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拿出一根紅線,輕輕放在陳恆的手腕處。

「習慣一下,我們南山有規矩。未婚女子不得擅自觸摸男子肌膚。」

陳恆點點頭,看着小綠認真的面容。不禁微微笑起,眼睫毛被陽光照着似撒了一層金粉。

「氣血淤積,導致呼吸困難,咳嗽。連續五日我給你針灸便好。一會兒,都譚氏的便會拿着一名活生生的人來給你引魂。千萬記住,不要答應。」

陳恆點點頭開口問到「你到底是誰?」

「歸龍氏大醫師-歸龍翠玉」小綠道。

「我就知道你不是侍女。」陳恆笑眯眯的道。

「我本不是,但是生活所迫。」小綠道「我的父親母親在疫病中去世,我從小自立學習醫藥學。雖然我聲望極高。但也是在歸龍氏,都譚氏並不承認歸龍氏的一切醫學著作。只因為,歸龍氏醫死了他們都譚氏的人。所以我只能當侍女,來維持生計」

陳恆聽到這,不禁為小綠的命運感到惋惜。

「你想過離開南山嗎?」陳恆突然開口問到。

「離開?我們南山人世代生活在南山,沒有一人離開。要是非得說有,那也是都譚夏天。」

「都譚夏天?」陳恆陷進了沉思。

「都譚夏天,離開南山。嫁給外族人,陳氏。並隨夫姓,改名陳夏天,誕下一女陳迷月。」小綠淡定的說着,絲毫沒有注意陳恆的臉色。

陳恆看着自己的手,腦海里止不住的去想。

自己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竟然是都譚的後人。而那個被父親拋棄的女人是南山人。

「妹妹。」陳恆嘟囔到「妹妹,你現在在什麼地方?」

迷月三歲時與父母失散,後來被葉府撿走做丫鬟。而葉英那時才九歲。

「記住了,手要伸平。不能打彎,端茶的時候記住不能讓茶水有波紋。茶蓋要放到茶的右側。侍奉完茶要呆在主子的左側,等待吩咐。記住了嗎」嬤嬤說到。

迷月點點頭「是,嬤嬤」迷月端著茶顫顫巍巍的道。

嬤嬤拿着一根戒尺,看着迷月,「腰直起來!幹什麼呢!」嬤嬤喊到。戒尺毫不留情的落到迷月的身上。迷月的眼淚就在眼眶中打轉卻不敢落下。

至於陳迷月的細緻故事,我們將會在以後與大家見面。在這裏不過多贅敘。

次日,都譚氏果然領着一名外族人來到了陳恆的屋內。

燕歸道「這是外族人,他的身體很健康。我會把他的魂引到你體內。然後我會將你的魂抽取出一半,這樣你的病症就會慢慢緩解。你聽明白了嗎」

陳恆點點頭,但他也記得小綠的話。

「咳咳,咳咳咳咳咳。」陳恆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今天好像不能哎,我身體不適。而且我感覺我跟這個人的魂魄不匹配。」

燕歸看了看陳恆,嘆了口氣「那好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們也遵循病人的想法。那我們給你找其他治療方法。」

陳恆點點頭。

燕歸沒有辦法只能將外族人送到大牢關押。

「怎麼樣」小綠看着燕歸離開后推開門說到。

「搞定了,對了你說的針灸?」陳恆問。

小綠從懷裏掏出一個皮袋,將它展開放在檀木桌上。

銀色的針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透著銀色的寒氣。

小綠將針在蠟燭上烤了烤然後說「把上衣脫了,趴床上。」

陳恆脫下外套,解開里襟的扣子,慢慢的脫下了衣服。

小綠心無旁騖的看着手中的銀針,手腕輕輕揮動了幾次,好像在找找感覺,又好像在練習。

陳恆脫好衣服趴在了床上,小綠看着陳恆的後背。纖纖玉指在後背上點了一下然後又往後退了幾步然後銀針在陽光的照耀下銀光一閃,接下來就是沒入血肉的聲音。

一針,兩針,三針。。。陳恆的額頭上佈滿了細細的汗珠。

小綠輕呼一口氣,「好了。在等半個時辰就可以了。怎麼樣,很痛吧」

陳恆張開嘴道,「還。。行。。」

「歸龍氏的治療方法就是慢火。但是你放心,你的病我一定會醫好!」

葵文寢宮。

「陳恆不願意用我們的方法治療。」燕歸一回到屋子裏就說到。

「那怎麼辦啊。難道要求助他們」

「看來只能這樣。這幾年不知道翠玉幹什麼去了。上一次看見她,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翠玉?是誰啊?」葵文跑到燕歸身邊問道。

「翠玉啊,你應該不記得她。她的父母在疫病中都去世了,我母親善良偷偷收養了她。可她並不領情,偷偷逃回了歸龍氏。」

「疫病?說起來,那場疫病發生的時候我們都還沒出生。」

「嗯,我們母親是第一任都譚氏真真正正的稱霸。」

「也就是說」葵文認真的說「疫病發生在姥姥那輩。那場疫病結束后很久,母親無意間發現了父母雙亡的翠玉。對吧」

燕歸寵溺著看着葵文道「對」

「然後翠玉不滿我們都譚氏,偷偷逃跑了對吧」

燕歸滿意的點點頭「不錯」

「那我們現在去什麼地方找她啊」葵文問。

「不知道」燕歸搖搖頭「去歸龍氏的領地肯定是不行的。我們跟歸龍氏有合約,不得擅自踏進對方土地。」

「那怎麼辦啊」

「不用麻煩了」從門外傳來一陣聲音「你們找的翠玉,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小綠推開門看着燕歸和葵文,葵文纖細似玉蔥的手指指著小綠,櫻桃般的小嘴呈現一個o型。

「小綠?」葵文吃驚的道。

小綠笑眯眯的說「怎麼了,陛下?」

「你就是翠玉。這些年你竟然一直在我們身邊,那今天陳恆故意找理由拒絕我們跟你也脫不了關係吧」燕歸說。

小綠邪魅一笑「我只是說事實,你們都譚氏的治療方法就是一命換一命!」

「可是我們的療法卻在疫病中救活了很多人不是嗎?要是單單靠你們,可能疫病現在還沒有結束呢!」燕歸怒髮衝冠的道。

葵文在一旁拉着燕歸的衣服袖子,生怕姐姐一個沒注意過去打了小綠。

「看來燕歸併不需要我啊?」小綠把身子倚在門框上悠哉悠哉的道。

燕歸咬着牙「你!」

葵文趕忙把燕歸拉到身後笑呵呵的道「怎麼會不需要呢。小綠快來。」

小綠慢悠悠的道「不用了,我已經診治他了。就是氣血淤積導致的呼吸困難,我給他扎五天針灸就好了」

「是啊,那太感謝了」葵文仍舊是笑眯眯的道。

小綠扭過身子就走了,燕歸看着葵文的手一直緊緊的抓着自己的衣服袖子。她在想要是沒有葵文,她現在會不會已經過去跟她打起來了呢。

葵文性格溫柔,而自己暴躁。總是拿着自己的姓去擠壓歸龍氏。認為歸龍氏就該低聲下氣的對着自己。

於是想到這的燕歸道「謝謝你」

葵文回過頭笑嘻嘻的道「不客氣」

小綠的身影被陽光照着,她哼著小曲往陳恆屋內走去。《馬甲大佬A爆了》第133章花邊新聞「交我幹掉他們的方法,我答應你去完成三件事。」

「任何事?」

「任何能去完成的事。」

「切,五件。」

「成交。」

「呵呵,走吧,我帶你去拿取神器。」

「你懂符陣?」

「略懂略懂,我看你也挺有這方面天賦,要不喊聲師傅,我教你啊。」

。 經過幾天的折騰,這別墅區的事情,才算是逐漸解決。

這段時間,許建功他們一直都在關注著建築公司這邊的事情。

得知只有三成的人退房,其他人最終都不退房了,許建功幾人直接被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要知道,在當時那樣的情況下,可是所有人都嚷嚷著要退房的啊。

按照許建功他們的估計,就算林漠真的能拉來投資,也很難擺平眼前的局面。

可是,誰能想得到,最終退房的反而只是少數,大部分人都選擇繼續留在這裡。

按照這個情況,建築公司這邊,根本不需要退多少資金。

再加上老虎從中走動,一些檢查方面的事情,都輕鬆過關。

最終,建築公司基本沒付出什麼代價,就把這件事解決了。

晚上吃飯,許建功端著酒杯感慨道:「林漠,我以前真的是低估你了!」

「你這孩子,做事果然很利索啊!」

「真沒想到,這麼麻煩的事情,竟然被你這麼快就解決了啊!」

方慧也是連連點頭:「是啊,我還以為建築公司要完蛋了呢!」

「沒想到,最終建築公司一點事都沒有。」

「林漠,這件事,你辦的很漂亮啊!」

許半夏一臉欣喜,父母對林漠的認可,讓她感覺生活美好了許多。

許冬雪和黃良則是一臉不服氣。

兩人得知建築公司的事情解決之後,都是滿臉失望。

要知道,林漠把他們卡上的錢全部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