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涼主帥!

竟然是西涼主帥!

率三十萬神狼軍,一舉拿下八大部落,保華夏國安康!

這可是,華夏人民心目中的民族英雄,永垂不朽的存在!

眼下,這個把一白打成重傷的喪家之犬,竟然搖身一變,成為了西涼主帥。

陸福興的心裡,一時間無法接受!

「陸福興,你的腦子被驢踢了!我有何理由騙你!」

劉炳晨眼底閃過了一抹陰冷,大喝一聲。

若是,陸福興這個蠢貨,得罪了西涼主帥,他絕對會開槍,選擇斃掉他!

轟!

陸福興如五雷轟頂。

一瞬間,出了一身冷汗。

對西涼主帥不敬,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

接著,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顫巍巍的爬到了葉臨天的腳下,低聲下氣的祈求著:

「西……西涼主帥!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小人眼拙,不知道您是西涼主帥,所以才以上犯下,做了那麼多愚蠢的舉動,您大人有大量,千萬別跟小人一般見識!」

此刻的劉艷萍,像是一個行屍走肉,愣愣的站在原地,見陸福興已經跪在了地上,接著,膝蓋一軟,跪在了地上。

「葉臨天,我錯了!我真的不知道您是西涼主帥,若是知道,即便是借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在您的面前,造次啊!」

一旁的劉炳晨無奈嘆了口氣,微微躬身。

「主帥!您能不能高抬貴手,放他們一馬……」

葉臨天瞥了一眼劉炳晨,冷冷的說道:

「看在趙平江的面子上,我可以抬抬手,放他們一馬。」

此話一出,劉炳晨長舒了一口氣,陸福興與劉艷萍,如獲新生,跪在地上不斷磕著響頭。

「多謝主帥!」

「等等!」

「你剛才不是說讓我跪在地上,向你磕頭賠罪嗎?這筆賬該怎麼算?」

劉艷萍一愣,接著明白了過來,揚起巴掌,猛地抽在自己臉上。

「小人無意冒犯主帥,理應受到處罰!」

劉艷萍瘋了似一通亂抽,道道巴掌印,看起來觸目驚心。

一張臉,腫的像發麵饅頭似的。

見狀,葉臨天滿意的點了點頭,淡然說道:

「進去吧,好好看著你們的兒子。」

此話一出,陸福興立刻炸了!

劉艷萍急忙收手,以為葉臨天怒氣未消,想拿他們的兒子開刀。

「主帥!主帥!一白這孩子,平日里被我慣壞了,做下這種惡事,全是我這個做父親的責任。」

「主帥若心中有氣,儘管拿陸某撒火,陸某絕無怨言,一白畢竟是個孩子,求主帥高抬貴手,給他一條活路。」

不過,葉臨天全然置之不理,只是,抬腳走進了醫院。

見狀,劉艷萍和陸福興立刻爬了起來,麻著腿跟了上去。

一分鐘后,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了病房。

陸福興弓著腰,小跑了兩步,畢恭畢敬的為葉臨天打開了門。

而後,幾個人徑直的走進包。

此時,陸一白的皮外傷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推門的那一刻,他正扶著小護士的腰,一臉猥瑣的調戲著女護士。

見陸福興一行人出現,陸一白猛然咳嗽了一陣,急忙收回了手。

接著,裝作痛苦的樣子,哎呦哎呦的叫嚷著。

「爸!媽!你們終於來了,兒子快要疼死了!」

「葉臨天人呢?你們若是不把葉臨天帶來,兒子就不活了!」

陸福興正惱火呢,此刻,看到自己的兒子,屁事沒有的調戲女護士,冷哼了一聲。

「混賬!還不趕緊去死!」

此話一出,陸一白徹底懵了,急忙看向自己的老媽,扯著嗓子哭道:

「媽,一白不想活了,以後沒臉見人了,你們讓我去死吧……就連父親也不心疼孩兒了……」

說著,陸一白掀開了被子,洋裝著想要離開。

劉艷萍護子心切,此時也不敢多說什麼,只是不停的向陸一白遞著眼色。

陸一白一臉茫然,看到劉艷萍臉上的傷后,暴跳而起。

「媽!你的臉怎麼回事?怎麼傷成了這樣了,是誰幹的!」

劉艷萍急忙低下了頭,握著臉頰說道:

「一白,你舅舅來了。」

陸一白聽到舅舅來了,瞬間有了精神。

「太好了,有舅舅在此撐腰,葉臨天這個廢物,肯定死定了!」

下一秒,劉炳晨一臉陰寒的走向前來,看著躺在病床上,氣色紅潤的陸一白,冷冷的問道:

「誰打的?」

聞言,陸一白立刻抹了抹眼淚,哭哭啼啼的說道:

「舅舅,你終於來了,你一定要給一白做主啊,我身上的傷,都是這個廢物打的!」

「舅舅,您一定要幫我教訓教訓這個廢物!」

劉炳晨一眼未發,側身向後站去。

只見,葉臨天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微微一笑,淡然說道:

「陸一白,真不湊巧,咱們又見面了。」

陸一白一愣,此時看到葉臨天這一張似笑非笑的臉,猛地一驚,快速在床上爬了起來。

「舅舅,就是這個廢物,他聯合花火酒吧的人,把我打了!」

「你快派人把他綁了,我一定要親手廢掉他的雙腿,讓他跪在我的面前!」

「我還要霸佔他的老婆!」

「閉嘴吧你!」

陸一白仰著下巴,一句話還沒說完,一旁的陸福興和劉艷萍,雙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尤其是陸福興,像是受了驚的兔子,跪在地上,不斷求饒。

「主帥!一白他腦子受了刺激,並非有意為之,您大人有打量,千萬不要跟他一般見識!小人在此給大人賠罪了!」

陸福興立刻沖了上去,直接在床上把他拖了下來,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腦袋上,按著他的腦袋大喊道:

「逆子!家門不幸啊!」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向西涼主帥磕頭道歉!」

「不然的話,陸家就被你害死了!」

轟隆!

西涼主帥!

聽到這四個字,陸一白已經懵了,他抬起腦袋,愣愣的看著自己的舅舅。

一貫,高高在上的舅舅竟然像個隨從一樣,恭恭敬敬的站在葉臨天身後,瞬間恍然大悟!

陸一白猛地吸了幾口涼氣,弱弱的問道:

「你……你當真是西涼主帥?」

。。【楊渥之死】

楊渥被徐溫、張顥架空之後,內心一直憤憤不平,總想找機會奪回軍政大權。徐溫、張顥也覺得楊渥是枚定時炸彈,務必除之而後快。

二人私下密謀,約定弒殺楊渥,然後瓜分淮南,再聯合向朱溫稱臣。

後梁開平二年(908)5月,徐溫、張顥派心腹將士夜闖楊渥寢房,行弒殺之

《五代十國往事》第221章楊渥之死 【全服公告!】

「玩家林軒第一個激活戰陣圖騰,獲得獎勵:【全屬性+30】,獲得【無上兵書三十六計之瞞天過海】一卷,獲得【狂暴卡】一張!」

「玩家林軒第一個激活戰陣圖騰,獲得獎勵:【全屬性+30】,獲得【無上兵書三十六計之瞞天過海】一卷,獲得【狂暴卡】一張!」

「玩家林軒第一個···」

當全服公告再一次轟炸全服時,每次都罵罵咧咧的玩家們,在此時反而沉默了下來。

不是對此沒有意見了,而是自己不知道該罵什麼了。

這太禽獸了!

「我們是不是真的玩的不是一個遊戲?為什麼我覺得不一樣呢?」

「是啊,莫非這個遊戲除了正常版,還有一個破解版?」

這個想法開始浮現在所有玩家腦海中,在理智的玩家都無法控制這個思緒,這無關智商。

他們這輩子想上個公告幾乎不可能,可林軒卻幾乎天天上全服公告,全服的玩家加起來,都沒有一個人上的多。

這就太離譜了。

別人能不懷疑這個嗎?

還有那些無限量一樣的裝備跟強力道具,別人要弄一件傾家蕩產,甚至傾家蕩產都買不起。

可林軒只是一個人而已,卻拿出了一大堆出來。

真不怪他們這樣想了。

舉報之心再度蠢蠢欲動。

遙遠一個荒漠之地。

消失幾天的劉發財,此時帶着自己的狼群從地底遺跡爬了出來,這些天雖然遭遇了不少風險,可也整了一波大豐收。

不單整了很多魔法罐子,還整了一些其餘的好東西。

「哈哈,這次我的戰力榜排行一定上前三了,沒想到這個遺跡裏面,竟然還有着這麼多好東西,等有時間我一定還要來!」

劉發財爬上來得意大笑着,身後的野狼把這次收益放在他身前,一堆堆的什麼玩意都有,甚至還弄了一些丹藥。

這波收益讓他一下自信了起來。

不單單要進前十,還有進到前三裏面去。

甚至他內心還有野望。

雖然只是一點點點···,可確實是有着想法的。

因為這個遺跡裏面,有着超乎想像的東西在裏面。

「做人還是要有夢想的。」

劉發財咧了咧嘴,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奢望,可做人還是要有夢想的,不然跟鹹魚有什麼區別。

就在這時全服公告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