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若柯有些好笑,先前一直是大大咧咧的女警,這一刻竟然也會有這樣的表情。

“難道你自己解決不了?”

“我能力有限,而且人手不夠,再就是局長根本就不相信我說的”齊靈坦白的說到,她這麼說也表明了自己確實是和陳若柯一樣的人,通神鬼之人。

“啊?你,你也會捉鬼?!”

雲凌萱更加不敢置信了。

雲凌萱是能夠看到的,眼前這個女孩子最多不過二十四五,想不到如此年輕的女孩子竟然也是和陳若柯一樣的人。

“我和你的先生應該是一類人吧”

齊靈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中稍顯無奈。 這齊靈是天師世家,祖上便是捉鬼的,向來都是傳男不傳女,不過到了他父親這一代只有這麼一個女孩,沒有男丁。

不過家裏既然是天師世家,家中的人也不可能是個普通人,所以也傳授了齊靈一些皮毛,對於小鬼還是有些作用的。

陳若柯也看到了齊靈眼中的無奈,而云凌萱看向齊靈的目光中竟然也有着絲絲的崇拜,這一點令陳若柯甚是無奈啊,自己這個老婆真是奇葩!

陳若柯思索了一會兒還是決定答應齊靈,幫助她一起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他不是救世主,但他卻也不會眼睜睜看着那些東西禍亂人間。

三人正在聊着,房間的們突然被人推開了,跑進一個小警察,神色慌張,面色蒼白,嘴脣哆哆嗦嗦的好像是受了什麼驚嚇。

“怎麼了?”齊靈神色不悅的說道。

畢竟陳若柯兩人還在這呢,一個警察竟然這樣沒有禮貌還出現這種樣子,顯然是很丟人的事情。

那小警察結結巴巴的說道:“隊長,儲物室發現一地的死老鼠,現在已經開始散發出腐臭氣味了”

“什麼?!”

齊靈眼中露出震驚,警察局怎麼可能會有死老鼠?還是一地的死老鼠?警局每天都有人負責衛生的,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帶我去看看!”

齊靈嚴肅地說道,一地的死老鼠絕非偶然。

齊靈臨走前交上了陳若柯兩人,因爲陳若柯不是一般人。

陳若柯三人跟着那小警察來到了警局內的儲物間,這時儲物間門外已經圍滿了警察,越是靠近那股腐臭氣味也是刺鼻。

雲凌萱還有齊靈兩個女人緊皺着眉頭,顯然是有些忍受不了那股氣味。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每天都有人打掃嗎?”

“隊長,確實是每天都有人打掃,但這儲物間卻不是常用的啊,這裏面的東西還是幾年前破獲的一起走私案扣押下的贓物呢”

儲物間內除了一地的死老鼠之外,在角落裏還有這一堆布娃娃,只不過這些布娃娃的後背都被割開了,露出裏面的海綿,還有着一些是棉絮,那種場景甚是詭異。

儲物間中零零散散的躺着一些破爛的布娃娃,其中有一隻洋娃娃,少了一隻胳膊,蠟黃的臉上有着一雙黑黑的眼珠,剎那間黑色眼珠中閃過一道猩紅之色。

不過這一點誰都沒有注意到即便是陳若柯也沒有感覺到什麼,只是心底覺得這一地的死老鼠絕非偶然。

很多警察堵在這圍着,想要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且還低聲談論着,什麼鬼怪之類的東西。

齊靈黛眉皺起,轉過身大聲呵斥道:“你們都不用幹活了是嗎!不想幹活的可以去把這些死老鼠撿起來扔出去!”

齊靈狂躁的吼道。

下一刻,圍在這的很多警察全部散開了去,可見齊靈這一嗓子的威力,齊靈在警局是出了名的漂亮,更是出了名的暴力!

齊靈本就是天師世家,不僅僅是能捉鬼,身手更是了得,要不然一個弱女子如何能夠在一個市警局中坐的穩特警大隊隊長的這個位置?

雖然很多警察都散開了不過目光還是不是的瞟向這邊,儲物間門外現在也就站着十多個人,陳若柯三人還有幾人是警局中負責清掃衛生的。

“你怎麼看?”

“此事有蹊蹺”

那一地的死老鼠,全部都已經幹了,顯然是被吸乾了血之後死的,足足有着數百隻的死老鼠乾巴巴的躺在儲物間的地上。

儲物間本來就不常開。裏面除了死老鼠的腐臭氣味還有着一股濃濃的黴味。

“我沒有感覺到鬼物的氣息,但這些死老鼠的死相卻全都是一樣的,老鼠也是有着自己的思維的,也知道恐懼,知道規避危險,不過你可以仔細看一下那些老鼠的眼睛,全部都是充滿了恐懼!”

齊靈聽陳若柯這麼說也能明白,萬物皆有靈,老鼠也不例外。確實那一地的死老鼠,眼睛都沒有閉上,瞪着圓圓的眼睛,其中充滿了恐懼,顯然是在死之前收到了極度的刺激。

“我這邊也沒有什麼反應”

齊靈說着舉起了手腕上的一串黑色的玉石手串,手串上面還有一個小鈴鐺,不過即便齊靈再怎麼搖晃手臂也不會發出響聲。

齊靈解釋道,着黑色的玉石乃是陰間的石頭,可以招鬼但也可以防鬼,而且對於鬼物有着很強烈的反映,如果自己的身邊有鬼物的話,那個小鈴鐺纔會響起來,雖然說她手上這串黑玉石只是最低級的,但也不是普普通通就能夠擁有的。

“先把這些東西打掃出去,把儲物間的大門開着散一下里面的氣味”齊靈衝着那些警察說道。

那剩下的幾個警察雖然心裏噁心這種場面,但卻也很迅速的行動了起來,難不成自己不動手還要讓齊靈這個特警大隊隊長請自動手?那不成了笑話了嘛。

五分鐘後,儲物間的死老鼠已經被清理了出去,現在儲物間中就只剩下散落一地的布娃娃,只不過也都是殘破不堪了。

陰暗的儲物間中,一地的殘肢斷體,這個畫面相當的詭異。

陳若柯率先走進儲物間,忍住那難聞的氣味,打量着周圍,不過在陳若柯的世界中還是一片黑暗並未看到什麼。

齊靈還有云凌萱緱也進來了。

“你進來幹什麼!”

重生你妹啊! 陳若柯低聲說道。

顯然陳若柯這話是對着雲凌萱說道,雲凌萱看到陳若柯眼中的不悅,臉色一下子垮了下來,嘟着嘴說道:“人家就是好奇想看看嘛”

雖然雲凌萱一臉的委屈,但心地還是甜的,看到陳若柯關心自己了,心底的喜悅不言而喻。

“你先出去,這裏面不適合你,等我教給你點本事之後你在參與這種場面”陳若柯低聲呵斥道。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陳若柯竟然敢呵斥雲凌萱了,雖然是爲了她好但卻也是一種驚人的轉變。

齊靈看着這一幕,不由得感到好笑。同時心底也有着一絲絲失落。她也是個大姑娘,而且還是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但由於家世原因自己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另一半,現在看到陳若柯兩人竟然心生羨慕。

不過隨即齊靈甩了甩頭,現在不是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的時候,先處理眼前的事情。

“咦?”

雲凌萱身子突然間顫抖了一下。

“怎麼了?”

“我,我好像感覺有人在看着我,剛纔身上突然一陣冷風吹過”雲凌萱眼神中露出一絲絲擔憂。

“你有這種感覺嗎?”

陳若柯轉頭看向齊靈問道。

“我沒有”

“萱萱,你先去外面,我和她在這裏面看看”陳若柯忍下心底的疑惑說道。

雲凌萱是陰陽共體,很容易被那些鬼物盯上,如果這裏面真的有哪些髒東西的話,對雲凌萱非常不利,外面好歹還有陽光,那些鬼物不敢那麼猖狂的。

雖然陳若柯也知道一些道行高深的鬼物可以不懼陽光。但那種鬼物也不會藏在這種小地方,即便這裏真的有鬼,也就是一般的小鬼罷了。

雲凌萱聽話的走了出去,不過依舊覺得像被人盯着了一樣,渾身不自在,直到到了外面陽光打到身上之後那股陰冷之意才消失不見。 陳若柯陪着齊靈在儲物間轉了一圈也沒有發現哪裏不正常,最終只能先放下這個事情。

隨後陳若柯和齊靈在警局再次商量了半小時左右,並且將一些最近發生的類似案件的資料給了陳若柯一份。

陳若柯和雲凌萱坐在出租車上,小聲地說着話。

“喂,我現在還好餓呢”雲凌萱嘟着嘴委屈的說到。

本來就是爲了吃飯纔去的菜市場,誰曾想碰上這麼一檔子事情還進警察局坐了坐,進警察局之後陳若柯又攬了一檔子事,真是夠可以的了!

“要不,回去給你煮點面吧”陳若柯想了想說道。

“好吧”雲凌萱顯然是不太高興,本來還想嚐嚐這個瞎子的手藝呢,想不到卻出現了變故。

“在儲物間的時候你有什麼感覺?”

陳若柯突然間問道。

“感覺,就感覺好像被誰盯住了一樣,身上一陣哆嗦,心裏發毛,不過我從儲物間出來之後就沒有那種感覺了”雲凌萱想了想說道。

“嗯,這個事情需要注意一下,畢竟你和一般人不一樣”陳若柯神情凝重的囑咐道,上次那陰魂作亂之後,陳若柯非常小心,總是害怕雲凌萱再出現什麼事情。

二十分鐘左右,兩人終於回到了家。

這個時候玲玲已經醒了,自己在客廳看電視呢,小姑娘愛看的動畫片,芭比娃娃。

“大哥哥你們回來了啊,玲玲餓了”玲玲見到兩人回來一下子從沙發上蹦了下來,捂着小肚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呵呵,小傢伙還知道不好意思呢”陳若柯笑着摸了摸玲玲的頭,一旁的雲凌萱也是被看看這可愛的模樣都得忍俊不禁。

“那好,大哥哥就給你煮麪吃”陳若柯大笑着說道。隨即自己走進了廚房,雲凌萱帶着玲玲去客廳看動畫片······

陳若柯在廚房裏忙忙活活的,而且因爲眼睛看不到所以非常不方便,但對他來說影響卻並不是太大。

客廳裏是不是傳來兩人咯咯地笑聲,陳若柯忍不住搖了搖頭,真想不到雲凌萱竟然也喜歡看這種動畫片。

“啊!”

正在切西紅柿的陳若柯聽到客廳中玲玲突然大叫起來,手中的刀還沒有放下就急忙跑到了客廳,正好看到雲凌萱正仰躺在沙發上,神色間非常的難過,纖手用力的捂住自己的胸口,臉色憋得蒼白。

“萱萱,怎麼了!”

陳若柯急忙放下手中的菜刀,來到雲凌萱身邊。

一看之下心下一驚,這明顯就是被上身的狀況,可是又看不出雲凌萱身體中有什麼東西,這下連陳若柯都有些慌了神。

“姐姐,姐姐你不要我了嗎?”

一道幽幽的聲音在寂靜的客廳中響了起來。

“當初你可是每天都抱着我睡覺的啊,現在不要我了嗎?”

那是一個小姑娘的聲音了,聲音中有着掩藏不住的幽怨。

“姐姐~~”

幽怨的聲音在大廳中迴盪着~

“呼~”

一瞬間,雲凌萱終於喘上氣來了,臉色再度變得蒼白,心有餘悸的拍着胸口,一陣盪漾,看的陳若柯心下燥熱。

“剛纔怎麼了?”

見雲凌萱恢復了過來,陳若柯關心的問道。

“剛纔,剛纔好像是誰在叫我,那個聲音好熟悉,不過我就是記不得在什麼地方聽過了”雲凌萱眼神中充滿了迷茫。

“是不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陳若柯追問道。

“好像是,那個聲音很熟悉,非常熟悉,就是想不起在哪裏聽到過”

“那就不要想了,沒事的”

陳若柯雖然口中說這沒事,但眼睛卻瞟向沙發的角落裏,那裏正蜷縮着一個小小的人影,全身瑟瑟發抖,好像很冷的樣子。

不過他沒有告訴雲凌萱客廳中存在着這麼個東西。

“萱姐姐,剛剛你的樣子好可怕啊,嚇到玲玲了”

玲玲一雙大眼睛中充滿了擔心,看着雲凌萱的樣子沒事了才鬆了一口氣,剛纔確實把他嚇壞了,情急之下才大叫起來的。

“玲玲,你帶着萱姐姐先回臥室休息一下,等會兒我做好飯叫你倆,好不好?”陳若柯商量着說道。

“好,大哥哥你放心吧,我會把萱姐姐照顧好的!”玲玲聽到有任務交給她,頓時來了興趣,信誓旦旦的說道。

“那好,如果你把萱姐姐照顧好了大哥哥是有獎勵的哦”陳若柯再繼續說道。

“放心吧,大哥哥,玲玲可是很棒的哦”

玲玲說着還眨了眨眼,調皮的說到。

雲凌萱看着陳若柯這個樣子還真是想不到,平時那麼討人厭,沒想到對一個小孩子竟然會露出這麼可愛的一面,雲凌萱看着這一幕暖心的笑了一下。

“上去好好休息一下,有事情交給我來處理”

陳若柯投遞出一個放心的眼神,微笑着說道。

“那好吧,我先上去休息一下”雲凌萱會心的一笑。

見雲凌萱和陳若柯說完了話,玲玲馬上光着小腳丫,從沙發上蹦到了地上,有模有樣的攙着雲凌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呵呵”

陳若柯和雲凌萱看到小玲玲這個樣子還真是感到一陣想笑,不夠卻都忍住了。

陳若柯看着雲凌萱和玲玲上樓的背影,突然間雲凌萱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子說道:“如果可以的話,別傷害她”

雲凌萱莫名其妙的說道。

陳若柯神情一滯,不太明白是什麼意思,不過依舊答應了下來。

等到雲凌萱帶着玲玲上樓之後,陳若柯轉過身子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順手點燃一根菸,深深吸了一口之後,看向沙發的角落裏。

此時那個渾身發抖的小姑娘也擡起了頭,雖然臉色有些蒼白,但不得不承認這是個非常漂亮的小傢伙。

尤其是,眉目之間,陳若柯總感覺很熟悉。

“你這傢伙就是在警察局儲物間裏的傢伙?”

“是”那個瑟瑟發抖的小身影小聲說道。

“我,我不是故意吃那些東西的,實在是太餓了,才······”

這小傢伙說的是那些老鼠。

不過陳若柯並沒有問那些事情,而是在想着這小傢伙爲什麼會上自己老婆的身,爲什麼最後有自己出來了,其實自己真的覺察不到這小傢伙的存在,更沒有辦法將其在自己老婆身上弄出來。

“我不是問你那件事,我是想問你爲什麼跟着我老婆”陳若柯眼神中多了一絲冰冷,神情嚴肅。

先前這小傢伙沒有出來自己無計可施,但現在這小傢伙竟然自己出來了,自己就有辦法收拾她了!

“她,她是我姐姐,我在那個很黑很黑的地方待了兩年了,一直想讓我姐姐回去找我,今天看到她了自然就跟她回來了”小傢伙有理有據的說道。

“你姐姐?”

“就是剛剛上樓的那個非常漂亮的女人啊”

陳若柯這一下才看清這個小傢伙的樣子,眉清目秀,年紀雖小但卻也能夠看得出是個美人胚子,只不過是個靈體。

眼前這個小傢伙並不是鬼,而是靈,一般來說,鬼是兇狠殘忍的,而靈確是善良的,當然也會有怨靈,不過怨靈的產生機率非常之小。

也正是因爲陳若柯認出了眼前這個小傢伙是怎麼回事,而且還是自己從老婆身上出來的,所以陳若柯纔沒有馬上動手消滅它。

“你和她是什麼關係?”陳若柯不解的問道。

還有剛纔雲凌萱上樓時莫名其妙的說的那些話,陳若柯心中有了個更多的疑問。

“她是我姐姐,好久好久以前她每晚都抱着我睡覺呢,後來我被一個壞傢伙搶了去,最後還把我弄疼了,我就跑了出來,再後來就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己就出現在那個黑黢黢的地方了”小傢伙迷茫的說道。

陳若柯向着儲物間的情形,儲物間中除了一地的死老鼠就是一些殘肢斷體的洋娃娃。

“難不成你是從那些洋娃娃身上產生的靈?”陳若柯驚訝道。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