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不想你和若熙的關係發生變質!」麗莎扶著頭,頭痛不已,還是趕緊上車,去追趕陸羿辰。

免得陸羿辰現在失控,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章節名:第【110】章地獄冥火

樂正煜祺所謂的寶器是一個類似於金鐘罩的透明光盾,可以隔絕來自外界的熱氣,難怪他在這暗焰洞能夠行走自如,不受任何約束。

看來那個世界,的確有不少好寶貝呢。

幾人在光盾的保護下,慢慢的走進暗焰洞,一路上都很安靜,只能聽見火焰燃燒時發出的劈啪聲,讓人生出一種望而卻步的感覺。

再次前進,幾人終於看到了翻湧燃燒的火焰,一簇一簇,連帶著周圍的空氣都獵獵作響。等到再走近些的時候,幾人終於還是感受到了滾滾而來的熱氣。

「你不是說這是寶物么?為何現在變熱了?」幾人停下腳步,寧無雙有些苦中作樂的調侃。寶物雖是寶物,卻也不是完全有用的。

「你懂什麼,這可是地獄冥火,溫度自然非比尋常。如今我們這樣的狀態,已經是極好的了。如果沒有本公子的寶物,就算是天君強者,遇到地獄冥火地心,也只能是灰飛煙滅的結果。」樂正煜祺看到寧無雙質疑自己的寶貝,立馬就不爽了,於是有些憤懣的說道。

「喲呵,看來樂正公子還是很有用的嘛。」寧無雙滿臉笑容,不輕不重的說道。

「那當然!」樂正煜祺自我滿足的說道,隨後又看向百里穎,有些疑惑的問道:「你到這裡面來到底是想幹什麼?難不成你覺得他們在尋找的寶物就在這個洞里?」

若不是有所求,怎麼可能會來這樣隨時可以致命的地方。

「只是看看。」百里穎淡定的說道,她也只是覺得這裡可能有自己需要的,所以才進來查探,倒是沒有樂正煜祺想的那麼有準備。因為擔心寧無雙和納蘭卿卿在外會遇到危險,所以便也帶著她們一起進來了。

「那現在,你發現什麼寶貝了么?」樂正煜祺滿是好奇的問道,將目光看向了幾米遠處的冥火核心,那便是地獄冥火真正的能量來源,卻也是致命的所在。

地獄冥火的核心與火靈類似,對於火系修鍊者有很大的幫助,但是實力低於地君級別的根本不能煉化,只會被它滅殺。這風雲大陸並沒有多少強者,所以也幾乎沒有人挑戰過這地獄冥火。

而樂正煜祺他自己,並非火系修鍊者,所以他對這地獄冥火的好奇,還不如對那被眾人覬覦的寶物來的多。

「沒有。」百里穎淡淡瞥了樂正煜祺一眼,看來這人還真是想早些回家呢,每時每刻都想著催促自己。

「既然沒有,我們就走吧。」果不其然,百里穎話音剛落,樂正煜祺就很歡樂的接話,鼓動百里穎離開。

「就算……」百里穎話還沒說完,身邊的納蘭卿卿就突然一聲尖叫。

「啊!救命!」納蘭卿卿只覺得有一股力量生生的將自己從上面直接拉了下去,下一個念頭就只是呼救了。

百里穎看到迅速竄上納蘭卿卿身上的火苗,毫不猶豫的跳下火海,準備營救納蘭卿卿。

這裡本就距離核心極近,所以溫度更是高的不正常。一離開光盾,她便感覺鋪天蓋地的火焰擁擠而來,讓她幾乎不能呼吸,同時也灼燒著她的皮膚。

這是一片單純的火海,所以沒有任何著力點,一旦落下,便只能一直下落。

「納蘭卿卿!公主殿下!」寧無雙看到兩人掉下火海,目眥欲裂,幾乎同時想要跳下去,幸虧樂正煜祺將她攔了下來。

「你幹什麼?你不是有寶物嗎,去救公主殿下啊,去救救她們啊!」寧無雙眼底一片慌亂,再也沒有了平日里的嫵媚橫生,心裡劃過陣陣絕望。

「你冷靜一下,她們已經掉下去了,這火海這麼浩瀚,就算本公子也跳下去,也找不到人。那個女人比你想象的厲害,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樂正煜祺心底的慌亂並不比寧無雙少,若是百里穎就這麼灰飛煙滅了,那自己又如何回得去?

「等……」寧無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火海,希望能夠看到兩人出來的身影,可是都已經過去一刻鐘,卻還是沒有看到任何人影。

百里穎跳下火海之後,便直接往納蘭卿卿的方向追去,同時運起全身的玄氣抵擋火燒,也許是因為她本就是火系修鍊者,所以儘管周圍溫度很高,她也只是燒掉了部分衣物。

這下面沒有任何的著力點,所以等到她終於找到納蘭卿卿之時,只來得及將她拋了上去,而她自己,卻因為反作用力直直的朝著冥火核心的方向而去。

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已經跟火海融為一體,失去自己的肉體和靈魂了。全身的灼熱感分外的強烈,讓他不由得蜷縮起身子,如初生嬰兒一般緊緊縮成一團。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甚至覺得周圍完全聽不到任何聲音了,這,是地獄么?

……

而等在上面的兩人,在看到終於有人上來之時,頓時欣喜萬分。但是納蘭卿卿被救上來之後,百里穎久久都沒有出現,讓兩人之間的氣氛陷入低沉。而納蘭卿卿則因為被燒傷,一直昏迷著。

寧無雙拿出百里穎以前給的丹藥,喂納蘭卿卿服下。她身上的傷口開始恢復,但仍舊未曾醒來。

「怎麼辦,怎麼辦?」寧無雙只是茫然的看著前方,嘴裡不斷的問道,也不知道是在問自己,還是在問樂正煜祺。

「哎,別擔心,相信她。」樂正煜祺也滿是擔憂,但又不得不抽出心思安慰寧無雙。他們現在能做的,也就只有相信那個女子了。

……

百里穎睜開眼睛,周圍一片白茫茫,除了白色,還是白色,其餘的,什麼也沒有。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物,明明她穿的是黑色的衣裙,為何現在變成了白色?伸出雙手,連她的手,她的身體似乎都變得透明了。雙手交握,果然互相穿透,她,現在已經沒有了肉體,只是一縷孤魂么?

這,是地獄么?

地獄不應該是黑乎乎、陰森森的一個界面么?為何這裡一片純白,白的透明,白的安靜,白的滄桑,白的讓人絕望。

此時此刻,百里穎並未後悔進來這暗焰洞,即使這裡會要了她的命。

周圍開始出現若有若無的畫面,連上面的景象都是半透明的,只能讓人看到一個輪廓而已。

火焰,熊熊燃燒的火焰,還有……一隻鳳凰,浴火重生的鳳凰!百鳥之王!

每一次脫胎換骨的煎熬,鳳凰浴火時無聲的悲啼,自始至終凌厲威嚴的眼神,成了百里穎一生記憶中的一種回憶,刻骨銘心。

「八方該帝澤,威鳳忽來賓。向日朱光動,迎風翠羽新。低昂多異趣,飲啄迥無鄰。郊藪今翔集,河圖意等倫。聞韶知鼓舞,偶聖願逡巡。比屋初同俗,垂恩擊壤人。」一個虛無縹緲的聲音突然響起,打破了這片詭異的寧靜。

「是誰?」百里穎心下警惕,面上卻不動聲色的問道。


世有神仙鳥,厥名為鳳凰。千年或不見,人自心中藏。毛羽煥五彩,步履生輝光。舉翥幾千里,出沒不尋常。其志尚高潔,其德非幾響。非梧樹不棲,非竹食不遑。非明誓不出,非儔矢不降。龍尊為其貴,麟尊為其祥;鳳尊為其德,涅火中長。世人羨富貴,生活趨吉祥。二三異其德,徒作凡鳥翔。哀哉世情薄,愚賢共塵光。

鳳凰,不死之鳥!

「鳳凰涅,風華無雙!」百里穎不由得輕聲念道,同時想到了鳳凰涅的傳說。

傳說中,鳳凰是人世間幸福的使者,每五百年,它就要背負著積累於人世間的所有不快和仇恨恩怨,投身於熊熊烈火中自我焚燒,以生命和美麗的終結換取人世的祥和和幸福。

同樣,在肉體經受了巨大的痛苦和輪迴后,它們才能得以更美好的軀體得以重生。垂死的鳳凰投入火中,燃為灰燼,再從灰燼重生,成為美麗輝煌永生的火鳳凰。

鳳凰,受盡苦難,卻又擁有無限生命。

涅盤,不是死亡,而是永生……涅盤是潛能發揮到極致,震撼的美!

鳳凰若是想要重生,就必須經歷過浴火的痛苦,必須經歷過由死轉生的過程,倘若經歷不了浴火的考驗,僥倖得來的重生也只是落得灰飛煙滅!


所以每一次涅,都是對鳳凰一次生命的理解,是一次舊生命的延續,也是一次新生命的伊始。

百里穎話音剛落,渾身的疼痛感再次襲來,剛才的世界和影像,似乎只是她的短暫失神一般。

百里穎咬緊牙關,她不應該死在這裡,她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完成!

渾身的玄氣不要命的運轉起來,體內的本命之火更是興奮異常,不斷在她周身旋轉,周圍的灼熱倒是減了幾分,只是百里穎現在並未發現。

不知過了多久,百里穎覺得自己全身的骨頭都被拆散又重組,這就是……真正的涅!

「浴火之靈!」百里穎一聲輕喝,身子便向一隻火鳳凰一般直接衝出火海,直直的立在半空之中,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遠古的威嚴。

寧無雙和樂正煜祺欣喜的看向突然出現的人,半空中的人,竟然給了他們一種萬物之主的感覺,生出一種想要徹底臣服的敬仰! 第983章983:是個女兒

陸羿辰衝去找慕容蘭。

「你現在就去席家帶話,我要儘快將若熙從席家帶走。」陸羿辰衝上去,一張臉都黑的嚇人。

慕容蘭緩緩站起來,「若熙還在小月子,現在就出門的話,未免不妥,要是身體出了什麼事……」

話沒說完,被陸羿辰強硬的口氣打斷。

「快去!」

慕容蘭整個人都驚駭了,她從沒見過一個人,會有這麼可怕的表情。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陸羿辰的決定是不是應該聽從,總覺得陸羿辰只是因為衝動,未經過考慮就做了這個決定。

「陸少,你再考慮考慮吧。等到明天早上的時候,再決定也好。現在已經很晚了,若熙肯定已經休息了!」

陸羿辰緊緊咬住牙關,臉頰一陣陣隱忍地抽搐著。

「我明白你著急想見到若熙的心情,但也要為她的身體考慮一下啊!」

「我只要儘快!她的身體,我會為她調養!」陸羿辰又是一聲毫無耐心的惱喝。

慕容蘭嚇得渾身一顫,麗莎推門進來。

這裡是醫院,又很晚了,四下都很安靜,說話都能聽見迴音。

「羿辰,你不要衝動!你到底怎麼了!我們談一談!」麗莎道。

「我不需要跟任何人談!我現在就要將若熙從席家帶出來!她是我陸羿辰的女人,是我陸家的人,怎麼能一直住在席家!就是養身體,也要回陸家養著!」

陸羿辰整個人都處在暴躁中,一腳將椅子踹翻,大步出門。

麗莎和慕容蘭趕緊跟出去。

「羿辰,現在帶若熙出來也好,但總要等明天早上吧!現在已經午夜了,你有沒有在用腦子考慮問題!」

麗莎喝著,見到慕容蘭在身邊,心情就莫名煩亂,好想發火。

陸羿辰完全不聽麗莎的話,大步往前走,上了電梯,直接去了頂樓。

站在空無一人的天台,他望著遙遠的昏黑夜空,任由冷風拂面而過,刺骨的冷,沁入骨血……

「啊————」

一聲獅吼般的咆哮,隨著冷風傳向遠方,最後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麗莎站在通往天台的路口。

慕容蘭很擔心,「麗莎姐,要不過去看看他吧。」

麗莎看了慕容蘭一眼,心裡就像有個硬疙瘩一樣的難受。

「你……就要結婚了?怎麼沒有告訴我們。」

慕容蘭不是很在意地勉強笑了一下,「又不是什麼大事。」

「結婚還不是大事。」

「又不是你情我願的事,有什麼好說的。倒是麗莎姐,真的要告訴若熙,現在就準備離開席家?」慕容蘭很困惑,這麼做,到底能有幾分勝算。

「還是聽他的安排吧,這樣他也能好受一些。免得事情拖延下去,他就不是現在的心情了。」麗莎垂下眼帘,心裡卻徘徊慕容蘭的那句「不是你情我願的事」。

「麗莎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不是現在的心情了?又出了什麼事嗎?」

「沒,沒什麼!你都要結婚了,最近一定很忙,所以他才希望儘快帶若熙離開席家。」

「哦。」慕容蘭笑笑,「是這樣啊。」

慕容蘭不知道麗莎和宋秉文在交往,也不知道他們之間的感情。

「等我結婚的時候,可能就不發請帖了,麗莎姐不要見怪。」在慕容蘭看來,嫁給宋秉文,根本不是光彩值得慶賀的事。

她知道,那將是一場無愛的婚姻,會受盡冷眼。

但為了自己和弟弟,能有一層保護傘,也只能這樣。

麗莎笑了笑,沒有說話。

陸羿辰一直在冷風中站了很久,就站在樓頂的邊緣,用極度高的高度,來放空自己心底的洶湧。

最後,他似乎冷靜下來了,轉身大步離開樓頂。

看到慕容蘭和麗莎,一句話沒說,就那樣背影冷冷地離去……


次日一早,慕容蘭就來了席家。

以詢問婚期為名目,很輕易就進入了席家,也見到了各位長老。

長老告訴她,婚期就定在半個月之後,慕容蘭也很高興地答應了。

「我聽說顧小姐身體不好,特意買了一些東西,想親自送給她。以後,我又重新回到席家,和席家的女眷之間,總要搞好關係。」

「也好,你去吧,小童有人聊聊天,心情也會好很多。」席老搶先一步出聲。


席老豈會不知道,慕容蘭前來,正是給陸羿辰帶話。

席老有意幫一把,他不想自己的女兒,還沉浸在失子的痛苦中,不能自拔。

慕容蘭推開顧若熙的房門,就看到顧若熙站在窗口前,靜靜地看著窗外。

「我看見你來了,就知道,你會來找我。」

顧若熙沒有回頭,輕聲對身後的慕容蘭說。

「我是來轉達陸少的話的。」慕容蘭道出來意。

「他想我現在離開?」

慕容蘭失笑,「你們果然是彼此深愛的兩個人,心意相通。」

「但我現在不想走。」

「為什麼?」

顧若熙回頭,陽光落在她的側臉上,蒼白的幾乎透明,可以看見她透白肌膚下的青色血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