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長您來的正好,屬下正要打算給你發送訊息請您回來一趟呢!」老者施禮完畢興奮道。

「出什麼情況了?」江帆奇道。

「族長大人,基站的能量支持系統出現警報信號,輔助設施蓄能石出現異常,是您的分身出現靈化,在瘋狂的吸納蓄能石的能量,大大消耗蓄能石中的符咒能量!」老者講解道。

「蓄能石本來還能維持一個月的樣子再替換,但您的分身開始靈化,蓄能石大幅縮短使用周期,過不了兩天就要替換蓄能石,屬下焦急呢,擔心不能及替換,封印屏障將萎縮!」老者又道。

「恭喜族長大人,您的分身異化的非常成功,大大超出預期,提前靈化了,用不了多久族長您的實力又將大增,嘻嘻,到時符神帝只怕也不是您的對手了!」最後老者拍馬屁道。

我靠,這麼複雜!呃,蓄能石?分身出現靈化,能匹敵符神帝,這麼厲害?這些情況蒙不滅重未提起,虛風也是絲毫不知了,江帆既是驚訝又是茫然,聽的似懂非懂。


「是啊,那太好了,快帶我去看看出現靈化的分身!」江帆一時無法理解,也來不及多想,忙裝作大喜的樣子命令道。

老者立刻前面帶路,江帆幾人跟著,江帆心中盤算,蓄能石是什麼玩意?還輔助設施,似乎這個封印符的符咒能量不完全是靠地下的符靈磁石提供能量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呃,幸好滅了殷玉婉,沒被逃走,聽老者話中意思,用不了多久殷玉婉的實力暴漲,到時就更加難以對付了,這個分身靈化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管了,先收了再說。

蓄能石,蓄能石……想起來了,蒙克族的搜奇異聞雜記有記載,蓄能石是一種奇異的天然符靈石,能吸納天地間的符咒能量,一塊蓄能石至少可以抵得上一萬塊符玉石!

蓄能石遠比符玉石強悍,因為符玉石中的符咒能量消耗完后也就廢物了,而蓄能石卻可以像蓄電池那樣充電重新飽和發揮作用,可以反覆利用。

蓄能石埋入地下五千米深,一個月內就會吸納能量飽和利用,埋在地下越深越好,要是能達到一萬米深,半個月能蓄積能量飽和,以此類推,達到足夠深,三天內就能蓄積飽和。

我靠,女蠻族竟然會有這種天靈地寶類的蓄能石,真是想不到,一定要弄到手,要是利用在符陣上面大有益處,嗯,老頭說了,替換,看來女蠻族至少有兩塊蓄能石。

老頭帶著江帆三人來到基站的底部,取出鑰匙打開門,看了看他的幾個隨從叮囑道:「這裡面是基站核心重地,你們幾個不能進入,就在外面候著吧!」

「族長大人請跟隨屬下進入!」老頭恭敬道,隨即推門進入,江帆立刻也進入,後面的納甲土屍和虛菁跟隨而入。

「族長大人,他們進入是不是不妥當?」老頭看納甲土屍和虛菁進入怔了怔,立刻提醒道。

「沒關係,他們兩個是我最近挑選出來的心腹,信得過的!」江帆答道,隨手便將門關上了。

「呃,族長大人,您不是規定除了屬下和您之外,本族其他任何人都不得進入的嗎」老頭皺皺眉再次提醒道,倒是十分的盡責。

「我靠,我是族長,規矩我定,現在改改不成?今後除了我們兩個,再加上他們兩個都能隨意的進出!」江帆頓時不悅,面色一板道。

老頭愕然,狐疑的看了看江帆,沒說什麼只得點頭應下,做出請的姿勢道:「族長大人請跟隨屬下來!」接著便走向裡面。

房中是空的,但在房中的一角地面上有個門,老頭過去開鎖打開,露出台階通往地下,老頭進入,江帆三人跟隨。

幾十台階,一行四人來到地下二十餘米深,頓時空間寬敞不少,足有百餘平米,圓形金屬柱體的一面有個凸出部位,占著五六個平米大小,用金屬礦石砌成一間小屋。

老頭取出鑰匙打開小屋的門,裡面黑漆漆的看不清,但一股強大的符咒能量益處,老頭道:「族長大人,您快看看吧!」

江帆一看鬱悶,我靠,怎麼看,看不清啊!急忙使出風之眼透視,但很快鬱悶,根本無法滲透進去,顯然設有封印禁制屏障阻攔住了。

這可怎麼辦,看樣子要露餡了,這分明只有特殊辦法才能看見裡面,自己可不是殷玉婉,不動方法!不管了,只有拿下這老頭了,不過先得試探一下,這老頭能不能看清,或者進入?

「你跟隨我多少年了?」江帆腦筋急轉打定主意,一邊假裝看著一邊詢問道。

「屬下跟隨族長大人十一萬年有餘了!」老頭怔了怔有些愕然,但還是如實答道。

「嗯,辛苦你了,我要給你獎勵,大大的獎勵,對了,你現在的修為情況怎樣?想不想再上一個台階?」江帆點頭又問道。

「想,當然想,望族長大人成全!」老頭大喜忙道。

「放心,我會給你一塊符神王符印做獎勵!」江帆隨口道。

「符神王符印!」老頭驚訝獃獃的看著江帆迷惑了,族長大人才符神聖符印,怎麼說起給符神完符印?

「你經常進去嗎?」江帆指了指漆黑的門洞裡面問道。

「不經常進去,偶爾進去……呃,族長大人,您這是怎麼了?」老頭應答,忽的感覺不對,這問題太不對勁了,十分驚訝的看著江帆疑惑道。

「哦,這麼說你能進去了!」江帆大喜道。

「族長大人,您,您好像有些不對勁!」老頭更是愕然了。

江帆面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一指快如閃電的點在老頭的肋下,老頭頓時癱倒,納甲土屍早有有準備了,急忙一把拎著老頭的衣領免得掉地上。

「你,你是誰,你不是族長!來人,救命啊,來……!」老頭頓時大驚,同時迅速的反應過來,急忙叫嚷起來,但很快啞了口,被江帆點住啞穴。

江帆立刻精神意念力強行滲透進入老頭的元神空間,現在沒時間拷問了,很快的攝取老頭的記憶,找到關於基站的有關信息,頓時大喜了。

「傻蛋,把老頭的符寶袋搜出來,從符寶袋中取出一個手電筒樣的玩意出來!」江帆讀取完所有相關信息后立刻道。

納甲土屍急忙從老頭身上搜出符寶袋,很快找出一個手電筒樣的玩意,江帆接過,抬手在老頭的一隻手上劃過,立刻破皮流血,將老頭的手一抖,鮮血甩在門洞黑漆漆的封印隔膜上。

封印隔膜頓時出現涌動,江帆立刻在手電筒樣的玩意上的一個按鈕按下,頓時一道幽光射出,呼呼的風聲響動,封印隔膜立刻消除,裡面隨即亮堂起來。

小屋內像個簡易的儀器機房,挨著金屬圓柱幾根手指粗細的導管似的玩意連接在上面,導管不長,大約兩米的樣子,另一頭連接在一個小圓台上的一塊石磨大小黑亮的奇異石頭上。

石磨大小的奇異石頭就是蓄能石,幾根導管在閃動著幽光,這就是老頭說的警報,蓄能石中的符咒能量快枯竭,無法支撐整個符印符所需要的符咒能量。

情況果然如江帆所想,深埋在地下的符靈磁石無法完全提供封印符所需要的巨大能量,只有依靠蓄能石輔助,分擔所需的五層符咒能量。

帝國寵婚:盛愛天價萌妻 ,換句話說,設下的符陣無時無刻不在啟動消耗之中,加入是靜止不觸動,消耗就小得多了。

從老頭的記憶中得知,女蠻族先輩覺得水下領地太小,不利於發展,便想到了這個辦法,依靠蓄能石強大封印符屏障,將水下領地擴大一倍。

至於蓄能石從何而來沒找到相關信息,估計可能只有女蠻族長才知道,現在殷玉婉死了,也就無從得知,不過江帆也不想追究,無所謂,這種蓄能石是可遇不可求的。

蓄能石有兩塊,除了在使用的一塊,另一塊鎖在小屋的角落的大箱子里,任何人無法取出,必須要有殷玉婉的雷電錐符神器開啟。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江帆來到大箱子面前查看,由特殊材料著製成,整個似乎沒有接縫,更沒有下鑰匙打開的地方,只有正面中央一個方形孔小凹槽,敲打了下隱隱的察覺到符咒能量氣息,設有封印禁制。

江帆取出雷電錐符神器,意念發出,雷電錐尾端對著箱子上的圓孔凹槽射出一道金光,大箱子正面頓時發出一聲輕微的咔吧響,小方形孔凹槽開裂擴大到邊緣,箱子整個正面開口。

一塊磨盤大小的蓄能石在箱子里,江帆意念發出滲透,頓時感受到裡面強大恐怖的符咒能量,頓時大喜,這是塊飽和還未使用的蓄能石,立刻收入符咒世界。

江帆掃視小屋子,這才注意到金屬圓柱側面牆角有一張床,床上躺著一個人,之前一心關注蓄能石還真沒注意。

江帆一看,果然是殷玉婉的軀體,精神意念力發出去感應,毫無生機,眉心中並無元神的存在,但軀體體內充斥著強大的符咒能量。

同時還發現軀體體內有符神丹的藥力存在,但沒有學習神丹經,無法分析出是何種效能作用。

軀體的細胞和骨質十分鮮活,更是在拚命的吸納這符咒能量,江帆十分驚訝,這是怎麼回事?殷玉婉怎麼會還真有另一具軀體?

主體元神毀滅,分身既是不隨即崩潰也維持不了多久就要消亡,可這具所謂的分身卻是實實在在的,完全的真實器官還鮮活的很,與分身完全不一樣,。

江帆迷惑了,想不明白,但也懶得去多想,畢竟女蠻族是土族部落,或許是什麼奇特的秘法吧,一檢查,發現地上幾根小導管,導管一頭連接著小圓形高台上的蓄能石,另一頭通向床下。

江帆蹲下查看,發現殷玉婉軀體背部是光的,上面吸附著幾個小吸盤,吸盤連接著幾根導管,蓄能石中的符咒能量在源源不斷的輸入軀體中。


江帆將幾根導管取下切斷符咒能量的輸送,早就跟進來的納甲土屍提議道:「主人,小的把殷玉婉的這具軀體給毀了?」

「不,先不急,還是帶走!」江帆正要點頭應下,但轉念一想又臨時改變主意道,隨即將軀體收入符咒世界。

「呃,主人,一具屍體帶進符咒世界幹什麼?」納甲土屍不解道。

「研究一下,這具說是殷玉婉的分身,但我檢查發現與分身有極大的差別,而且十分奇怪,屍體竟然能吸納符咒能量,看看是個什麼情況!」江帆解釋道。

「這老頭都說了,軀體靈化,估計這靈化與能吸納符咒能量有關,殷玉婉得到后能大幅提升實力,可匹敵符神帝實力,說明軀體具有特殊作用,拿回去說不定能利用得上!」江帆又道。

江帆取下已是消耗極大的蓄能石與金屬圓柱間的導管,切斷對黑水沼澤地下封印符屏障隔膜的符咒能量輸送,接著將蓄能石和導管收入符咒世界。

「主人,快看,金屬圓柱出現微微的顫動呢!」這時納甲土屍忽然道。

「呵呵,失去蓄能石的輔助,光靠深埋在地下的符靈磁石是無法支撐這麼龐大的封印符的,這是封印符即將萎縮的現象,女蠻族在黑水沼澤的底下領地就要縮小了!」江帆看了看笑道。

「主人,要不要把這封印符的基站摧毀?女蠻族野心不小,不是好鳥呢!」納甲土屍釋然,想了想提議道。

「呃,傻蛋,幹嘛毀掉女蠻族的家園?江帆,還是不要啦,這個黑水沼澤底下領地對女蠻族的生存是最大的依仗,何必做的那麼絕呢?」在一盤一直沒吭聲的虛菁皺皺眉不贊同道。

「放心,女蠻族雖有潛在的野心,但從此不會有機會了,再說了女蠻族除了殷玉婉外再無人與我么有瓜葛,我不會做絕的!」江帆朝虛菁拋去個放心的眼神笑道。

「傻蛋,不需要這樣做,給女蠻族的生存留個口子,這裡的封印符即將縮小一半,殷玉婉又死了,還掃蕩了倉庫,對女蠻族的打擊非常大了,從此將會一蹶不振的!」江帆又對納甲土屍道。

「好吧,那……!」納甲土屍悻悻的應下,正要說什麼,忽然通往地下基站的台階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接著有人大聲嚷道:「族長大人,不好了,空中的封印隔離膜開始出現晃動了!」

「誰敢擅入基站? 總裁甜寵,替身影后 ,立刻給我滾出去!」江帆頓時眉頭皺起大喝道。

「呃,族長大人,屬下實在是急躁了,屬下這就出去,這就出去!」那下台階的腳步聲戛然而止,接著那人急忙告罪倉皇的又上台階離去。


「我們得趕緊離開這裡,不然很快就要被發現是假冒的了!」江帆忙對納甲土屍和虛菁道。

江帆看了看小屋中已是沒有什麼了,將虛菁收入符咒世界,帶著納甲土屍匆匆上去出了基站房間,一看門外已是聚滿的人,都是困惑惶恐的看著江帆。

「大家不要慌,基站下面出了些狀況,正在搶修,我這就去取材料來,材料一到就沒事了!」江帆立刻大聲安撫忽悠道。

江帆也不等這些人反應,意念發出使用穿越石帶著納甲土屍消失位移出百里了。

一路上,空中阻隔沼澤巨量水和泥石的的封印符屏障隔膜搖晃劇烈起來,似乎要坍塌,大量的女蠻族人惶恐呼喊奔走,已是亂了套。

江帆連續不斷的使用穿越石很快回到族長府殷玉婉的房間,用她的血開啟微型空間傳送場離開,江帆和納甲土屍一出陸地上的族長府,立刻召喚藏在附近的飛翼銀龍離去。

「哎呀,主人,您是不是忘了還有東西沒拿走?」納甲土屍忽然想起什麼提醒道。

「不要了,從倉庫中拿到的足夠了,剩下兩個無所謂了,再說從地下幾千米弄出符靈磁石,挺麻煩費事的!」江帆先是一愣隨即明白過來,笑道。

「符靈磁石?那是什麼東西?」劉茜奇道,聖女怔了怔心中大喜,這個她知道,在遇上劉茜之前已經翻看了那本搜奇異聞雜記。

「沒什麼,一種有些古怪的石頭而已!」江帆不願多說敷衍道。

劉茜感覺江帆沒說實話,心中有些不悅,但也沒說什麼,畢竟不熟,人家還救了她的命,聖女明白江帆是不想讓劉茜知道,自是沒意見。

「江帆,飛翼飛行的方向好像不對吧,怎麼往南面去了?往東面才是蒙克族方向呢!」聖女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問道。

「我知道,不過還要去個地方轉悠一下再回蒙克族!」江帆答道,得去虛風說的地方取九眼靈珠,這可是去女蠻族的最重要目的。

忽然江帆面色露出欣喜之意,元神空間的小紅符球已是閃爍起來,九眼靈珠就在百里範圍內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飛翼銀龍已經飛到水澤區邊緣的上空,江帆讓飛翼銀龍放慢速度尋找深澗,幾分鐘便看到地下一條長達數百里,寬大幾百米,深達四五千米的山谷裂縫。

有元神空間中的紅的小符球的感應,很快感覺到九眼靈珠就在十里範圍了,江帆想了想掃視了下周圍,指著一個方向吩咐道:「飛翼,你保護聖女和劉茜姑娘就在那懸崖邊等著吧!」

飛翼銀龍應下,一個加速飛到一懸崖邊停下,納甲土屍立刻展開雙翅馱著江帆繼續在山澗中盤旋,劉茜看了看數裡外的江帆和納甲土屍,心中不舒服神情落寞的嘆道:「江帆這是在迴避我了!」

「劉茜妹妹,別忘了江帆認識你沒多久!」聖女看了看劉茜提醒道。

「聖女姐姐,是不是等去了符魔界后,我們就要分道揚鑣了?」劉茜怔了怔明白其中含義,想了想問道。

「你願意和我們在一起嗎?」聖女不答反問道。

「願意,我在符魔界基本沒什麼朋友,很孤單,而且符魔界很混亂,我希望能成為你們的朋友!」劉茜毫不猶豫誠懇道。

「那好啊,其實我么已經是朋友了,不過要成為真正的朋友需要些時間,大家彼此了解了后才有可能!」聖女笑道。

「對了,你覺得江帆這人怎麼樣?」聖女試探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