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這兩次的經驗,陌凡對於賜贈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戴沐白的白虎武魂,獲得的虛的力量之後,所演化的虛則是一頭虎虛,而馬紅俊的也是一隻鳳凰虛。

憑藉這一點可以推測出,賜贈和武魂有着直接的關聯。

根據陌凡現代化的觀念來看,從某種角度可以理解為武魂就是魂師力量一種具現化的表現,是血脈的凝聚。

而陌凡的力量則會從靈魂層次去入侵和改變這股力量,致使兩股力量的共鳴,從而出現融合和進化。

了解的越多,陌凡也越發感嘆這力量的強大。

馬紅俊的賜贈結束和蘇醒之後,一切彷彿塵埃落定一般,又恢復了平日裏平靜的生活。

在陌凡的帶動之下,馬紅俊也要比原著上進許多,雖然時不時的依舊會和戴沐白一同去索托城的煙花巷尋花問柳。

但是兩人和原著比起來都有很大程度明顯有很大的改變。

當然要說改變最大,肯定是奧斯卡了,奧斯卡的天賦本來就極強,沒有原著中的懶惰,他的實力提升自然也比原著快了許多。

時間很快來到了一年半之後。

而這一年,戴沐白十五歲了,奧斯卡十四歲了,陌凡和馬紅俊也都十二歲了。

這也就代表着未來的史萊克七怪……很快就要聚齊了。

「陌凡,你說學院這都兩年沒招到個學生了,明天的招生會不會也是一樣?」

宿舍中,奧斯卡雙手在後抱着腦袋躺在床上,望着木質的屋頂,輕聲的說着。

一旁的陌凡睜開雙眸,笑着說道:「怎麼?想學妹了?」

「切,還學妹,只希望我們畢業前學院沒倒閉就好了。

只不過說真的,要是真有個學妹的話,嘿嘿……到時候就各憑本事了。」奧斯卡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龐,嘿嘿一笑。

陌凡輕輕一笑,說道:「學妹會有的,學弟也會有的,放心吧,學院可沒那麼容易倒閉。」

奧斯卡一聽,頓時來了精神,看向一旁的陌凡,「你怎麼知道?是不是有什麼小道消息?快說來聽聽。」

「我能有什麼小道消息,我每天幹些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

奧斯卡一聽,整個人彷彿生無可戀一般如同鹹魚一般的又躺了回去,「也對,你小子的腦袋裏除了修鍊,其他的還能有什麼?我怎麼能夠期待你有什麼小道消息呢!

一天到晚和你一起修鍊,連個女的都看不到,可憐我的青春年少啊。」

「思春的話就去找胖子,他能幫你。」

「我是這種人么?我才不是那種飢不擇食的人,我喜歡的人肯定是那種第一次見面就讓我心動的人。」

「對對對,純情小處男。」

奧斯卡起身怒視,「說的你不是一樣。」

「我可和你不一樣,我這是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我去一次斗魂場,上至風韻猶存的少婦,下至十六七的富家大小姐,哪一個不為我歡呼雀躍的?你看我顯擺過了么?我和你這個純情小處男是一個檔次的么?」

「得!你厲害行了吧。」

奧斯卡捂面再次倒回床上,頓時無語凝噎。

一夜無語。

第二天又是一年一度的史萊克學院招生日,一早,學院門口處已經徘起了長龍…… 墨然望向皇子,依然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輕輕吹著手中茶杯中的熱茶,讓清香更加濃郁了一些。「我們懷疑,墨然受到的兩次襲擊可能就是隱藏在格萊伯特家族中的那個夢魘所為,想要利用神族的力量將墨然置於死地。」說到這,皇子望向墨然。

而墨然依然只是輕輕吹著杯子中的熱茶,這件事是他之前就和瑞萊雅將軍說過,他自己也是嘗試去找艾文的家族幫忙,但是最後得到的結果讓他有些失望。所以現在從皇子這裡聽到其中的緣由,也只是微微蹙眉,並沒有太在意。而且,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為什麼格萊伯特襲擊墨然,而不去找葉華的麻煩。當然,這並不是墨然多想,以羅格的實力,那樣的襲擊幾乎對他沒有任何的影響,何況之後還有天熔的存在。但是被人惦記著,總是有些不舒服而已。

「我們查到,即使當時的戰鬥並沒有殺死他,但也讓對方受到了嚴重的創傷,而這種創傷需要大量的醉陀螺來治療。」說到這的時候,皇子再次望向墨然。「而之前墨然閣下似乎阻止了一個行動,讓格萊伯特沒有得到那醉陀螺。」

墨然終於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望向了面前的皇子。他一直以為自己和格萊伯特之間的矛盾只是簡單的事情而已,沒想到其中竟然還有著這樣的原因。墨然只是簡單思考了一下,隨後輕抿了一口杯中溫熱的茶水。茶葉的清香在他的唇齒之間流淌著。

「也是因為這件事,格萊伯特便是將怒火牽扯到墨然閣下的身上,所以才有了第一次的襲擊。」皇子解釋著,見到墨然似乎對這件事並不是很在意后,皇子也是有些愕然。按照他的想法,這個時候墨然肯定是要和皇族合作,墨然可以順手除掉格萊伯特這個三番兩次對付自己的家族,另一方面還可以將隱藏在格萊伯特家族中的夢魘抓住處理掉。怎麼看似乎都是很好的選擇,但是現在的墨然看上去似乎並不在意。

「這件事,若是我們聯手的話,或許可以共贏的。」皇子沉聲拋出自己的想法。「畢竟那些夢魘也是兩位的敵人,而我們也可以直接殺掉對方,解決這個隱藏在我們族內部的問題。」見墨然並沒有表現出什麼情緒,皇子不由轉頭望向一旁的葉華,希望葉華能夠支持他的想法。

「這是一個很好的辦法。但是現在似乎格萊伯特的家族艦隊和克里維將軍的艦隊混在一起吧!若是真的發生什麼事情,第五星區的事情,你又要怎麼處理呢?」身在第五星區,葉華自然明白這個時候第五星區就是格萊伯特和克里維將軍的,若是真的要動格萊伯特家族的話,那最後帶來的後果很可能就是第五星區的淪陷,那時候死亡的神族人員數量將是一個恐怖的數字。

「這一點不用擔心,我已經讓格林頓將軍將艦隊調到了第五星區的邊緣,加上之後趕過去的新的遠航級戰艦編隊。我們將會對格萊伯特和克里維的第五星區進行碾壓作戰,力求在最短的事情將事情解決掉。而且,我也讓格林頓將軍說除了我的想法,那就是讓一些指揮官擁有更多的艦隊掌控權,我想之後那些艦隊交由墨然閣下掌握的話,應該對您有所幫助吧!」在說到這個計劃的時候,一旁的瑞萊雅則是有些驚呆了。

她一開始還在想,為什麼格林頓的第二星區為什麼一直沒有動靜,還在想著他是不是要進行更大規模的反擊計劃的時候,卻不知道第二星區的艦隊已經聚集到了第五星區的邊緣。克里維將主要的偵測器布置在亡靈族的範圍邊境,對於裡面根本就沒有多少的防範。

想到這,瑞萊雅突然感覺到一陣寒冷。若真的是這樣的話,皇子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樣不問世事。她想到了之前昆和諾哈克發來的信息,她真的不知道要怎樣回答了。若是亡靈族發現第二星區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艦隊的話,那麼困和諾哈克兩個星區的艦隊將會陷入巨大的危機之中。瑞萊雅這個時候突然聯想到很多,秀麗的眼睛閃爍著,她的臉上依然沒有多少的表情。畢竟她是仿生人,不像生命體,在遇到一些事情的時候,瑞萊雅還是能夠很容易地將臉上的表情控制住。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墨然聽著皇子的計劃,輕笑著說。想到第五星區,那可是巨大的領地,將第五星區交給墨然的意思,顯然就是要將這片區域送給他了。就像葉華對於這裡的東西並不敢興趣一樣,墨然對於這些東西也沒有多少的興趣。他這個時候想的是羅格說的話,雖然他很想要將格萊伯特的家族擊垮,可他不能表現出來。

「之前閣下去艾文家族的事情我還是知道一些的。我想,我們和您聯手的話,肯定是要比您和艾文家族聯手更有效一些不是嗎?畢竟我的手中有著神族的大半的艦隊。」墨然微微蹙眉,他沒想到自己的事情竟然逃不過皇子的眼睛。不過即使皇子能力再強,他也不可能知道墨然和艾文家族的族長談話。「我只是向艾文家族的族長購買環境轉換裝置而已,畢竟在地球生活久了,一些事情能幫一下就幫一下了。」墨然輕笑著說,不過心中卻在思考著他這樣做的目的。表面上看上去皇子這樣做是幫助他,順便除掉一個威脅皇族的大家族。哪怕這個行動會帶來大量的神族人員傷亡。

皇子微微一怔,從後續的資料中,他自然知道這件事。可是按照他的想法,墨然應該是找艾文家族的族長商量一起對付格萊伯特的家族才對。而且,皇子也是有著自己的信息來源。他知道艾文的家族在暗中調查著格萊伯特家族,墨然去那裡除了那個裝置的事情,似乎也只有這件事值得他們見面談了。而以他對艾文家族族長的了解,這個守舊有餘,缺乏長遠目光的家族族長根本是不可能同意墨然提出的事情,甚至可能墨然會在那裡碰壁。

事實也和皇子想到一樣,墨然的確是碰壁了。他並沒有將這件事說出來,就是想看看眼前這個皇子到底想要做什麼。他總是感覺皇子一直推動著這件事,有他自己的打算。

「閣下,您應該知道,若是不除掉格萊伯特家族的話,您的生命或者您周圍那些艦隊人員的生命都會受到威脅的。就像是您之前遭受襲擊一樣,只因格萊伯特一己之私,最後導致數萬人喪生。您能容忍這件事嗎?」皇子反問著。「難道您希望,喀索斯,洛弦或者埃爾文因為格萊伯特的襲擊最後成為這件事的犧牲品嗎?」

墨然眉頭蹙起,之前自己遭襲的時候,遠航級戰艦中那些因他而死的人是墨然心中一個坎。當時艦橋中的那些動作人員全部死亡,只因為他們一直堅守在自己的位置上。

「這件事我會考慮一下的。」墨然沉聲說著。此刻,這場會面已經是皇子和墨然之間的談話。相比於葉華,墨然生活在這個宇宙中更久一些,對這個宇宙更有一定的歸屬感。而葉華根本就不在乎這些事情,皇子知道自己應該拜託誰,所以之後的談話,皇子只是詢問著墨然的想法。

「這件事已經沒有多少的時間了。格林頓將軍的艦隊已經在等待了,當他們進攻的時候,那個夢魘很可能會逃脫,若是讓她逃脫的話,我們之後想要再尋找到他就不是那麼容易了。您也不希望有夢魘在一旁一直盯著您吧!」皇子沉聲說著。「至於最後的戰果,您不用擔心的。第五星區的主艦隊還是聽從我們皇族的,而且現在第五星區的艦隊中的大半力量正在第四星區配合佐瑞鴻將軍的進攻。這是唯一的機會了,若是放棄了這個機會,之後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墨然沉默了下來,雙手摩挲著手中的瓷杯。這件事不論怎樣看似乎對於他都是有利的,不僅僅是格萊伯特家族,還有那夢魘。在他看來,只要是夢魘都要死。「我們沒辦法參與艦隊那種規模的作戰。」墨然猶豫了片刻,沉聲說著。

「這件事不用您擔心。格萊伯特家族的艦隊交由格林頓將軍負責。而您只要找到那個夢魘,並且斬殺就好。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您既少了一個麻煩,我們也可以安心對付亡靈族了,不是嗎?」皇子見到墨然有鬆口的跡象,立刻趁熱打鐵。「之後第五星區的艦隊也會交給您。您之前在佐瑞鴻將軍那裡的進行的模擬,佐瑞鴻將軍的副官也是告訴了我。畢竟這個計劃是我提出來,我自然會關注一下的。」

皇子微笑著解釋著。墨然微微蹙眉,他沒想到皇子通過佐瑞鴻將軍的副官得到了那些模擬戰資料。

。 浮世繪町,奴良組巨大的本宅前院。

奴良滑瓢坐在走廊的地板上,跟小孩子一般晃著雙腳,他的後腦勺超出了人類該有的極限,長出約二十厘米,如果不是充滿和藹欺騙性的面孔,第一眼見到他的人一定會毫不猶豫認定他就是個老妖怪。

雖然也的確是個老妖怪。

上午這個時間段的陽光很不錯,坐在走廊上曬著太陽,雙手插在袖子口內,靜逸安詳的樣子就如同一個普通的人類老人。

一隻小小的烏鴉天狗飛在他面前,向他報告著昨晚發生的事情。

「總大將,以上就是昨晚的事情經過了。」

「哦哦!」奴良滑瓢點點頭,露出自豪的樣子,「陸生居然再次覺醒了妖怪的血脈,很不錯啊!不愧是我的孫子!」

鴉天狗無奈喊了起來,「總大將,雖然陸生大人能夠再次覺醒妖怪的血脈,對於我們是件非常值得慶祝的事情。」

「但是現在的話,是有陌生危險的大妖怪出現在我們的地域內。」鴉天狗詢問說道,「是否需要提前做好準備,如果…。」

「嘛嘛!」奴良滑瓢不以為意擺了擺手,「按照你所說的她對我們並沒有什麼敵意。」

「不過御火的能力,蛇妖,莫非是清姬嗎?」

鴉天狗嚴肅說道,「並非是清姬,似乎是來自大陸那邊的妖怪!」

「大陸那邊的妖怪!」奴良滑瓢漫不經心的神色一下子有些認真起來,「大陸那邊的妖怪,兩百多年前不是因為那位的緣故一直以來銷聲匿跡了嗎!」

「毛娼妓說她身上的氣息與大陸那邊的妖怪很像。」

「而且她說道報仇是能夠將陸生大人體內的妖怪血脈變得更純粹,成為真正的妖怪!」

「這樣嗎!」奴良滑瓢沉思了一下,人與妖誕下的後代並不少見,但是能夠讓人、妖後代體內妖怪血脈純粹的手段,卻只有大陸那邊才有。

來自大陸那邊的大妖怪,與日本本土的大妖怪,兩者之間的危險性,可是相差太大了啊!

「鴉天狗,通知下去,先按照她的吩咐在本土內全力尋找她想找的那個人類。」

奴良滑瓢小腳一跳,從走廊上跳了下來,向著院落外面門口走了出去,「我出去一下。」

「總大將,這太危險了!」鴉天狗一愣,立刻猜到它的去處,急忙喊了起來,卻發現眼前奴良滑瓢身影消失不見,已經用畏離開了這裡。

「真是的!」

……

「被騙了!」

靑心情有些糟糕的從所謂的中華美食街走了出來。

對於一個吃貨,在手裡有錢之後肯定是選擇去大吃一頓。

一直以來因為金錢的限制,進入人類社會就沒有痛快的吃過。懷揣著昨天晚上從舊鼠組那裡收集到的一筆錢,在今天浮世繪町亂逛的時候,無意發現了這條所謂的中華美食街。

秉著懷念的心情,她選擇走進了這條街。

然後。

說實話也並不是難吃,只是與自己曾經記憶中吃過的那些懷念無比的美食,完全不同口味了好伐。

而且因為今天的亂入,收刮來的那些現金消耗了三分之一左右,按照這種速度根本未吃不了多久,如果還想吃其它好吃的,還得去賺錢。

「打工啊!」

想到這,心情更糟糕了。

不想了不想,搖頭將腦海里討厭的回憶暫時忘掉。

「接下來,該去吃點什麼好呢!」

「這位可愛的小姐,如果不知道吃什麼的話,老頭子我到知道一家不錯的店呢!」

靑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奴良滑瓢,一臉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那家的烤肉很不錯哦!我請客。」

「走吧!」靑果斷一揮手,免費的烤肉啊!

跟著突然冒出來的奴良滑瓢,兩人如同爺孫一樣走過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

在奴良滑瓢的帶領下,來到一家較偏僻的一家家庭料理店。

因為臨近中午,店裡面有著不少人再吃午餐。

「給我來兩份烤肉,再給我一份炸豬排!」

「對了,雞肉飯來一份,還有牛肉薯餅,烤豬肉三明治……」

有著免費的請客,靑毫不客氣也沒客氣這個概念點了一大堆食物。

「真是不客氣呢。」奴良滑瓢眼角微微抽了抽,不過,似乎也沒什麼。

兩人找了一個位置坐下,奴良滑瓢看著如同普通人類小女孩露出期待焦急表情的靑。

「該怎麼稱呼你呢,可愛的小姐。」