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崢發現,這個青年的修為,非常強大,竟然達到翼氣九脈的境界。並且,他的真氣非常沉穩,凝實,顯然他每個境界,都非常紮實。根基越深厚,實力越強大。

十八、九歲,翼氣九脈。這簡直是聞所未聞的天才。這青年如此強大,天賦這樣高,但他卻沒有一點倨傲之意。他的眼神淡漠,似乎任何人和事物,都不能讓他放在眼中。


然而,這種淡漠,卻是最大的孤傲。因為,他不將任何人放在眼中。不屑於對看不起的人,浪費驕傲的情緒。

「你就是古崢吧,果然是天才少年。」青年高手看著雲崢,帶著淡淡的欣賞。像是絕世高手,看到上進的後輩。

雲崢望著他,道:「你是皇室天驕,久聞大名了。果然名不虛傳。」

「大膽,快跪下,叫陛下。」一個青鸞軍首領,高聲大喝。

青傲擺擺手,道:「不用了,你們下去吧。」

「是!」青鸞軍整齊劃一的離開。

「牛頭,竟然也死了。你手段不錯啊。」青傲看著牛頭的屍體,對雲崢笑道。

青傲的笑容,自信優雅,有著一種令人不容置疑的親和力,令人發自內心的被他折服,對他產生敬仰之情。

雲崢說道:「牛頭,是和這些人戰鬥,同歸於盡的。我和他可是同門,怎麼可能害他。」

青傲笑道:「這些土雞瓦狗,可殺不了牛頭。好了,我也不管你是怎麼做的。看在煙姑娘的份上,我幫你一次。青鸞軍聽著,對外宣布,閻羅塔的牛頭,被皇室擊殺。」

「是!」外面的青鸞軍大吼著。

不管雲崢答不答應,青傲就直接替雲崢做了。雲崢皺眉,他不想亂欠人情。

青傲又說道:「閻羅塔,不是一個好地方。你在閻羅塔,煙姑娘很擔心你的安全。所以,你脫離閻羅塔吧。來我皇室,跟在我身邊。我會好好提攜你的。」

青傲的語氣,是一種高高在上的施捨。

雲崢非常不悅,敷衍說道:「謝了,不用。」

「哦,倒是有些骨氣。」青傲笑道,「你知不知道,這個位置,許多人搶破了頭,都得不到。有些人,為了求我的親自指點,傾家蕩產,把命賣給我都不惜。有些人,在皇宮外跪了三年,只為見我一面。許多天賦比你強大百倍的天才,想追隨我,我都沒同意。」

「現在,我讓你追隨我身後,你卻不願意。古崢,你知道你剛才,錯過了最大的一場機緣。不久之後,你就會悔恨今天的決定。並在懊悔之中,度過餘生。」

雲崢冷哼道:「對不起,我古崢,不靠別人的施捨而活。煙兒,皇子殿下,我們高攀不起,以後不要和他來往了。」

「是的哥哥。」雲煙聽話的點頭。 「嗤,不知好歹,鼠目寸光。」青傲沒又生氣,沒有惱羞成怒,對雲崢嗤笑一聲,瞥視雲崢。

「對於無知的人,我是不會計較的。因為那不值得我放在心上。你很無知,但我懶得跟你生氣,更不會耗費精力,跟你解釋什麼。機會只有一次,你沒有把握。以後你跪下求我,我也不會再看你一眼。」

「說完了嗎?」雲崢冷冷的看著青傲,「說完了,就請閉嘴。」

全能微信系統 ,依然沒有生氣。似乎雲崢對他再大不敬,青傲都不會因為雲崢生氣。青傲覺得,雲崢不值得他生氣。

雲崢轉頭對雲煙道:「煙兒,這裡很危險,你快回青城學院。」

牛頭死了,毒閻羅隨時可能來到這裡,雲煙留在這裡太危險了。

「哥……」

「回去吧,好好修鍊。哥很快就要突破罡氣了。你想追上我,就要加把勁了。」

雲煙點點頭,關切道:「我走了,哥你要小心點。」

「放心吧。」

雲煙依依不捨的離開,那青傲也跟著離開。雲崢一把火,將這個宅院點著。尤其重點照顧牛頭,將牛頭燒的只剩骨頭,毀屍滅跡。

將這裡燒的差不多了,雲崢才絞滅牛頭甲蟲中的意識,將那隻甲蟲收入鼎中。

呼啦!毒閻羅的真氣靈身,眨眼間就飛過來。

「牛頭死了?」毒閻羅真氣靈身,面無表情的問雲崢。

雲崢點頭,道:「他死了。」

一般,閻羅殿的人一旦死去,他們腦海中的甲蟲,就會向毒閻羅發消息。上次殺生判官的死,正是如此。而這一次,雲崢控制了黃金甲蟲,讓它不發送消息,等到自己處理好一切,才發送消息。

如此一來,毒閻羅來到這裡,只能看到一片廢墟,什麼痕迹和線索也找不到。

「他是怎麼死的?」毒閻羅問雲崢。

雲崢感覺到,腦海中的甲蟲,命令雲崢不得說謊。

雲崢說道:「他想挾持我妹妹威脅我。被我妹妹的朋友,皇室天驕青傲命人殺掉了。」

有黃金甲蟲,毒閻羅認為雲崢沒有說謊。他還用甲蟲溝通了一下獵豹,得到的結果也是如此。

毒閻羅對雲崢說道:「他敢對你下手,死有餘辜。但是,你以後不能再離開閻羅塔。並且,不能再戰鬥,消耗毒氣。」

「是的大人。」雲崢表面恭敬,心中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他本來想說牛頭與敵人同歸於盡。毒閻羅可能會不相信。但是雲崢賭,毒閻羅需要自己完成某種事情,他一定不會責怪自己,至少在事情完成前,不會對雲崢下手。

現在青傲已經宣布,牛頭被皇室所殺。雲崢也不得不如此說,不然自相矛盾。

毒閻羅果然表現的很大度,對此事直接揭過不提。本來,以毒閻羅睚眥必報的性格,是一定要找皇室討個說法。不過現在的他,身受重傷,連閻羅塔都不敢出來,生怕被別人發現。也不會去皇室大鬧。

「跟我回去吧。」毒閻羅的真氣靈身,直接將雲崢帶起,返回閻羅塔。並命令蠻獸獵豹,自己回去。

回到閻羅塔,毒閻羅用甲蟲再給雲崢下來一道命令,不許雲崢離開閻羅塔。

毒閻羅走後,雲崢打坐內視,兩隻黃金甲蟲,在造化烘爐鼎內相互戰鬥。最後,還是殺生判官那個贏了,吞掉牛頭的甲蟲,變得更加黃金璀璨,個頭也長了一些。

雲崢欣喜,甲蟲能夠溝通的範圍,變大了。雲崢在自己的房間內,就能和黃金蛤蟆,還有那隻蠻獸獵豹交流。

雲崢並沒有將黃金蛤蟆和蠻獸獵豹的甲蟲,取出來吞噬。那樣會讓毒閻羅警覺,打草驚蛇。雲崢決定,先讓那些甲蟲,都脫離毒閻羅的控制,然後再在需要的時候,一舉全部吞噬。

閻羅塔內,有許多強大的蠻獸,最強的甚至達到象氣。它們都被關在塔的第二層。雲崢悄悄來到第二層,將這些蠻獸體內的甲蟲,統統絞殺其中意志,令它們聽從自己的控制。

裡面的蠻獸,足足有近百隻,也就有近百的黃金甲蟲。如果吞噬了所有這些甲蟲,雲崢覺得,他一定能抗衡毒閻羅的甲蟲,甚至控制他。

每一日,雲崢都有大量的廢丹要吸收。雲崢將這些廢丹元氣,儲存在造化烘爐內。造化烘爐鼎內,像是聯通另一個世界,裡面混沌一片,看不到盡頭。即使雲崢的意念進入其中,都難以探索。

一日日的下來,雲崢吸收的廢丹,簡直達到海量。能量的儲存,幾乎已經可以突破罡氣。而體內真氣,也大量的轉化成毒真氣。此時,也只有百分之五的真氣,沒有轉化。


最多再吸收兩天的廢丹,雲崢的真氣,就將完全轉化成毒真氣。

這些日子裡,毒閻羅看雲崢的目光,越來越欣喜。眼光的深處,是掩飾不住的貪婪和**。他看著雲崢,像是在看一枚絕世丹藥。吃下去,就能白日飛升。

這段時間,閻羅塔內各種物質,被大量的運進來。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正在醞釀。雲崢覺得,毒閻羅就要出手了,就在他真氣完全轉化之時。

丹藥再次被運來,堆滿一個毒室。有毒閻羅親自監督,雲崢根本不可能偷懶。這次廢丹吸收之後,雲崢的真氣,只有一丁點,沒有轉化成毒真氣。

而雲崢感覺,造化烘爐內積蓄的元氣,差不多能夠突破罡氣了。

雲崢走出毒室,毒閻羅欣喜若狂的對雲崢說道:「古崢,我的好徒弟。明天,明天我就帶你去見識,我最偉大的成就。哈哈……」

毒閻羅笑的非常癲狂,雲崢心中苦惱。明天就是最終決戰時刻嗎?到時候,就能明白毒閻羅的目的嗎?

雲崢有些猶豫,他現在還沒有準備好。

「或許,可以突破罡氣。新產生的真氣,還要吸收毒素。這樣可以減緩毒閻羅動手的時間。」

可是,看著癲狂喜悅的毒閻羅,雲崢覺得,如果不能讓他明天夢想成真,毒閻羅可能會直接殺了自己。

「那就明天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打什麼鬼主意。我們之間,到底鹿死誰手!」

雲崢在心中,默默的說道。 毒閻羅很快離開了,雲崢看到,毒閻羅好幾個真氣靈身,在閻羅塔內來來回回,忙碌著什麼。

雲崢甚至看到,毒閻羅的真身,從高塔頂層下來,進入閻羅塔的底部。

「終於要開始了?」雲崢自言自語,「我也要,做好準備了。」

雲崢來到蠻獸層,將鎮血魔珠,放到蠻獸獵豹的口中。

然後,雲崢溝通了黃金蛤蟆,讓它明天幫自己的忙。

「甲蟲的密室,就在這裡。到時候,我就看你的了。」雲崢對黃金蛤蟆道。

黃金蛤蟆「呱」一聲,道:「放心吧,本聖獸做事,你放心。」

當天的晚上,馬面,黑白無常,和小鬼,都在雲崢的外面,看守著他。這一天晚上,閻羅塔的底部,震動不停。

第二天,廢丹被早早的送上來。

「去吧,真氣完全轉化,你就是我的親傳弟子了。」毒閻羅真氣靈身,對雲崢說道。

此時,雲崢甚至能夠從真氣靈身上,感覺到,一股一股的死氣。毒閻羅已經日落西山,很快就要不行了。

「看來,他是要用我續命!」雲崢暗暗想道。

進入毒室,雲崢運轉毒功和真氣心法,吸收其中混亂元氣,與致命丹毒。很快,雲崢的真氣,就完全轉化為毒真氣。元氣的儲備,也足夠貫通第四十一條經脈,成就罡氣境界。

廢丹被吸收完全,變成一地的澇渣,雲崢被毒閻羅的真氣靈身,從毒室內帶出來。

「好好好,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古鎮啊古崢,你終於成功了。」

毒閻羅瘋狂大笑著,帶著雲崢,直接飛入閻羅塔的底部。

「我帶你去見識見識,我偉大的成就。」

飛入地下,毒閻羅帶著雲崢,進入一個封閉的巨大房間。這裡,像是一個實驗室,內部有辛辣的藥味,還有一股淡淡的屍臭味。


在這裡,雲崢看到了毒閻羅的本尊。並且,雲崢看到,黑白無常二人,正在拿著刀子,在毒煙的身體上,劃開一個又一個傷口,然後向其中填充某種東西。

「你終於來了。」

毒閻羅本尊周圍,沒有黑霧繚繞。他的臉的非常蒼白,如同一個死人。他頭上沒有頭髮,甚至連眉毛和睫毛都沒有。但他樣貌,還是一個正常人,沒有像其他修鍊毒功的人一樣,變得人不人鬼不鬼。

毒閻羅身上的傷口,沒有流血。他一邊被人這樣擺弄,一邊對雲崢露出笑容,顯得特別的陰森詭異。

雲崢還看到,毒閻羅的身後,有十五個人,泡在透明的罐子里。這十五個人身上,到處都是縫合的傷口。屍臭的味道,就是他們發出的。

他們都是死人!沒有任何生命氣息。

「你一定很好奇,我在做什麼吧?」

這句話,十幾個人一起開口說的。各種聲音匯聚在一起,如同是回聲疊加在一起。

那十五個屍體,竟然和毒閻羅一起開口說話。本來不能動彈的他們,竟然全都掙開的眼睛,一同盯著雲崢。

雲崢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不管是什麼人,被一群死人盯著,都會從心底產生恐懼。

毒閻羅繼續開口說道:「這些人,你不覺得眼熟嗎?」


又是十幾個人一起開口。雲崢定睛一看,他忽然想起,這些屍體,就是當日毒閻羅與各方勢力,在孤月峰大戰之後,帶回來的屍體。

「原來,是他們!」雲崢驚呼。

「不錯,就是他們!」

毒閻羅說完,這十五具屍體,忽然散發出滔天的氣勢,震的雲崢連連退後,黑白無常,都被氣勢壓迫的趴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