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葉發現眼前的大魔法師似乎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但臉上卻露出了自信的神色,他道:“好把,那你就去死吧…..”

聲音非常的冷,吳野春聽到這話也是心有些虛,他還真被凌葉給唬到了。

這時候凌葉額頭上又是一亮,吳野春大驚,這就是剛纔那種強大光線的氣息,凌葉冷冷道:“哼,你是一個九階強者把,這道光線想必你也看見了,就算不能將你殺死,也要廢你一身修爲。”

吳野春聽到這裏,頓時知道此事有緩和的餘地,他可是活了三百餘年的老狐狸,自然知道凌葉這句話中蘊含的意思,他是在求和。吳野春也猜想到了,這枚光線因該就是少年的底線了,如果他釋放了出來,就在也沒抵抗能力了,而他身爲九階強者之列,就算受到重創,實力依然是恐怖的。

他看着凌葉鎮定的表情,心裏暗暗點了點頭想道:“這少年果然不簡單啊,在這種情況下任然臨危不亂,想到脫身之計。”而且吳野春自己也沒底,是否能接住這道光線。

他眼睛微咪的看着凌葉,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他道:“你是魔法協會的內部成員麼?”

凌葉知道自己成功的威脅到了吳春輝,笑了笑說道:“是的,尊敬的大魔法師。”

吳野春也非常欣賞凌葉的聰明,其實他早就看到了凌葉胸口的徽章,是魔法協會內部成員的徽章,雖然說他也是魔法協會內部的成員,但他是入駐流雲帝國的魔法師,不需要看魔法協會臉色辦事。

雖然魔法協會已經明文規定,魔法協會內部成員不許內鬥,或者倚強凌弱,否則必定嚴處。但規定這種東西對吳野春來說,就是一張廢紙,他殺了凌葉,殺了這裏所有人又有誰會知道呢?

而且凌葉身上的那顆七階魔晶可是好東西,爲了這個他就有足夠的理由殺死凌葉了,那東西就算是九階超級強者也無法抵擋它散發出的誘惑力。

凌葉的魔法徽章其實是放在空間裏的,他剛纔醒來發現了那個魔法師,頓時想到了此技,他也知道魔法協會內部成員不許內鬥的,想以此來協助他,可誰知道吳野春並不買賬,只好使用光線來威脅了,但凌葉賭對了!

“哈哈,那真是自家人啊。”吳野春笑道,說着就非常熱情的走到了凌葉面前去,和他來了個擁抱,凌葉也是勉強撐了下去,熱情的抱住了吳野春。

他說道:“不知道大法師貴姓!”

“吳野春。”

“噢,原來是吳前輩,在下凌葉……”

見到眼前的場景,衆人在次驚呆了,他們沒想到剛纔還勢如水火的兩人,現在竟然如此熱情的擁抱在了一起,這個場景如果讓其他人看見了肯定會驚愕幾個月,那可是九階的絕世強者,怎麼瞬間就變了臉。


但跟着凌葉接觸了幾個月的一行人還是很快就適應了下來,只能感嘆凌葉是個善於創造奇蹟的人物!

兩人擁抱過後,都互相微笑的噓寒問暖一番,凌葉直接拿出了那塊七階的魔狼王的魔晶,吳野春見凌葉空手拿出了魔界,自然以爲凌葉是有空間戒指了,一想這少年出身肯定不簡單吧!

而且凌葉既然是魔法師協會內部的人員,自然不可能是自己的敵人,也沒必要冒着修爲被廢的危險殺了他,見凌葉拿出了魔晶頓時吳野春也瞭解了其意思,

吳野春道:“凌葉小友你這是何意思啊?”聽到吳野春三百多歲了竟然和凌葉稱兄道弟的,讓看着的衆人不禁汗顏。

凌葉笑道:“其實在下也是有難言之隱,有一事相求前輩啊,還望吳前輩能出身相助,這塊魔晶前輩一點要收下啊。”凌葉可不傻,如果說是送他,一個九階絕世強者怎麼會收小輩的東西呢,那真是太沒面子了,所以他纔會說是有事請求吳野春的,其實他倒是真的有一事相求…..

吳野春在次感嘆凌葉的聰明,如果凌葉不交出這枚魔晶想必就連吳野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奪財殺人,他已經發現了凌葉身體根本就是豪無力氣,不過現在他也不能翻臉不認人了,一個九階的超級強者這點還是能做到的。

雖然心疼自己手下最優秀的跟隨者,吳野春看了一眼雙手已經被砍斷躺在地上的大山,只見大山還忍着痛看着自己,雖然他知道大山不會恨自己不替他報仇,但難免心裏愧疚。

凌葉看出了吳野春的心思,他說道:“我可以治好那位兄臺的手臂。”凌葉並不是吹噓,因爲他發現自己是可以修復人的肉體的,他現在已經有了五門職業了,魔法師,戰士,槍手,煉物師,還有牧師,牧師是一種沒有武力的職業,但大家都很尊敬牧師,因爲牧師就如醫生一樣的,他們可以用神奇的源力救助病人!

吳野春聽到這句話更是大驚,他神色認真的看着凌葉,說道:“凌小兄弟此話當真?”

凌葉神色嚴肅的點了點頭,說道:“我需要休息幾日才能替那位兄臺修復手臂!”

吳野春點了點頭,如果說凌葉真將大山的手給修復,他絕對會正真的結交凌葉,這個年輕人的表現太令人驚豔了,沉着的性格,恐怖的天賦,加上聰明的頭腦,這樣一個年輕人將來肯定會是個站在世界巔峯的強者。

這樣的人是很值得結交的,凌葉笑了笑,直接把魔晶剃到了吳野春的手上,吳野春本來還沉浸在凌葉說能修復大山的手而高興,都忘了這枚魔晶的事情,在這世界上一個忠心的跟隨者比什麼都值錢。

因爲在你危險的時候,他會衝到你前面爲你拼上性命。

吳野春回過神來,接住了凌葉剃過來的魔晶,只見這魔晶足有一個拳頭般大小,外表晶瑩剔透的,一看就知道這是上等品質的魔晶啊,吳野春身爲一個九階超級強者,自然手裏也是有魔晶了,但他只有一顆六階中等品質的魔晶,那還是他五十年前走運殺了只變異魔獸得來的。

可想而知魔晶的珍貴程度,如果讓吳野春知道凌葉手裏還有顆十階魔獸的魔晶,他會不會氣吐血呢?

吳野春還來不及檢查魔晶,凌葉就已經撐不住了,如果不是擁有有強大的靈魂支撐着他,或許凌葉早就倒了下去,不過他已經保證大家的安全了,他知道吳野春無論如何也不會殺他夥伴了,無論是這枚魔晶,還是他能修復自己手下隨從的手臂。

這兩項條件足以讓吳野春禮待他了!

見凌葉直直倒了下去,吳野春微笑的搖了搖頭,直接把他扶了起來,喃喃道:“這小子,竟然把老夫給忽悠了。”見凌葉又暈了過去,衆人都紛紛走了過來。

吳野春笑道:“凌葉小友不會有事的,休息幾天就好了。”

衆人聽到這話不禁倒吸涼氣,不是因爲其他的,就因爲這吳野春剛纔還要殺他們,現在人卻顯的非常和藹一般,就像一個慈祥的老爺爺。

不到片刻上包上已經來了大量的士兵,他們並沒看到吳野春和凌葉對持的那一幕,因爲大山背吳野春的速度太快了,他們更本沒那麼快追上來。

吳野春見士兵來了,聲音中充滿着威嚴的道:“這幾位是我們帝國的貴客,你們帶這些貴客去隊伍那,他們要和我一起回帝國。”烈風他們雖然不願意去,但現在他們可沒提條件的砝碼,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友是敵那都在吳野春一念之間。

………… 第六十二章 流雲帝都

凌葉他們被請到了一支龐大的隊伍裏面,吳野春的隨從給他們安排了幾輛馬車,當然了凌葉依然是昏睡着,凌葉潛意識裏覺得自己這次昏迷將會很久,但他可不想這樣老昏迷着,他真的不懂自己爲什麼老是昏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謎題將伴隨凌葉很久麼?

無人得知,凌葉那強大靈魂已經可以和九階強者媲美了,按理這樣的戰鬥程度因該不足以讓他昏迷纔對,但是他發射出救鬼火的那道強光又是怎麼回事?

凌葉在昏迷中做着夢,那是一個很長的夢,希望這次凌葉別在昏迷兩個月了,不然去南火帝國的時間又將延長了,而且這很耽誤凌葉的歷練,他的時間不多了,只剩下兩年零七個月世界下一次大陸爲面的能量風暴將會襲來,凌葉必需在那之前得到足夠的力量,將位面通道修復。

吳春輝帶來的隊伍人不多,有他這個超級強者坐陣,解決嗜血魔狼羣並不吃力,所以這支隊伍只有兩千人,由一百名魔法師修煉者,還有二百名戰士修煉者,加上帝國精銳士兵組成。

流雲帝國的首都離這村子並不是很遠,其實凌葉他們要去南火帝國還是要經過流雲帝都附近的,但烈風帶着兩個兄妹出來歷練已經快一年了,還是非常想念家裏的。

經過五天半的跋涉這支隊伍已經到達了流雲帝國的帝都,也叫流雲帝都,流雲帝國的武力主要是戰士修煉者,當然了戰士修煉者佔了天下修煉者的一半,所以幾乎很多國家都是靠戰士修煉者提高武力,而魔法師是稀有職業,但魔法師的強大,在任何帝國還是佔了主心骨的地位。

在戰爭中往往一個九階的大魔法師就能瞬間毀滅一個千人小隊,所以吳野春在流雲帝國的地位非常高,比流雲帝國當朝宰相的地位還高了,見到帝君也無需下跪,而且帝君還要禮待他三分。

這就是實力爲尊的世界!

…………

這五天裏凌葉依然是昏睡着,一如既往的,瑩瑩也是一直都照顧着凌葉,除了換衣服擦身子這些敏感的事情外,其他的幾乎都是瑩瑩一手包辦,照顧的非常細緻。

就象照顧自己的男人…….

而隊伍裏的人也都按照了吳野春的吩咐,按照帝國貴賓的待遇對待他們,大家都很敬畏這羣人,所以也沒人敢去惹烈風他們。

這幾天裏吳野春也來看過凌葉,也隱隱猜出凌葉昏迷這麼久因該就是因爲那次強制發射出來的光線把,看來那技能這小子還不能隨便用,但吳野春也是忍不住在心裏罵:凌葉這個妖孽。

在戰勝變異魔狼王后,還能在如此虛弱的狀態下發出那麼強大的光線直接重創大山,此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小小年紀就已經擁有了如此強大的力量。

流雲帝都是一座非常大的城市,人口上五百萬,可以想象佔地面積多大!

他們趕了五天半的路程,這支隊伍終於抵達到了流雲帝都城下,這是一座非常宏偉的城池,城牆高達五十米,而城門都有三十米高,四十米寬,上面呈圓形,而下呈四方形。

可以同時容納十輛馬車進出城門,城門口有着上百名士兵守着,由一個百夫長帶領着,都是負責檢查進出城門的老百姓,而那些士兵見吳大法師的隊伍來了,自然是不敢上去盤問,乖乖的要大家讓開路,供隊伍前行!

流雲帝都裏面非常熱鬧,各種小販的叫賣聲,而一直坐在馬車上的小芸,總是好奇的看着車廂窗外的場景,那些小販買着稀奇古怪的飾品好吃的,都是小芸沒見過的東西。

這丫頭一下子就被這裏的種種物品給吸引住了,瑩瑩見這小芸很嚮往的看着馬車經過的物品,也給她買了些吃的,和好玩的,讓小芸興奮了好一陣子,當然了好吃的東西自然是不能不給小龍那傢伙了!

“瑩瑩姐姐,那小泥人好漂亮啊…”

“哇,姐姐你看那裏有一個人可以翻很多跟斗呢!”

氪金武道

流雲帝都街道繁華,但卻越往裏走,行人越少,因爲裏面住的大多都是一些高官貴族,吳野春已經吩咐了下人先帶凌葉一些人去到自己的莊園休息,雖然他嘴上是說是休息,其實也是軟禁烈風他們吧,不過不會限制出入,只要不離開流雲帝都就行。

而吳野春現在要去皇宮一趟,這次剿滅魔狼羣是上面吩咐下來的任務,就算是他也要按帝國規矩,第一時間前去交差。

…………

吳野春的莊園非常大,幾乎能和皇宮相比媲美了,位於帝都城南的樹林內。這片樹林非常大,佔了整個流雲帝都十分之一的面積,本來可以住五十萬人的地方,卻只住了幾萬人,其中大多是下人奴隸。

吳野春的莊園是這片樹林裏所有莊園最大的,佔了整片樹林面積的四分之一,就象在樹林中心聳立了一個龐然大物般,那裏是一個非常大的莊園,而這片樹林的樹木並不多,只是圍繞着房屋而長。

這裏有許多的莊園,大多都是帝國的強大修煉者住在這裏,當然了他們住的地盤遠沒有吳野春的大。

吳野春自己莊園他都是不打理的,什麼事情都是由着老管家老徐打理,他聽見今天會有吳老爺子的貴客前來,早就已經在門口迎接了。

流雲帝都的佔地面積非常大,所以就算凌葉他們所在的車隊已經進了城,也花了三個小時才達到這片園林,烈風他們也沒來過流雲帝都,這片園林確實讓他們驚呆了,裏面也有着幾股強大的氣息!


來到了吳野春的莊園,是老徐接待了他們,看着吳老爺子的貴客到來,老徐立馬客氣的道:“幾位貴客,這就是吳老爺子得莊園了,請進。”

凌葉還處於昏睡中,對話都是由烈風來完成,他說道:“呵呵,老管家不必客氣,我們也入鄉隨俗,咱們進吧。”後面的話顯然是對大家說的。

老徐很細心的找了兩個僕人拿着擔架擡着昏迷的凌葉進去,走進莊園,這裏的景色是在讓衆人爲之眼前一亮,這裏建築極少,倒是整個莊園都是花花草草的,有種不同品種的樹木,顏色各異,奇形百狀的。

大家看的是有些眼花繚亂,老徐感覺很有面子的和大家介紹着莊園的佈置,這莊園裏由着上萬的下人打理着,而真正住這裏的人都只要百來人,都是吳野春的家屬。

大家不禁驚訝,一個莊園竟然都要上萬人來打理,小芸只知道她以前住的小鎮似乎還沒有這個莊園大……

走過彎彎繞繞的花圃,烈風他們終於看到了房屋,老徐給他們安排了最好的貴賓房,把他們安排子在了一起,住房多的是隨烈風他們挑選,大家都選擇集中住在一塊,而且凌葉昏迷需要人照顧,這當然了還是由瑩瑩照顧着,她覺得照顧昏迷中的凌葉其實也很幸福……

閃婚老公 ,紛紛安慰鬼火別自責,這個男人雖然沉默寡言,但卻有着拼死救主的丹心,大家都很敬佩鬼火。

…………

流雲帝都的皇宮裏,那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周圍的牆壁都刻畫着許多龍鳳的圖案,大殿由着幾根約十米粗的柱子支撐着,在大殿最上面有着一座高臺,一個身穿着金黃色龍袍,樣貌雖然普通卻不失威嚴的中年男人,大概四十多歲的樣子。

他就是流雲帝都的帝王,他叫流川,是帝國的第五十三代帝王,在帝國人們都稱他爲流川帝君,是一位比較愛國愛民的帝君,也深受人們的愛戴,當然了身爲一代帝君,手段自然是不會少的。

他正站在大殿上面,微笑的看着吳野春,就算他是帝國的帝君和吳野春對話,也是要恭敬的站起來,大殿只有他們兩個人,吳野春真佝僂着身子,站在那,看起來就象一個非常平凡的老人家。

吳野春道:“帝君,嗜血魔狼羣已經解決了,不過這件事情確實蹊蹺,按理說帝國內部因該不會存在魔獸的,魔獸都躲在十萬大山之中,這次的嗜血魔狼羣因該是其他帝國惡意製造的。”

流川帝君也是微微了點了點頭,他說道:“這次的事情確實蹊蹺,聽說嗜血魔狼羣裏有一隻變異狼王,不知道吳大法師…….”

吳野春自然明白意思,笑道:“魔晶確實是得到了,但是那嗜血魔狼王卻不是我殺死的。”

聽到這話流川帝君驚訝一聲。

“噢?難道除了吳大法師隊伍裏還有其他的強者麼?”

吳野春神祕的搖了搖頭,他說道:“我碰到了一個神祕的小夥子,是他殺死變異嗜血魔狼王的。”

流川大帝聽到是一個少年殺死嗜血魔狼王的,肯定是以爲吳野春收了什麼高徒,他從中輔助殺死魔狼王的吧!流川大帝問道:“莫非那是大師收的高徒?”

吳野春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如果那小子要是我的高徒,老朽這輩子也就沒別的願望了,那少年太恐怖了,才17歲就隻身一人殺死變異嗜血魔狼王。”

流川大帝聽到這話頓時也倒吸一口涼氣,難道那少年十七歲就擁有了八階強者的實力?在他心目中認爲,這變異嗜血魔狼王這麼也要個八階的高手才能殺死把。

吳野春也不賣關子,直接說起了凌葉怎麼以五階魔法師水平丟出八級大魔法,怎麼和嗜血魔狼搏鬥…….


………… 第六十三章 恐怖少年

當流川大帝聽到那少年竟然丟出一個技能,就把吳大法師身邊的的八階武士打倒在地時,更是驚訝那少年的實力,這樣的年齡就擁有了如此的實力,潛力確實是非常恐怖啊。

而且後面吳大法師竟然還和他結識,反而成了朋友,這樣的冷靜頭腦,比那少年一身的實力更可怕,如果他是一個帝君,想必那帝國的實力會很恐怖把…..

聽到有這樣的人才,流川帝君怎麼能不想得到呢,不過聽說那少年昏迷了,也不急於去見他,只是讓吳野春一旦有凌葉醒來的消息,就立刻通知他….

凌葉這次昏迷又會持續多久呢?

這些天來,烈風都是一個人在屋子裏修煉着,而末雨到是喜歡經常在大莊園轉悠,這個年輕人其實非常喜歡轉悠,只是平時大哥在比較收斂,本來他也很不服凌葉的,但這些日子他和凌葉的隔閡已經漸漸抹淡了!

在這裏的的日子過的很悠閒,瑩瑩除了照顧凌葉外,就經常帶着小芸那丫頭出去見見世面,這外面的世界真的非常精彩,兩個丫頭片子長的都不賴,走在大街上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啊。

有一次瑩瑩她們走在大街上,一個公子哥就口出調戲了下而已,誰知道那個紅髮美女的實力非常強悍,直接不說話就把他給打趴下了,他家在帝都也算是比較有勢力的名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