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已經覺醒了槍炮師特有的將子彈賦予元素攻擊能力的特性。

可惜他遇到的卻是融合了吞噬魔眼的馬大成。

如果羅果是一個使用弓箭的正統弓箭手轉職方向的職業者,當他成為精英職業覺醒了職業之力的穿透效果后給馬大成造成的麻煩都要比現在大得多。

可惜他卻是一個依靠元素類攻擊的槍炮師,這種類型的攻擊是馬大成最不懼怕的。

依靠吞噬魔眼所擁有吞噬特性羅果的這一次攻擊絕大部分的元素屬性傷害都已經被吞噬並且轉換成能量用以強化恐懼射線的威力。

剩下的那點傷害對他根本造不成任何影響。

「果然不愧是精英職業者,光光是這一次所吸收的傷害轉化出來的能量就比得上剛才那一輪攻擊所轉化出來能量的總和。」

馬大成感受了一下魔眼中此刻所聚集的能量值相當的開心。

城牆上的那些考生們一個個變得鴉雀無聲,連羅果都變得無比的震撼。

「我早說過這小子現在變得相當的怪異,不知道這傢伙現在用的是什麼妖術…」

羅晉在一旁小聲的說著。

羅果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妖術?

作為一個職業者這樣的話你怎麼說的出口?

只是這個死徒到底是一種怎樣的職業?

這個實力也太強了吧?

羅果立刻就明白單靠自己的力量是沒有辦法解決掉馬大成的。

既然如此…

羅果猛的一揮手。

「所有人都給我上!」

槍彈,弓箭,弩箭,各種屬性的元素法術不停的從城牆上朝著馬大成的位置攻擊過來。

哪怕是那些遠程攻擊薄弱的近身職業者也不住的抱起身邊早就準備好的巨石朝著馬大成的身體不停地投擲。

「來的好!」

馬大成將身上的鞭手運轉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將他的身體防盜水泄不漏。

所有的攻擊都被他精準的阻攔了下來,而且每當鞭手揮擊到帶有元素屬性的攻擊上的時候總有一絲能量被鞭手的末端吸收,聚集到馬大成雙眼之間的那隻血紅色寶石狀巨眼裡。


那隻魔眼明顯比原來更加閃亮,紅色的眼珠里彷彿有著炙熱的岩漿在流淌。

「大哥,快看那隻奇怪的眼睛。

我跟你說,剛才就是……」

羅晉驚恐的說著,他剛剛想要向他大哥介紹剛才在這裡所發生的一切的詳細情況。

可是立刻就被羅果粗暴的喝止了。

「閉嘴!


我知道該幹什麼。

所有人給我加強攻擊頻率,我倒要看看那傢伙到底能扛多久。」

一邊說著,羅果一邊拿出了他珍藏已久的一顆特殊屬性的元素炸彈。

這東西價值不菲,在他身上也沒幾顆。

好在這只是一次虛擬的戰場考核,所用掉的東西並不會真正消失,最多也就是處於暫時無法使用狀態。

攻擊的頻率變得更高了,在馬大成身邊形成了一個不斷爆炸著的半圓形光幕。

各種各樣顏色的爆炸在這光幕的各個角落不停的出現,爆炸的衝擊波將整個地面刮的一塌糊塗。

巨大的爆炸聲震的整個防禦基地都不住的顫抖著。

處於爆炸中心的馬大成也緊緊地皺緊了眉頭。

雖然依靠吞噬魔眼的特性,他能夠吸收一部份元素屬性傷害。

可是事實上還是會有一部分傷害全遞到他體內,雖然這些傷害對他來說並不是太嚴重。

但是被積累的傷害一旦積累到一定的程度,也會讓他受傷。

即便他在進入戰鬥之前已經隱蔽的自己加上了他能使用的一切狀態技能,可是此刻他的身體也免不了有些受損。

有一些比較細小的鞭手此刻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在他身上也有不少因為防禦不及時所造成的損傷。

最麻煩的是以現在的攻擊頻率,他根本沒有機會釋放回復類法術恢復血量回復狀態。


「要不幹脆就直接釋放恐懼射線吧?」

馬大成緊緊地咽下一口就要涌到口腔的酸臭的鮮血。

只是他還是壓抑下了這種慾望。


雖然他現在積聚的能量已經不少了,此時發射出來的恐懼射線的威力絕對驚人。

但是現在射出的話頂多也就是將對面的防禦基地的大門洞穿。


神龍兵王

他想要做的是一勞永逸,直接一炮射過去將對面城牆上的那些人全部幹掉。

可是近100多個考生啊!

雖然這些傢伙在進入考場后絕大多數都只是守在這裡,沒有掠奪過其他考生的考分。

但是只算這些傢伙的基礎分以及在考場中存活到現在所增加的存活分,那也是一筆相當巨大的數字。

即便加上這些考分以後他所擁有的考分依然和樓成有著巨大的差距,可是卻能夠讓他超越此刻排在他前面的黃燕成為考場中的考分第二。

頂點 「看來,老夫這些年也是太平靜了一些,以至於你們這些小輩也敢對我動手。不過,這樣也好,老夫實力剛剛恢復,就當是熟悉一下當年的實力。」興武眼中閃過怒色,不過卻是大笑著說道。

興武的話音落下,手中自然多出了一把暗金色的長槍,一股濃重的蠻荒氣息直接充斥了這一片空間。

手臂輕震,長槍直接刺了下去。長槍如龍,霸氣橫空。整片空間都是抖動了起來,如同蒼龍之首,對著那轟擊下來的重拳刺了過去。

「嘭。」長槍直接把那星塵凝聚而成的拳頭刺破,而老者也是微微退了一步。

「興武前輩,你老了,實力不負以前。我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的好。」廖武星盯著興武,不再害怕,大笑著說道。

興武緩緩站起,一股異常強悍的氣息爆發而開,如同洪水一般,呼嘯而下,對著廖武星壓迫而來。

氣息壓迫再度臨體,廖武星身體卻是微微一顫,便是昂然抬頭,森冷的說道:「殺你,足夠!」興武冷笑,手中那柄暗金色長槍也是在此刻爆發出低低的嗡鳴之聲,在天際回蕩而起。

他踏空而來,每一次腳步的落下,強橫的真元便是在其腳下凝聚成實質般的模樣,宛如階梯,讓得他最終停在了廖武星前方半空。

「想殺我,拿出真本事來!」

廖武星聲音陰寒,今日之事,他本就是憋了一肚子的邪火,被一個地境六重的妖獸逼迫,帶來的武者多說被人斬殺,甚至在迫不得已之下只能捏碎傳訊漁父。如今這興武竟然還不肯放棄,再度緊逼而來,既然如此,那便是只能動手了!

「砰!」

喝聲落下,廖武星手掌一握,星辰之光便是閃現而出,重重的跺在地面之上,強橫的力道,直接是將那地面震出數道裂縫。

「小子,我今日便讓你清楚的看看,即便老夫實力大降,殺你也是易如反掌!」

強者自有強者的威嚴,面對一個後輩的挑釁,他唯有殺之,方才能夠立威。現在他已經不是僅僅為了保全清月等人,而是為了自己的尊嚴而戰。

興武冷笑,手中暗金色長槍矗空而立,旋即其大手一抓,異常強悍的金色真元便是暴涌而出」直接是化為一道十數丈龐大的真元巨拳,撕裂空氣,一拳便是對著下方的廖武星轟然砸去。

巨拳轟下,宛如山嶽砸落,音爆之聲,砰砰的響個不停,青石地板,都是被瞬間震成湮粉!

見到興武動手,廖武星面色冰寒,但其眼中,也是充斥著凝重,他清楚對方的手段,即便是實力大降,可是還是讓他有些忌憚。所以自然也不會蠢到真正的與其硬拼。

「唰!」

心神一動,三道星辰之光凝聚而成三把長刀便是暴掠而出,不過這才剛剛與那真元巨拳接觸,便是直接被生生轟爆而去。當然,廖武星也不指望這三柄只是材料有點特殊的長劍能起到多少作用,在那短暫的霎那,身形便是飛掠而起,快速的後退,雙手飛快的結印。

「轟!」

真元巨拳狠狠的轟擊在先前廖武星所停留之地,巨聲響徹,地面直接是被生生的轟出了一道數丈左右的深溝。

「想跑?!」

真元巨拳落空,興武卻是冷笑出聲,手掌一握,那真元巨拳再度呼嘯而出。

「真當我怕你嗎? 我不是天材地寶 ,大星印。」廖武星大吼一聲,星辰之光從天而降,在他的面前匯聚成一個近百丈龐大的大星,其上紋路閃爍,星辰之光漫天,只對對著信物砸了下去。

「想不到,你居然真的將星辰之術修鍊成功。不過可惜,你所掌握的星辰之術還是有缺陷,憑藉這殘破的大星印,還奈何不了老夫。」興武眼中閃過一抹奇異之光,面色凝重。

「槍隨百烈,一槍破天。」興武大喝一聲,長槍也是猛然對著砸下來的百丈大星刺了過去。

長槍化作百丈巨龍,霸氣橫空,蠻荒之氣漫漫而生。恐怖非常。

強大的威勢,威壓天地,威壓的周圍人群都是連連後退。

「這個老人這麼強?!」下方,林楓等人快速脫離了戰鬥,目瞪口呆的看著那霸氣縱橫的老人,喃喃的說道。

實在無法想象,這樣一個看似普通的老者,居然這麼恐怖。

「轟。」長槍和大星相撞,恐怖的能量波動四散。百丈大星印似乎帶著恐怖的重量,緩緩的朝著下面砸下去。

「給我破。」老者銀色的鬚髮倒立,臉上也是閃過一抹怒色,爆喝出聲。強大的氣勢從身上爆沖而起,整個人的也是頃刻之間拔高了不少。雄渾的真元順著手臂灌輸進入長槍,沖入百丈大星印之中。

「咔嚓。」

脆響之聲傳來,龐大的大星之上裂痕遍布。

「怎麼可能?」注意到這一幕,廖武星的臉上閃過驚駭之色。這星辰之術,乃是傳自上古時期的功法,乃是他們廖家自一處遺迹之中所得,非常大強大,雖然只是殘篇,可是也非常的不凡。絕對不比地品巔峰的武技要差,甚至有可能堪比天品武技。可是沒想到,這樣強大的攻擊,百丈大星印,居然都在對方的一槍之下出現了裂痕。

「破!」

金光暴射,興武眼神陡然一厲,那在暗金色長槍轟擊之下的大星印,頓時砰的一聲,爆裂而開,化為虛無。

在大星印爆裂的瞬間,廖武星喉嚨間也是傳出一道悶哼之聲,臉龐上閃過一抹蒼白之色,這個老人,依然還是這般的恐怖。

「你的實力恢復了?」廖武星驚恐的叫道,如果老者真的恢復了實力,那麼就算對方真的殺了他,廖家也不敢多說什麼。

畢竟地境九重巔峰的武者,在靈域之中並不多,總共也就那麼幾位,絕對的巔峰戰力。

爆裂的星辰之光直接從興武的買年前劃過,並沒有對他造成上海,飄飄的黑色長袍,襯托的他更加的神武非凡。

「實力恢復了一點,不過並沒有恢復到巔峰狀態。」老者平靜的說道。可是卻如同驚雷一般,在廖武星和廖武凡的耳中炸響。 「只要再忍一會!

只要再忍一會!

只要再忍一會我就是這次考試的高考榜眼!」

馬大成緊緊的咬著牙。

如果換到以前,別說是高考榜眼,就是高考狀元他也不放在眼裡。

不就是一個高考狀元嗎?

有我有錢嗎?

老子才不稀罕呢!

但是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磨練,他的想法已經完全改變了。

此刻的他體內的血性已經完全激起,算的上是一個合格的職業者了。

甚至在血性這一方面他比很多同階的職業者都要強許多。

「來吧,讓攻擊更猛烈些吧!」

豪門閃婚之盛寵嬌妻

因為過度吸收能量,馬大成體內爆發出一股炙熱,強大的熱量極度膨脹,一瞬間馬大成都覺得身體彷彿要爆炸一般!

原本粗壯的身體因為能量的聚集似乎鼓脹的更加厲害了。

「啊!」

難受鬱悶的馬大成一聲低吼,開始驅動吞噬魔眼想要宣洩出來這股炙熱。

只是他還是忍住了。

「再忍一會!

我再忍一會!

聚集的能量還不夠,只要再忍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