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柔沒有想到那些人竟然對陸閔一點都不懷疑,一點都不關注。

「既然這樣,那你先回去,看看能不能查到些什麼,對了,你看看能不能送點東西過來,這裡什麼都沒有。」

陸閔掃了一眼四周,發現這裡果然很空曠。

「王妃,不然換一個地方住吧。」

姜柔搖搖頭,這個地方她覺得很好,現在慕言受了傷,雖然只是手臂,但姜柔也不想挪動他。

而且,那些地方,誰知道安不安全。

「你先回去吧,太久不見他們可能會懷疑的。」

「對了。」

在陸閔要離開的時候,姜柔叫住了陸閔。

「下次你別直接來了,有什麼事情,讓季澤泉跟你在外面接頭。」

陸閔略一想就知道姜柔是在顧慮什麼,點點頭就走了。

不過走之前,跟季澤泉不知道嘀咕了些什麼。

「王妃,屬下在後山抓了一隻山雞,剛好可以給王爺燉湯喝。」

姜柔看了一眼,覺得這個山雞用來燉湯,感覺不是很好呢。

她想了想,還是讓季澤泉帶自己去他剛才去的地方看看。

她想看看有沒有其他的東西,最好能找到一些山菌。

。 晌午。

幽冥洞中黑氣環繞,原本沒入江瀾身體的黑氣開始遊走四方,不再以江瀾為中心湧入。

此時江瀾重重的呼了口氣,睜開了眼眸。

身上的傷勢,已經大致恢復。

一些遺留傷痕需要些時間化解。

如此快恢復,自然會有一些小副作用。

只要這幾天不再遇到巴國大門那種強者,就不存在問題。

至於崑崙羲禾帝君這種…

說實話,傷不傷,區別不大。

安全為上,這幾天不能出第九峰。

安心修鍊,等這一陣風過去,屆時再看看書籍,查查相關信息。

現在不動最好,藉助幽冥入口爆發,安心修鍊。

真仙初期,並不算什麼。

應儘快提升道真仙圓滿,悟道飛渡。

如果有天仙修為,昨晚不至於受傷,面對那羲禾帝君,也會從容許多。

猶豫了下,江瀾決定還是少想起羲禾帝君為好。

這位是崑崙中哪一位,他倒也有些許猜測。

只是不敢肯定。

在崑崙九峰中。

第一峰,第二峰,第三峰,第五峰,第八峰,以及最後他所在的第九峰。

這些峰主,均有數面之緣。

唯獨第四,第六,第七三位峰主未曾見過。

但是這三位可能性雖然有,可並沒有那麼高。

崑崙羲禾帝君,這種稱謂,九峰峰主根本沒有。

認識的幾位峰主,從未提起,他師父也未曾說過這類稱謂。

所以只有一個人可能性最高。

立於崑崙九峰之上的,執掌整個崑崙的…掌教。

崑崙掌教,江瀾一直知道有這個人存在,但是從未見過他,而且從未聽說過關於他的任何消息。

第五峰秘境中,倒是聽人提起過,不過沒有任何價值。

崑崙掌教稱帝君,不是不可能。

可以說可能性最高,具體是不是,他不知道。

不過對方說的找到他,或者去崑崙神殿。

江瀾都沒打算做。

不過有一點好處,對方說無懼大荒一切敵,由此可見崑崙在大荒絕不落任何一方。

這倒是個好消息,他也能安心在這裏閉關修鍊。

直到超越師父,力壓掌教。

屆時實力暴露便無所謂。

當務之急倒也不是這個帝君的事,而是應該儘快變強。

「師父應該快回來了,有空上去問問發生了什麼。」

不過也不急於一時,明天再上去吧。

今天繼續修鍊。

只是當他想繼續修鍊時,突然收到了陣法反饋。

有人去了院子。

「師姐?」

江瀾有些疑惑,正常情況下,還沒到師姐來的時候。

那是師父?

可能性更低,師父肯定直接來幽冥洞。

突然有人來訪,自不能視而不見。

無奈下。

他便起身出去看看。

當然,不排除是敵人。

巴國的事剛剛過,有敵來襲不算什麼。

少頃。

江瀾來到院子附近,原本警惕的心,直接放下。

此時的他,看到院子假山上坐着一位碧玉少女。

她的腳在假山外晃動着。

原來要這個假山是為了這種用途?

江瀾心裏閃過明悟。

之前小雨沒要來池塘,要了個假山。

他本以為只是用來觀賞的,沒想到是用來當椅子的。

「師姐今天有空閑?」江瀾來到院子外開口問道。

倒沒有問為什麼來。

問了容易讓小雨誤會沒事不要來。

看到江瀾突然冒出來,小雨有些詫異:

「師弟這個時候沒在外面,不應該在閉關嗎?」

「院子有陣法反饋,有人來了,我能知道。」江瀾來到假山邊,站在抬頭便可看到小雨的地方。

小雨動了動身,落在江瀾身邊道:

「那我來一次,不是會打擾師弟一次?」

「不會。」江瀾搖頭說道。

如若是閉關晉陞,不靠近幽冥洞他是不會在意的。

不是閉關晉陞,出來便是常事。

所以沒有影響。

「那我天天來呢?」小雨抬着頭睜着眼睛看着江瀾。

「我通常晚上修鍊。」江瀾回答道。

「我要是晚上也來呢?」小雨踮了踮腳,努力跟江瀾平視。

仰著頭,感覺自己這個當師姐的氣勢不夠。

「師姐不成仙嗎?」

江瀾微微低眉,此時的師姐高了不少。

不過想要跟他齊平,需要變回正常狀態,然後踮起腳。

此時的師姐,踮起腳也差了一些。

小雨看自己完全沒有優勢,便直接放棄了踮腳,而後搬了一張椅子過來,然後踩着椅子低頭看着江瀾道:

「我的修為怎麼也比師弟高一些,肯定比師弟更早成仙。

對了,師弟現在什麼境界了?」

江瀾倒沒有抬頭,而是看看小雨比自己高多少。

到…胸口位置。

一馬平川。

如果這狀態真的是小雨小時候的模樣,難以想像,會長成那樣。

小雨看到江瀾沒說話,有些好奇的看着江瀾。

看到江瀾真往前方看。

然後她低眉看了下。

是胸口位置,她驚了下,直接跳下椅子,默默的移到一邊。

江瀾並沒有什麼想法。

只是回答了小雨的問話:

「境界跟師姐相比,確實有一點距離。」

「一點是多少?」小雨好奇的問道。

她挪了一下步伐,站到了江瀾邊上。

倒沒有不讓江瀾看。

就是反抗一下。

而且…小雨低頭看了看。

發現確實沒什麼好看的。

然後小雨又看了看江瀾的胸口,大家差不多。

「一點是多少?」江瀾思考了下都:

「一兩個境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