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蕭龍取出所有的九靈取陽符用來給小浩止血!防止他會因流失過多血氣而死!處理好小浩和豆豆之後!

蕭龍突然驚聲叫道“胖子?胖子?瘦瑞?雪依!燕燕!”蕭龍發瘋似的在別墅裏的尋找,然而卻發現,整個別墅裏連一個人影子都沒有!

豆豆和小浩傷成了這個子樣,那他們幾個也一定出事了!可能….蕭龍不敢再往下想了!如果看到其胖瓦,瘦瑞,白雪依,趙燕燕他們有誰遇到不測的話,蕭龍估計自己會瘋掉的!

小悟空飛快的從地下室裏跳出來,說道“主淫!這裏面除小浩和豆豆之外,再沒有其他人了!地宮裏也一個人都沒有!主淫!這可能是一個陷井!主淫,咱們還是帶着小浩和豆豆快點離開這吧!”

“恐怕已經離不開了!”蕭龍面無表情的說道,蕭龍是何等的聰明?很快他就想到,胖瓦給自己打電話約自己人到這裏來,而且胖瓦昨天的聲音非常不對,一開始蕭龍沒有多想,可是今天自己到這兒之後見到豆豆和小浩被人打的慘不忍睹,而胖瓦,瘦瑞,白雪依,趙燕燕都不在這裏!蕭龍就不得不往那方面想了!這些事情串聯在一起之後,蕭龍就得出一個非常不想承認的結論,是胖瓦騙自己來這的!這裏根本就是一個陷井!

“咳…咳…”突然地上的小浩輕咳出了兩口血水,慢慢的睜開眼睛看到自己竟然在蕭龍懷裏,忙輕聲叫道“龍哥!快走…快走…”小浩無力的推着蕭龍離去!

雖然知道這是陷井,蕭龍怎麼會丟下自己的兄弟和愛人逃走呢?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還不如直接殺了他呢!只見蕭龍眼睛裏泛着淚花說道“浩子!龍哥不會丟下你們的!”同時蕭龍感覺到一濃濃的殺氣正向着別墅快速襲來!

“主淫!快跑!我感覺到四個戰鬥力在兩千以上的強者,向着別墅的四面包抄過來,還且還一個我感覺到戰鬥力在多少的強者,此時正在半空停着!另外還有大量的戰鬥力在一千六百以上的武者也圍攏了過來!你絕不是他們的對手!”小悟空焦急萬分的說道

“小悟空?你什麼時候見主人我丟下過自己的兄弟?既然有人花這麼大的心思布這個局引我鉤兒,而我就這麼扔下自己的兄弟逃走了?連我自己都會看不起我自己的!”蕭龍聲音變的傲然。一股濃濃的殺頓時釋放出來。


接着蕭龍將小浩和豆豆都抱到了門外,這時豆豆也醒了過來,看到蕭龍還在這裏急忙說道“龍哥!你快點走哇…我跟小浩是出不去了,這…這裏早就有埋伏了!很多很多人!龍哥!你快走…龍哥不要恨胖瓦,他是爲了讓我們跟兩個嫂子都活下來,才騙你來的,龍哥…胖瓦被打的最慘了,他的一隻眼睛都被挖出來了,龍哥…報仇啊!”說到胖瓦之時,豆豆的臉露出悲痛萬分的表情!

而蕭龍聞言心痛如割,悲痛的將眼睛閉了起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蕭龍心痛的吐了一口氣,然**住小浩和豆豆的手說道“豆豆!小浩!我們都是兄弟,是打不散,拆不開的兄弟!你們讓龍哥怎麼忍心捨棄你們自己去逃生?我這輩子什麼都可以沒有!唯獨不能沒有心愛的女人還有我的兄弟!今天逃不出去便罷,我們兄弟就轟轟烈烈的死在一起,黃泉路上我們也有一個伴兒。。”

“龍哥!”

“龍哥!”

豆豆和小浩望着蕭龍,淚水伴雜着臉上鮮血劃落!

小浩哽咽着說道“龍哥!事情是這樣的!就在前幾天突然有一大批武者者闖入了我們的所在的地宮裏面!將我,胖瓦!豆豆,瘦瑞,白雪依嫂子,趙燕燕嫂子都抓了起來,他們讓我和胖瓦騙你到這裏來,可是胖子…”小浩泣不成聲,接着說不出來了!

“555…胖哥寧死都不從,那些人就打他,打的胖哥嗷嗷直叫,可是胖子就是不肯出場龍哥!最後他們挖掉了胖哥的一隻眼睛…那羣王八蛋根本就不是人…”豆豆怒氣生生的說道

小浩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最後那些人沒敢把胖哥打死,於是他們又把我跟豆豆還有瘦瑞抓起來嚴型拷打,那些人讓我們三個設計引你出來!我們都不願意出賣龍哥!可是那些人說如果不騙你來,他們…他們就要對白雪依和趙燕燕兩位嫂子…他們都是人渣!最後胖哥爲了保護我們跟兩位嫂子,只能答應他羣王八蛋,把你騙到這裏來了!胖哥現在不知道還活着沒有…”說到此時小浩已經泣不成聲 蕭龍聽到事情的經過之後,雙目充血,牙齒都快咬碎了!心中暗暗發誓,對於那些傷害在自己兄弟身上的血債,自己一定會千倍萬倍的討回來!

突然一陣狂風亂,揚起漫天的黃沙,時過而消,風止沙落,不知道院子裏什麼時候多出了四個老者,這四老者個個精神抖擻,氣穩面紅,一看就知道是高手,這就是小悟空所說的四個戰鬥力已經超過兩千的強者!

看到蕭龍之後,四個老頭沒有廢話,直接各自報名!

“在下金龍!”

“在下銀虎!”

“在下飛狼!”

“在下九貓!”

蕭龍站起身來,身上散發出超然於霸的氣勢,目視四個老頭,大聲喝道“老子就是蕭龍,你們花費了這大的心思就是爲了引老子來嗎?爺爺我已經來了,有來本事就使出來吧!不過事先我要說明一定,如果我的兄弟胖瓦,瘦瑞!還有的我兩女人有一點差錯,我會讓你們統統陪葬!”

蕭龍的話震天動地,驚人心肺,硬是將四個氣勢逼人的強者震退了一步!

“哈哈…好久不見,天門門主,仍然氣度不凡,竟然將我的四位長老逼退了,蕭龍…你的法力又增強了!”

突然從雲層當中傳來爽朗的笑聲

蕭龍目不移視,仰天震聲喝道“司徒流水司徒流水!您老人家既然來了,怎麼不現身出來見見呢?”司徒流水的聲音對於蕭龍來說簡直太熟悉了,在天門未被分裂之前,蕭龍幾乎經常見到司徒流水。另外在剛剛蕭龍就已經意識到,能不擇手段,設下這麼陰毒的計謀引自己來這的,也只有想至自己於死地的司徒流水才做的出來,只是有一點蕭龍現在還未明白,自己把胖瓦,小浩,豆豆,瘦瑞及自己的老婆白雪依趙燕燕藏在地宮當中,可謂是神不知,鬼不覺,司徒流水又是怎麼能知道的呢?

呼…

一道白影從天而降,然後直接點落到了地面上,此時再看點落在地一個黑髮老者,具體看不出真實的年紀,但是老者有一雙明亮的眼睛,裏面閃爍着睿智的光芒。只見老者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不同尋常的氣息,隱隱之中老者身上有某種自然屬性之氣!而這個老者正是當年分裂天門的司徒流水!司徒流水!

“呵呵…蕭龍我們好久不見?沒有想到你已經長成大人了!”司徒流水依舊滿面詳和,不過蕭龍現在怎麼看怎麼覺得虛假!

蕭龍無悲無喜說道“我現在應該叫你司徒流水呢?還是叫你司徒流水呢?如果前者的話,可惜你已經背叛天門,是天門最大的叛徒!所以我只好叫你司徒流水吧!“


司徒流水冷哼一聲道“我背叛天門?那是老叫花子處事不公!我爲天門奮鬥幾十年,一直東擋西殺,當年天門的八成的地盤都是由我打下來的!可是他一直不讓我修煉天門絕學之種的符咒流,只讓給我五行法術!我知道他是怕我功高震主,影響他天門門主人的地位,所以纔不肯讓我修煉符咒流!“

“啊呸…只見過不要臉的,沒泥馬你這樣不要的臉的!司徒流水,你丫的少給老子來這套,你天生靈根自成,天生適合修煉法術!要修煉符咒流需要有武法雙修的體魄,你丫的有嗎?”接着蕭龍繼續打擊道“你所說的一切,只不過是你自己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心理罷了!休想拿一些騙白癡的話來騙老子!你之所以背叛天門,不就是想培養自己的勢力,達到你可以影響國家政權的目的嗎?”

聽了蕭龍的話,司徒流水點了點頭,毫不掩飾的說道“呵呵,我是想奪權,但是我絕不會害民!蕭龍,坦白的說,剛開始的時候我是低估了你,沒有想到你竟然在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裏先後重創滅天聯軍,足有一萬五千滅天聯軍多先後被你率領的天門的弟子打敗!沒有想到天門在你的領導之下,竟然不知不覺之中發展狀大,並且成爲了一支虎狼之師!真是讓人感到害怕呀!你纔剛剛二十來歲啊…如果再讓你成長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就算是我親率龍衛都不會是你的對手了!”

蕭龍微微笑了笑說道“司徒流水!我真想不明白,既然國家已經同意你成立龍衛!想必你得到的權力已經非常大了!這還不夠嗎?”

“不夠!當然不夠,既然生人就要做人上之人!”司徒流水立刻回答道

蕭龍搖了搖頭說道“可是…你覺得你會成功嗎?”

司徒流水非常自信的說道“會!一定會,如果你肯歸順我,我現在就敢上京城找國家要權!蕭龍!今天的事情都是我組織策劃的,這一點我承認,不過俗話說成大事者不拘小結!只要你肯歸順我,我會比國家現在給你權力更多!”

蕭龍笑了而且是開懷大笑“哈哈…哈哈…”笑過之後蕭龍怒指司徒流水,厲聲喝道“你給我住嘴,你個老賣屁股的!我生要生的堂堂,死要死的清白!我不管我生也好,死也罷,至少我這一輩子活的乾乾潔潔!到是你,活了幾十歲了,卻仍然想着怎麼禍國殃民,說你是老屁股的都輕了,你丫的連賣屁股的都不如!”

“住嘴….”司徒流水被蕭龍說到了痛處,暴喝一聲,震的四周一陣動盪,別墅裏的門窗玻璃隨之而碎!可見司徒流水的法力高深到了何種地步!

蕭龍無懼而視又道“大長夫不拘小結?此話原也不錯。然而是你讓你的手下將我的兄弟折磨成了現在的樣子!我恨不將你搓骨揚灰爲我兄弟所受的恥辱和折磨報仇雪恨!司徒流水老賣屁股的!你我之間仇恨,不死不休!”

聞言司徒流水不怒反笑道“呵呵,蕭龍我非常欣賞你這種傲不可徵的氣勢,可是你也要看看你自己現在的處境!你面前的這四位都戰鬥力都不輸於你的武者!他們四個之中,任何一個人的實力都不比你差,你就是本領再大,你也戰不過他們四個吧?另外爲了對付你,我可是把我手下的最精銳的人都出動了!今天如果你不肯歸順於我,那麼明天的今日便是你的週年!”

隨着司徒流水的話音落地,別墅大門外涌入了大量的武者,這些武者身上都有着不俗的戰鬥力皆一千六百以上!此時來人,都身着白衣,手持刀劍,殺氣騰騰!整個別墅大院裏很快都站滿了人,竟然還有戰車衝破院牆開了進來!見狀蕭龍知道這些全都是司徒流水的手下—-龍衛!

突然蕭龍從人羣是看到了兩個非常熟悉的身影,瘦瑞和胖瓦,只見兩人全身是傷,尤其是胖瓦一隻眼睛被包紮着,還鮮血向外浸出!看到蕭龍之後胖瓦臉色全都羞愧的難當,此時瘦瑞正撫着胖瓦呢!

突然司徒流水又道“蕭龍!你也看到了,現在這裏全都是我的人!你覺得你能逃得了嗎?另外不妨告訴你整個別墅地下都被加了鋼板,你別想用土遁逃走!”

蕭龍平靜說道“司徒流水,你可真是看得起我呀,爲了我花費了這麼大的功夫!”

司徒流水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唉…如果我當初在你年幼之時肯在你身多花些心思,此時恐怕我們已經成爲人上之人了!”對此蕭龍沒有迴應。反而問道!

“司徒流水!既然我已經無路可逃了,那你這個還算我長輩的人,可不可先讓我處理一些事情?你應該清楚,我的兄弟在這!我是絕不會逃走的!”

聞言司徒流水到是非常‘大方’的點了點道“好啊!同時我也再給你一點時間考慮考慮,我剛剛所說的話!”


蕭龍沒有理會司徒流水,而是正步走向胖瓦和瘦瑞!

見蕭龍走了過來,胖瓦和瘦瑞頭壓得更低了,蕭龍走到兩人面前時,瘦瑞突然跪了下來,大聲哭訴道“龍哥!求求你不要怪胖子,他是被逼的,如果胖子不這做,白雪依和趙燕燕兩位嫂子就要被那些王八蛋糟蹋了。龍哥…胖子他爲了不出賣你,眼睛都被人挖掉了一隻啊?龍哥!!!”

聞言蕭龍心痛萬分,他不是心痛胖瓦騙他來這裏,而是心痛自己這些兄弟都太傻了,他們寧願自己去死也不願意出賣自己,蕭龍慢慢的將瘦瑞撫了起來,然後幽幽說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們的心思我又怎麼會不懂呢?”瘦瑞抽泣着點了點頭,聽到蕭龍這樣說出這樣的話,瘦瑞感覺自己現在就算是死算是值了!

蕭龍將目光轉身胖瓦,只見他正在自己的褲襠裏掏出東西,見狀蕭龍問道“胖子,龍哥我一會就要死了,你丫的就不跟龍哥說點什麼嗎?”胖瓦擡起頭,已是滿眼淚水,卻硬是擠出一個慘淡的微笑,胖瓦不笑還好,這一笑,嘴裏牙齒被掉數顆,傷口還有鮮血流出的慘樣,讓蕭龍差點沒失聲痛哭起來!

胖瓦從自己的褲襠裏掏出一達錢,苦笑着說道“好不容易攢這麼多錢,可惜花不出去了!龍哥,做兄弟有今生沒來世的,就讓我跟你走完這最後一段路吧!”

“不行!”蕭龍雙目滿含有熱淚說道“胖子!你們四個都要給我好好活下去,要活下去!我是天門之主,今天司徒流水是不會放我走的,而你們對司徒流水沒有威脅,他一定會放你們走的!”

突然蕭龍,不等胖瓦說話,快步走到別墅門前,目視司徒流水,言道“司徒流水!我也知道自己走不出去了,只要你肯放我四個兄弟一條生路,讓他們安全離開,我願意束手被擒,要殺要刮我絕無二話!另外我的那兩個女人,你也要一併保證她們安全,不然得話,我死後定然化作惡鬼來向你索命!”

聞聽蕭龍此言,在場之人無驚訝,蕭龍身爲頂尖強者,身統河南黑道,指揮天門,身邊嬌妻美女圍繞,此時竟然爲換自己的四個實力平平的兄弟的安全,願意用自己的命做交換!在場的人雖然與蕭龍是敵對的,但是每一個人都被蕭龍義氣所震憾到了!

此時豆豆和小浩,胖瓦,瘦瑞四人皆是熱淚盈眶,他們覺得今生能蕭龍做兄弟值了,安靜的胖瓦,突然怒吼出聲“龍哥!!!你在想什麼呢?我胖瓦要是怕死,就不會成現在這個樣子了?龍哥!我知道你心痛我們四個,可是你再這樣,可就傷了我們兄弟的心了!!!龍哥!你如果丟下我們,我們立刻死在你面前…”

聞言蕭龍鐵軀此時重重的顫抖了起來,胖瓦,瘦瑞,小浩和豆豆對蕭龍情意太重了,壓的蕭龍堂堂七尺之軀都有點抗不過來了,蕭龍同樣認爲今生能與他們四個做兄弟值了!看着胖瓦堅定與憤然的表情,瘦瑞,小浩,豆豆等視死如歸的表情,蕭龍笑了,真心的笑了,人生得遇此等兄弟,自己也死而無憾!

司徒流水上時仍不忘想招攬蕭龍,勸說道“蕭龍,你這是何必呢?只要你肯歸順我,你和你的兄弟都不會死!蕭龍你還年輕,我如果做了長老會會長,等我百年之後,你可以接替我的位子!到時候天門也可以在你的手中重新統一了嘛!”司徒流水此時說的話極盡討好之話,司徒流水這可是極盡將自己的身架放到了最低了!

蕭龍聽過之後笑了“哈哈…”笑過之後蕭龍回身看着胖瓦四人,大聲問道“兄弟們,你想讓龍哥怎麼做?”此時蕭龍已經生與死的選擇交給了他們,前纔要做禍國殃民的罪人,後者可以生的堂堂,死的清白!

胖瓦推開瘦瑞的撫持,艱難掙扎着晃晃悠悠走到蕭龍面前,露出了胖瓦式的淫笑,笑道“龍哥!咱們五兄弟都是寧死不做違心事的主兒,他們傷了小浩的JB,他們就是讓我做天王老子,我也不幹!龍哥!帶着咱們兄弟一起上路吧!孃的!”

小浩也站起來,可是他腿上被剜下很大一塊肉,還有斷根之痛都讓他無法動彈,豆豆和瘦瑞急忙上前架起了他!四人之中數小浩最小,臉上的稚氣還未脫,但是他膽色卻是最大的,此時小浩一臉坦然笑道“呵呵…龍哥!別跟他們廢話了,一起上路一起投胎,下輩子做親兄弟!”

“哈哈…哈哈…”

突然蕭龍,豆豆,小浩,胖瓦,瘦瑞五人仰天大笑,笑聲直衝雲宵,這笑聲震盪在每一個在場人的心裏面!

司徒流水臉色變重,心中感嘆;蕭龍身邊的兄弟這都是什麼樣的人啊?年紀輕輕就將生死置之肚外,寧死不做違心事?好一個寧死不做違心事啊…

蕭龍“兄弟們,馬上就要死了,你們現在最做的是什麼?”

小浩“我現在特別想再看一遍蒼老溼…”

豆豆“我靠…你丫的JB都沒了,看你妹啊?再說了,蒼老溼已經過時了,嘿嘿…我這裏有波多滴…你們要不要看?…哎?我手機呢?…我草,我想起來,被那羣王八蛋拷打的時候,給我搜走了,真是沒人性啊…我做鬼都不會他們的…“

瘦瑞“好餓啊,現在誰能給我一包方便麪?”

蕭龍“胖瓦,你小子現在最想做什麼?”

“我…”胖瓦**一笑,裝模作樣的說道“我的理想當然不能跟你們一樣了?我可是非常高尚的人…我的理想就…就是…世界和平!”

“滾!”蕭龍等人齊齊罵道

“哈哈…哈哈…”

兄弟五人再次爆發出熱血的笑聲!笑的在場之人,無不對蕭龍,胖瓦,小浩,瘦瑞,豆豆五兄弟而由衷欽佩!佩服他們五兄弟能做到面對生死而改本色,是當之無愧的真漢子,大英雄! 笑過之後,蕭龍彎腰將小浩背起來,面色無懼,正聲而道“兄弟們!我們並肩作戰!胖瓦拉緊我的衣服!瘦瑞跟豆豆一起,兄弟們記着,咱們那怕是死,也要拉幾個跟咱們一起上黃泉!”

“哈哈…龍哥!咱們該上路了!”豆豆,胖瓦,小浩,瘦瑞皆同樣無懼的說道

此時在場的人都被蕭龍五兄弟的重情義,輕生死的氣度打動了,一個個對着蕭龍五兄弟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蕭龍肩背身拉小浩,豆豆。胖瓦,瘦瑞緊跟其後,五兄弟集體上前一步,而後蕭龍默無聲算息的喚出黑玉杖,釋放黑玉杖變形的功能,將其變成一把長約四尺的黑色戰刀,刀身寬紅三寸,厚約半寸,刀峯也呈現爲黑色的,把柄長約一尺,護手則是黑色龍頭化型,刀身正從龍口裏而伸出來的!以前蕭龍作戰,一直都是黑玉杖的棍形態,然而今天蕭龍滿腹怒氣,正要殺個天翻地覆,殺他個日月無光,方能泄他心頭之之恨!

蕭龍奮力揮了一下手中的戰刀,輕輕言道“此刀,是我第一次使用,我爲它取命爲黑龍戰刃!”黑龍戰刃是由黑玉杖變形而來,絕對的人間利器,絕對殺人不沾血!

黑龍戰刃在蕭龍手中,一人一刀完美結合,兩者之間如凝爲一,人既是刀,刀既是人!霸氣,傲氣,膽氣,殺氣,四種氣勢在蕭龍身上完美的呈現了一起,讓在場的司徒流水之流無被其震撼!

“今!我與胖瓦!瘦瑞!豆豆!小浩!四位兄弟!誓共赴黃泉!爾等想取我三人性命者,儘管上來吧!我五兄弟何懼!”蕭龍氣震山河,傲氣沖天!


司徒流水見狀眼睛之中衝滿了挽惜之色,心道;多好的傲傑青年吶。真是世間少有,可惜卻不能爲我所用!除了挽惜之外同時也有恐懼,這樣的人傑,既然不能爲其所有,那就要將其斬殺,同樣不能爲其他人所用!

“殺!”司徒流水悠然凌空,重重扔下一個殺字!

“啊….”殺字落下,場上的成百上千的龍衛立刻大叫聲叫喝着,揮動手中的兵器向蕭龍殺來!司徒流水和手下的四位長老則一起飛到半空靜靜的觀看接下來的戰鬥!

無數龍衛成員涌上前來,對此蕭龍臉上沒有半分懼意,有的只是濃濃的戰意!

“殺!”

“殺!”

“殺!”

“殺!”

“殺!”

蕭龍五兄弟同時震天怒吼一聲,然後向前衝殺而去,只是剛剛一接觸胖瓦跟瘦瑞就被人羣衝散了,這次的情況之下,他們兩個過不了多久就被敵人斬殺,蕭龍大喝一聲,震聲道“白靈,出來幫忙!!”黑龍戰刃散出一道耀眼的金光,隨後白靈那巨大的蛇身變憑空出現,蕭龍有妖寵之事,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早在之前與滅天聯軍交戰之時,白靈就頻頻參戰,給滅天聯軍造成過巨大的傷亡,對於白靈的存在,司徒流水及下的龍衛都是知道的,所以在白靈出場之時,那些龍衛都沒有明顯出過多的驚訝!

白靈怒吼出擊,口噴十幾道水箭,頓時將周圍的七八龍衛射殺,而後又以它那強厚的身軀左衝右殺,硬是殺開了一條血路,跟胖瓦和瘦瑞匯合了!

有了白靈出場,蕭龍放心不少,以白靈現在的戰鬥力,龍衛休想在短時間之內,殺掉他們三個!

就在此時兩則各衝過來一個龍衛,他們各持一把長劍向着蕭龍剌殺過來,而蕭龍揮刀而上,對着左則的龍衛腦袋上就是一記重斬,蕭龍並沒有練習過刀法,所以他用刀還只限於用力量壓到對方!

蕭龍左則的龍衛,見蕭龍的黑龍戰刀猛劈而來,龍衛立刻變剌爲擋,龍衛劍式剛變蕭龍的黑龍戰刃便已經到了他頭頂!

噹啷啷…喀嚓…

龍衛的長劍被蕭龍一刀斬斷,隨後刀勢不減朝着龍衛的頭頂落下,噗…龍衛的頭被蕭龍削掉了半邊,血漿飛散,濺了蕭龍一身,紅的白的全身都有!

蕭龍一刀劈死左則龍衛,然後右則的龍衛的長劍也已經來到蕭龍近前,蕭龍此時身背小浩,後邊還有豆豆拉着衣角,靈巧的身法根本就使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