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凱,這一次兄弟謝謝你,這些錢我一定會盡快還給你的,你真的是我好兄弟啊!”

另一邊,在鄭氏家族,範國豪纏着繃帶,臉色鐵青,整個人看起來沒有意思的精神。

在他面前,正是鄭氏家族的鄭愷,兩個人都是六大家族的大少爺,所以他們的關係都很不錯。

這一次他是實在沒有辦法了,纔會來找鄭愷的。

如果要是不把這些錢還上的話,估計自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現在他真的害怕了,所以得必須把這一百億籌集好。

“別客氣,兄弟,以後有什麼事情第一時間和我說,我一定會幫你的。”

鄭凱聽到範國豪的話後,笑了笑,無所謂的說道。

這點錢對於自己來說並不算什麼。

他的話說完讓範國豪一臉的感動,想了想說道。

“不用了,這一百億雖然挺多的,但是對我範氏家族來說,也沒有傷筋動骨,或許再過幾年還是能夠恢復過來的。而且我範氏家族賣了幾個古董,最後應該差不多了。”

範國豪的話說完,讓鄭凱瞪大眼睛,忍不住問道。

“兄弟,你不會是說你把你家的最貴那個古董青花瓷瓶給賣了吧。”

“對啊。”

“那可是你家的傳家之寶啊。你現在這麼賣了,到底是什麼情況,爲什麼會欠這麼多錢啊?”

鄭凱聽到範國豪的話後,也愣了一下。

要知道當初範氏家族最困難的時候,有人出十幾個億,都沒有把那元青花瓷片給賣了。

但是現在,爲什麼就突然給賣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他現在也有點疑惑了起來,隨後趕緊問道。

“這有什麼說的?得罪了一個得罪不起的人物,現在欠了人家100個億,如果要是不還的話,估計我範氏家族,都不可能在天海市存活了。”

範國豪苦笑了一聲,他也能夠知道自己得罪了惹不起的人物。

如果要是重來一次的話,自己絕對不會得罪這樣惹不起的存在。


隨後,範國豪苦笑了一聲準備離開。

不過就在這時候,他忽然想到了什麼,對着那邊的鄭凱說道。

“兄弟,我勸你一句話,這輩子得罪誰也行,但是千萬不要得罪你惹不起的人,特別是天海市一中的人更得罪不起,你還是小心一點吧。”

“你……”

鄭凱聽到範國豪的話後,愣了一下,不知道範國浩爲什麼這麼說。

天海市一中,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難道有什麼身份地位不一般的人出現在了那裏嗎?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也不可能在那樣的小地方啊。

只不過他還想問點什麼,範國豪經離開了這邊兒。


就在這個時候,自己的未婚妻劉詩蕾哭哭啼啼地走了進來。

“鄭凱,你得替我出這口惡氣,不然的話,我真的不活了。”

劉詩蕾眼睛紅紅的充到了鄭凱面前,隨後哭泣的說道。

而身後有幾個手下苦着臉走了進來,滿身都是傷。

我是炮灰呀[快穿] ,鄭凱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問道。

“老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鄭愷一臉的疑惑,也不知道誰敢得罪自己的未婚妻,簡直是找死。

而就在這個時候,劉詩蕾說的話讓鄭凱有點詫異。

“還能是誰啊?都是孟雨婷那個賤女人,我碰到他後,他就叫人打了我的手下,現在我也被他打了,這口氣我可咽不下去,你一定得好好教訓一下他。”

當鄭凱聽到劉詩蕾的話後,臉色突然變了。

隨後他直接說道。

“親愛的,你放心吧,這件事情不會就這麼算了的,我一定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鄭凱可是能夠知道孟雨婷的,要知道兩個人當年可是差點結婚的,可是誰讓孟氏家族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接下來只能選擇沒落了。

而這樣的情況自己根本不可能和他住在一起了,原本以爲他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孟雨婷了。

但是沒想到他竟然敢欺負自己的未婚妻,這件事情可不會就這麼算了的,他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孟雨婷。

當劉詩蕾聽到鄭凱的話後,十分的高興。

隨後他想了想,說道。

“鄭凱,那個賤人身旁有一個十分有實力的人,你可得小心一點。”

劉詩蕾可是能夠知道王越的厲害的,如果要是他們不做好充分的準備的話,恐怕不見得是王越的對手。

當鄭凱聽到他的話後,冷笑一聲說道。

“就算對方再厲害又如何,我鄭氏家族也不是吃素的,我們走,我一定會爲你討回公道的。”

鄭凱冷笑了一聲,絲毫覺得這件事情沒什麼大不了的。

隨後他帶着劉詩蕾離開了。


當劉詩蕾看到這一幕後,也十分的高興,接下來他就要好好教訓一下王越,還有孟雨婷這個賤女人。

此時在孟雨婷家中,王越簡單的吃了一些後,那邊的孟雨婷有點着急的說道。

“越哥,我真的是爲你好,你還是趕緊離開這裏吧,不然的話,真的來不及了。”

孟雨婷能夠知道劉詩蕾是不會放過自己的,他不想連累王越。

如果王越現在不離開的話,等會兒可就來不及了。

只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

“你覺得你們現在還走得了嗎?” 當孟雨婷聽到這個聲音後,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他能夠知道鄭凱已經來了,幾乎一瞬間,大門直接被人一腳踹開了。

隨後鄭凱帶着劉詩蕾站在門外,身後還有幾個穿着黑衣的保鏢看起來凶神惡煞的樣子。

“親愛的,就是這個傢伙打的我。”

劉詩蕾看到王越正坐在沙發上,他一臉憤怒地說道。

沒想到這個人竟然沒跑,膽子還是挺大的。

鄭凱聽到劉詩蕾的話後,將目光放到了王越的身上。

隨後他冷笑了一聲說道。

“臭小子,看來就是你得罪了我的女人,接下來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王越聽到鄭凱的話後,搖搖頭,隨後平靜地對着他說道。

“隨意毀壞別人家的財務,這個錢你得出也不多,一千萬吧。”

王越現在好歹也是這裏的租客,所以有人要是毀壞了房間裏的財物,他自然要出面了。

當他的話說完,鄭凱冷笑一聲。

隨後他對着那邊的孟雨婷說道。


“孟雨婷,沒想到這麼多年了,你竟然找了這種垃圾,看來你真是越活越倒退了,我真是看不起你。”

鄭凱話說完,那邊的王越皺皺眉頭。

他能夠知道這個鄭凱是在罵自己。

隨後他想了想,直接說道。

“一千萬不夠了,現在得十個億。”

王越說完後,看着那邊的鄭凱說道。

原本這道門被他們損壞了,自己要個一千萬,差不多就可以了。

但是他們現在竟然敢對自己無禮,那麼沒有十個億,他們今天別想離開這裏。

“哈哈哈,你想問我要十個億,你膽子也太大了吧,你覺得你有命拿有命花嗎?你到底是什麼人?”

鄭凱聽到王越的話後,冷笑了一聲,忍不住說道。

他覺得王越竟然敢和自己要十個億,估計他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而這時候王越說的話,讓他皺起了眉頭。

“我就是天海市一中普通職工而已。”

鄭凱聽到王越的話後,愣了一下。

他忽然想起來之前範國豪提醒過自己不要得罪天海市一中的人,這讓他心裏面有點隱隱約約覺得眼前這個人難道自己得罪不起的嘛?

不過他隨後還是搖搖頭,不相信這句話。

他覺得眼前的王越並不是什麼厲害的人物,估計自己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他。

“這才這件事情和越哥沒什麼關係,你有什麼?就衝我來,我都接着。”

孟雨婷看到眼前的一切後,咬咬牙說道。

他能夠知道王越的實力確實很厲害,但是想和鄭氏家族對抗,那麼根本不可能。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可不希望王越出事,所以他只能站出來主動承擔這次的責任,希望眼前的鄭愷能夠放過王越。

不管怎麼樣,今天的事情自己承擔了。

當孟雨婷的話說完,王越看了看旁邊的孟雨婷,一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