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廳裏播放着悠揚的輕音樂,搭配着這餐廳環境的氣氛,此時張珂敏感受到幸福圍繞着自己。

張珂敏露出俏皮的笑容,十分優雅的坐了下來。

今天的張珂敏身穿黑色蕾絲長裙,下身搭配着性感黑絲襪、黑色高跟鞋,全身散發着優雅好貴的氣息。

陳幸笑道:“沒想到十多年沒見,再見到的時候你已經長的這麼漂亮了。”

陳幸這感慨不是故意的,因爲小時候張珂敏確實長的很一般。

而陳幸不知道,張珂敏在和陳幸分別後,暗暗下了決心,一定要減肥,以最美的姿態嫁給陳幸。

當年張珂敏的家裏突然搬家,陳幸再也沒有見過張珂敏了。

陳幸沒有想到,原來在大學裏也可以碰到張珂敏,看來真是緣分啊。

張珂敏此時掩嘴笑道:“哼!你這個色鬼,就知道去追漂亮的女孩子,你小時候可不是這樣的。”

陳幸微微一笑,道:“小時候,我記得和你約定過,長大了要和你結婚哦!”

張珂敏聽到這裏,頓時一臉羞澀。

“哼,你這個臭傢伙,小時候說了要娶我,結果談了那麼多女朋友,哼哼!”

張珂敏撅起小嘴,十分不滿。

張珂敏一直記着小時候的承諾,心中一直掛念着陳幸。

陳幸尷尬的笑了笑:“嘿,其實,我也挺想念你的,只是沒有想到還會有機會遇見,你是怎麼認出我的?”


陳幸突然想到這個問題。畢竟那時候很小,長大以後樣子肯定有變化。

而張珂敏是怎麼認出陳幸?

這個疑問縈繞在陳幸的心頭。


此時服務員走上前,微笑的衝兩人道:“你好,先生,你預定的西餐是否現在上菜?”

陳幸微笑點頭道:“可以上了,對了,再來一瓶紅酒。”

“好的,先生,請你稍等。”

服務員微笑離去,不一會西餐已經送上,一瓶紅酒也已經送來。

陳幸揭開酒瓶,爲張珂敏倒上。

張珂敏拿起酒杯道:“你這麼聰明,猜猜吧!”

陳幸頓時一臉無奈,讓陳幸憑空去猜,他怎麼可能猜的到?

張珂敏俏皮道:“哼,給你提醒吧!魔都第一中學、魔都實驗高中!”

陳幸一愣,這不都是他初中和高中就讀的學校嗎?爲什麼張珂敏知道?難道……

隨後陳幸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張珂敏:“難道……你……”

張珂敏露出一絲笑容繼續說道:“七年級一班,高一三班!”

陳幸尷尬道:“原來你一直和我在一個班啊,我居然不知道!”

“哼,誰讓你當時那麼認真的去學習,都沒有正眼看過我。”

陳幸十分尷尬,他想起那個時候爲了學習不停的努力。

如果不是那個夏天,知道了他爺爺的事情,一切或許不會是這樣了。

“哼!你這個壞蛋,色鬼,一到大學就喜歡上別人!”

沒錯,一到大學的時候陳幸就愛上了陶小娟,而當時的張珂敏只得默默在一旁關注着。

張珂敏從初中開始就有無數追求者,她從來都是拒絕。

而陳幸是孤獨的一個人以學習作伴。

張珂敏爲了跟上陳幸的腳步,也不停的努力學習。

陳幸笑了笑,舉起酒杯道:“來,爲我們小時候的友誼乾杯!”

張珂敏此時已經不在那麼羞澀,舉起酒杯道:“乾杯!”

酒杯碰撞聲後,兩人輕輕的珉了一口。

陳幸非常開心,現在最開心的事就是和張珂敏在一起了。

他終於實現了他小時候的承諾。

“我一定會娶你的!”

陳幸突然十分認真的說着。

張珂敏點點頭,準備回覆的時候,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喲,你憑什麼資格娶我的未婚妻?”

一個狂傲的聲音由遠及近。

一個全身名牌的男人來到了陳幸面前。

他眼神被一股高傲的霸氣所籠罩,淺笑的嘴角摻和着令人揣摩不透的邪氣,鬼魅的氣息從他身上赫然彌散開來,幾乎佔據了所有人的視線。

這個人給陳幸的感覺非常不好,同時他非常討厭這個人的存在。

“你是誰?爲什麼說小敏是你未婚妻。”陳幸十分不滿。

此時張珂敏也怒斥道:“周痕,你給我滾開,我什麼時候答應和你結婚了?我什麼時候成你未婚妻了?不要臉!”

陳幸一驚,原來他就是周痕,那個背後神祕的人,陳幸今天終於見到他露面了。

陳幸這是第一次看到張珂敏發火,在陳幸的印象中,張珂敏是個十分乖巧又漂亮的女孩子。

此時叔可忍,嬸嬸不能忍。

陳幸拍案而起,引起了周圍人注意。

他們還沒來得及驚訝,卻被另外一個場面嚇住了。

一羣滿頭五顏六色髮型的混混,序貫上來。

其中一個面目猙獰的光頭大聲喝道:“清場,有事沒事,快點滾蛋!”


這羣混混都十分囂張,而客人們沒有見過這種整容,嚇得大驚失色,立刻驚慌而逃。

陳幸冷冷的看着周痕,道:“給我馬上消失!”

周痕玩味看着陳幸:“你爲什麼這麼自信?”

“我給你3秒鐘,滾出去!”

陳幸神情十分冷漠,同時他將張珂敏擋在身後安慰道:“放心,交給我!”

“我想看看你,到底憑什麼這麼自信?你知道我是誰嗎?”

周痕囂張的看着陳幸,根本沒有把陳幸當一回事。

“1。”陳幸沒有理會,開始倒計時。

周痕依舊露出囂張的笑容。

“2。”陳豎起兩根手指。

周痕此時莫名的緊張起來,但是他看着身後一大片人後,頓時不在緊張。

“3。”這句話剛剛落音,陳幸的拳頭已經親密的接觸到周痕的臉龐。

打人不打臉,何況周痕長的還挺帥的。

但是陳幸,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打臉!

這一拳陳幸非常用力,可謂是用盡全力。

他絲毫沒有任何的保留,此時的陳幸心中衝滿怒火。

周痕只感受到一陣風颳過來,隨後感覺整個世界都天旋地轉。

隨後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到了。

陳幸傲然挺立於人羣之中,這羣小混混看着自己的頭突然暈了過去,頓時驚呆了。

然而片刻後,光頭怒吼着:“幹掉他,給老大報仇!”

一羣小混混也醒悟過來,抄起傢伙就衝陳幸衝來。

陳幸露出自信的笑容,他回頭看了一眼張珂敏:“不要怕!”

這是陳幸留下的話,但是讓張珂敏什麼淡定的坐了下來。

她相信陳幸,所以現在她反而不擔心了。

呼呼……

一根棍子在空中帶着呼呼作響的聲音朝着陳幸的頭拍了過去。

陳幸微微一笑,身子一側,隨後一腳踩在拿混混的膝蓋上。

只聽到咔嚓一聲,混混痛苦的倒在地上。

接着另外一羣混混還沒來得及反應,被剛剛痛苦叫喊的混混吸引過去。

接着一名混混的牙齒從半空中飛起。

接下來,都是痛苦的慘叫,光頭早已經被嚇的跪倒求饒。

識時務者爲俊傑,既然打不過是事實,那就努力去跪求原諒。

然而陳幸選擇——不原諒。

光頭的大門牙沒了,被陳幸一拳打斷,並且被立刻嚥進肚子裏。

一時間周圍都是痛苦的慘叫聲。

陳幸在這些人羣中走了過去,來到張珂敏的面前。


露出潔白的牙齒,笑道:“搞定咯!可惜今晚的氣氛被打擾了!”

張珂敏微笑的上前挽住陳幸的手臂搖頭道:“有你在的地方,一切都好!”

陳幸笑道:“那我們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