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那我們是搶了個寂寞?”

工作人員都笑了。

陸柯丞被自己氣得大笑。

因爲在冰天雪地裡趕路這麼久,他累得上氣不接下氣,連笑都喘不過氣了。

秦崇禮也忍不住笑出聲:“還真是,搶了個寂寞,我以爲陸靈也喜歡有零食的那個。”

陸柯丞無語子:“秦叔,論溝通的重要性。”

兩個穿着紅色棉服的小糰子都得到了自己最心滿意足的房子,她們也都笑起來,氣氛一片喜慶祥和。

爆笑的彈幕都快把屏幕擠裂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得滿地打滾】

【丞總和秦首富一頓操作猛如虎,一看房子兩頭杵】

【真·搶了個寂寞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秦首富爸爸力十足,又man又酷又細心,看起來好像比秦牧野優秀許多,可是不知道爲啥,我莫名覺得他們父子倆還是有相似之處的】

【當然相似啊,都莫名的憨hhhhh】

【秦家憨憨父子組,我開始好奇小棉棉的另外兩個哥哥是啥畫風了】

*****

棉棉和陸靈都得到了自己理想的房子。

相比之下,傅澤言這邊就有點淒涼了。

他實在是太害怕了,而且隨着和其他小朋友們分頭朝着不同的岔路走開之後,傅澤言感覺自己這邊越來越顯得空蕩寂靜。

一眼望過去,遍地都是皚皚白雪,見不到房子,也見不到人影。

身後雖然有幾個跟拍的工作人員,但是他們看起來都不高不胖,完全沒有秦牧野近一米九的威懾力。

傅小慫是很有安全意識的,他覺得如果大魔王秦牧野要對他伸出魔爪的話,這些工作人員是救不了他的……

嗚嗚嗚。

雪地裡越走越靜。

秦牧野是越走越累,他的體力可能不如秦崇禮的三分之一,也就是比年長的黃威洲和已經報廢的傅森好那麼一丟丟而已。

這小男孩安靜如雞,搞得他也有點迷茫,實在太累就一屁股坐了下來。

他伸手捋了捋自己額前的碎髮:“嗐,小孩,你還沒回答我呢,你到底喜歡哪個房子啊?”

臨近黃昏,天色開始暗了。

傅小慫終於忍不住啜泣起來:“我,我不想要房子,我要爸爸!我要我爸爸,我爸爸去哪兒了,嗚哇——”

秦牧野被他突然張嘴大哭的狀況驚到。

他被尚未變聲的小男孩嬌滴滴的哭聲擾得反倒大腦更清醒了一些。

他終於開始隱隱覺察到這個孩子好像有點怕他?

秦牧野作爲一個被千萬粉絲追捧的愛豆哥哥略有些懵逼,他茫然地問:“你爲啥哭啊,是我哪裡嚇到你了嗎?你爸就在剛剛那個地方,因爲雪地太難走了,咱們搶到房子之後還得返回去做別的遊戲,一來一回估計是怕你爸累着,所以村長才把他留下的。”

這還是秦牧野接手了這個雪橇之後第一次認真跟小男孩對話。

六歲的孩子說幼稚也幼稚,說成熟……總歸要比三四歲的小朋友多了一些邏輯和意識。

秦牧野認真跟他溝通的樣子,打斷了傅澤言的哭聲。

他用不乾不淨的小手胡亂擦了擦眼淚,像是突然想起自己是個男孩子,不能在鏡頭前隨便哭,會被嘲笑的。

傅澤言不哭了,聲音弱弱地說:“秦哥哥……你真的是來幫我搶房子的嗎?”

秦牧野撓了撓頭:“不然呢?”

他現在愈發明白傅澤言是真的害怕自己了。

他十分困惑,甚至開始反思自己的戲路。

業內都評價他演技還行,算是有天賦,演戲不尬。

但是他的作品都沒有什麼能獲獎的,有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難道是因爲他總是演男主之類正派的角色,其實不適合他的長相?

像他這樣的絕世驚天大帥比,更適合演大反派嗎?!

秦牧野若有所思。

傅澤言看着秦牧野誠懇且憨批的表情,不由得懷疑這個世界是不是出現了什麼bug?

難道秦牧野不是大魔王了嗎?

他堅強不屈地擦了擦眼淚,鼓起勇氣說:“那我們繼續趕路吧,對不起哥哥,我不該哭的。”

秦牧野見這孩子挺懂事,也有點不忍,他伸手搓了搓小男孩的腦袋,鼓勵道:“好,咱們加油,爭取給你搶個好房子,你不哭了哦,一會兒回去就能見到你爸了,小男子漢要堅強!”

秦牧野拉着他的雪橇一路走一路找。

路過的幾個房子都已經被霸佔了。

最近的老日式屋被黃威洲和姜姜佔了。

隔壁岔道上的現代化雙層小洋房被腿長的汪斐和小黛莉先下手爲強。

另外一個非常遙遠的路是陸靈和棉棉他們去往的方向,秦牧野推測不管她們誰要搶哪個,既然過去了,肯定就是一人一套,不可能在大雪地裡原路返回白折騰一趟了。

五套房子唯一沒人佔的就剩下一個院子裡養着幾隻小鹿的房子了。

這房子拍攝的是外觀圖,看不到裡面環境,但是也沒得選擇了,總不能住大雪地裡吧。

秦牧野加速趕過去。

小鹿屋在單獨的一條岔路上,不是最遠的,但也不是特別近。

正好趕上天漸漸變黑,傅小慫堅強了一陣子之後,還是忍不住破功。

他覺得秦牧野好像要把他拖到一個神秘的荒無人煙的深山老林裡去賣掉。

不對,這裡連人都沒有,賣是賣不掉了。

那可能是要把他喂某個山洞裡的野獸。

傅澤言瑟瑟發抖地扭頭向工作人員求助:“叔叔阿姨,這裡……有野獸嗎?”

跟拍導演憋着笑,搖搖頭:“叔叔不知道誒,你問牧野哥哥唄。”

工作人員們都是第一次接觸傅澤言,沒想到這個長相非常精緻帥氣的崽崽竟然是個非常膽小的小傢伙。

大家都覺得他既可憐又搞笑。

忍不住都想逗一逗他。

秦牧野搞不懂一個男孩子爲啥能慫成這樣。

他扭頭看着他,佯作嚴肅:“野獸嗎?當然有,沒聽到一陣陣嗷嗚嗷嗚的聲音嗎,就是野狼叫的!”

傅澤言瞪大了眼睛:“真……真的嗎?”

秦牧野挑了下眉:“你自己聽唄。”

過分驚恐的傅小慫立刻覺得遠處傳來了根本不存在的嗷嗚聲。

他從雪橇上蹦起來,一個猛子扎進大魔王的懷裡,兩隻小腿都牢牢勾在他身後:“不要啊秦哥哥,不要把我喂野狼吃,嗚嗚嗚……”

彈幕笑到爆炸——

【好可憐的崽崽,哈哈哈哈哈哈dbq我真的不是故意笑的,真的好可憐啊,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牧野好過分啊,對此我只想說:幹得漂亮!】 然而此時的羅刀,在試煉塔當中已經修鍊了五天,這五天時間,羅刀一直在空間玉佩當中,轉眼雷閃九步之上的境界,雷閃九步經由羅刀的雷閃推演的輕功步伐,這輕功最主要的便是,能夠九步之間,移動到極遠的距離,無論是逃跑,還是戰鬥都是必備的技能,然而雷閃九步並不是最終境界,這在羅刀推演出九步以後,便已經察覺到了,然而雷閃九步再往上的境界,到底會是什麼樣,在這讓羅刀真的不清楚,

然而此時的羅刀在這裏,已經呆了一個星期左右,羅刀在試練塔的關係緣故,悟性也非常大,但是即便悟性增加了,但是對於雷閃九步之上的境界,還是讓羅刀非常模糊,畢竟這雷閃九步是羅刀,所創的輕功步伐,這是經由雷電的軌跡所創,所以根本沒有前人的經驗可以借鑒,所以羅刀每次推演雷閃九步,就好像是在碰運氣一樣,如果運氣好,雷閃九步速度將會非常快,但是如果運氣不好,羅刀走的歪路,這雷閃九步有可能會停滯不前,所以一直以來,羅刀也不敢掉以輕心。

羅刀突然在這裏施展出,玄妙的雷閃九步,踏出了玄妙的九步,已經讓羅刀來到了三十米開外,但是羅刀一直,想要在縮短輕功步伐,但是他發現,坐起來卻非常困難,畢竟人在踏步的時候,根本都是下意識的,在逃跑的時候,都是多踏出幾步,跑的就快,然而你想想,你能十步跑步,但是你卻偏偏減少的九步,這能不彆扭嗎?

然而即便如此,羅刀也傳出了雷閃九步,那是為何,也就是說,這種方法並不是不可以,只是沒人摸出這種步伐的玄妙之處,而雷閃九步,雖然看上去只是踏出了一步,但是一瞬間卻讓人移動了五米遠,就如同瞬間到達某個地點一樣,這也是羅刀琢磨了很長時間,才琢磨出的雷閃九步,然而此時羅刀欲要想,把步伐再次縮短,這的確更難了,這雷閃九步的時候,羅刀都是經過很多次的思考,才能演變出雷閃九步,然而現在羅刀要再一次,把九步縮短輕功步伐,這可以說更加的困難了。

畢竟九步的時候,已經夠困難了,而現在如果在縮短輕功步伐,這種難度將會更加的苦難,甚至比創出九步的時候更加的困難,然而就在此時,羅刀身形再次一晃出現,羅刀一個人仰頭,看向了空間玉佩的空間。

「怎麼長時間了。」羅刀喃喃道:「我要創出,雷閃九步之上的境界,但是到現在為止,我也只是一個思緒,雖然現在有試練塔的輔助,讓我的悟性更加強大,但是我如果要創出更往上的境界,看來非常的困難。」

的確,雖然現在因為,試練塔的緣故,讓他的他頭腦清明,但是要闖出雷閃九步之上的境界,看起來也不是那麼好成功的,畢竟羅刀創出雷閃九步,已經累得心力交瘁了。

……

「然而如果想要創出,雷閃八步這種境界。」羅刀喃喃道:「這看起來非常困難,雷閃九步已經更加困難了,雷閃八步更是困難無比。」

雷閃八步是羅刀,所構思的雷閃輕功的另一個境界,如果能把雷閃八步創建出來,按照羅刀的猜測,這雷閃八步將會比九步更加快,當然了雷閃八步顧名思義,也就是只踏出八步,然而八步之後,能跑多遠,速度能有多快,羅刀也不清楚,畢竟這只是,羅刀理論的境界,如果按照這個理論,雷閃輕功之上,應該有九種境界,分別為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當達到一步的時候,羅刀的速度將會非常快。

然而這九種境界,也對應着道家的規律,然而這只是羅刀的推算,畢竟羅刀想要達到一之前,必須先達到八,所以現在想怎麼多也沒有用,然而羅刀此時在這裏思考,這雷閃八步,簡單來說就是縮短道八步,但是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是不太容易,然而羅刀剛才試過了多少遍,每次當他想要縮減步伐的時候,卻發現非常的彆扭,說不上來,反正當踏入八步的時候,忍不住就想要踏出九步。

這並不是羅刀所能做到的,道家對於九的解釋,就曾說過九九歸一,只有達到九往後,才能回歸一,然而羅刀雖然明白,但是真的要做到,還是非常困難,畢竟這種太玄妙了,羅刀根本是做不到,然而九往後還有八,在歸一之前,還需要經過八的變數,但是這第八步,羅刀卻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實現,這讓羅刀很是着急,但是即便太着急,羅刀也是沒有用處的,畢竟這越是着急,越是成不了大事。

「欲要成就九九歸一之境。」羅刀喃喃道:「必先經歷八的變數,但是欲要成功八之變數,我還需要什麼呢,到底我還差什麼,差的就是悟,只有當我自己悟出來,醒悟,這八之變數,我才能徹底的完成。」

的確羅刀需要悟出,八的變數,只有這樣他才能完成,雷閃九步的第二次進化,達到雷閃八步的境界,但是這種事情太困難了,羅刀也不知道該請教誰,畢竟八的變數太多了,羅刀該怎麼去領悟呢,其實萬物都是經歷這些變數的,比如說春夏秋冬,都是在這些數字的變數之內,然而羅刀如果想再次,悟出雷閃九步第二次進化,就要悟出八之變數,然而這卻是非常的困難。

「哎,雷閃九步之上的境界。」羅刀思考了起來:「如果我這樣說不定能成功吧!」

羅刀突然在思考的時候,突然靈光一現,然而就是這剎那的靈光,讓羅刀摸到了另一個門檻,甚至這是和雷閃九步的進化有關係的境界,那就是雷閃八步,然而這只是羅刀一念之間,羅刀突然盤膝坐在空間玉佩的空間內。

……

而羅刀閉眼冥思,腦海當中好似出現了一個人影,這人影正在踏着,一種非常玄妙的步伐,這步伐卻是非常奇怪,但是這步伐踏出來,卻讓原本還在八十米之內的人,身處在八十米之外,這種步伐當真神奇,然而此人只是踏出八步,雖然每一步看起來非常奇怪,但是每踏出一步,居然都能瞬移十米,如此八步過後,便已經瞬間到了八十米開外,這的確非常詭異,非常奇特。

「難道,這就是雷閃八步!」

羅刀忽然睜開雙眼,他好似已經摸到了瓶頸,這是羅刀的一個機緣,羅刀已經感覺到了,雷閃八步的門檻,正想着他招收,只是想要做出這一步,的確不算是太簡單了,畢竟這雷閃八步,越減少一步就越困難,然而羅刀想要做到這一步,也是難上加難,不過在困難,羅刀也要試一下,畢竟如果沒有試一下,羅刀也不想輕言放棄。

只見羅刀突然,施展出了雷閃九步,隨後身形不斷地閃動,想要做出剛才,冥想當中的那種步伐,但是的確是太困難了,這讓羅刀在意料之內,畢竟創建雷閃九步的時候,羅刀都是經過了很長時間才能闖出來,不過羅刀此時,有試練塔的悟性加持,倒是可以讓羅刀有望能夠創出雷閃八步境界。

然而時間緩緩地推移,一個月的時間,就在這不知不覺當中流逝,然而就在此時的空間玉佩當中,羅刀接着維持修鍊輕功的狀態,他這一修鍊,就修鍊了有一個月的時間,然而這一個月的時間對於,羅刀還是有着不少的收穫,畢竟一個月如果一點收穫就沒有,那羅刀可不能算是天才了。

然而羅刀想要能夠,施展出雷閃八步,卻還是差一點火候,不過羅刀已經可以做到了,只見羅刀突然一腳踏出,就感覺羅刀一步,踏到十米之外,羅刀一步踏出,十米近在咫尺,然而就在此時,羅刀再次迅速踏出,第二步依舊是十米之外如同近在咫尺,連續的幾步踏出,羅刀踏出了足足有八步,然而每一步都能讓羅刀前進十米,八步之後羅刀已經達到了八十米開外,然而羅刀突然停住了步伐,這一個月的修鍊,果然讓他沒有絲毫的白費,羅刀在這一刻,雷閃九步再次進化,變成了雷閃八步境界,羅刀八步之下跑到八十米開外。

步數用的非常少,每一步都不是多餘的,然而羅刀八步之下達到八十米開外,這就如同瞬移一樣,瞬間就達到了這般地步,這的確是太厲害了,然而雷閃八步的最終進化,顯然和羅刀想的一樣,速度非常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