的雄壯夢魘,從孤峰下踏空飛來,四蹄上有暗紅色怒焰承托。那火焰竟然繚繞出慘嚎的怪物面孔……

…………

鬼母火喉一邊與攀登上來的屍怪餓鬼廝打,一邊抬頭沐浴著那星辰柔和的白光。好大一顆星星啊!半透明的光潔水面,倒掛在天空。那水是那麼的純凈,彷彿晶瑩的水晶。鬼母腦中竟然想到這個詞,不過它顯然不知道水晶是什麼。險惡貧瘠的餓鬼道空間里,哪裡會有如此美好的東西。但這並不妨礙鬼母好像隱隱約約的看見,泛著白色光芒的水中,那黑暗的靈界……

書妖閉上眼睛,腳下的光芒漸漸黯淡。張凡等人和四大魔怪,感覺身上一松,發現禁制已經消失了。綠翼軒轅星一個箭步,手中武器架在書妖脖子上。不過書妖的脖子怎麼會是要害呢,綠翼微微一愣,將利劍指在書妖手中的精裝羊皮書上。

四大魔怪也都蓄勢待發,卻被張凡攔住,「等等,別傷害他!」他很有些疲憊的跪倒在地,雙手撐著深潭水面,正在大口喘息。他眼睛忽然發現,那半透明的潭水下,似乎有著不一樣的景觀。隱隱約約的,令他萬分驚詫!

「你這是什麼意思?」阿肯質問書妖,不過卻沒有得到任何答覆。因為書妖還在不停的念誦召喚咒文,大家腳下的『文字獄』符陣雖然散去,但那一個很大的祭祀符陣,依舊在放出柔和的白色光芒,緩緩旋轉著。

張凡招呼阿肯道:「別動書妖,你自己拿個望遠鏡看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