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盞茶的時間過後,陳風暴喝一聲『開』丹爐的蓋子瞬間飛起,十餘顆彈珠大小的丹藥靜靜躺在丹爐的底部,散發出淡淡的葯香。

「哎,太長時間沒有煉丹,手藝生疏了啊!」

陳風有些失望的搖搖頭,剛才的這爐聚氣丹才只是凡級四品丹藥而已。要是擱在以前,隨隨便便就煉製出來凡級七品丹藥了。

還有時間,陳風也沒有在浪費,再次丟下一爐聚氣丹的靈藥,繼續煉製聚氣丹。

不到半盞茶的時間,又是一爐丹藥煉製成功。

丹爐蓋子打開,同樣是十餘枚丹藥靜靜躺在丹爐底部,不同的是,這十餘枚丹藥的表面都有七條淡淡的絲線流轉,一看便知是極品丹藥。

這就是凡級七品丹藥,凡級丹藥中最精品的丹藥。這要是被戎茂看到,肯定是驚掉下巴,抱著陳風的大腿,哀嚎著拜師了。

成功煉製一爐凡級七品丹藥,陳風並沒有什麼驚訝,而是馬上收起丹藥,繼續煉丹。

這一煉製丹藥,陳風就忘了時間,一轉眼就是兩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

陳風將身上所有靈藥都煉製成了聚氣丹,沒有休息,又將烈陽草和其它一些靈藥丟進丹爐,開始煉製烈陽丹。

烈陽丹雖說是凡級丹藥,但煉製的難度比之聚氣丹要難上千百倍,烈陽草只有一株,他必須小心煉製才行。

陳風手中法訣連連打出,絲絲真氣順著他法訣的打出融入了丹爐裡面。小半個時辰過去,他丹田靈力馬上就要枯竭,額頭也是滲出了滴滴熱汗。

「結!」

陳風一聲暴喝,丹田最後一絲真氣注入丹爐之中,丹爐頂蓋豁然飛出,一枚如龍眼大小的丹藥靜靜懸浮在丹爐之中。

「呼,想不到這烈陽丹竟然比一般的地級丹藥還要難煉製,要不是我有著玄級煉丹師的經驗,恐怕這烈陽丹還無法煉製成功。」

抹了一把額頭的熱汗:「我的實力還是太弱了,以我現在的精神力只能夠支撐煉製凡級丹藥,看來必須馬上提升修為。」

陳風一把將丹爐中的烈陽丹抓在了手中,稍稍猶豫了一下,便將之吞入腹中。

一股狂暴熾熱的藥力飛快在他的小腹中爆炸開來,並且向著身體各處經脈衝擊而去,

凡是這股狂暴熾熱的藥力過處,陳風身體中的那一絲絲陰邪之氣快速溶解,消失,就像是冰雪遇到了烈陽一般。

與此同時,還能夠看到大量的黑色污穢之物從陳風的身體每一個毛孔中滲出,過不多久,整個石室都充斥著一股讓人作嘔的難聞味道。


這是陳風身體裡面的污穢,烈陽丹不僅去除了陳風身體裡面的絕陰散之毒,而且那霸道熾熱的藥力將陳風的身體筋脈洗滌了一遍,足以達到一般的易經伐髓的效果了。

只是相對於洗髓丹來說,這烈陽丹的易經洗髓的效果並不是那麼好罷了。

閉著眼睛的陳風忽然將一瓶聚氣丹倒入了口中。


藥力化開,沿著經脈如洪水一般湧向他的四肢百骸,經脈猛的被漲開,讓人無法忍受的疼痛感傳來,陳風周身立刻被汗水濕透了,悶哼一聲咬牙堅持。閉目開始瘋狂運轉誅魔聖典,快速煉化小腹中的渾厚藥力,他丹田的真氣快速增加。

噗,又是一瓶聚氣丹倒入了口中。

咔嚓,一聲輕響從陳風的身體中傳來。聚氣境五層的瓶頸被陳風沖開,但是陳風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依舊是繼續吞服聚氣丹修鍊。

不知不覺,又是半刻鐘時間過去,地火房外面的一眾人等得很是不耐煩了。 「怎麼回事?這都三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陳風到底在地火房裡面搞什麼鬼?」

「煉製一爐最簡單的聚氣丹最多也只不過是一個時辰而已,現在三個時辰過去,這就足以說明陳風這小子根本就煉製不出來丹藥。」

陳江山和陳江海對視一眼,點點頭,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殺意。

隨即兩人十分默契的一起向著地火房走去,他們要去看看陳風到底在地火房裡面做什麼,要是陳風還沒有煉製成功丹藥的話,那麼他們不介意就在地火房裡面殺死陳風!

陳風要是成功煉製成了丹藥的話,那就更要除掉陳風了!

想要順利坐上陳家家主之位,他們豈會留下陳風這樣一個禍患?

只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陳江山和陳江海剛一抬步,陳風的身形就從地火房裡走了出來,臉上表情平淡,看不出什麼異樣來。

所有人都是將目光看向陳風,雖然沒人相信陳風是煉丹師,但人總是喜歡看好戲,特別是喜歡看別人的好戲。


「怎麼樣,有沒有煉製出來丹藥?」陳江月連忙走到陳風面前,關切的問道。

「哼,就他!一個廢物而已,也想煉製出來丹藥,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個什麼樣子。」陳江海看到陳風平淡的模樣,忍不住嘲諷起來。

但他的話剛一說出口,陳風便抬起一隻手,嘩啦啦,十餘枚丹藥如同豆子一般被陳風撒在了地上。

「聚氣丹!」

所有人都是一呆,臉上都是充滿了不可置信之色。難道……陳風真的煉製出來了丹藥不成?

每個人心中疑惑的同時,卻是怎麼也不相信陳風這個性格懦弱,天生廢物的陳家少家主會是煉丹師。

這和他們的認識差距太大了,讓他們無法接受。

「哼,這根本就不是你煉製出來的聚氣丹,你這小畜生休要拿身上本來就有的丹藥糊弄大家。」

陳江海尖聲叫了起來,陳風這廢物怎麼可能煉製出來聚氣丹?要是他能煉製出來聚氣丹,那整個陳家的族人都是煉丹師了!

陳風臉上露出一抹嘲諷,撇了一眼戎茂大師,淡淡說道:「這些聚氣丹是不是我煉製的,你們這些不識貨的人看不出來,難道戎茂大師還看不出來嗎?」

「對啊,戎茂大師是三品煉丹師,他一定能夠認出來陳風拿出來的丹藥是不是剛才煉製的。」

於是,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戎茂大師。

然而,戎茂大師此時的臉色卻是黑如鍋底,身體甚至還隱隱有些顫抖,嘴唇囁嚅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雖然是三品煉丹師,品級不高,對煉丹的見識和理解也有限,但是對於丹藥的一些基本常識還是一清二楚的。

陳風將聚氣丹拿出來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這些聚氣丹是陳風煉製的,而且還是剛剛出爐不不久的。

而更讓戎茂不可置信的是,陳風煉製出來的還是凡級四品丹藥。

這說明了什麼?

這說明陳風還是一個凡級四品煉丹師!

這也就意味著從此以後,陳風就將取代他在陳家的地位,而且他還要免費為陳家煉製十年丹藥。

想到這裡,戎茂大師的心在顫抖,自己為什麼要答應讓陳風去煉丹?為何之前不一掌拍死陳風?現在好了,一切都完了!

陳江河見戎茂大師沒有說話,於是撿起地上的一顆聚氣丹,拿到鼻子前聞了聞,眼中閃過一抹不易覺察的寒芒,但隨即消失不見,轉而換上了一副笑臉。

舉起手中的聚氣丹,大聲說道:「各位,這是一顆凡級四品聚氣丹!我可以肯定,這顆丹藥絕對是剛剛煉製的,也就是說,陳風少家主是一名四品煉丹師!」

此話一出,場中頓時嘩然一片。

「什麼,凡級四品聚氣丹,有沒有看錯?整個山海城都沒有凡級四品聚氣丹出售啊!」

「不可能,陳風天天呆在家裡,怎麼可能會煉製丹藥,而且還是煉製出來了凡級四品聚氣丹?」

「怎麼不可能!丹藥都擺在那裡,這就是事實,陳風少家主就是凡級四品煉丹師。我陳家終於出現了一個煉丹師了,這是天佑我陳家啊!想必要不了多少時間,我陳家就一舉超越李家和王家,佔據山海城頭把交椅!」

聽著眾人的討論,陳江海面色鐵青,手指頭捏得發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剛才的話還在耳邊回蕩,而陳風丟在地上的十幾顆丹藥就像是十幾個巴掌,狠狠的抽在他的臉上,啪啪作響!周圍人的議論聽在耳中,更像是對他的嘲諷。

他們知道,從現在開始,想要殺掉陳風已經不是那麼容易了。

陳風今天的表現,足以引起陳家的那兩位的震驚了。

說不定從此以後,陳風就是陳家的重點保護對象。

想到這些,陳江山和陳江海兩人連腸子都後悔青了,要是早一點出手殺死陳風,不就一點事情也沒有了。

現在倒好,不僅沒有殺了陳風,還讓陳風出盡了風頭,得到許多陳家族人的擁護。

待到場中議論聲漸漸停息,陳風這才說道:「大家聽著,本少家主現在是四品煉丹師,你們要是想要煉製什麼丹藥,竟可以找戎茂大師煉製,他答應免費為大家煉製十年丹藥。」

「至於想要找我親自煉丹的,那就要看你們的表現了!」

陳風此話一出,眾人心中皆是明了。有些人甚至心中已經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好好巴結陳風這根大粗腿。

陳風挑釁的看了一眼陳江山和陳江海兩人,毫不避諱的說道:「陳江山,陳江海,你們兩人想要煉製什麼丹藥不要找我,因為我是絕對不會給你們兩人煉製丹藥的。」

陳風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他並沒有和陳江河說什麼,陳江河雖然一直都在維護他,但他總覺得陳江河對他不懷好意。

陳風一走,人群嘩啦散開,絕大部分人想著回去怎麼巴結陳風這根大粗腿。還有一部分則是屁顛顛的跟在陳風的身後,阿諛奉承起來。

陳江河看著陳風的背影離去,目光閃爍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戎茂大師則是臉色血紅的離開了。

「二哥,怎麼辦?陳風這小畜生長出息了,現在想要對付他,恐怕是難了。」陳江海走到陳江山面前說道。

陳江山微微仰起頭,不屑的冷哼一聲:「一個聚氣境的小子而已,就算他是四品煉丹師又怎麼樣?我想要殺他輕而易舉。」

「二哥,你是說……」

陳江海和陳江山對視一眼,兩人眼神對碰,一抹陰險的火光閃出!

而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的一個角落,一個灰衣老者將場中發生的事情全部看在了眼中。

老者臉上沒有絲毫表情變化,但當陳風撒出十餘顆四品聚氣丹的時候,老者看起來有些昏暗的眼中閃過一抹光彩。

待到所有人都離開了地火房,老者這才一個閃身,進入了地火房,來到陳風煉製丹藥的石室。

老者只是微微查看了一下,充滿皺紋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絲微笑。

「沒有想到我陳家竟然出現了一個凡級七品煉丹師,看來我陳家崛起之日就要到了,或許要不了多長時間,老家主就不用天天躲在那裡不能出來了!」

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老者目光一凝:「陳風這小子幾年都沒有走出陳家,他是怎麼學習到煉丹術的,而且小小年紀就已經是一個凡級七品煉丹師了?」

想到這裡,老者的腦海閃過一個驚人的念頭,這個念頭讓他都不敢繼續想下去! 轉眼又是三天時間過去,陳風搬到了一棟頗為豪華的獨立小院中居住,除了茗兒,沒有要任何侍女服侍。

至於那些以拜訪名義,實際是求陳風煉丹的,陳風一律拒絕。除了四叔陳江月以外,陳風目前還不會為陳家的任何人煉製丹藥。

房間中,茗兒盤膝坐在床上,在她對面則是陳風。

陳風將一顆乳白色丹藥遞給茗兒。

「茗兒,這門幻妙寶訣非常奇特,你千萬不要外傳?還有,記住剛開始行功的時候可以慢一些,萬事開頭難,一開始凝聚真氣比較困難,不要著急!」

幻妙寶訣是陳風在神魔大陸得到的一部非常奇特的功法,是專門為女子所創。修鍊之後可以施展一個個幻境對敵,前期威力不強,但是修鍊到了高深處,可以直接用幻術斬殺對手。

要是茗兒能夠將施展出來的幻境變成現實的話,那她就可以不懼任何對手了。

「嗯,茗兒記住了,不管是誰詢問茗兒功法,茗兒都不會告訴別人!」茗兒重重點頭。

陳風沒有猶豫,這才讓茗兒服下凝靈丹,開始開闢丹田,凝聚真氣。

陳風也沒有閑著,而是從懷中取出一個儲物戒指。

這個儲物戒指是陳江月給他的,說是他成為四品煉丹師,家族獎勵的。

陳風將精神力一探查,發現儲物戒指裡面有一大堆靈藥,怕是有上千株的樣子,但都是低級靈藥。

微微有些失望,感覺陳家的那些長老也太摳門,連一株高階靈藥都不給。

聊勝於無,陳風還是準備將這些靈藥煉製成為丹藥,提升實力的。

但當陳風的精神力查看到一堆元氣石的時候,卻是不由輕『咦』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